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39章 第 39 章
 
经纪人承认自己一开始也有想搞谢平戈的念头, 可那个时候她没认出对方啊!等到认出了……

“别敷衍我。谢平戈人气比你高,粉丝比你多,背后又有个澜风……”

“你不会真信了那个谢平戈和谢明睿有一腿的都市谣言吧?”经纪人还没说完, 何洛明就打断了她, “圈子里又不是没有背靠大老板的, 人家大老板什么级别,谢明睿什么级别?人家被捧的小明星什么资源, 谢平戈什么资源?”

经纪人承认他说得没错,但是……

“真的没有必要,”经纪人苦口婆心,“谢平戈不当替身, 我们和他没有利益冲突;谢平戈当替身,那更好,我们正好借他来炒一波热度。为什么要冒险呢?”

何洛明被她说烦了了:“我说过,不会在剧组找他麻烦, 你怕什么?不在剧组里找他麻烦谁知道是我?”

何洛明说着, 直接做了个“stop”的手势:“别说了,我要酝酿状态方便入戏。”

经纪人理智上觉得他说得没问题,可情感上……她还是觉得谢平戈不能招惹。

然而何洛明不是普通的艺人, 以往对这种看不顺眼就把他们的机会掐灭于无形的举动也没惹来麻烦,所以经纪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默许了:“你有分寸就好。”

谢平戈没有空管那些奇怪的人的想法,他只是很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

因为王华受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 他在进入剧组的第二天就已经被武术组正式接纳。

不仅如此, 当天下工的时候,组里不少人还拍着胸膛保证,回去就看谢平戈选秀时候的舞台, 给他贡献一点热度。

谢平戈没觉得自己在《逐梦》的经历有什么见不得人,便大方地应了声好,不过……

这恍惚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怎么感觉自己刚来的时候他们没把自己当珍稀动物围观,反而现在把自己当珍稀动物围观了?

而且……昨天的时候大家已经相处得很融洽了吧?怎么一

天过去,还有点开倒车的感觉?

副指导对这情况的成因倒是一清二楚。

谢平戈年纪小没架子不找事,替身事件更是表露出他毫不逊色于组里老手的专业素养,昨天下工之前,不少人是真心把他当有天赋值得尊重的晚辈的。

可看了《逐梦》之后,晚辈的影子就开始模糊,谢平戈留给他们的影子变成了舞台上那个光芒万丈的影子。

众人突然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谢平戈再怎么好,他也跟自己不是一路人,他和组里那些演员那些大明星才是一路人。

副指导把情况跟连伍说了,后者“嘶”了一声,直接把独自一人在旁边收拾东西的谢平戈喊了过来。

他也是小武行出身,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想,也知道这些人不是排挤谢平戈,所以并不会对他们生气。

可是谢平戈做了那么多,可以说昨天正是因为有他才力挽狂澜,让对方这么孤零零的,他良心过不去。

“平戈,从今天开始,你跟副指导一起教那几个演员怎么用剑怎么摆动作。”

连伍说着,也不管谢平戈会不会,直接把道具递给了他,然后示意副指导演示一遍今天那几个演员要学的动作。

副导演不知道事情怎么就进行到这个程度了,茫然地“啊”了一声,但还是听从指挥拿起道具给谢平戈演示了一遍。

自从到了这个世界,谢平戈还是第一次握上有正经兵器形状的东西,尽管他知道这只是道具,但他还是恍惚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他习惯性地屏住呼吸降低存在感,因为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才可以更好地保护他家殿下,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重新调整了呼吸,视线了落在了副指导的身上。

比起自己当初学的杀人的剑,他觉得副指导的剑更像剑舞的剑。

重点不在于杀伤力多大,而在于好不好看。

如果是以前的谢平戈,模仿起这个来恐怕效果不是很好,但经历过几个月的舞台锤炼,谢平戈已经很适应这种带了点舞蹈

性质的用剑方式,复刻起动作来更是得心应手。

武术组里的其他人在连伍拔高声音吩咐谢平戈跟副指导的时候注意力就投了过来,等到谢平戈开始模仿,他们更是不自觉围拢,然后再一次被谢平戈震住了。

隔着屏幕看谢平戈的舞剑和现场看谢平戈的舞剑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隔着屏幕只能隐约感觉到他的气势,但在现场,却能清晰地感觉到杀气。

那被谢平戈竭力模糊了,但还是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杀气。

因为这一点,谢平戈在他们心里的明星形象又有点模糊,他们正分裂着,连伍已经和同样在惊叹的副指导说了:“因为属性的差别,同样一个动作我们做和演员来做效果是不一样的,即使我们再怎么代入演员去想象去设计,一些细节还是没办法尽善尽美。可如果有平戈就不一样了,他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比我们接近演员,用他作中介,既便于我们调整动作,也便于演员学。比如刚才的这个动作,又比如刚才的这个动作,我觉得可以调整一下。”

连伍说着,拿过副指导手里的剑就比划了起来。

谢平戈眼看着有人的剑被“夺”走,左手手指不禁动了一下,握剑的右手也随之收紧。

连伍毫无所觉,继续比划,等比划完才看着两人问道:“明白了吗?”

副指导点了点头,一看到有人“夺”剑不自觉把人划到刺客阵营的谢平戈也点了点头。

他心想比起这个综艺可能带给他的热度,参与录制《幕后之王》对他来说更重要的应该是磨炼。不仅是普通人视角里的磨炼,更是他作为前暗卫首领的磨炼——怎样分辨危险动作和普通动作,怎样在遇到前者的时候保持警惕,又怎样在后者环境里脱敏,这实在是一个很深的学问。

因为这个念头,谢平戈看起来特别严肃认真,这让众人又是一阵恍惚。

谢平戈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他人气很高,是大明星,可他本人偏偏毫无自觉。

无论说话、做事,他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甚至比普通人认真无数倍,最重要的是,他在这个武术组里,专业技能真的是数一数二的。

眼看着他帮忙把动作越调越好,眼看着他对待演员导演普通工作人员都一视同仁,众人因为回顾舞台而产生的疏远之情又消退了不少。

双方再次和睦而友好地相处着,就这么到了第六天。

如今的谢平戈已经完全成为了武术组的重要组成,其他人脱不开手的时候,连伍都让他直接和演员沟通。

除了男一号何洛明,男三号对他的态度也不怎么好,不过谢平戈无所谓,反正在他眼里,这种人和无脸人也没什么区别,不需要记忆,更别提讨厌这种要花费心力的情绪了。

再说了,他们再怎么讨厌自己因为镜头在也不敢做什么,所以谢平戈一度以为自己这一次的综艺录制会就这么无波无澜地结束,不曾想《幕后之王》录制到第七天的时候,组里又出事了。

出事的不是别人,依然是武术组的武替。

不过和上次不同,上次出事的王华是自己出门发生的意外,这回的武替是在拍摄期间发生的意外。

因为有连伍坐镇,加上《幕后之王》节目组在,所有工作人员卯足了劲要做到最好,所以武术组这边的安全措施,一直都是非常到位的。

可安全措施再怎么到位,也防备不了安全措施以外的状况。

这天拍的是男三号和男四号的戏,双方进组之前就有旧怨,进组之后更是没少别苗头。

事情发生的前一天男三号刚被爆了黑料上了热搜,直接在评论被骂几千条,到了第二天,看到男四号春风得意的样子,他更是气得眼睛都有点红。

也是在这个时候,开拍了一场两个角色起冲突的戏。这场戏里男三号那个角色负责耍帅,男四号那个角色负责挨打,前者自己上,后者替身上。

这场戏本来没有什么难度,注意点连伍也反复和两人强调了,本来就应该这么平平淡淡地拍完,可也不知道是昨天的气没消还是今天看到男四号又被添了新柴,原本

不需要接触由替身直接假摔出去的动作变成了被男三号重重踢出去的动作,而且一脚直接踹到了替身腰腹,把他整个人都踹懵了,完全控制不住动作,直接从三米高的平台上滚了下来。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所有人的大脑都“嗡”的一声懵了,如果不是谢平戈刚好在旁边,在发现平台木板上的声音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拖了垫子扔过去接住了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xx的有病啊!”连伍第一时间飚了脏话,导演也喊了“卡”直接跑了过去。

谢平戈没有盲目挪动那个替身,而是先确认了他的状况,才在连伍过来的时候,直接对他说道:“摔下来还好,被垫子垫住了,但是刚才踹的那一脚应该造成了内伤。”

连伍看他没有外伤,神智也还清醒,充血的大脑才稍稍冷静下来。

他掀开那个武替的衣服检查了一下内伤,发现谢平戈的推测没错,便直接看向了导演:“要打120。”

导演二话不说地拨了电话,男三号也溜达了下来,探头看人伤得不重,便小声嘀咕道:“吓死我了,还以为出事了呢。”

“你还有脸说?”连伍一拍地站了起来,冲上去就想打人。

谢平戈第一时间按住了人,他的力气大,连伍挣脱不开,直接转头怒目而视:“连你也要护着他?”

“老连,你吼平戈干嘛呢?”副指导跑了过来,连忙从背后抱住了人,毫不犹豫地和谢平戈站在了同一战线,“你什么力气他什么身板,你是想再喊一辆救护车?”

连伍一言不发,但挣扎动作小了很多,谢平戈松开了手,而后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径直走到了男三号面前:“你是故意的,对吧?”

众人一愣,男三号更是色厉内荏地喊道:“你别血口喷人,谁故意了?拍戏出点意外很正常,是你们没做好防护措施好吧?”

连伍被这么一句话又勾起了火,不过在他再次冲动之前,谢平戈已经冷冷地接过了话:“没有故意?你从进组到现在,一共拍

了10场戏,其中3场文戏,剩下的或多或少都有武戏。在另外6场中,你一直在耍花枪,那动作别说踹人了,连蚂蚁都踩不死一只,结果刚才突然就开窍了?”

男三号继续梗着脖子:“我入戏不行吗?我说了,拍武戏发生意外很正常,不然要这些武行干嘛?他们不就是来帮我们承担风险的吗?”

这话一出,空气都寂静了。

别说工作人员了,就连好几个演员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失智的话。

偏偏谢平戈骤然阴沉下来的脸色给了他一种戳中对方痛脚的快感,让他连最后一点的色厉内荏都没了:“怎么了?难道不是吗?其他人不敢说,可难道他们不是这么想的?如果有颜值有气质有本事谁当替身啊!替身不就是资质不如我们所以要靠我们赚钱的存在?没有粉丝没有人气没有尊严,换了我早就找根绳子吊死投胎转世,看下辈子能不能投个好胎了……”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吊死?”就在男三号的助理欲哭无泪地扑上来想要捂住他的嘴的时候,谢平戈已经异常冷漠地开了口。

他看着面前的人,就仿佛看着一个死人:“出道比我早粉丝没我多,以你的逻辑你不在我面前三跪九叩都对不起你刚才的高贵。你说他们不配为他们遭受的不合理对待讨个说法,那你呢?你觉得你配和我这么说话吗?”

作者有话要说:  无奖竞猜,若干年前的平戈和殿下谁脾气好?现在的平戈和殿下谁脾气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