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47章 第 47 章
 
谢平戈知道自己这一出过于离谱, 可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他不像那些专业院校出身的演员,明白如何在没有情绪的情况下用技巧做出表情,他只会用情绪带动表情, 而情绪到位之后, 动作就没办法完全受控。

张南有一万句话想说, 可对上谢平戈极为认真地等着他评价的表情, 这些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虽然武力值不匹配,但谢平戈和剧里的主角真的好像啊!那么有杀伤力, 又那么纯粹, 这样的人世上能有几个呢?

“我想想怎么处理……”张南感觉灵魂都被掏空了。

谢平戈这个人就是来克他的, 他但凡演绎出来的效果不够符合角色一点, 自己也没那么头疼,直接切镜头分开拍就好, 可谢平戈演绎出来的效果真的很好啊!嗯……除了最后那段把假人一脚踢飞十余米……

谢平戈看张南示意先拍其他人的戏, 让他也到一旁思考思考有没有别的对策, 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他先是走到正对着那个摔坏的假人头疼的道具组旁边,对他们道了歉, 然后回到高强给他准备的小凳子旁, 一边坐下看别人拍戏,一边思考人生。

为什么别人就能把情绪和动作完全分割他就不行呢?为什么别人能在盛怒的情况下攻击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呢?他果然还是太菜了吧!

谢平戈如此这般地思考着, 整个人莫名呈现了一种放空的状态,配上他脸上仿佛“受伤的小兽”的妆容,众人因为他过强的武力而升起的警惕逐渐消弭于无形,甚至对他产生了一点怜爱。

他们都如此, 更别说一开始就没警惕过谢平戈的张南了。

拍了两场戏,他也冷静下来了,让谢平戈回来, 先拍打架之后的那场戏。

那场戏不需要谢平戈动手,只需要他沉默寡言一语不发,谢平戈特别擅长这个,因此拍起来相当的得心应手,看得张南又是高兴又是头疼。

这个人确实没有选错,可他的武力值为什么就那么高呢?

谢平戈倒没有把拍摄不顺利的锅甩到自己的武力值上,对他来说,这将近二十年的黑暗与流血练就的战斗力,是他心里除了他家殿下以外最为重要的东西,不然他也不会轻易被连伍他们打动,主动在娱乐圈选择这样一条路。

不过如何在调动情绪的情况下控制力道确实是一个问题,所以这天他的戏份拍摄结束之后,他便独自去了健身房,就着拳击沙袋练习。

谢明睿把电话打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个空荡荡的健身房,一个吊带断裂躺在地上的沙袋,以及一个蹲在地上脸上有些不知所措的谢平戈。这个组合太过诡异,谢明睿反应了两秒,才迟疑着问道:“平戈,这是出什么事了?”

终于有人可以诉苦,谢平戈也不修沙袋了,而是往沙袋上一坐,开始和谢明睿讲述今天发生的故事。

谢明睿一开始心情非常凝重,甚至已经在思考要不要马上飞到谢平戈身边,然而等这个故事讲完,他凝重的心情就变成了哭笑不得。

他想过谢平戈会在拍戏的过程中遇到问题,但他没想到谢平戈会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这种问题,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但好像又非常合情合理。

这不太常规的情况让谢明睿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安慰起,他沉默半晌,看谢平戈主要也不是想抱怨,而是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便试着给对方出了主意:“要不你代入一下你情绪极端愤怒,但还是要给我包扎伤口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动作挺小心翼翼的。”

甚至用小心翼翼这个词来形容都浅了,谢明睿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在谢平戈眼里就是碰一下就会碎掉的水里的月,一度不敢使上一点的力。

谢平戈第一反应就是不靠谱:“虽然之前是很愤怒,可是我给殿下你包扎伤口的时候脸上也不愤怒吧,我那个时候应该还挺……心疼的。”

“心疼”两个字到嘴边的时候谢平戈就反应了过来,一度犹豫要不要把这个词说出口。

然而自己的决定,谢明睿从未有过的对他的责备还是让他胆大包天地把这个词

说了。

也是在把这个词说了之后,谢平戈感觉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心底扎根,也感觉自己好像迈过了一道看不见的坎,之后的说话也顺畅了很多:“就是如果我要控制我的力道,那么那一刻,主宰我这个人的一定不是愤怒,不管当时愤怒的占比多大,一定有更重要的东西凌驾在它之上。”

谢明睿没想到对方会把“心疼”这两个字说出口。他怔了一下,片刻后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并不明显的笑意。

他没有得寸进尺,也没揪着这个词不放,而是顺着谢平戈的话进入了下一段话题:“那就只能跟着镜头切情绪了。就好比你今天那场,第一段大特写的时候,你用愤怒的情绪作主导,这份情绪一直持续到镜头从你的脸上转移到你的身上,便飞快收起,你出手,完成打斗,再迅速把情绪切回去。”

谢明睿说完,自己都觉得这个主意离谱得不行:“还是让导演切镜头吧,两段分开拍,第一段情绪激动的给正面,第二段打人的给侧面或者背面,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情绪。”

谢明睿的想法也是张南权衡之后的最终决定。

他可以一点一点打磨谢平戈,让对方学会如何用技巧在脸上描画出愤怒,可那样就不够动人了。绝大多数的演员,演自己早期作品的时候技巧都不怎么样,可绝大多数的演员,最令人难以忘怀的也是他们早期作品里的角色。

在这些作品里,他们神采飞扬,顾盼生姿,举手投足间的灵动是日后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复制的,因为这个时候的他们,对作品对未来还充满了期待,他们的每次演绎都全情投入,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发自真心。

谢平戈也是,甚至因为他没有系统地学过表演,他的表现更为动人。

张南反反复复看了他昨天拍出来的片刻,看着镜头里倔强真诚有些地方又带了点青涩的谢平戈,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所以……

虽然不能按照之前想好的镜头语言来拍摄有点遗憾,但谢平戈的其他表现

,足够弥补这个遗憾了。

张南的决定执行得很快,第二天一大早,谢平戈就得知了最新的拍摄方式。

新的拍摄方式无疑比旧的更适合谢平戈,虽然ng次数依然不算少,但已经令他赶上了大部队——因为其他人ng的次数同样不算少!

就像新人有新人的缺点,老人同样也有老人的缺点。他们的技巧是比谢平戈纯熟,可他们感情投入度就相对较差了,尤其对上的是谢平戈这种什么都不会全靠代入爆发感情的人,这对比就更加明显了。

张南显然更喜欢谢平戈这种,时不时把其他人骂得狗血淋头,不过拍摄步入正轨之后,谢平戈也不再有优待,时不时也一起挨骂,于是没几天的功夫,这群出身各异的演员们就因为现实中一起挨骂和戏里一起“挨打”的共同经历建立了浓浓的革命友谊,拍摄的间隙也不再各玩各的,而是聚在一起商量怎样避免挨骂和“挨打”。

谢平戈还是第一次被这样骂,也是第一次和其他人聚在一起商量怎样才能避免挨骂,感觉……还挺新奇的。

当初他还不是暗卫只是被当成预备役训练的时候没少受伤,但是也没被挨骂。那里的规则是偷懒放弃就是死,你想偷懒,你想放弃,那就意味着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后来到了谢明睿身边……挨骂这种事情更是跟他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谢明睿很好,非常好,不然他也不至于心甘情愿地为了对方去死。不是因为责任,不是因为命令,而是发自内心地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

之后就是录制《逐梦吧!少年》第二季的时候了。这个节目是淘汰制,所有人的努力都全靠自觉,除了导师偶尔会批评一下,除了被拖了后腿的队友偶尔会忍不住发火,几乎没有人会挨骂。

所以,这还是谢平戈第一次体验这种……被当成普通人教育的情况……

“平戈,怎么感觉你还挺开心的?”众人总结今天的挨骂理由,力求明天不再挨骂的时候,有人发现了谢平戈的格格不入,不

由得开口问道。

谢平戈应了一声:“是挺开心的,因为普通人才会挨骂吧?”

其他人的脑袋上齐刷刷冒出了问号,片刻后又齐刷刷地“哦”了一声。

那倒是,像张南这样敢直白地骂人形战斗机的人,确实凤毛麟角,谢平戈没有体验过也在情理之中。

谢平戈的直觉告诉他,这群一脸“我懂了”的人并没有真正搞懂。

不过这种误解好像也是普通人快乐的一部分,自己既然也想当普通人,那某些时候也应该学着其他人适当装傻。

秉承着这一体贴的原则,谢平戈没有澄清,只当默认,而后继续听着这群人热热闹闹地聊天。

也是在这种不算无波无澜但绝对算得上和睦友好的氛围里,剧组赢来了各式各样的探班人员。

这当中有张南和其他剧组工作人员的朋友,有一众演员的朋友,也有年龄不大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

前者来的目的是了解这部剧的拍摄情况,顺便看看谢平戈;中者来的目的是看望朋友,顺便看看谢平戈;后者来的目的……那就单纯是看谢平戈了。

三者目的不尽相同,但都尽力维护着剧组良好的拍摄氛围,可这人数毕竟太多,不管他们再怎么维护,纷争还是不出意料地发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戈:啊,被骂了,还挺有趣的,这就是普通人的快乐吗?

其他人:???普通人没有这种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