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98章 番外一
 
作为能让谢明睿亲自飞过来谈合作的人, 格修斯无论财富还是地位都非同小可。

这样的一个人,他的私人小岛自然不会差。

谢平戈一下船,就被周围的景致吸引了注意力, 一路上, 他除了偶尔和谢明睿说话, 视线就没有从周围的景致上移开过。

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没有上过小岛, 但这并不妨碍他分辨出这个岛上的景致并不全是天然的。比如他们现在行走的这条林间小路两侧的花, 显然就是后来移植的。

谢平戈辨认了一下,猜测这花应该不是外来种,而是本地物种,经过培育栽种到了附近。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 谢平戈把这件事和谢明睿说了, 后者开口问两位主人, 格修斯夫人的眼睛便瞬间亮了:“是的,谢先生发现了吗?我认为外来的物种会破坏小岛本身的美, 便从小岛上找到了这几种漂亮的花, 培育之后栽种到了这条路的两侧。不仅是这里,我们别墅外面也是, 栽种的花木都是岛上原本就有的。”

谢平戈觉得这个想法很有意思。不过他不是从对方所谓的“自然美”的角度觉得有意思, 而是从安全的角度觉得有意思。

外来的植被和本地的植被混在一起, 可能会产生安全意外,如果都有本地的,意外发生的可能性会降低很多。

“我觉得我们的小岛也可以考虑这种布置。”谢平戈对谢明睿说道。

谢明睿非常喜欢“我们”这个词, 他笑着应好,继续由得谢平戈观察。

在外人看来,谢平戈单纯是在欣赏风景, 偶尔分辨一些花木,但谢明睿知道,他只有一小半的心思在欣赏风景,一大半的心思……都在观察地形和环境。

他也大概看了下,这座小岛除了北侧的那座山,其余地势很平,植被也不茂密,在买岛之初,应该就考虑过安全性。

周围偶尔可见反光,他没看出什么,可如果是他家平戈的话……

“监控,”发现谢明睿有在注意那些反光,谢平戈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山上也有建筑,可能有类似的功能,不好说。”

谢平戈说完,轻碰了一下谢明睿的脸,仿佛刚才两人只是耳鬓厮磨在说情话。

以他们两人的关系,他不做到这种程度也不会有人怀疑他们在说别的,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于他而言,在全然陌生的环境,每一个人都是需要提防的人,每一丝破绽都可能导致危险,虽然……理智告诉他没有什么危险,但他的本能还是让他不自觉做到最完美。

谢明睿看他这个样子,又是心动又是心疼。

前几天谢平戈就和自己说,他发现他们现在的关系,更方便他做暗卫了。

谢明睿本来想说什么,可是看着对方心情很好,整个人都仿佛发着光的样子,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人抱得更紧了些。

他的平戈啊……

谢平戈倒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值得心疼的,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在自己的领域如鱼得水的感觉。

在这个领域里,没有人能越过他伤害他的殿下。

格修斯本来以为自己和夫人会和后,就能反将谢明睿一军,在秀恩爱的层面压倒对手,不曾想夫人是见到了,可他依然是被秀的那个。

他可怜兮兮地求夫人安慰,格修斯夫人笑着挽住他的手臂,踮起脚亲了他一口:“除了符合客人口味的晚餐,我特地让厨师做了你最喜欢的甜点。”

格修斯顿时眉开眼笑。

格修斯夫人笑着和他说了句情话,而后回过头,用自己那蹩脚的中文向两人表达了虽然他们有精心准备晚餐,但不知道能否合他们口味的担忧。

两人当然回的“非常感谢,我们觉得自己应该会非常满意”。

事实也确实如此,以格修斯的身家,他家的厨师做的菜,无论如何也难吃不到哪里,更何况是格修斯特别交代过的贵客。

因此这顿晚餐吃得宾主尽欢,等到晚餐结束,他们对彼此的印象和了解都更上了一层楼。

增添了了解,格修斯便没再表示要带他们去沙滩散步,而是让他们自己去。

两人自然领情,他们也没带安保,就这么两个人去了沙滩。

这个小岛的沙滩本就极美,被格修斯花重金修整后,更是漂亮得不行,不过两人并没有欣赏太久,随着天边乌云密布,一副即将下雨的架势,两人调转方向回了别墅。

回的路上还好,谢平戈的表情和出发的时候一样,可当他们抵达别墅,外面开始下雨,谢平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此时的他们已经回了房间,没有外人,谢明睿便也没有隐藏,直接走到谢平戈的背后,开口问道:“怎么了?”

谢平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杞人忧天:“也许是因为沙滩的活动比较隐私,所以沙滩那一块并没有安装监控。晴天的时候还好,沙滩地势开阔,没有监控也没什么,可是现在……”

现在外面下了雨,尽管不是狂风暴雨,但黑夜加雨帘还是模糊了视野,这个情况多少让他有些警惕。

“不过以格修斯的身家地位,应该不至于这种情况都没做过预案,也许是我多虑了。”

格修斯当然是找人做过预案的,但是他们做的预案是针对热|武器,毕竟在这么一个持枪合法的国家,但凡脑子正常的,都不会赤手空拳招惹上雇佣了安保人员的有钱人。

然而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有理智的。

比如一群越狱的逃犯就没有。他们趁着夜色逃出了城市,劫持了一艘船出海。

按照他们本来的计划,他们应该先逃到公海上的一座小岛,然后再想办法,偏偏突如其来的降雨让船只偏离了路线,也让格修斯的小岛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范围里。

众所周知,这种小岛的所有人都特别有钱,安保设施也足,因此第一眼看到小岛的时候,这群逃犯并没有动其他的心思,可偏偏经过小岛没多远,他们劫持的那艘船就没有动力了。

“怎么办?他们应该已经发现我们越狱了,如果再不逃到公海……”脸上有一道疤的光头看向了这次越狱事件的组织者,一位曾经在当地特殊部队服过役的男人。

后者想到刚才经过的那座小岛,眼一闭,心一横,说道:“换救生衣,下水,上岛!”

这不是一场海上风暴,也没有带来彻夜不停的暴雨。

凌晨3:00,窗外的雨势已经开始减小。

周围逐渐安静,按理来说,这应该是更适合睡眠的环境,然而谢平戈却蓦然从梦中醒来,翻身下了床。

他无声地出现在窗前,把自己隐匿在窗帘后往下望,外面并看不到人,乍看起来仿佛和睡前差不多,可细看之下,谢平戈的瞳孔却瞬间收缩了。

因为离灯光交汇处不远的那个背光的位置,多了几处痕迹——人活动的痕迹。

谢平戈再一次无声地回到了床上,轻推一下了谢明睿。

后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直接对上了谢平戈沉静的眼神,这让他一下就清醒了。

“怎么了?”谢明睿无声地动了下唇。

谢平戈凑到谢明睿耳边,很轻地把事情讲了一遍。

那几处痕迹其实说明不了什么,虽然他们饭后出去的时候还没有,但这并不是他们的岛,岛上还有安保、还有雇佣来的管家、厨师……因此那几处痕迹逻辑上来说是可以有的。

但谢平戈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之所以醒来,就是因为他感觉到别墅里有什么事情在发生,那几处痕迹不过是用来佐证这件事的证据。

“走?”谢明睿再次无声地问道。

谢平戈看了眼那造价昂贵,显然无法轻易被破坏的门,点了点头。

“走。”谢平戈极轻但极快地作出了决定。

凌晨3:37,客卧的门被破开,但出乎那群人预料的是,客卧并没有人。

那群亡命之徒狠狠皱起了眉,他们回头去看被扣押的格修斯和夫人,却见两人也是目瞪口呆。

“他们也许外出约会了。”格修斯反应得很快。

他一脸“真拿那些外国人没办法”的表情,语气分外的忧郁:“他们应该告诉我的,如果他们告诉了我,我也会带着夫人和他们一起,说不定就不会遇到这件事了。”

“你当我们是蠢才?”有人恶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格修斯耸了耸肩:“随便你们信不信,你们知道的,有钱人总是有些独特的癖好。而且你们不是问过了那些厨师和管家吗,这两个人一个是富豪,一个是他弱不禁风的伴侣,这两个人不是事前外出,还能是什么呢?难道你们觉得他们会飞天遁地?”

几人说话的时候,有一个逃犯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报信也报得磕磕绊绊:“外面的监控、监控突、突然断掉了……”

这话一出,几人一愣,格修斯的脸上出现了恰到好处的惊讶。

他没有画蛇添足地多说什么,只是和夫人面面相觑,就仿佛刚才那个靠在墙上,头不小心碰到画框的人不是他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格修斯(表面,义正辞严):他们肯定是出去约会了!难道还能飞天遁地?

格修斯(内心,暗自嘀咕):他们是不是真的会飞天遁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