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7章 第 7 章
 
也是天亮之后,有不信邪奋战了一个晚上的人,在节目组官方论坛发了一个贴子——《震惊!网络上居然真的没有谢平戈的信息7。

因为第二季还没开播,官方论坛的人并不多,不过因为昨天的直播,论坛的人也不算太少。

大家都谨守着不能剧透的原则在玩着侦探游戏,从昨天到现在,无数个诸如《从某选手的走路姿势浅谈他拥有良好家境的可能性》《论发色和颜值的相关性》《歌担、舞担、与鞋》的贴子如雨后春笋般,覆盖了大半的首页。

在这么学术以及艺术的氛围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用着震惊体标题的贴子,众人多少有些不满。

破坏美感!叉出去!

不过叉出去之前,还是得看一眼的,所以众人点了进去,一眼便看到首楼写着:【我本来只是好奇所以搜索谢平戈的信息,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居然搜不到!我不信邪啊,我心想这个年代,怎么可能有人在网上完全没有留下过痕迹,结果一个通宵过去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找到!你们说他是不是刚化形的精怪之类的?所以这个世界没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1楼:哦,已阅。】

【2楼:楼主,虽然很残忍,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件事。艺人入行大多会起一个艺名……艺名是新的,假的,找不到很正常……】

【3楼:而且不是艺名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只要他们学校没有贴吧论坛官博之类的,他也没有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公示过姓名,那么查不到他是很合理的……】

【4楼(楼主):!!?

【5楼:楼主,睡吧,为了这种事猝死不值得。】

【6楼:睡啥,起来嗨啊!楼主,我分享几个好东西给你,点击链接就能看了——《论大美人音和大美人脸之间的适配度》《关于谢平戈长相的分析》《从言谈举止分析谢平戈的出身》。】

【7楼(楼主):!!?

【8楼:感觉楼主中了谢平戈的蛊。】

【9楼:哈哈哈,不仅是楼主吧,感觉这个时间点在论坛的人都中了盛世的蛊。话说我之前觉得人气高的选手参加这个选秀有优势,现在感觉人气高的反而一点惊喜都没有啊,反而是谢平戈这种身材好气质好声音好听的素人更吸引人。】

……

事实确实如此,因为好奇心,最引人注意的就是谢平戈这种看不到脸但总感觉他会长得很帅的选手了。

有一个人气很高的视频剪辑作者也在追这个节目,他用直播里最惹人好奇的几位素人的初登场镜头合剪了一个视频,发到各大社交平台上,标题就写着《震惊!有这种气质这种身材的人居然长这样》。

观众满怀好奇地点进去,观众满怀期待地看完,然后他们发现……坑爹啊!到最后也没揭露这些人长什么样!作者是收了节目组的钱吧!

不过不管作者收没收钱,秉承着不能自己一个人被坑的原则,这个视频还是火了。在官方论坛以外的地方,陆续有人开扒那些素人选手的长相,可不管怎么扒,有些选手都扒不出消息,包括压轴的、最惹人好奇的、因为公司也最惹人非议的谢平戈。

人都是有强迫症的,就像那个通宵的楼主,越扒不出来他们就越想知道,于是,《逐梦吧!少年》第二季的第一波宣传,就这么正式打响。

而这一切都和被收缴了手机的选手们无关。回到宿舍已经三点,开始睡觉已经四点的他们正在享受他们最后一次的七小时睡眠。

谢平戈也睡了一会,不过他睡得很浅,时间也并不长,在宿舍里第一个人醒来之前,就已经睁开了双眼。

但他并没有下床,而是很耐心地等其他人醒来后,混迹在他们中间洗漱、吃午饭,然后离开居住的别墅前往练习大楼。

之前吃饭的时候,其他选手们看到谢平戈素颜,以为他是出门前化妆,并没有多想,不曾想等到正式出发准备前往练习大楼,他居然还是这副模样。

一时间,看到他的人都没办法掩饰自己的惊诧,满脸都是不加掩饰的“你疯了吗”。

沐浴在这些视线中心的谢平戈岿然不动。

他保持着和两位室友一致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往练习大楼走去。

最后还是年纪最小的路小风先顶不住了:“平戈,要不……一会我先帮你化妆,等晚上回去,再详细跟你说说妆容具体要怎么化?”

他们的另一个室友心想“就你这技术还教人”,不曾想谢平戈打量了路小风一会,而后又思索了一会,似乎真的有点动心:“方便吗?”

路小风连连点头,正准备说方便,那个室友看周围的那些选手都望了过来,实在感觉有些丢人,打断道:“小风啊,你别误导人家平戈了,你化妆了吗?你会化妆吗?你不就拍了个粉,然后涂了口红吗?”

路小风震惊了:“这不就是化妆了吗?不然呢?”

谢平戈虽然一直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现在的语气也有点奇怪,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复了一遍路小风的话:“这就是化妆吧,不然呢?”

李柯非在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面上却是不显。

他先是勾上路小风的肩,而后想继续勾上谢平戈的肩,不过一迎上谢平戈的眼神,他又有点怂,最终还是没敢动手,只是说道:“你们昨天初舞台前不都有人给你们化了吗?那种才叫化妆。”

路小风斜觑了他一眼,感觉他在误人子弟:“那个是浓妆!这个是淡妆!都是化妆1

李柯非无语地看着他:“你遮暇了吗?你画眼影了吗?你画眼线了吗?腮红呢?睫毛呢?淡妆和浓妆的区别主要不是步骤,是效果碍…”

路小风不太相信:“真的吗,你不要看我小就骗我。”

“谁骗你,我们昨天化得确实偏浓妆,但是……”

路小风捂住了脑袋:“别但是了,我头晕。反正我只会这种。要不这样,让平戈选,是你教他还是我教他?”

谢平戈没想到话题会突然转到这个方向。

他看了李柯非一眼,对方似乎也没想到话题会发展到这个方向,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抗拒。

他顿时有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偏偏路小风还全无所觉,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他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不过他是来打工的并不是来玩宫心计的,自然不会上赶着没趣,便伸手拍了拍路小风的肩膀:“当然是你教,我觉得你这种程度的妆容已经够了。”

这话一出,路小风当即美滋滋起来。

他开心又得意地看了李柯非一眼,后者维持着皮笑肉不笑的假面,在进入练习大楼、路小风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帮谢平戈化妆的时候,笑着摇头回绝了,率先去了录制厅。

路小风没有多想,只是拉着谢平戈去了卫生间,而后迅速地给他上了妆。

路小风的步骤很少,上妆的速度也很快,五分钟后,也顺利抵达了录制2厅。

导师们到的比他们都晚,一直等到选手人齐才出现。他们一出现,便由主持人开始歌曲介绍以及选曲。

选曲顺序根据初评级及选手们自选的座位号决定。

谢平戈初舞台的评级是a,加上他一开始选择了7号位,顺次排下来,他是第五个选曲的。

就像路小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不怎么需要跳的曲子,他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跳舞难度大不怎么需要唱功的曲子。

他们的第三个室友李柯非评级只有c,在谢平戈这组满员后,选择了卫连涛那组,倒是第四个室友评级是b,率先选择了谢平戈这组。

和其他房间的室友选中同组后热情拥抱的画风不同,谢平戈和那个名为贺默的室友你看了我一眼,我看了你一眼,一声不吭地互相点了个头,而后一个站在原地,另一个走到末尾,各自站好。

在他之前选择了谢平戈这组的两个b级选手对视了一眼,等所有人选完回了各自的练习室后,便在谢平戈说话之前率先说道:“平戈,我们有话想说。”

他们这个组的配置其实挺不错的,一个a级三个b级三个c级,按照往年的赛制赛况,这应该是一个不会发生什么冲突练习也很容易出成效的配置,但问题在于,今年赛制变了,增加了“花瓶”赛道,选择了“花瓶”赛道的还刚好是组里因为初评级最高自动成为队长的谢平戈,这就让那两个b级心思浮动了。

众所周知,一般情况下,参加各种节目有表现才有镜头,有镜头才可能吸粉。谢平戈话少,剩下的那个b级话也少,他们便动了抢过主动权的心思。

他们见谢平戈没有反对,反而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说,便佯装体贴地问道:“平戈,你在唱跳方面是个新人,所以如果你不是很有把握能把歌词和跳舞分配得很好的话,要不要我们两个帮你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