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10章 第 10 章
 
谢平戈当然不是破罐子破摔,他一开始就决定好了,只是除了节目组和耀云文化的人,并没有别的人知道。

不、不对,也许还有一个人。

就在那栋被谢平戈观察过的别墅里,澜风集团的董事长谢明睿正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脑屏幕里那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说话。

电脑屏幕前是一沓资料,一沓关于这个选秀综艺的资料,其中最上面的一张就是关于赛道的科普。

谢明睿看到那份资料的时候就觉得谢平戈会选择非偶像赛道,果不其然,哪怕之前有导师说了些有的没的,哪怕身边有其他选手在议论,谢平戈选择赛道的时候,依然没有丝毫的停顿与犹豫。

他不仅选赛道的时候,站起来摘面具的时候也没有。

他的动作干脆而果断,只一瞬间,就摄取了人全部的注意力。

包括谢明睿的。

他看着屏幕里那张已经许久未见的脸,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有些人会因为时间过去太久把曾经刻在心上的人逐渐忘却,可有些人却因为记得太牢,牢到心里、骨髓里、血脉里都印着在乎的人的影子,片刻不曾忘怀。

他记得他家平戈离开他的时候应该是二十四岁,距离自己撕开温文尔雅的伪装正式卷入皇位纷争正好过了五年。

那五年里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家平戈也没有,他家平戈躲在黑暗里不曾露面,却替自己挡下了数不清的刀光剑影。

所以早年那张身份证上的年龄是十二岁,是他们初遇时谢平戈的年纪,后来那张身份证上的年龄是十九岁,是谢平戈最后能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年纪。

那时他还在想,万一哪天谢平戈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会不会疑惑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搞成十九岁,他万万没想到,谢平戈不仅出现了,而且真的是十九岁时候的模样。

如果说谢明睿是恍惚,对面具下到底是怎样一张脸早有预料,那围观群众完全就是震惊到目瞪口呆了。

谢平戈居然长这样?不是,他长这样怎么做到一张照片都没有留档的?这但凡见过都会忍不住拍照吧!

【我的天,谢平戈这……比他声音还好看啊?

【我是谁,我在哪……这是凡人如我能看到的样貌吗,啜泣。】

【在谢平戈摘面具的一瞬间,我领悟到了设置非偶像赛道的真意。】

……

随着弹幕的疯狂刷屏,谢平戈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站到了舞台上。

他的两个五天让导师大受震撼,可在观众看来,却非常合理。

难怪以前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难怪他会选择非偶像赛道……才怪啊!

随着谢平戈开始表演,弹幕整齐划一地刷过了一排又一排的问号。

学了五天?新人?他没有在开玩笑吗?

而且因为不是现场,谢平戈带给导师的违和感观众基本感受不到,那些一开始就好感谢平戈的人,看着对方舞台上流畅的动作,看着对方惊艳全场的脸,整个人都如同坠入了云雾里。

她们真的只是挑中了盲盒中最受欢迎的热门款吗?她们怎么感觉更像天降五百万呢?

【虽然我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但我大受震撼。】

【呜呜呜,小哥哥动起来比不动还要帅?

【又帅又白,气质还好,这是什么绝世神仙小哥哥?

……

弹幕对于谢平戈的评价在他跳舞的时候达到巅峰,而后在导师点评,尤其是赵创点评的时候,逐渐回落,进入两极分化的阶段。

蒋祝一直毫无存在感地待在房间里,假装自己只是一个装饰品,不过听着赵创看似温和实则偏颇的话,又看着弹幕里那些不太好听的言论,他还是感受到了房间里逐渐冷下来的温度,心跳不免有些加快。

等到谢平戈回到座位,等到谢明睿按了暂停,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的侧脸,蒋祝才大着胆子出声:“其实盛世传媒这边……有向我打听过,澜风有没有什么想法。”

蒋祝话音落下之后,室内依然静悄悄的。

一直到很久之后,久到蒋祝以为谢明睿不会回复的时候,后者才看着屏幕,嗓音低沉地问道:“盛世不是保证,节目公平公正绝不造假吗?”

蒋祝感觉室内的温度更低了,只能尽量地答道:“因为技术的更新,盛世这边的投票系统已经能够确保一人一天只有一票,初舞台和一公,也尽量做到每个人都有镜头。但是为了最佳的播放效果和综艺效果,镜头时长是不可能均等的,人气高的、能带来节目效果的选手,势必会多一点镜头,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选手,镜头也会稍微多一点,加上节目之外的营销……”

蒋祝说得有些委婉,但谢明睿已经听懂了。

他没有大发雷霆,甚至因为蒋祝的话,身上的冷意还消散了不少。

“就这样吧,不要提平戈的事,”谢明睿看着屏幕上那张熟悉的脸,语速极慢地说道,“你给我的资料说,娱乐圈都看命,有些人天生适合这个圈子,有些人拼尽一切不过是竹篮打水……既然如此,那就让节目组做到他们对观众承诺的事情,而后,把一切交给命运。”

他对这个圈子谈不上喜不喜欢,但他确实不是特别希望谢平戈进入这个圈子。

可是……大概这就是天命吧,谢平戈一出现,选的就是这个职业,这个和曾经的他截然相反的职业。

既然如此,那就把剩下的也交给命运,反正……有他在,这个圈子对谢平戈来说,也没有什么复杂的。

蒋祝直觉谢明睿的意思不仅仅是话里的意思,但他什么都没问,只是应好。

他又看了屏幕上的人一眼,退出房间关上房门,而后长舒了一口气。

“喂,盛世传媒的李总吗?我们这边其实没有关于冠名的附加条件,一切按照合同来就好,不过呢,我们是希望……”

这通电话无论是给节目组还是给部分选手的经纪公司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不过这些影响和“关”在度假村里的选手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依然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依然练舞练歌练到深夜,和平时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这两天有不少人心思浮动,也有更多人顶着黑眼圈出现在了练习室——毕竟昨天晚上上线的初舞台是他们在千万观众面前的第一次正式亮相,而从昨天开始的第一轮人气投票,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对此最淡定的大概就是谢平戈了。

他其实没怎么记住初舞台上线的时间,如果不是睡前路小风翻来覆去,紧张兮兮地问他们心情怎么样,谢平戈连投票开始了都不知道。

不过即使知道了,他也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

他的目标是第一次公演之后末位晋级,第二次公演之后末位晋级,第三次公演之后末位晋级,一路顺顺当当地留到最后。

至于这种刚开始不涉及淘汰的投票,和他有关系吗?那当然是没有的。

抱着这样的情绪,谢平戈看到练习室里除了自己所有人都顶着硕大的黑眼圈的时候,他的表情里难得出现了一点困惑。

这份情绪出现在别人脸上可能不明显,但出现在谢平戈脸上实在是太明显了。

众人看了眼时间——早上七点,又看了眼谢平戈的脸——白得发光神采奕奕,他们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才七点啊!七点啊大哥!说好的花瓶呢!你天天都这么拼命,比我们还拼命,这合适吗!

你还疑惑!你疑惑什么!昨天初舞台上线!我们睡不着不是很正常吗!呜呜呜……

可惜不管他们如何哀嚎,谢平戈都接收不到他们的信号。

他见众人盯着自己,以为他们想一起训练,便停下动作,问他们要不要一起。

众人泪流满面,众人……默默站好了位。

谢平戈学舞本来就快到离谱,加上他反复练习后已经能够入耳的歌……

他们长得本来就不如谢平戈了,如果实力差距再大一点……他们估摸着一公结束,他们就可以拾掇拾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因为谢平戈的存在,下午摄像机过来的时候,推门看到的就是挥汗如雨的练习场景。

摄像师吓了一跳,跟在后面探头进来的其他选手也吓了一跳。

练习室里的众人也有点懵,所幸他们已经这么练了一周了,也没人再多此一举地化妆,因此摄像机打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生妆花了一脸乍一看和鬼怪没什么的惨案。

饶是如此,当听到路小风客串主持说了句“来,大家和看直播的观众打一声招呼”的时候,他们还是崩溃的。

不是,怎么突然直播了?没有人和他们说过啊!

【哈哈哈,这个练习室的反应也是相当真实了?

【小哥哥们别崩溃,认真的男人最帅嘛,没化妆没什么的。】

【让我们来猜猜这个练习室中奖的选手是谁呢?】

【感觉里面的选手都不像人气投票第四的,我都没太大的印象……】

……

就在直播间的观众议论纷纷的时候,直播里突然传来了一道清亮的男声,问了句“怎么了”。

摄像师下意识地回头,机器也跟着调转了方向,然后,弹幕瞬间被感叹号刷屏占领了。

谢平戈似乎刚刚去洗了个脸,水珠打湿了他的刘海,而后沿着他的侧脸流到下颌,滴到了地面上。

他看着镜头,表情似乎有些困惑,霎时间,弹幕又疯了一次。

【我、的、天!这是什么绝世大帅哥啊?

【这是素颜???看了眼镜子里我自己的素颜,我愣住了。】

【说谢平戈是妆后美人的都出来挨打,看这美到惊天动地的素颜,这都叫妆后美人世界上就没有妆前美人了?

【为自己说过的花瓶有什么投票价值忏悔,长成这样的花瓶我实在扛不住,对不起!我叛变了?

【好漂亮,好无辜的表情!小哥哥我保护你啊?

【好了,我觉得不用讨论这个练习室谁是第四名参加下午的直播了,结果毫无悬念啊?

【毫无悬念+1。】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