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99章 番外一
 
几乎是监控断掉的下一秒, 谢平戈就发现了这件事。

他不会飞天遁地,谢明睿也不会,他们之所以既不在房间, 也没被监控发现, 是因为他们藏在别墅外贴墙处的监控死角, 并没有离开这个地方。

“殿下,你觉得监控是谁破坏的?”发现监控被关, 两人很有默契地没有离开, 而是继续轻声交流着。

如今的雨还没完全停,雨声、风声、海浪声……所有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完美地掩盖住了他们的声音。

别说其他人了,就是谢平戈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也听不到五米开外其他人近距离交流的声音。

谢明睿看了眼不远处突破断掉的监控, 没怎么犹豫就给出了答案:“格修斯。”

除非那群潜入的人后面还跟着一支军队, 不然他们不需要多此一举。

“他应该是被抓之后偶尔得知了我们从房间消失,便想办法破坏了监控。”

在谢明睿看来, 格修斯这一步走得委实太妙。

但凡自己有点人性, 发现他破坏了监控帮自己逃跑,都会投桃报李, 想办法联系外界救他们。不仅如此, 有没被抓住的两个人在外游荡, 格修斯也多了和那群人谈判的筹码。

想到这里,谢明睿拨了通电话,然后在蒋祝接通之后出声之前, 迅速挂断,把已经编辑好的消息发给对方,让他去联系大使馆, 由大使馆决定这件事到底该和哪一方沟通。

等到消息发送成功,对方也回了【明白】,谢明睿直接收起手机看向谢平戈,等待对方做下一步的决定。

谢平戈本来是想穿过这片树林到山脚隐藏的,因为只有那边没有监控,可是全岛的监控被关,他却有了别的想法。

他回头看了眼这栋别墅,谢明睿也抬起了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那个小阁楼。

如果他记得没错,那个阁楼应该有个小飘窗。

谢平戈看的显然也是这个地方,因为在谢明睿看完之后,他就轻轻笑了一声:“殿下,你有兴趣和我一起上屋顶吗?”

凌晨5:12,谢平戈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天窗。

在离开他们休息的客卧的时候,他和谢明睿除了带着通讯工具,还带了一个工具箱。那是他习惯性地检查房间的时候发现的,里面配备有一系列的应急工具,估计是为了特殊情况被困房间的时候逃生使用,不曾想这个工具箱在他们离开房间的时候没发挥用处,倒是在攀爬屋顶、破窗而入的时候发挥了作用。

那群逃犯已经把整栋别墅都搜索了一遍,从某种意义上看,现在的别墅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也是谢平戈作出这个决定最主要的原因。

他率先进入了阁楼,检查了房间的环境,确认安全后,便把谢明睿接了进来。

他们离开别墅的时候雨势已经减小,他们进入阁楼的时候雨更是差不多已经停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连头发带衣服都被淋得全部湿透。

谢平戈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翻到了阁楼里放着的备用窗帘,直接把谢明睿包了起来。

谢明睿默默地看着他,谢平戈也看了他一眼,谢明睿便不看了,把窗帘拉得更紧了点。

行吧,窗帘就窗帘。

看他这个动作,谢平戈终于满意了。

他把自己也包起来,坐到谢明睿的旁边,靠在对方的肩上,用手机打字道:【殿下,我睡一会,天亮了你叫我。】

凌晨5:51,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进了阁楼。

谢明睿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想让谢平戈多睡会,可想到现在的情况,他还是稍稍偏了头,轻轻拍了拍谢平戈的肩膀。

谢明睿一拍,谢平戈就睁开了眼,速度快到让人怀疑他根本没睡。

他看了眼落进阁楼的阳光,转过身抱了谢明睿一下,又亲了一口,之后收敛起自己身上残留的所有普通人的痕迹,冷静地走到窗边,选好位置往下看。

那群人的打算和他的打算一般无二,天一亮,便有三人离开了别墅,顺着他们刻意留下的足迹,往树林里搜索。

他们的手上拿着枪,距离太远,天色也不够亮,因此谢平戈并没有认出型号,只能看出那是三把杀伤力极强的枪,可见那三人似乎并不打算全须全尾地把他们抓回来。

谢平戈看了眼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枪,有点遗憾自己的这把杀伤力不够强。

杀伤力不强,只能枪法来凑。他的枪法还行,毕竟从得知要出国到正式出国,中间间隔了一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新学几门课程了——比如枪法射击,又比如在监控环境下反侦察。

他看向了谢明睿,后者虽然想拦,但到底还是点头同意了。

谢平戈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极淡的笑容。他拿过谢明睿的手机,在备忘录写道:【殿下,我出去看看情况。你把门锁好,如果发生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

谢平戈写完,非常认真地看向他,执着地想要一个承诺。

谢明睿轻舒了一口气,伸手抱了一下他。

【我会的。】谢明睿拿回手机,在备忘录里郑重地写下了这三个字。

谢平戈再次笑了一下。他把另一把手|枪给谢明睿留下,贴在门上听了一会,确认外面没人,便无声地打开门,又无声地把门关上。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听到门上锁的轻微的咔哒声,终于心满意足,开始自己的行动。

天亮了,也是时候摸清那些人的底细了,他不能接受有人试图伤害他的殿下。

凌晨6:15,监控室内,那个脸上有疤痕的光头狠锤了一下墙。

这监控不知道怎么了,无论如何都还原不了,他们再怎么想抓住那两个人,都毫无头绪。

他看了被他们绑起来扔在墙角的格修斯一眼,脸上满是戾气:“说!是不是你搞的鬼!”

格修斯的神色非常无奈:“这位先生,自从被抓,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我怎么可能有机会破坏监控?”

那个光头先是语塞,继而恼羞成怒,想打格修斯一拳。

结果他还没动手,那个领头的退役人员已经阻止了他:“我们已经和外面谈判过了,条件也讲好了,你不要横生枝节。”

那个光头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到底还是收回了手,坐在了一旁:“从外面的反应看,那两个人比格修斯更重要,如果能抓住他们,不愁逃不出去,可惜了……”

格修斯听着他们的对话,心想可惜就对了,他们不觉得可惜,那就是其他人在自己的葬礼上觉得可惜了。

“其他人在哪?他们没事吧?你们和外界的谈判,说的可是留下全岛人命。”

“对,条件是这个。可只要你们4个活着,难道外面敢撕毁谈判条件?”领头人靠在椅子上玩着枪,全不将人命放在心上,“歇会吧,别套话了。你知道又能怎么样?还指望那两个人来救你们?”

这话一出,格修斯顿时语塞了。

领头人嗤笑了一声,和身边的人说道:“去吧,头太难割,割一块脸皮下来。我们也是很人道的,先弄死再割,也好让我们的格修斯先生安分点,也让那边收了让人上岛的心思。”

这话一出,格修斯夫人的脸色瞬间煞白了一片,格修斯张了张口想说什么,领头人直接抬起枪,对准了他身边的人:“格修斯先生,你再多说一句,割的保不准就是你夫人的脸皮了。”

但凡对方是个正常人,格修斯也不会放弃救人的打算,但很明显,对方不是。

他看了身边极度恐惧却咬紧唇没有尖叫也没有干涉自己的妻子,终于闭上了眼,也闭上了嘴。

领头人顿时满意了,他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对方嘿嘿笑出了声,拿出从厨房里摸来的刀就出了门。

不曾想就在他刚出门没多久,走廊上就传来了一声惊呼,格修斯豁然睁开了眼,那个领头人也猛地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刚才出去的那个人跑了回来,他的神色不似之前那般兴奋,反而有些惶惶不安:“我们的人死了一个……”

那人话音未落,领头人手中的枪直接上了膛。

他让其他人留下,自己和刚才那人一同出去,约莫三分钟后,两人的脚步声连带着重物拖动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没一会,他们就拖着一个人进来了。

是的,一个人,并不是一具尸体,尽管他一动不动,呼吸微弱到几近于无,胸口也有子弹嵌入的痕迹,但确确实实还没死。

领头人拍了他几巴掌,没有得到回应,直接“嗤”了一声:“废物。”

说完这句,他也不管了,而是直接把视线转移到了格修斯身上,连带着上了膛的枪,也对准了格修斯:“别墅里还有谁?”

“别墅里没有谁啊!”格修斯也是懵的,并且完全不是作伪,“除非那个富豪会枪,又穿墙回来了……可就算那个富豪会枪也会穿墙,他也不可能干这种事啊!”

格修斯说的,也是那个领头人想的。他并不认为格修斯的合作伙伴这种级别的人在逃走之后会以身犯险,据他推断,那两个人应该已经撤到了那座小山上,等待救援人员的抵达。

“会不会是你们那边有人内讧……”格修斯的话还没说完,领头人直接扣上了扳机。

虽然格修斯马上闭了嘴,领头人也把手指移开了,可从后者的神色看,他显然正在考虑这个可能性。

跟着他的虽然都是逃犯,但逃犯也分等级,看他这个样子,房间里的其他人心里都是一紧,连忙喊道:“我们这边五个人没有落单过,那边四个人,差点死了一个,如果还落单一个未免太明显了,出去的更不可能……”

“行了,我知道了。让出去的别管那两个人,直接上山顶,监控全岛避免救援上岛,至于你们,全部留在原地禁止落单,”领头人说着,扯起了嘴角,语气森然地说道,“如果是你们动的手,保佑自己别被我抓到把柄;如果是别墅里的幽灵……我倒是看看,不落单的情况下,他还能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