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19章 第 19 章
 
林苏月看他一脸“我冤啊,我比窦娥还冤”的表情,感觉血压有点高了。

虽然这件事也不全是高强的问题,虽然当时定这个人设她也同意了,但是……这真的太离谱了!

离谱到她深呼吸了好一会,才稍稍平复下心情。

“所幸问题不大,多亏了江依舞老师替他说话肯定了他的实力,他表演的舞台也足够好,好到哪怕他之前是刻意卖人设,别人也只会觉得有趣。”

说到这里,高强倒是懂了:“所以平戈一个黑热搜都没上?”

林苏月往转椅上一靠,长舒了一口气:“是啊,所以平戈拿了一公票数最高,也一个黑热搜都没有。”

干干净净的,仿佛这天晚上他没有表演过。

不过林苏月并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不敢买就不敢买,我就不信他们压得住平戈的热度。”

林苏月说得自信,倒是高强有些欲言又止。

他踌躇了好一会,才缓慢地说道:“可是林总,平戈有个问题……他根本不了解娱乐圈。我看平戈在舞台上的表现,完全没意识到这是一个吸粉点,估计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可能还想着怎么绕回神仙小哥哥的人设上去……”

林苏月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血液又凝固了。

她回想了一下短暂的几次接触里谢平戈的性格,不得不承认高强的担心是对的。

她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头也开始疼了:“我想想办法吧……”

和林苏月预料得一样,谢平戈的热度完全压不祝

无论是最开始惊艳了所有人的露脸,还是上次说他不合群不练习的黑热搜,都成了这次路人关注他的契机,然后这一关注,就移不开眼神了。

谢平戈的初舞台并不难看,但离惊艳还有非常大的距离,可这次不同,这次他的舞台表现,从效果上看确实非常完美,而且是非常有自己特色的完美。

这个特色和编舞有关,也和他本身的特质有关,他身上几乎没有模式化的印记,仅有的那一部分也是舞蹈老师身上带的,而不是他身上带的。

加上他那张脸以及他出尘的气质,还有表演后浓烈的反差,实在是……非常招人喜欢。

节目组一直在后台关注着票数的变化。

在一公之前,票数增长已几乎稳定,票差也几乎稳定,但在一公上线两小时后,每个选手所获票数的增长趋势各自拐弯,拐弯的方向和幅度都截然不同,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原来前五的票数变化。

之前的二三五票增虽然有加快,但完全赶不上谢平戈和卫连涛的票数增速。

这两个人的票数仿佛原地搭乘上了火箭,别说二三五,剩下的所有人里都没有其他选手有这个增速。

节目组又等了一个小时,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上宣传吧,卫连涛和谢平戈的宣传一起上。剩下的选手就看他们自己和各家公司的本事了。”

谢平戈不知道自己白蹭了节目组的宣传,也不知道看到节目组的宣传之后,谢明睿终于舒了口气,停止了因为微妙的醋意而在脑海中反复进行的关于“买宣传”“不买宣传”的打架。

现在的他正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靠着墙壁入睡。

除了他,练习室其他人也没走,有人在练习,有人在靠着墙壁和其他人说着悄悄话。

路小风本来想找他们一起回宿舍,不曾想一探头,就发现九个人一个不落都还在练习室里,而且看样子没有一个人准备回去,顿时忧郁了。

他叹了口气,默默、默默回了自己的练习室,看得练习室里仅剩的两三个人一头雾水。

路小风有些忧伤地坐下:“a那边九个人都没走,准备通宵了……”

这话一出,剩下的几人都愣住了。

他们本来想坐下睡一会,闻言重新站了起来,觉得自己还能再练几次。

他们默默看了眼旁边坐着的非偶像赛道的路小风,又回想了一下非偶像赛道但是舞台表现力吊打他们的谢平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睡什么睡!快起来练习!

谢平戈听到路小风的脚步声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结果还不等他说话,路小风就走了,而且是往练习室的方向走,看得他有点疑惑,等反应过来之后才感觉有点好笑。

他往后又靠了靠,没有再闭眼,而是看着正在努力练习的几人,心情……还挺好的。

他喜欢这种不涉及鲜血的拼命,让他能清楚得感觉到,有生命的气息在流淌。

在这种氛围里,时间过得飞快。几人感觉没训练多久,天就已经大亮了。

众人三三两两地去吃了早餐,然后看着时间,三三两两地去了录制厅。

因为都是年轻人,通宵一个晚上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只是有些困倦,倒是其他选手看到他们,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了他们昨天彻夜未归的事情。

谢平戈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用自以为别人听不到的音量讨论八卦,也已经掌握了自动过滤无效信息的本领。

他表情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假装没听到他们在讨论自己和卫连涛到底谁更有可能成为主题曲的c位。

是的,卫连涛撂狠话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加上a级其他人的默认,众人已经知道他们七人那边默认c位会在他们两个当中产生。

不过……众人看了看谢平戈,又回想了一下一公几位导师对他的点评,还是觉得他拿c的可能性小点,毕竟主题曲评级由导师决定,而赵创……

众人正想着这件事,就发现鱼贯而入的几位导师里并没有赵创。

他们面面相觑,议论纷纷,甚至有人大着胆子直接问赵创是不是缺席。

他们满心以为不会得到回复,不曾想那个演员主持人直接点了点头:“因为工作变动,赵创老师只会参加我们二公、三公的录制,其他录制均不参与。”

这话一出,好几个选手都没忍住看向了谢平戈。

后者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想看来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啊,那两个人……还挺有道义的。

最重要的是……节目组居然不是处理自己,而是处理赵创?

意识到这点,谢平戈第一反应就是他家殿下做了什么,后来想想又不对。

虽然他家殿下脾气很好,但如果是他家殿下的话,要么不处理,一旦处理对方应该直接就进监狱了,大概也许……并没有机会继续当导师。

所以这是节目组的决定?

谢平戈思索这件事的时候,其他人也在思索。

有知道内情的,满心都是不可置信,心想节目组是吃错药了?难道真的准备公平公正地办这次选秀?有不知道内情但知道赵创人品的,心想对方这是踢到哪块铁板了?连节目组都不保他?

这是一个大综艺,赵创不参加涉及导师评级的环节,和昭告天下赵创有问题就差一纸声明了……

不、不对,盛世真的不会发那纸声明吗?

好些人心里都升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们想和小伙伴八卦一通,结果下一秒,主持人一句“主题曲考核正式开始,接下来由我宣布主题曲考核规则”直接把所有人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给压了回去。

不想了不想了,主题曲考核要紧。

他们都认真,更别说并不清楚主题曲考核流程的谢平戈了。

他端坐在椅子上,听主持人说着这次考核的流程。

这次考核采用导师评选和场外观众投票相结合的形式进行,每轮四人同时表演,之后由导师评出等级,再由场外观众投出a级的排名。

听到“场外观众”四个字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霎时间靠着同伴的躺在最后一排的,纷纷坐直了身体东张西望,以为有直播,看得主持人哭笑不得,不得不解释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业内观众,人数共有50人,只会在最后一个阶段投票。

这个解释让众人又躺了回去,主持人看着他们,心想就算不是直播也是录播啊,你们也太放松了吧,不过看一干人等黑眼圈深重又紧张兮兮的样子,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宣布开始。

第一轮的考核多少让人有些犹豫,众人眼神飘移,都在思考着要不要第一个上,就在这个时候,卫连涛直接站了起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谢平戈一眼,后者便直接站了起来,动作间没有丝毫的犹豫。

本来部分选手已经有些心动了,可谢平戈二人一上舞台,无论是准备伸出脚的还是准备站起身的,都默默收回了自己刚才的动作,假装无事发生过。

算了,不要自取其辱。

几个导师看到他们一起上台,先是一愣,而后也做好了没有其他人上台的准备。

他们正想喊开始,突然有两个人从选手席上站了起来。

这两个人似乎都没预料到对方的举动,看到对方的时候都一怔,而后不约而同地笑了。

等到笑完,路小风便直接跑上了舞台,重重拍了一下谢平戈的手臂:“不管是输是赢,我们都陪你一起。”

贺默跟在路小风背后,闻言也点了点头:“输,一起丢人;赢,送你上c位。”

贺默难得说话,结果这一说就是这么猖狂的话。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看得他无意识地挺直了背,但还是抿着唇看着谢平戈。

谢平戈是真没想到他们两个会上来。

他看着一脸“我很讲义气吧”的路小风和一脸“同生共死”的贺默,心想现在的年轻人也太热血沸腾了,让他也……有点热血沸腾了起来。

于是他抬起了头,伸出手,轻轻锤了下两个人的肩膀:“好。”

有这两个人在,无论输赢,这次的主题曲表演他都不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