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25章 第 25 章
 
这么有爆点的内容, 盛世当然不会只让观众口口安利。

节目组在好几个平台上都买了热搜,一开始买的位置并不高,但这个名为“爱豆在线劈石板”的标题实在太让人好奇了, 于是没一会,这几个平台上, 这个热搜都登了顶,配上动图以及视频, 成功震撼了无数人。

一时间点进《逐梦》第二季的观众激增, 新进来的观众的进度条倒是可以拉,但也只能拉到和第一批看直播的观众同步, 再快也是没有了。

而第一批看直播的观众……他们已经看完了一变二,二变多,多变无的全过程,感觉自己也没比现场的选手好到哪里。

他们目瞪口呆,尤其是那些刚刚还在担心谢平戈会不会被欺负的粉丝,她们看着谢平戈的脸, 又看了看谢平戈的手, 深深怀疑自己到底追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这还不是结束。

就在众人以为谢平戈就是这样战斗力爆表、做事简单粗暴、所谓的神仙小哥哥只是外貌给人的错觉的时候,才艺比拼进入了半决赛的阶段。

不得不说,近距离高清镜头看谢平戈委实是一件杀伤力巨大的事情, 甚至比看他手劈石板的杀伤力更大一点。

他的睫毛很长,眼睛很漂亮,脸部的线条非常完美,就连握着小刀的手, 也让看的人情不自禁感慨怎么会有人的手能如此纤细又如此有力量。

之前怀疑人生的粉丝顿时不怀疑了。

不管战斗力如何!谢平戈就是神仙小哥哥!神仙嘛,有些是弱不禁风的,有些是战斗力爆表的, 合情合理,完全没问题!

她们这么想的时候,站在那里削东西的谢平戈已经动了起来。

屏幕里弹出了大大的“他的真实才艺是?”的字样,也切了好几个选手们紧张而又期待的表情,再配上后期音乐,众人不自觉就想难道这次还能比手劈石板还刺激?不可能吧?

这个念头还没想完,谢平戈就向他们证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众人看着他翩然的身

形,看着他凌厉的气势,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更令他们呆滞的是,这只是序曲,随着曲子进入高潮,随着树叶纷纷落下,众人都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只存在书里、电影里的侠客。

这个侠客甚至还是真的侠客,能把所有叶片切成两半那种。

众人感觉心神恍惚,一直到主持人宣布第一阶段的所有环节到此结束,一直到屏幕上显示出最后的投票倒计时,众人才反应过来,一哄而散。

恍惚什么呀!快去投票啊!再不投票喜欢的小哥哥就要淘汰了!

这期播完,选手们的票数如何增长暂且不提,网络上出现最多的便是关于谢平戈的讨论。

有觉得他劈的石板材质不够坚硬的,换个人跳起重重用膝盖砸下也能跪裂;有质疑认为他在人群里用那么危险的武器不安全的;也有批评他踩点不够准确的。

除此之外,还有讨论他到底在看谁的。

小店员许雪所在的那个群,就在讨论这个八卦。

【你们发现没有?谢平戈往一个方向看了好几次,就这段、这段、还有这段。[截图][截图][截图]】

【可能在看某个关系好的选手吧!】

【不是看选手,我看直播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个,便忍不住一直盯着选手那边看,然后我发现节目组今天对选手席的运镜好像有点问题,几乎没有出现过大全景,最明显的是这张,旁边还有一个人,但是被裁掉了。我认真研究了一下,还原了座位图,可以确定那个角落坐了一个人,而且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镜的人。因为他的存在,那一块选手反而因祸得福,获得了几个中景。[分析图]】

【!!!你们也在讨论这个?我看到官方论坛也有人在讨论!有人猜是工作人员,被驳回了,说工作人员的话随便模糊一下就好;目前论坛那边比较认可的看法是那里坐着某位不能曝光的大佬。】

【说到大佬……谁还记得一公的时候谢董也去了现场,但是一个镜头都没切到。】

【梦个大的,这次也是谢董!】

【但是那个位置就是谢平戈看的位置吧!感觉是谢平戈认识的人?不可能是谢董吧!】

【???】

【是的,现在论坛已经进入了谢平戈有后台、而且后台明目张胆地出现在节目现场的言论。】

……

如果谢平戈知道网络上的言论,恐怕会很生气——污蔑他可以,污蔑他家殿下不行,他家殿下没有做任何对其他人不公平的事!

尽管谢明睿可能真的想做……但没做就是没做!

然而他不知道,所以他也无从生气,他只是正常地跟着舞蹈老师学习他比较感兴趣的那支舞,正常地给其他选手压力,给着给着……其他选手就习惯了。

路小风的意向依然不是跳舞,贺默的意向依然和他一样,至于李柯非……想到他暗地里打量自己的眼神,谢平戈就觉得这个人好像是有哪里不对劲。

虽然他很少看自己,虽然他人前的风评很好,虽然不同练习室自己没办法观察他举止有没有异样,但谢平戈还是觉得,这个人不对劲。

尤其是在新一期的节目正式上线的第二天,他给谢平戈的感觉就更奇怪了,有点嫉妒、也有点幸灾乐祸?

这份情绪本来应该很明显,但因为周围都笼罩在一片微妙的不安和愁云惨淡里,谢平戈感觉到的依然很微弱。

也因为身边其他人的不安,谢平戈没有再管李柯非。

“不是,你这好好的收拾行李干什么?”看到贺默在整理东西,路小风整个人都不好了,“结果还没出来呢,万一你的排名不错呢?”

贺默笑了一下:“你也说是万一了。”

贺默看他被自己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摇了摇头,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是在怼你,而是因为真的已经……太多次了,我长得一般,一到镜头前就毫无自信,换成我是粉丝,我也不会喜欢这样的人吧?”

贺默坐了下来,他看向一旁盯着自己看,显然没

太搞懂他们在说什么的谢平戈,眼神里是羡慕,也是遗憾:“平戈,你……加油,不管你以后做什么,每次在舞台上的时候,你一定要像现在这样全力以赴,不要辜负舞台。”

谢平戈不觉得冒犯,反而点了点头:“我会的。”

点完头他也坐了下来:“其实我觉得,你的这次不一定会和以前一样,因为你已经不是当初的你了。”

和被路小风安慰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同,谢平戈说话的时候,贺默明显愣了一下。

路小风一脸委屈地“喂,都是兄弟怎么这么对我”,被贺默毫不留情地推开了。

后者看着谢平戈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谢平戈看了眼他还按在路小风脑门上的手:“以前的你不会这样自在地动手,你只会默默不说话。”

贺默一怔,下意识地把手松了口来,谢平戈稍移动视线,对上了他的眼睛:“你刚来这里的时候,跳舞是什么感觉,现在跳舞又是什么感觉,你自己心里清楚。差别那么大,结果自然也未必和以前一样。”

路小风做好了谢平戈会长篇大论一通的准备,没想到两句话就结束了:“没了?”

谢平戈一脸无语地看着他,满脸都是大写的“废话那么多干嘛”,路小风顿时不满意了:“什么叫做废话,不说多一点贺默怎么想得……”

路小风的“开”字还没说出口,贺默就站了起来,把行李箱塞回了角落:“你说得有道理。”

路小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又目瞪口呆地看着谢平戈,再一次被拍了拍肩膀:“小风,你还是舞台练习少了,练习多的话,就能看出贺默和以前的差别……”

“停停停!”眼看着谢平戈还要再讲,路小风连忙后退,做了个“stop”的手势,“宿舍内部禁止内卷!”

谢平戈看向贺默,问他“内卷”是什么意思,后者照实说了,谢平戈便点了点头:“那去练习室说?虽然还没正式选歌,但休息那么长时间也不好。”

谢平戈说完,没有给路小风反应的时间,直接

出了门,贺默也拿起保温杯跟了上去。

路小风愣愣地看着他们,心想他们不是回来睡午觉的吗,怎么……

“等等我!”路小风喊了一声,也跑了出去。

睡什么睡,还是内卷吧!

不得不说,运动确实能使人“身心舒畅”。

在高强度的训练下,贺默、乃至和谢平戈选了同一首歌的其他人,都没有心力去忐忑不安,因此宣布第一次顺位排名的时候,他们的状态是最好的。

主持人的手里已经拿到了第一次顺位发布的结果,他看着无数双盯着自己的眼睛,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了标准的微笑:“这次的结果可能很残酷,毕竟有那么多人将会被淘汰,但是,被淘汰不代表你们梦想的结束,我衷心祝愿你们不管留下还是离开,都能在未来站上你们期待的舞台。”

主持人说完,也没再卖关子,而是开始宣布排名。

最早宣布的是b级的排名,也就是第10名到第21名,这当中第一个被念到的就是贺默,他听到自己21名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捂住了脸,而后眼眶通红地对着镜头鞠了一躬。

他开心得语无伦次,总之就是非常感谢粉丝为他多争取到的舞台,他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待。

b级之后就是c级和d级的排名,宣布c级的时候众人的情绪还好,等到了宣布d级的时候,还没念到名字的人中,除了对自己自信满满的人,所有人都紧张得不行。

谢平戈在里面听到了李柯非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谢平戈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

虽然在对视的瞬间李柯非就迅速移开了视线,但谢平戈还是从他眼中看到了恨意,那努力压抑却压抑不住的恨意。

d级之后就是a级了。主持人宣布a级的9个人之前,先对剩余的所有选手鞠了一个躬。

其中的大部分人瞬间红了眼眶。

虽然内心还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自己不是被淘汰而是出道位的九人之一,但他们心里清

楚,他们的这趟旅程到了终点,他们该下车了。

谢平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有曾经和他一个队伍的人在向他招手,这也是唯一一个和谢平戈说过话的被淘汰的人。

他在笑,可谢平戈却觉得他比哭还难过。

谢平戈看了他一眼,而后举起右手,拍了拍左边的肩膀。

那个人愣愣地看着,低下头,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他其实很喜欢谢平戈,他也很佩服谢平戈,但是对方不喜欢说话,他一直以为对方不记得自己。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会记得自己每次自我鼓励的时候的动作。

他哭了好一会,再抬头时看着谢平戈的已经是真诚的笑。

他可以淘汰,但他希望谢平戈留下来,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上,风风光光地出道。

a级的排名和b级一样,是从后往前念起。每念一个,场上的掌声就响起一次。

路小风是第六,排名比上次上升了几位,他很开心,发表感想的时候也是活力满满。

之后便是第五、第四、第三,等到前二,剩下的人都猜到了争夺c位的会是谁。

有人闭上了眼,打碎了自己心里最后一点幻想,也有人睁大了眼睛,想知道谢平戈和卫连涛谁会成为第一。

“我会拿到第一的,哪怕这次拿不到,下次也一定会拿到。”卫连涛的声音依然倨傲。

谢平戈看着等待自己发言的主持人,想了想,说道:“我也一样,我不会让所有喜欢我的人失望。”

谢平戈说完,主持人就笑了。

他望向谢平戈,先是说了句“恭喜”,而后拍了下手中的名单,大声宣布道:“第一次排名的第一名,是……谢平戈!”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这个结果还是让谢平戈的眼睛不自觉亮了一下。

他先是对着镜头鞠了一躬,然后又向卫连涛伸出了手。

后者看了他的手一眼,没有搭理,谢平戈也没生气,非常自然地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开始自己的感言:“我一开始……其

实不知道这个节目是干什么的。”

谢平戈一开口就是语出惊人的这么一句。在场的大半人都被他说懵了,包括主持人。

“我只知道这是一份工作,一份在我……非常困难的时候找上来的工作,所以我会竭尽全力把他做好。”

想到第一次公演的时候谢平戈觉得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很正常,路小风默默捂住了脸。

他以为谢平戈是为了梦想,居然是为了工作?他这打工人打工得也未免太努力了……

“但是后来我感受到了眼神,我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舞台下看着我的眼神。我还看到了为了梦想奋斗的你们。我不想让所有看着我的人失望,我也不想占了你们位子的我让你们失望。所以我会拼尽一切,走到最后。”

谢平戈说完,再次鞠了一躬。

路小风忍不住冲上来抱了他一下,有几个和谢平戈同队过的人也冲上来抱了他一下,就像当初拿到主题曲c位的时候一样,谢平戈默许了他们的举动,甚至还拍了几个人的背。

之后是卫连涛的感言,再之后是被淘汰选手的感言。

和或是开心或是对自己名次失望的留下来的选手不同,被淘汰的选手们大多哭了。

谢平戈看着他们,恍惚着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些被淘汰的暗卫,他们没有被杀死,他们被放回了人世间,可是他们很难过,甚至比重伤濒死的时候还难过。

因为他们失败了,哪怕他们还活着,他们也只是被主人丢掉的没用的兵器而已。

这突如其来的回忆让谢平戈在那个曾经和自己同一队的人过来和自己告别的时候,突兀地说道:“你没有输,这里也不是一切。只要你不放弃,你会遇到更适合自己的舞台。”

就像那个后来上了战场、护卫了边城的被淘汰的暗卫一样。

那个选手重重点了点头。

他没有输,他也不会输,他会继续努力下去的。

等到众人告别完,等到被淘汰的选手都离开录制厅,主持人才对着他们

说道:“希望你们继续努力,不要辜负大家的期待。接下来是二公选曲,请大家按照第一次人气投票的排名,由高到低进行选择……”

二公的选曲进行得比一公顺利,但因为刚刚有人被淘汰,录制厅的气氛一直有点压抑,直到二公选曲结束,主持人宣布他们明天上午要接受记者的采访,这压抑的气氛才稍稍转换成了紧张。

“采访?采访什么?”

“一起采访吗?”

……

众人议论纷纷,想从主持人口里打听到什么,然而主持人只是笑着说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他们只能一边嘀咕,一边陆续离开录制厅,准备回宿舍和即将离开的朋友们进行最后的告别。

谢平戈因为等待找东西的路小风,准备离开的时候已经只剩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在门口找到东西的路小风招着手喊他,谢平戈正准备站起来,路过他旁边的工作人员却突然顿住了脚步,压低了声音和他说道:“明天的采访……你做好心理准备,不能回答的问题直接跳过,不用搭理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