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26章 第 26 章
 
提醒谢平戈的工作人员没有别的身份, 就是节目组里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员而已。

她提醒谢平戈也不是出于私心,而是节目组的决定。

从最新一期上线开始,谢平戈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因为颜值,因为实力, 也因为他与常规偶像全然不同的风格。

但是热度居高不下,并不代表所有关于谢平戈的讨论都是正向的,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没有出现的人”。

上一次谢平戈被以“训练不认真”为理由黑的时候, 真正在意他的公司其实并不多,下场的也只是一家小公司而已。

这家小公司被蒋祝解决了, 可惜他解决得太完美了,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这件事和谢平戈有关。

因为这点,这次谢平戈以破竹之势空降第一、让不少大公司都不满的时候,好些公司都没有收敛,而是直接全平台发力。

关于谢平戈盯着一个被刻意剪掉的人看的消息很快出现在了几个大平台,而且有迅速蔓延发展的趋势。

除此之外, 他和偶像男团风格不匹配、他把好几个队友衬托得像他的伴舞、他的存在“扰乱”了偶像市场这些事也成了攻讦他的理由。

节目组是知道那个“不能出现的人”是谁的, 至于和男团风格不匹配等问题……这个节目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宣传过自己是传统选秀节目吧?从他们赛道的划分就可以看出他们节目的计划方向啊!而且谢平戈从审核阶段就是报的非偶像赛道,为什么要以传统偶像的标准要求他?

因为这些“无妄之灾”基本和谢平戈无关, 而是和自己有关,所以节目组难得大发善心给谢平戈提了个醒,再多也是没有了。

毕竟黑红也是红,只要节目组的关注度没有下降, 其他都不是问题。

确确实实没有和外界联系、哪怕是和谢明睿聊天也遵守了这个规矩的谢平戈自然不可能因为节目组语焉不详的提醒就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凌晨

的时候,他站在别墅门口,看着一个个哭得眼睛通红的年轻人离开, 有种莫名的憋闷感。

他没有睡,而是直接回了练习大楼,开始了自己习以为常的彻夜训练,一直到天光即将亮起,他才闭上眼小憩了一会。

媒体采访的地点定在练习大楼,这是他们参加节目后遇到的第一次采访,甚至可能是部分选手人生中第一次的采访,所以很多选手到的很早。

贺默在醒来没有看到谢平戈的时候就猜到他素颜来了练习大楼,特地带了个包装了些简单的化妆品出门,谢平戈看着那些瓶瓶罐罐,笑了一声,和他道了谢,而后便找到镜子上好了妆,重新回了练习室,等待媒体的到来。

采访以二公分组为单位进行,每个练习室都会有七到八个媒体人。

得知这件事的时候贺默还安慰其他人,说他们这种没出道的小透明不会有什么大媒体采访,估计就是听都听没过的小媒体,所以不用紧张。

不曾想媒体一来,把门一推,除了谢平戈的所有人都被那些logo震住了。

说好的小媒体呢?现在这什么情况?他们值得这些那么大的媒体来采访吗?

这个念头只在众人脑海中持续了一秒,便在发现所有媒体都在盯着谢平戈看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哦,懂了,是谢平戈值得大媒体采访,不是他们。

谢平戈不瞎。

他能看到这些关注着自己的人的眼神,也能感觉到这些人身上带着对自己的包含恶意的审视。

谢平戈皱了皱眉,想不太懂自己做了什么,不过很快他就不需要想了,因为这些媒体坐下之后,没有寒暄,而是将矛头直接对准了他:“请问谢平戈选手,你的后台是谁?”

这话把谢平戈问得一懵:“什么?”

他以为最多有媒体问他为什么武力值那么高还要假装成弱不禁风的神仙小哥哥,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问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什么后台?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谢平戈这话完全真心实意。

除了被录下来的主题曲考核,谢平戈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舞台效果如何,更别提清楚自己的镜头量了。

至于谢明睿……谢明睿只随口和他提过自己是一个还算有钱的商人,而在谢平戈的概念里,“还算有钱的商人”实在和后台没有什么关系,因此他的疑问确确实实发自内心。

媒体根本不信,只当他是在装傻,语气更不好了:“哦?你不想承认?你的意思是,才艺比拼的时候你没有一直盯着角落里一个不能被剪进正片里的人?”

这话一出,谢平戈的眼神瞬间变了。

不过不是心虚,而是因为谢明睿被人注意到,以致于他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

但他的反应很快,几乎是在情绪变化的那一刻就低下了头,遮掩住了自己真实的情绪。

也因为这个低头,很多人以为他心虚了,连珠炮似的问道。

“所以你承认自己看了那边吗?”

“你不觉得这样做对其他选手很不公平吗?昨天就是第一次淘汰吧?你看着他们离开,有什么感想呢?不会愧疚吗?”

“那个是你的什么人,是什么身份?节目组放他进来,是不是因为你们很早就和节目组谈好了交易?”

……

他们的话一句接一句,没有哪句是好听的。

贺默听得心头火气,想站起来跟他们理论,却被谢平戈直接按住了肩膀。

谢平戈的力道很大,大到贺默被压得完全没办法动弹,后者有些不可置信地回头,谢平戈只是摇了摇头:“我可以处理。”

这话让贺默瞬间握紧了拳头,不过他还是尊重了谢平戈的想法,没有多说什么。

谢平戈看向这些人,这些人的问题还没有停。

“你的一切都是设定好的人设吗?才艺比拼的时候你真的没有造假吗?”

“你的票数是真实的吗?”

……

耳听得他们没完没了,谢平戈终于打断了他们:“你们到底想让我回答哪个问题?”

这话一出,几家媒体终于消停了一些,他们低声讨论了一下,最后一个中年男人站了出来:“你看了那边那个不能剪辑出来的人,对吧?”

和众人以为的会直接否认不同,谢平戈直接反问道:“看了怎样,不看又怎样?才艺比拼是选手们打分吧?和角落里坐了什么人有什么关系?和我有没有后台又有什么关系?”

中年男人被他说得愣了一下,还是他身边的ol装女性接了话:“为什么会没有关系?选手投票不代表不能造假吧?只要节目组提前和他们说一声就好。”

在场的其他选手本来没想说话的,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空口说我们造假不合适吧?证据呢?没有证据说我们一百个人、包括导师联合造假,这就是媒体人的素养吗?”

说话的女性忘了在场还有其他人,被他们当面这么一怼,脸上顿时挂不住,也不说话了。

第三个媒体看他们接连折戟沉沙,终于谨慎了起来,也稍稍收起了自己的咄咄逼人和高高在上:“我们不是说你们在造假,而是如果一个人,他有一个敢明目张胆地出现在现场还能被节目组包庇的后台,那么他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节目组怎么造假都是有可能的。”

“好,这个疑问我可以接受,”这回谢平戈点了点头,“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可以根据臆测来逼问我。”

“不仅仅是臆测,”就在这个时候,角落里有人出声了,“赵创有一段音频曝光了,音频内容显示,他之所以会沦落到那个下场,就是因为想对你进行潜规则,如果你没后台,他这么一个有背景有人脉的导师,节目组怎么可能会得罪他?乃至发生后来他被捕的事?”

这件事从媒体口中说出来的同时,也在网络大面积曝光了——以音频的形式。

那是一段赵创和某个人的对话,后者的声音被处

理过了,但赵创的没有。

“你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会闹得那么大?”

“我不知道,白天警察来的时候我刚好提前得到了消息,才逃了出来,但我怀疑我逃不了多久了……”

“出国呢?”

“来不及了……而且我的证件在家里,家里被警察蹲了。”

“嘶——看这仗势应该是你之前做的事情全部暴露了,谁有那么大能耐翻出这些?你想想,你最近招惹哪个小透明了?会不会是他背后有人?”

“最近我不是在录节目吗……节目……靠!谢平戈?”

“谢平戈?”

“嗯。靠……我还以为他是什么冰清玉洁的高岭之花,原来是个[消音]。我说怎么之前招惹那么多人都没事,这回盛世直接翻脸。最好别让我有机会出来,不然[消音]”

这段音频并不长,最后那段还因为好几处过于污言秽语被模糊消音了。可即使如此,音频里的内容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谢平戈看的那个“不存在的人”,也因为赵创在几天前已经被捕了。

也是在曝光这段音频的微博下,众人议论纷纷。

【这算替天行道吧?能算黑料吗?前几天赵创被捕,好几个新账号发了自己的受迫害记录,直呼苍天有眼。即使谢平戈真的有后台,我觉得也不是坏事,不然这些渣滓还得迫害多少人?】

【但这不是属于狗咬狗吗?相当于前面潜规则谢平戈的人看不惯后面想动手的人?】

【我说呢,一个新人怎么突然那么大热度,原来……】

【等等,后台和潜规则不是一回事好吗!不要随便给人扣这个帽子!家人公司都算后台,难道这也叫潜规则?】

【支持后台弄死赵创,但是也支持扒出谢平戈的后台!《逐梦》第二季目前为止挺公平的,也好看,可不能让谢平戈一个人给毁了……】

……

谢明睿听着那段音频,又看着评论区的言论,垂着眼帘,辨不出喜怒。

蒋祝已经写好了辞职信,整个人垂头丧气的,也不敢说话。

赵创的事由他全权处理,把对方送进监狱后他就以为事情结束了,万万没想到还会横生这个枝节。

“谢董,我……”

“是我的错,”谢明睿没有看辞职信,也没有看他,只是往椅子上一靠,而后闭上了眼,“是我的错……”

是他没了解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圈子,是他想去见对方一面才让他家平戈陷入这个旋涡,是他……没用……

蒋祝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谢明睿,明明是在喃喃自语,却让人感觉到一股骇人的疯狂,仿佛下一秒就能把眼前的一切撕碎。

蒋祝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颤抖着声音说道:“谢董,要不要我去联系公关部控制舆论……”

“控制?删贴吗?”谢明睿笑了一声,笑声异常的冰冷, “没用的,舆论这种东西,越删就越反弹,只能解决。”

蒋祝说完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废话。

他不敢再说,谢明睿已经随手抄起桌上的辞职信,拍回了他身上:“废物才会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想着辞职。查,查谁在黑平戈,然后查他们还有多少后手。”

谢平戈听完了那个媒体人的质疑,感觉相当的匪夷所思:“所以你们的意思是……哪怕选手被蓄谋不轨,节目组也不应该管?”

谢平戈的眼神干净而又锐利,被他看着的时候,那个提问人有一种灵魂被穿透的感觉。

“没有后台就活该倒霉,没有后台哪怕被欺负都只能认,是这个意思吗?如果真是这样,这是一个节目还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黑牢?”

谢平戈说完,一直憋着没说话的几个队友都忍不住鼓起了掌,大喊了一声“说得对”。

其中除了谢平戈名次最高的那个人,直接说道:“我们不知道外面的舆论,不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所谓的赵创被踢出节目被捕具体是什么情况。可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赵创真的是因为对选手

心怀不轨被踢出节目,那这不是应该的吗?他有背景有人脉就不该被处理,你们是默认这个潜规则?”

提问人被这么一问,更招架不住了。

她能回答是吗?她不能。她敢这么回答,明天站在风口浪尖的就是她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媒体都意识到,这些选手和自己想得并不一样。他们年纪不大,他们心里还有少年人的热忱。他们遵守规则,但又不是那么遵守规则。

最重要的是,娱乐圈很多所谓的“规则”,本就见不得光,更不可能用来冠冕堂皇地指责这些年轻人。

这让媒体人们冷静了不少,他们小声交流着,最后由一位阅历最丰富的媒体人重新组织语言,开口问谢平戈:“根据前几天上线的正片,观众发现你在才艺比拼阶段看了某个地方好几眼,他们还原座位,认为那里有不该出现在那里的、被剪掉的非工作人员,你准备回应吗?还有,有人说你晚上有几次离开了宿舍,谁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你……准备回应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