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1章 第 1 章
 
“大家好,这里是小九八卦组。

“今天娱乐圈最大的八卦应该就是即将开始录制的《逐梦吧!少年》第二季中,有一位导师和其中一位学员的亲密照流出事件了。大家都知道《逐梦吧!少年》第一季热度很高,第二季赛制改版,更是增加了不少看点,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出道,那肯定是万众瞩目风光无限。

“小九估计呢,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位学员就动了歪心思,现在亲密照流出,他的‘心血’应该是付诸东流了,至于节目组会不会让他离开,这就要看他背后的公司给不给力了……”

谢平戈进一家小店买水的时候,店员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手机里的视频。

她听到脚步声连头也没抬,只是半掀起眼帘,拿过水就完成了扫码,然后说道:“两块,你扫这里。”

“两块是吗?”

店员没等到对方用手机扫码,只等到了一道清澈的男声。

她一怔,还没来得及抬头,一只纤细的手就拿着两张纸币递给了她。

她下意识地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白衬衫,而后是好看的下颌,再来就是那张好看到让热爱娱乐圈八卦的店员瞬间对八卦丧失兴趣只想盯着看的脸。

谢平戈见她看呆了,又扣了一下帽子。

暗卫的通病就是不喜欢引人注目,他以前大多躲藏在暗处,没觉得自己这张脸多特殊,现在不得不出现在人前,他才意识到这张脸有多不好,不好到把帽檐扣得那么低也抵挡不住别人的关注。

不过……是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脸总比是别人的身体、别人的脸来得好。

谢平戈虽然没太搞懂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也没搞懂为什么二十四岁死去的他用的会是十九岁的时候的身体,但他知道,要研究清楚这一切,首先就要活下去。

所以他有意识的第一瞬间,就躲在了不被人注目的阴影里,花了半天的时间大概弄清了自己的处境,而后当机立断地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割断了自己的长发,然后挑了个自己能模仿的装束,改动了一下衣服。

虽然这样看起来依然特立独行了点,但看着好歹不算离奇。

他躲着让他直觉有些危险的摄像头,在附近的古玩街卖了片金叶子。

那家店的老板狐疑地打量着他,甚至一度让他出示身份证件,可谢平戈要的价太低,表情太过淡定,那片金叶子的成色又实在太好,老板没忍住诱惑,还是给他换了现金。

谢平戈虽然是暗卫不是密探,但对方的基本功他还是会的,所以三天后,他不仅能听懂这个世界的人的话,还能说一些简单的句子,顺便了解了这个地方的情况。

了解之后,他无来由地就想起了那天,他和那个人坐在屋顶上,对方看着星空,和他说如果有来生,就和他一起当一对富贵闲人的事。

他依然没完全搞懂这个世界,但这并不妨碍他因为那段记忆产生的念头——他要好好赚钱,为以后可能会出现也可能一辈子都不再相遇的那个人做准备。

当然,这都是谢平戈之前就已经想清楚的事,如今站在这家小店里,对着这么一个店员,他没有走神,只是再重复了一遍“两块”。

店员再次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如梦初醒地接过现金,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要不要看看其他的东西,吃的、要、要吗?”

店员话还没说完,正准备再说两句,店里又进来一个人。

那个人正在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怒吼:“解约?可以啊!让他把违约金都赔了!还发脾气,他有什么脸发脾气?公司花了多大的人力物力才从节目组那里拿到一个名额,结果他倒好,和导师闹出丑闻来。你直接跟他说,我们没让他赔偿只是取消他参加这个节目的资格已经很仁至义尽了,让他祈祷我能找到一个节目组看得上的选手吧!不然节目组取消我们公司唯一的那个名额,别说老板,林总就能手撕了他1

那人说着,发现店里两人都看着自己,这才稍稍收敛了点,说了句“稍等一会”,而后拿出一个空的香烟盒子,递给了店员:“我要买这个牌子的烟,给我……两条吧。”

他说完,压低了声音继续满脸烦躁地和对面说道:“林总告诉我,根据老板的指示,公司真的没人就让我们去外面找新人,那个影后、那个影帝,不都是上街买东西被挖进娱乐圈的吗?不是,老板当这种十年不见得出一个的人是街上的白菜,想捡就能捡啊!这捡到对方也未必想进娱乐圈啊!我跟你讲,要是我真能捡到,我能一辈子不吃肉,一辈子把他当祖宗供着1

那人话没说完,就看到店员拿着香烟回来,还飞速扫完了二维码。

而后,站在他身边一直没出声的一个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年轻人,便低声问道:“你有空吗,我有些事情想和你打听……”

中年男人本来拿起香烟就要走,结果谢平戈的声音让他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他猛地回头,先是看到了对方全身上下加起来刚过三位数的行头,又因为身高差,正好看到谢平戈的侧脸,一句“祖宗”脱口而出。

暗卫的本能让谢平戈一瞬间就察觉到了盯着自己的视线。

他回过头,正好看到中年男人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而后往前一步,准备握住自己手臂的模样。

“祖宗……不是,年轻人你好,我叫高强,是一名经纪人,或许你有兴趣进入娱乐圈吗?”那个中年男人兴奋而又激动,甚至因为过于兴奋,完全没发现谢平戈只是微微一动,就避开了他的手,还以为是自己手抖没握准。

他完全不在乎这种小事,而是继续激动地说道:“进入娱乐圈的话,如果能有一定热度,你很快就能拿到几万的月薪,一年也有好几十万,收入不算低了……”

短暂的怔愣之后,女店员回过了神,直接反驳道:“小哥哥,你别听他的,他忽悠你呢!我跟你说,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去演电视剧,一旦红了一部戏就有上百万的片酬,一年拍两部也有两百万,他说几十万,肯定是想骗你签不平等条约。”

高强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反而理直气壮地说道:“你说的那是演员,我是想找他当偶像参加男团的,这男团的收入和演员能一样吗?而且他没背景没后台的,别说男主,连男二都够呛,哪来那么高的收入?”

女店员心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高强见她不再拆台,连忙继续“洗脑”谢平戈:“而且我说的只是开头,如果以后你爆红,那收入还是会增加的……你别错过这个机会啊,这个年代,娱乐圈是最赚钱的行业之一了。”

他口若悬河地说着,谢平戈就一动不动地听着。

高强非常庆幸自己当经纪人那么多年脸皮足够厚,不然还真说不下去。

可饶是如此,说完之后他也心如死灰,感觉拉谢平戈进娱乐圈八成是没戏了。

不曾想听他说完的谢平戈没有走,反而和高强说了第一句话:“你说如果能红,很快就能拿到几万的月薪,如果不能呢?”

高强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支吾了一下:“不能红的话……如果你资质好,我们开五千的月薪;如果你资质一般,我们开三千……”

谢平戈没有马上回答。

女店员担心这个好看的小哥哥被忽悠,连忙说道:“小哥哥,我跟你说,你要尝试我不拦着你,但是这种条件的话,你千万千万不要和他们签长期合约,签个一年就差不多了。”

女店员一边说,高强一边瞪她。可是谢平戈过于好看的脸给了她无限的勇气,飞快补充道:“还要哦,你要特别注意自己要付出的那部分的条款、分成以及违约金。”

谢平戈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他笑了一下,虽然很快消失,但放轻了的“谢谢”,还是让女店员满脑子“我值了”。

谢平戈见她不再说话,心里也有了成算,原本需要问女店员关于找工作的问题也不准备再问了。

他认真了解过,他没有身份,没有那些人口中的学历,很多工作都做不了,而剩下的那些里,有机会让他站在更高的位置的,只有眼前这个。

所以他没有再犹豫,而是直接问高强:“资质是怎么确定的?”

高强马上回道:“看你唱歌跳舞的天赋,还有看你的脸。”

谢平戈点了点头。

他用手扣上帽檐,毫不迟疑地把帽子摘下,说道:“我不会唱歌跳舞,至于脸,你自己看。”

如果说高强之前还只是期待,谢平戈这帽子一摘,他的期待就变成了势在必得。

戴着帽子只能隐约看到脸的谢平戈虽然好看,但气场比脸更引人注目一些,可他帽子一摘,这份生人勿近的冷淡就变成了山巅白雪的清冷,再配上他纤细却又挺拔的身姿,让人满脑都只有“仙子”这一个念头。

高强恍惚了好一会才回过神,直截了当地问道:“你带了身份证吗?我现在带你回公司签约。”

谢平戈摇了摇头:“我身份证丢了。”

高强更不敢犹豫了,他拉着谢平戈出了门,拦了一辆出租车,飞快地和司机说道:“师傅,去派出所,我们要去办理身份证。”

谢平戈从他动手就控制住了自己躲开的本能,上车之后也没有反驳。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趟证件办理能不能顺利,但他知道他要光明正大地在这个世界生活,他就必须得有这个东西。

而且他早就想好了说辞,即使不能办理,他也有把握不会被怀疑。

但他的说辞完全没派上用处,高强问到最快办理程序也没派上用处,因为他们刚下车,徘徊在派出所门口的两个初中生就眼前一亮,小跑着冲到了他们面前:“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谢平戈沉默了几秒。

他不记得自己在成为暗卫备选之前有没有名字,即使有他也不知道。

他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名字是戈,简单粗暴,和以其他兵器命名的暗卫备选一样,从名字就注定他们只是一件兵器。

可是后来他遇到了他的殿下,对方选中他的第一天,就给他改名“平戈”,等到他们最后一次聊起他的名字,就是他的殿下和他说,等他登基了,就昭告天下,赐给他一个姓。

然而谢平戈并没有等到那一天,也没有等到他的姓。

想到这里,谢平戈的眼神里有遗憾一闪而过。

他回想起自己至死都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半晌,终于缓慢说道:“我姓谢,叫做谢平戈。”

谢平戈这话有点自言自语的意思,万万没想到他一说完,那两个初中生齐刷刷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把一个东西塞到了他的手里:“我们还怕认错人呢,没认错就好!大哥哥要小心,下次不要再把身份证弄丢啦1

他们说完就跑了,只留下一头雾水的谢平戈。

他拿起对方递给他的东西,翻过来一看,只见上面的赫然印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而照片旁边还写着字,其中第一行“姓名”两个字后面,赫然跟着三个字——谢平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