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100章 番外一
 
别墅的阁楼内, 谢明睿正听着窃听器里传来的声音。

他的手机亮了一下,提示他收到了一条新消息,这让他轻舒了一口气, 再次把门打开了。

是的,再次。

这不是谢平戈第一次回来,而是第二次。他第一次回来是在他把那个人放倒、确认这群人的大概身份之后, 那次他回了客卧,带了两套干净的衣服上来, 把情况都跟谢明睿说了。

之后的把那人扔到走廊上等着被那伙人发现的举动就是谢明睿的建议, 目的是为了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以及顺便看看能不能通过放在对方身上的窃听器上探听到什么消息,没想到他们运气不错, 那两个人还真把那家伙拖回去了。

【根据窃听器里传来的消息,他们一共十二人,三个上了山,可以就此忽略不计;别墅里九个,被你解决了一个, 还剩八个:其中看守其他人的是三个, 监控室里的是五个。为首的那人应该受过训练, 其他人很怕他。这和大使馆那边传过来的消息相符。】

谢明睿把这段话发给谢平戈之后,也把大使馆那边反馈来的消息发给了他。

当时谢平戈放倒第一个人,仔细检查了那人的情况, 推测对方可能是有通缉在身的犯人,谢明睿把这件事告知了大使馆,后者在谢平戈第二次外出期间,把一个消息传了过来——位于这座小岛七十余公里以外的一座监狱,有十二个犯人于昨天深夜越狱。这十二个犯人虽然均属于重刑犯, 但罪名各不相同,背负了人命的只有四人,两人一条人命,一人两条,最后的那人曾在这个国家的特殊部队服役过,手上至少有六条人命。

【最后的这位应该就是监控室里的那个,没有他,这群逃犯不太可能突破这座岛的安保。就像我们之间能互通消息一样,收缴了其他人的手机的他们也能。所以,除非瞬间团灭一方,不然我们做什么都可能激怒其他人。】

谢平戈点了点头。

是这个道理没错。

【我们并非没有外援,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全自身,第二任务是确认其他人是否存活。】

格修斯夫妇已经确认过了,他们被困在监控室,暂时、并且较长时间都将安然无恙;看守其他人的一开始有四人,后来变成三人,并没有引起监控室的注意,可见在此之前他们的通讯并没有长时间保持,并且这代表他们的人手是可替换的。从概率和逻辑上来说,其他人被困在同一个地方,并且被三人同时看管的可能性很大。

【平戈,你有没有留意过别墅里一共有多少人?】

谢平戈写得很快:【非战斗人员十一个,战斗人员八个,累计十九个。】

谢明睿若有所思地在手机屏幕上划动着,很快两张粗略的别墅一层二层的平面图就绘制了出来。

他递给谢平戈,谢平戈修改了几笔:【差不多是这样。】

如果格修斯知道他们能做到什么地步,恐怕就不会对自家别墅的安保那么有信心了——两个普通客人,而且是根本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的普通客人,在根本没有任何详细观察举动的情况下,就能把别墅的配置和布局摸得一清二楚。

二人不关心格修斯怎么想,他们合作画完别墅的平面,便由谢明睿在图上圈出了三个地方:【把十六个人装进一个房间并不难,难的是装进房间之后要保证一眼能看清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动。所以,他们会选择一个空旷但又便于防守的地方。这里,是他们最可能最可能的所在地。】

谢平戈看了过去,发现这是一间健身房。

【但这个推测的前提是他们还活着,如果他们发生了意外,一二楼的很可能分开,一楼,在这个储物间,二楼,在这个书房。二楼只有一条走廊,监控室的门又没关,从建筑内抵达那间书房有暴露的危险。】

谢明睿提出这一点,担忧的是谢平戈的安全,可谢平戈想到的却不是自己。

他同意谢明睿的看法,他确实不能走这条路,因为如果自己暴露,让那些人怀疑他家殿下在别墅里,那就很可能给他家殿下带来危险。

所以他不加迟疑就做出了决定——从别墅外部进入一层。

谢明睿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他沉默了片刻,最终在手机上写道:【保护好自己,如果你出事,我不会原谅你的。】

看到这句话,谢平戈顿时笑开了。

他看着谢明睿,动唇许诺道:“我会的,殿下。”

清晨7:34,一楼的健身房外,两个人正和屋内的那个人说着话。

他们在谈论着那个杀死他们同伙的神出鬼没的幽灵,言谈间有一丝不安,一丝戾气,却唯独没有对重伤同伙的担忧和同情。

说到底,他们彼此之间和陌生人也没什么区别,更何况一群重刑犯,指望他们之间有情有义?那不是白日做梦吗?

不过那人的出事对他们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那就是守在外面的两人视线会时不时在室内逡巡,楼梯、房门,都是他们观察的重点。

殊不知谢平戈根本没打算走楼梯,也根本没打算走门。他挑了一个角落的房间,从窗进入、凝神细听,确认他们有两人在健身房外,一人在健身房内,便对那些人的安全情况有了数。

确认这件事的他准备离开,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亮了,显示谢明睿正在拨打他的号码,不仅如此,同一时刻,健身房外也有手机响了。

“平戈,外边有人违背协议登岛了。”谢明睿非常清晰地说了这么一句。

谢平戈一怔,下一秒,外面就传来了不加掩饰的一声“shit”,随后就是手机砸地,摔得支离破碎的声音。

谢平戈神色一变,毫不犹豫地冲出房门,对着即将进去的那人直接开了一枪,而后在另一人反应过来之前,用手捂住他的嘴,对着他的心脏又是一枪。

里面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想呼喊,结果话还没出口,放倒了他两个同伙的谢平戈的手已经捏上他的脖子,让他只能发出沙哑的气音,根本传不到楼上。

“你该庆幸我最近很遵纪守法。”谢平戈低语了一声,把那人猛地往下一扯,而后用手肘在他脖颈的后侧狠狠一击,将那人直接打晕了过去。

打晕之后谢平戈心想不杀人就是比杀人难,如果换了以前,哪需要那么多的步骤,把颈骨捏断,人就死了。

他这么想的时候也没有闲着,替他们雇佣来的其中一个安保手边的绳子。

“一会你把门锁上,不要说话,不要掺和外面的事。”

谢平戈说完,不理会其他人,也不在意那三人还有没有行动能力,直接上了楼。

自己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如果还能发生什么意外,那他们趁早吊死比较好。

因为那人摔了手机,二楼监控室内,领头人脸色铁青地点了一个人下楼,让他看着那些人,别把人质都杀光了。

随后他阴鸷地看向格修斯夫妇,走上前一把扯住了格修斯的头发:“格修斯先生,看样子在那些人眼里,你的命并不重要。”

他说话的时候,房间里另一人已经接通了外面的视讯。前者抓着格修斯的头发让他去看屏幕,一边看一边把枪抵上他的手臂,直接开了一枪。

一直忍着没喊出声的格修斯夫人终于失态地喊出了声,虽然声音颤抖得听不清,但不需要听在场的众人也能猜到她在喊什么。

看他这个样子,领头人终于笑了起来。

他看向手机镜头,对着那边脸色铁青的负责人说道:“我知道格修斯家族内部盘根错节,有人不想救这位格修斯先生;我也知道你们内部势力复杂,有人贪功冒进。可这和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按照原定计划放我走,你最多受个处分,可格修斯先生死了……你恐怕就没命活着了。你确定要用你的命来赌?”

领头人说完,把枪上移,对准了格修斯喉管的位置。

对面神色剧变,拿起旁边的通讯器,厉喝了声“下岛”,听到这几个单词,领头人依然动也未动,直到上山的三人报回消息,说那些人调转了方向,这才稍稍移动了枪,抵在了对方肩胛骨的位置。

“早这样不就好了……等等、不对!”领头人话音未落,就猛地扭头看向门外。

别墅里非常安静,除了他们这里的声音,听不到外面半点的声响。本来这样的环境应该意味着风平浪静,可正是这份安静,让他意识到别墅里一定有事情发生了——那群亡命之徒,在突逢意外之后,根本不可能不争执不争吵,如果他们能保持这个状态,那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他们没办法出声了。

这个认知让领头人再次看向了镜头:“你派人进来了?”

和刚才的游刃有余不同,现在这位领头人连眼神都带上了狠意。

他虽然没有再用枪指着格修斯,但却直接捏住了对方的手臂,以便发生任何情况,都可以用格修斯挡枪。

手机那头的负责人直接懵了:“不可能!如果我有这样的人,还能让你们发现有人上岛?”

受了伤的格修斯脸色有点发白,可即使如此,听着他们的对话,他还是很想插话。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那边才可能需要另外的人上岛被发现吧!这样才能转移这群人的注意力方便那个人潜入别墅。

不过他只是手臂受伤了,脑子没有受伤,所以不管他怎么想,他都很明智地没有说话。

领头人不知道有没有想到这件事,他闭了下眼,再睁开时,眼睛里的狠意更浓了:“不管那是谁,都给我留下命再走。”

他说着,直接拎起格修斯,把对方当成人肉盾牌,推搡出了门。

被推出门的一瞬间格修斯闭上了眼,生怕隐藏在暗处的人没认出来直接开枪把他崩了,不过对方显然没那么蠢,他安然无恙地活着,继续充当那领头人的护身符。

领头人并没怎么考虑后侧,而是一直往前,到了楼梯旁的那个房间前面。

那个房间的房门虚掩着,在极端安静的环境下,能听到里面有一道努力压抑了,但还是模糊传来的呼吸声。

那一瞬间格修斯的脑海中闪过七八种猜测,那领头人的脑海中也闪过了七八种猜测,不曾想他踹开门,等待他们的却不是枪声,也不是攻击,而是一声尖叫。

也是在同一时刻,那领头人对着尖叫的方向开了一枪,擦过了对方的手臂,以致于对方仿佛被按下了静止键,哪怕颤抖依旧,声音却没有了。

格修斯往那人的方向看去,看清那人的一瞬间,因为过于震惊,他完全没掩饰住自己的情绪,话语也脱口而出:“小谢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格修斯(震惊):谢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平戈(表面):qaq瑟瑟发抖 jpg

平戈(内心):因为你的安保废物让人上了岛,因为救援负责人的能力废物也让人上了岛,冷漠 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