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103章 番外二
 
格修斯很想说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 这是涉及生命安全的问题,但是背后编排救命恩人显然是不道德的,再加上从那次事件来看, 这两个人的道德水平都不比自己低, 只是个人情况有点特殊, 所以思索再三, 格修斯还是保持了沉默。

没有被明确劝阻的海安娜选择性地忽视了格修斯奇怪的态度, 在她看来, 没有被明确劝阻, 就代表这件事可以做。

毕竟她是一个颜控, 谢平戈又是她没有接触过的那种非常典型的东方美人,这让她兴致盎然。

她的视线不自觉就跟着谢平戈走,眼看着两人在见了他们之后又一起见了其他人, 眼看着谢明睿跟谢平戈说了什么之后,前者单独离开和另外的人交谈,海安娜终于忍不住上前,向谢平戈问了好。

和她那对中文一窍不通的叔叔、对中文一知半解的婶婶不同,海安娜的中文很好, 是除了口音听不出来外国人的那种好。

“晚上好, 谢平戈先生, 你今天非常的光彩照人。”

谢平戈不是第一次被搭讪,也不是第一次被女性搭讪。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他被搭讪的次数……其实挺多的。

远到改变他命运的那天遇到的小店员许雪, 近到前两天试镜完向自己示好的女演员, 她们都没有掩饰对自己的好感。

但这还是第一次,在有谢明睿在场的情况下,有人没有理会谢明睿, 直奔他而来。

这没让他受宠若惊,只是让他有些警戒,又有些疑惑。

不过他并不会把第一种情绪表露出来,只是客气地回道:“晚上好,海安娜小姐。”

刚才那简短的照面以及介绍之后,谢平戈终于知道了海安娜是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虽然他是娱乐圈的人,但他和谢明睿一样,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每天都很忙,非常忙,除了和谢明睿在一起,他还要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技能,还要磨炼演技,去研究异国他乡的歌手这种事……显然超出了他的学习范围。

因为这个原因,谢平戈的反应非常平淡,这大大出乎了海安娜的预料。

在她本来的预想里,自己和谢平戈打招呼后,谢平戈就会回自己他很喜欢自己的歌,自己就顺势邀请他合作,不曾想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在第二步就直接卡壳了。

不过她并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她是真的欣赏谢平戈,也不介意接过称赞的任务:“谢平戈先生,你是我见过最具有东方美的男性。”

谢平戈已经习惯国内常用的对于他长相的赞美之词,可当新的词出现的时候,他还是感觉有点毛骨悚然:“谢谢。”

海安娜继续称赞道:“我看过你的舞台,非常美;我也看过你的作品,非常美。”

这回谢平戈没那么毛骨悚然了:“谢谢。你也很美。”

海安娜终于满意了,完全没意识到被客套一句就喜上眉梢有什么不对:“既然如此,不知道谢平戈先生对和吴飞大师、以及和我合作有兴趣吗?我们可以共同完成一个作品,一个各方面都趋于完美的作品。”

当着海安娜的面问她她是做什么的显然不太合适,但当着她的面问其他人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穿越到这个世界那么长的时间,他已经充分了解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所以他看着海安娜,并没有再掩饰自己的疑惑:“请问吴飞大师是谁?”

这个问题让满心以为事情即将重回正轨的海安娜再次懵了。

她看着谢平戈,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那么淡定,似乎并不是因为他的性格,而是因为……

“你不认识我?”海安娜几乎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

谢平戈没有反问“难道我应该认识你”,只是沉默地看着她,这让海安娜顿时明白了答案。

她有点忧伤,但对着这么一个符合她审美与喜好、同时又是格修斯口中“值得尊敬的人”,她很快振作了精神:“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歌手……”

海安娜介绍了一遍自己,也介绍了一遍吴飞,主要是介绍自己是干什么的,大概什么地位,吴飞是干什么的,大概什么地位。

她本来以为,自己这么说完之后,谢平戈马上会有兴趣,不曾想对方的表情和刚才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们非常厉害,不过抱歉,我暂时对这方面的工作没什么兴趣。”谢平戈的称赞是真的,但他的没有兴趣也是真的。

谢明睿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他不打算再接其他的工作。

海安娜越发的不可思议:“为什么?你喜欢跳舞,喜欢跳舞的人应该也喜欢音乐,那么能和吴飞大师的合作,对你来说应该很有意义。”

谢平戈心想自己其实没有喜欢跳舞,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喜欢杀人,对他来说,这些都是他的工作、是他应尽的责任、是他想做的事,但都不是他喜欢做的事。

他喜欢的事是和他家殿下在一起,看着这个还算不错的世界。

“抱歉。”

海安娜犹不死心:“真的没有兴趣吗?我下一张专辑的主打歌还没开始制作,这次来你们国家,就是为了和吴飞大师商量这首歌的事情。如果你来,我可以和吴飞大师提出建议,根据我们的mv特质对歌曲进行最契合的修改。我们可以共同创作出一个非常完美的作品。”

海安娜看谢平戈依然无动于衷,深吸一口气,决定最后努力一次:“也许你会愿意和我一起去见吴飞大师,一起听样片,听完再做决定。他的作品真的很好,能将人想传达的情感完美地传达,你应该听过《今夜我们再次共舞》,那就是他的作品。”

听到这里,谢平戈的神色终于有了些微的变化。

他确实听过这首歌,不过不是因为他喜欢,而是谢明睿喜欢,或者说谢明睿会听。

这是他的曲库里难得的有歌词的音乐,在一众纯音乐里分外的显眼,谢明睿曾经笑着问他好听吗,那一瞬间谢明睿的眼神,仿佛这世间的光都落在了他的眼里,让意识到他为什么会是这个模样的谢平戈久久回不过神。

海安娜以为他心动了,笑容明媚了许多:“一起去吧!”

谢平戈的脑海中再一次闪过那天谢明睿的表情,思考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好。”

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这边的谢明睿眼看着两人的相处越发的融洽,海安娜的笑容也越发的明艳动人,终于没忍住和身边的人说了“抱歉”。

他迈步往谢平戈的方向走,即将走到谢平戈身边的时候,正好听到海安娜问对方要不要一起去跳舞。

尽管这样的场合这样的邀请并突兀也不失礼,但谢明睿的脚步还是顿了一下。他想代谢平戈回“他没空”,但理智还是让他留在了原地没有说话。

不过他想保持分寸,谢平戈却没能领会到这层意思。

他虽然明面上没往谢明睿的方向看,但谢明睿的动向他都一清二楚。

他知道谢明睿过来了,也知道对方走到了哪里,因此谢明睿停顿超过两秒,他就回头往对方的方向看了一眼,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这眼神让谢明睿突然笑了起来,原本微妙的分寸感也随之消失无踪。

他走到了谢平戈的旁边,低声问道:“在聊什么?”

谢平戈没把被邀请跳舞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想到的是刚才的事。

他不觉得有人找他合作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但是……自己另外的一些想法,确实是不适合现在说的。

所以他罕见的迟疑了,让本来什么都没多想的谢明睿微微一怔,看海安娜的眼神也带了些审视。

偏偏海安娜一无所觉。

她以为谢平戈是绅士风度,不方便说自己邀请他跳舞,便替他说了:“我在问谢平戈先生,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跳一支舞。”

谢明睿没有表露出丝毫多余的情绪,他看向谢平戈,这回后者不用留意谢明睿了,也有心思回答海安娜的邀请了:“我不会跳。”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了海安娜的预料。

她先是一愣,继而看了谢明睿一眼,又看回了他,戏谑道:“是不会跳,还是不想跳?”

谢平戈没怎么犹豫:“因为没想过和别人跳,所以没有学过。”

比起交谊舞,他更愿意和谢明睿一起弹琴,两个人待在一起,过去与现在都在那一刻重叠。

这个答案让海安娜的心情有点复杂。

不过她看得开,想到谢平戈已经答应了和自己一起去见吴飞,她很快振作了精神:“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不过在此之前,谢平戈先生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我们也好商量一下外出的时间?”

因为海安娜和谢平戈聊了太久,准备上前把海安娜带回去的格修斯一到旁边,听到的就是这般震撼人心的一句话。

更令他目瞪口呆的是,谢平戈还真把号码报给她了。

他看了看在场似乎毫无异样的三人,一时间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还是情况太危险,反而显得过分平静。

谢平戈倒是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

他看了格修斯一眼,确认对方的情绪不需要在意,便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谢明睿身上。

后者对上那双干净而又疑惑的眼神,沉默片刻,牵住了他的手。

伴侣之间有点秘密是正常的,他不应该太过在意,这不利于维系他们之间的感情。

毕竟谢平戈不可能喜欢上其他人,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

谢明睿在那一刻的想法,就是他的真实想法,甚至于看到媒体的照片的时候,他依然这么认为。

但是看着照片里一眼看过去异常般配的两人,他握住鼠标的手还是顿了一下。

照片拍的异常唯美,如果不是当事人双方身份特殊,恐怕新闻标题就不是《有合作?谢平戈与海安娜并肩出入h市一处高档小区》,而是《未知交集?这两人私下会面》了。

新闻里提的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在那场晚宴之后,谢平戈思索了一个晚上,还是在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和谢明睿提了自己可能和海安娜合作的事。

不过他没有提吴飞,只提了mv拍摄,谢明睿隐约觉得他还有什么事情没说,但依然没有追问。

“谢董,我觉得股权还是想办法收回来比较好,你觉得呢?”过来和谢平戈谈事情的一位董事正好看到新闻界面,便故作深沉地说道。

谢明睿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是啊,我也觉得你们名下的股权太多了。”

这话一出,那位董事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偏偏谢明睿还补充道:“还有其他人有类似的想法吗?一并说了?”

近一年来,谢明睿好说话了很多,给人的压迫感也没有之前强了,加上集团架构的变更,部分人便有了别的心思。

当然,他们是不敢直接做什么的,只敢找机会试探,不曾想这一试探,就踢到了铁板。

“谢董,我开玩笑的……”

谢明睿松开鼠标,往椅背上一靠,用和看杂草一般无二的眼神看着他:“你知道,我这个人从不开玩笑。”

确认对方没开玩笑,那位董事豁然站了起来。

他死死盯着谢明睿,脸色由红转白,手也并不明显的颤抖起来。

他咬着牙,声音强硬,内心如何,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你会后悔的!”

谢明睿嗤笑了一声,那冰冷的眼神,仿佛能射穿人的内心:“王董事,你是不是忘了,我当年来澜风的时候,很多人也对我说过这句话。”

后来那些人进监狱的进监狱,一穷二白的一穷二白,之后再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叫嚣。

谢明睿看他终于想起了什么,直接喊了声“蒋祝,送客”。

挑拨他和平戈?就凭这群人也配?

澜风集团内部的暗潮汹涌,外人一无所知,他们只是震惊于新闻的内容。

不过他们的震惊不超过三秒,脑海中就回忆起了谢平戈做过的种种出人意料的事,于是这份震惊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谢平戈的话,发生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好像还挺合理的。

“今天双谢发糖了吗”群里的成员也是,她们惊讶的时间甚至没有三秒,一秒后,她们就继续哀嚎【谢董和平戈是不是好几天没同框】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群主又冒出来了。

【大家还记不记得那群非真爱党前几天的低智发言?】

【记得啊!群主,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问,看到新闻他们是不是很崩溃啊?是不是觉得自己弱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没有,他们改变口风,变成平戈和海安娜关系暧昧了。】

【?】

【???】

【?????】

【他们说平戈这样不懂分寸,和其他家族的人走那么近,迟早被谢董忌惮,到时候他就会和以前那些与谢董争权然后失败的人一样,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发言过于震撼以致于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感觉两个偶像剧主角误入了商战剧的片场。】

【说实话,谢董吃醋的可能性可比谢董忌惮的可能性大多了。】

【吃醋?突然兴奋jpg。】

【哇哦!这个梗我喜欢!如果能让我看看吃醋的后续,我就更高兴了。】

【想看+1,如果奶成功,信女愿三个月吃素!】

……

可惜无论是忌惮还是吃醋,谢平戈都没感觉到,也没往这方面想过。

谢明睿也没和他提,只是听他说起工作确定了,他即将和海安娜合作那个mv。

谢明睿看他心情很不错的样子,佯装不经意地问道:“和海安娜合作很开心?”

谢平戈想了想:“还行。”

和海安娜就是正常合作,主要是和吴飞达成了另一项合作很开心。

“那你对海安娜的印象怎么样?”

这回谢平戈认真想了想。

谢明睿看他这个样子再一次怔愣了一会,结果还没愣完,谢平戈就迟疑着说道:“想不出来……好像没什么印象?”

就普通合作对象吧?需要什么特殊的印象吗?

“一定要说的话,感觉人还行?”

谢明睿怎么也没想到谢平戈是想不出来所以才要想。

他沉默了片刻,看着谢平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满脸都写上了“难道殿下你对她有很深刻的印象”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如果他家平戈真的有这个意识,也不至于表白的时候还不确定自己喜欢他了。

这让谢明睿的心情好了起来,他凑上前亲了谢平戈一下,而后近距离看着对方的眼睛,轻声问道:“你觉得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谢平戈平时眼睛就亮,对上谢明睿的时候,眼睛更是亮得动人:“殿下好看。”

谢明睿听着他不假思索的答案,心情彻底好了。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心想看在这个答案的份上,他可以暂时假装没有海安娜一个人。

至于暂时结束后……那就暂时结束后再说,拍摄mv怎么也不像需要太长时间的样子。

谢平戈确实没有和海安娜在一起工作很久,mv的拍摄只花了五天,五天一过,两人见面的时间也直线下降。

然而和海安娜的见面时间减少了,谢平戈外出的次数却并没有减少,他时常一出去就是一整天,去的还是那次他和海安娜一次去的小区。

这让许多狗仔险些压抑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如果不是海安娜很少再去那里,恐怕他们已经忍不住搞一个大新闻了。

狗仔都知道了,有心人自然也知道了。

对于谢明睿之前转让股权的做法,有想法的不仅有澜风集团的董事,还有其他集团的人。谢明睿本就是他们眼里很好的联姻对象,有了给伴侣转让股权的举动,他直接一跃成为他们眼里最好的联姻对象。

尽管转让比例不大,但那可是澜风的股权啊!而且他对伴侣都那么大方,如果是和自己的女儿结婚,以后有孩子了,那岂不是更大方?

因此狗仔没想搞事,这些人开始搞了,他们买下了谢平戈和海安娜前后脚去那个小区的照片,匿名寄到了谢明睿手里。

谢明睿收到的时候都看乐了,如果他没记错,这半个月他家平戈出门七次,凑巧和海安娜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一次,这能证明什么?他们想证明什么?

“虽然我喜欢吃醋,但我看起来有那么是非不分吗?”谢明睿把照片扔到了桌上,脸上是明显得不能更明显的嘲讽,“这一个两个的,生怕我们感情太好?”

谢明睿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打得是什么算盘。他就奇怪了,他是什么性格,和他打过交道的都清楚,是他对他家平戈的态度迷晕了他们的眼,让他们觉得是个人都能得到他这样的对待?

蒋祝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这种时候并不需要自己说话。

这世上除了他们本人,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两个人的关系了。

别说以谢平戈看着谢明睿的时候,仿佛全世界只有他才重要的眼神,根本不可能爱上其他人,就算谢平戈真的产生了那个朦胧的念头,在念头清晰之前,谢明睿也会把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在涉及谢平戈的事情上谢明睿有多好说话,那么对于可能会把谢平戈从他身边抢走的人,他就能多无情,蒋祝毫不怀疑,如果真的有人想这么做,谢明睿会毫不留情地送对方下地狱。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平戈的迟钝……

殿下(酸溜溜):平戈,你对海安娜有什么印象?

平戈(茫然):印象?什么印象?

平戈(突然警觉):殿下你对她有很深的印象?

殿下(愣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