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2章 第 2 章
 
这出人意料的发展把两个人都搞懵了。

谢平戈懵了之后是疑惑,高强懵了之后是放松。

他说着“身份证找回来就好”,回头又拦了一辆出租车,致力于今天就带谢平戈回公司完成签约。

谢平戈是知道身份证长什么样的,也知道身份证不是轻易就能办理的,正是因为知道,他才分外疑惑。

这张身份证从哪里来?为什么上面会有他的照片、他刚定下来的名字、还有和他的身体年纪一模一样的年龄?

难道也和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是因为自己解释不了的力量?

谢平戈短暂地思考了一会,基本确认就是答案。

他不再多想,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即将到来的签约上。

高强生怕他反悔,已经通过手机把相关的情况报给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对方刚焦头烂额地和《逐梦吧!少年》第二季的节目组沟通完,好说歹说对方才同意再给他们公司两天的时间,让他们找出有资格参加这档节目的选手,因此看到高强的消息,她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还是怀揣着一定的期待,早早等在了会议室里。

她心想只要对方长得比他们公司这些小偶像好看,她就先把对方推荐给节目组,对方同意再确定选择哪种合同和地方签约。

然而,等谢平戈一进入会议室,她马上改变主意,直接问道:“你带了身份证吗?我们现在签约?”

作为一名娱乐公司的高管,林苏月见过的明星就像天上的星星,怎么数也数不清。

因为这点,她看素人的时候思维总是非常理智的,她可以客观地分析对方的条件、对方擅长的领域,而很难被对方的条件震撼到。

可谢平戈却打破了她的理智,让她无法权衡分析对方,只剩下“签下他”的念头,在脑海里不住地回响。

因为谢平戈真的太好看了,而且不是妆后令人惊艳的那种好看,而是素颜就能让人惊艳的那种好看。

即使他不适合这个节目,他也迟早会红,现在签下他,绝对不亏。

谢平戈从她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很满意,对接下来的条件谈判也多了几分把握。

他不常和人打交道,但作为暗卫、更准确地说是东宫暗卫首领,他在保护他的殿下的时候,见过无数次对方谈笑风生的样子,所以这件事对他来说虽然难,但也不算太难。

果不其然,一个小时后,他顺利达到了自己的谈判目的:签两年合约,并保证在第一年送他参加一档选秀节目。参加之前保底月薪五千,参加之后保底月薪一万。不管他能不能顺利出道,他除底薪外获得的单项收入,每一次都只在超出保底月薪的部分抽八成。举个例子,如果他能谈下一笔九万的代言,那么其中的一万直接划到他的账户,剩下的八万七三分,公司七他三。并且在他第一次单月收入超过二十万之后,抽成比例调整为六成。

这个分成比例比女店员在他被拉走前告诉他的新人比例高上许多,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太看好谢平戈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谢平戈太难对付。

“这回我们可是亏大了。”那位名为林苏月的高管叹气道。

谢平戈不为所动:“如果真的亏,你们就不会和我签约了。”

林苏月被他噎住,片刻后又笑了起来:“好吧,不至于亏,但还是少赚了很多。不过,比起少赚的,我还是更喜欢聪明人。现在我们来谈谈我们即将送你参加的那档选秀节目。”

林苏月说着,就让助理拷贝了资料过来,而后就着投影讲解了起来:“《逐梦吧!少年》,目前所有选秀节目中最火的一个。这个节目第一季出道团的热度,是其他所有选秀节目出道团的总和。不过它的第一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两年过去,各种花样都被其他节目组玩了个遍。为了让自己的节目保持新鲜感,第二季节目组选择改革,更新了赛制,分为偶像赛道和非偶像赛道。”

谢平戈没有说话,因为他……听不懂。

不过他表情过于淡定,林苏月也没办法从他的表情里解读出什么。不过考虑到对方到底是个外行,她还是详细解释了一下。

“偶像赛道,通俗点说就是实力赛道,也是常规意义上的赛道,出道之后和其他出道的人一起组成一个男团,主打舞台;非偶像赛道,相当于花瓶赛道,可能唱跳能力一般但长得特别好看,也可能唱跳能力一般但非常有观众缘,属于特殊赛道,出道之后可以选择和其他人一起组成男团,也可以除了几场特殊的纪念舞台之外,独自出道,无论是选择当演员还是选择当歌手都随意。当然,和前者一样,后者也会有节目主办方也就是盛世传媒提供的影视或者综艺资源,不用担心出道即失业。

“会设立这个赛制,主要是因为不少选秀出道的选手,出道之后的重心并不在舞台上,粉丝不满意,之前投票的观众也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加上其他节目频出的内定出道选手、为实力和人气争执不休等情况,节目组干脆让选手自己血—是去堂堂正正拼实力的赛道,还是去不管实力纯靠人气的赛道。

“两个赛道加起来累计九个出道位,前者至少有六个,后者至少有一个,剩下的两个各凭本事。

“不仅如此,节目组和各大公司打过招呼,无论是哪个赛道,节目外怎么营销他们都不管,可节目内,每一张票都由观众一张一张投出,观众不能刷票,公司更不能造假。”

谢平戈在脑海中把这段话翻译了一下,理解成朝堂博弈,部分是科举士子全靠实力说话,部分是世家世袭不太靠实力而是靠别的,便大概明白了这段话的意思。

不过……

“非偶像选手赛道只有1-3个位置,其他还不能插手,那些公司能同意?”

林苏月意味深长地说道:“当然同意,如果节目没人关注,出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况且,除了少数几个个人选手,绝大部分的选手都有公司。”

谢平戈懂了。

也就是说参加科举的也不是寒门士子,而是世家的人……也不对,世家靠血脉,这些选手不靠,更像是世家的门客?

“赛道是节目中途选还是现在选?”

林苏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赛道的正式确定是在节目的一开始,但是提交材料阶段就要明确意向。怎么,你已经有想法了?”

谢平戈点了点头:“我选非偶像赛道。”

他在搭乘电梯的时候已经听高强絮叨了偶像的基本素养,实力是一方面,完美地回应粉丝的期待又是另一方面,他有种直觉,他不该选这个。

林苏月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猜到了。高强想拉你当偶像,我们公司主要也是偶像业务,可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不适合当偶像。富贵险中求,欢迎你加入非偶像赛道,也欢迎你加入这个大型的养蛊常”

林苏月的话意味深长。

虽然不能造假,可除却实力,人气也和外部营销有非常大的关系。比起常规的实力赛道,花瓶赛道可能引发更高的争议,也可能带来不可限量的关注度和讨论度。

他们小公司,选手基本只能靠自己,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他们公司的选手能和评委闹出丑闻。

谢平戈对她的话丝毫不怵。

他又看了投影一会,问道:“公司有练习的地方吗?有人教我怎么表演的吗?”

林苏月点了点头:“那当然。公司有练习室,无条件开放给所有的签约艺人。唱跳老师只有两个,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马上给你安排。”

林苏月一边说,一边想他难道现在就想练习?选择了花瓶赛道的话,现在不应该先逛个街、买几套衣服,然后睡一觉,力争最美出场?

不曾想谢平戈还真是那么努力:“那我现在过去。还有,我想问问公司可不可以住人?”

林苏月被他问得有点懵:“你要住在公司里?”

谢平戈思忖着说道:“来的路上我问了高强,这附近没有房屋出租,所以不住在这里很浪费时间吧?离第一场表演只剩下五天了,我想尽可能地多学一点东西。”

林苏月一个激灵,非常迅速地说道:“有,只要你想,我现在就可以让人给你收拾出一个来1

谢平戈本来的意思是“可不可以住练习室里”,可从林苏月的反应来看,好像光是住在公司,就已经是一件很匪夷所思又很令人激动的事情?

秉承着不了解不要多说的原则,他没有重述自己的意图,只是点头,然后就看到林苏月飞快打了几个电话,然后让助理领着他去公司最好的练习室,一直到正式参加节目前,最好的练习室、最好的老师都为他服务。

谢平戈道谢之后就走了,等他走了,一直默不作声站在旁边的高强才有些迟疑地问道:“林总,我们还没把谢平戈的资料报给节目组吧?万一节目组不同意……”

林苏月正看着谢平戈的背影,感觉这个人的身上有着万道圣光,一直等高强问第二遍,她才反应过来,直接反问道:“如果你是节目组,对于这样一个人,你会拒绝吗?”

高强沉默了,林苏月又补充道:“更何况,他的意向是非偶像赛道。这是节目组的一大噱头,可据我说知,有意向选择这个赛道的选手并不多,当中还有不少是自知拼不过别人另辟蹊径的。在这种情况下,长成这样的一个人选择这个赛道……他们绝对会答应下来的。”

五天后的清晨,一辆商务车载着两位乘客以及一个行李箱,前往郊外一个还未开放的度假村。

其中一位乘客是个长得普普通通的中年人,名叫高强,另一个乘客……该怎样形容他呢,就是颜值高到让载过不少签约艺人的直男司机看了都恍惚了好一会的程度。

这位乘客不是别人,正是谢平戈,和与高强的初次见面相比,他依然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只是不再是最廉价的那种。

他的发型也认真修过,按照身份证上的发型修的,修完之后,他给人的感觉更加仙了。

高强对他这个造型满意得不得了,他欣赏了好一会,才再次嘱咐道:“记住你的人设了吗?你皮肤白皙,容貌姣好,气质上佳,是最合适不过的神仙小哥哥人眩神仙小哥哥是弱不禁风、不食人间烟火只喝露水的,你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哪怕是没镜头的地方,你也不能崩人设,记住了吗?”

谢平戈听到“弱不禁风”四个字的时候,视线不自觉就落到了高强的脖子上,然后若无其事地移开了。

一个节目而已,也不需要他去拧断别人的脖子,装弱不禁风……应该难度不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