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49章 第 49 章
 
那人的话甫一出口, 谢平戈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他身上那一点无害迅速褪去,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可两人却没有发现异常。

贺冉冉在那个粉丝说到一半就意识到这家伙完全是在利用自己,其实半点愧疚想道歉的心思都没有, 再一次生气了, 质问道:“你又骗我!是你哭着说对不起平戈要向他道歉我才带你来的!”

贺冉冉说着, 扭头看向谢平戈:“谢哥, 对不起啊,是我处理事情有问题,我马上带她走。”

她说完, 拉着人就想走, 然而贺冉冉比对方瘦很多, 对方打定了心思不想走, 贺冉冉完全拉不动。

而且对方不仅是打定了心思不想走,她甚至还想往房间里闯,几乎是意识到她意图的那一瞬间, 谢平戈的脸色就完全冷了下来, 眼神里也倏地变得冰冷。

贺冉冉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只感觉自己一恍惚,谢平戈的手已经扣上了那个粉丝的脖子, 看着对方的眼神也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她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尖叫,一时间不知道该扑上前让谢平戈松手,还是该往后退。

所幸这尖叫声响起没几秒,一道低沉的男声就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平戈!”

与这道男声一同出现的是一个比谢平戈还要高上几公分的男人,他戴着墨镜口罩,完全看不清脸, 但依然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气质。

他大迈步上前,没几秒就走到了谢平戈身后,伸手握住了谢平戈的手臂:“平戈, 松手。”

他的话并不严厉,甚至有点轻,贺冉冉满心嚎叫这有什么用,快拉开他啊,然而就是这么轻的四个字,让谢平戈直接松开了手,眼神中的冰冷也随之散去,变成了恍惚。

他下意识地想看向自己的手,手却已经被谢明睿握住,拉了下来。

谢平戈回头看他,谢明睿轻舒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没事”。

也是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周围有几个房间的人因

为贺冉冉刚才那一声尖叫,已经探出了头。

他们看贺冉冉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又看一个年轻女孩跌坐在地上,纷纷围拢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谢明睿一看这情况,就熄了这件事能简单处理的心思。

他腾出一只手拿出了手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在房间吗?现在戴上口罩,马上上来处理一些事。”

谢明睿说完便挂了电话,他站在谢平戈身边,全然无视了周遭探究的眼神。

他重新看向跌坐在地上的人,对方脖子上看不出伤痕,神色里与其说是伤重之后生理上的缓不过神,不如说是过于震惊的恍惚,心里便有了数。

后者也听到了周围的声音,感觉血液重新流回自己的身体,看向谢平戈的眼神不再恍惚,而是充满了被背叛的愤怒:“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在这个世界度过了好几个月,谢平戈其实已经把状态从暗卫首领中调整了出来。

如果不是谢明睿在房间,如果不是对方的恶意和森然的眼神太过明显,他也不会在对方试图闯入的瞬间就进入警戒状态。

而且……虽然进入了警戒状态,比起以前也已经好很多了,他刚才几乎没有用力,只是制住了对方,因为这是最快的确保对方有恶意后能杀死恶意的动作。

不过他并没有辩解,他只是回头问谢明睿要不要先进去,后者摇了摇头,在蒋祝匆忙跑上来之后,让谢平戈把前因后果都和对方说清楚,自己则依然站在谢平戈身后。

因为清楚谢平戈的性格,谢明睿很早之前就让蒋祝去了解过这方面的事情,因此蒋祝一搞清楚刚才发生的事,第一反应就是看向了地上的人:“你可以报警,但我们会向警方提出给你做伤情鉴定。如果确实有伤,你想要赔偿也好,想要告平戈也好,我们都会回应。”

蒋祝的思路非常清晰,他和那个粉丝说完,就看向了周遭的其他人:“既然大家都看到了,那我们就解释一下。这个粉丝认识贺冉冉,所以在被对方带进酒店给平戈

拍照的时候,平戈并没有拒绝,经纪人也只是强调照片不能外传。然而对方不仅外传了,还语焉不详地暗示自己是平戈的女友。这件事情造成了粉丝群体内部的动荡,甚至蔓延到了片场——这件事大家应该都清楚,我就不多赘述了。之后,她以‘想道歉’为由,再次哄骗贺冉冉带人进来,并且试图闯入房间,平戈自卫,这才引发了这件事。”

因为这家酒店已经被剧组包下,所以住在这里的都是剧组人员。他们听蒋祝这么说,大概就懂了情况,原本探究的眼神也消去不少。

那个粉丝没想到蒋祝三言两语就让其他人丧失了大部分的兴趣,眼睛更红了,直接嚷道:“他们说谎!他根本不是自卫,他想杀了我!”

“我说了,你可以报警,我们支持你做伤情鉴定,”蒋祝的语气特别的公事公办,“如果平戈确实对你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我们会负责。但是我必须得说,平戈确实是自卫,我相信知道他武力值的人都清楚,他如果想杀你,你绝对活不到现在。”

这话一出,众人就想起了每天带着一个大箱子去收新毁坏道具的道具组成员,默默地沉默了。

贺冉冉也反应了过来,因为谢平戈刚才的举动惊魂未定的心跟着落回了原位,大脑也重新恢复了运转。

她看着周围聚拢过来的人,想到这件事可能会闹大,愧疚之情油然而生:“是我的错……我不该没了解清楚她是什么人就带她过来……”

“贺冉冉!”那个粉丝骤然拔高了声音,“是我差点被弄死!”

“没有人想弄死你!这一切是你自找的!”贺冉冉也拔高了音量,声音里带了些哭腔,“你骗我!第一次你骗我,第二次你也骗我。你根本不是想和谢哥道歉,你就是想窥私!不然你为什么要把照片发出去,为什么要编造一个和谢哥一模一样的男友来误导别人?”

那个粉丝坚决不肯承认:“我只是说说而已!哪个粉丝没有满嘴跑火车说过喜欢的明星是自己的男朋友?而且谢平戈根本就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他

根本不在乎粉丝,他刚才开门看到我的时候,就仿佛看到路边的石头!”

“你在的吧,”就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谢平戈突兀地开了口,他看着那个粉丝,就用着刚才开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浑不将对方放在心上的眼神,“那些小姑娘隔着屏幕吵架的时候,你在看着她们;她们在现场争执的时候,你在看着她们;她们和剧组工作人员发出冲突被带到剧组的时候,你应该也在看着她们。当时你在想什么呢?又把她们当成了什么呢?小丑吗?”

这一段话直接把那个粉丝问懵了。如果说刚才被动手让她怒火冲天,现在谢平戈的话语就是让她一颗心坠入了冰窖里。

她不怕谢平戈恶心她,也不怕谢平戈恐惧她,在她看来,只要对方能记住她,她就成功了。然而谢平戈的眼神和话语告诉她,他并不在意她,他更在意那些愚蠢的、没人脉的、连他的面都见不到的人。

蒋祝不知道她怎么就不说话了,但对方不再闹了显然是一件好事。

他礼貌地表示自己是“耀云的人”,后续他们会处理好,希望大家能给个面子,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以免有媒体借题发挥,影响剧组。

周围的人纷纷点头回了房,蒋祝也不在乎他们是真答应还是假答应,等人回房后便打了个电话给制片人,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清楚,表达了他们不希望事情传出去的意愿,而后放下电话,重新看向了贺冉冉和那个粉丝:“不打算报警的话,我们谈谈。”

蒋祝最终还是把两人带走了,谢明睿看着重新恢复安静的走廊,轻舒了一口气,把谢平戈拉回了房间,摘下了口罩和墨镜。

在人前一直站得笔直一点也不气虚的谢平戈在回到二人空间之后就低下了头,默默说了句“对不起”。

是他的错,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却被他搞成这样……

谢明睿没有生气,更没有教育他意思,反而看着他笑:“虽然你现在在道歉,道歉也还挺诚恳的,但如果再来一次,如果下

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你还是会动手的吧?”

谢平戈没有否认。

如果只有他自己在,他可以克制住不动手,可谢明睿在。他不可能让有恶意的人接近对方。

“我……争取早点研究出新的没那么容易起纷争的制住对方的法子。”

谢明睿点了点头。

他看谢平戈还有点沮丧,便在床上坐了下来,轻声说道:“其实我很开心。”

这话让谢平戈猛地抬起了头,后者看着他,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很久了……距离你站在我面前想保护我,已经过去很久了……”

久到他曾经以为,当初那一别就是永世不再相见。

这一眼直接看进了谢平戈的心里。

他半天没有回过神,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抱住了对方。

他顿时手忙脚乱地松开手,谢明睿看着他笑,一边笑还一边看了眼他刚才抱着自己的手,让他更手忙脚乱,连脸都有些红了。

因为过于慌张,谢平戈也没有注意到谢明睿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看来……对他家平戈,最有用的还是卖惨?

谢平戈手忙脚乱了一阵才恢复平静。恢复平静之后他便想起了刚才的事,有些疑惑地问道:“我听到蒋祝说……他是耀云的人?”

谢明睿没有隐藏过自己和澜风的关系。但凡谢平戈看过散落在书房里的文件,就该知道谢明睿是澜风现任掌权人。

然而谢平戈从来不会去看,就像当初他不去看奏折一样。

他不看,谢明睿也就没有主动提,一来他怀疑提了谢平戈就要和他把银行卡换回来了,二来……他其实还挺好奇他家平戈到底要多久才能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其实真的挺有钱的事实。

既然连谢明睿和澜风的关系都不知道,谢平戈就更不可能知道谢明睿收购耀云文化的事情了。

耀云这边只有林苏月和高强知道新的大老板是谁,两个人都被蒋祝提点过,不会在谢平戈面前乱嚼舌根,因此这还是谢平戈第一次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谢明睿不想骗他,

也不想他太在意这件事,便故作淡然地说道:“我买了点耀云的股份。”

果不其然,他这么说之后,谢平戈直接“原来如此”了一声,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谢平戈的反应,可真看到了这样的反应,谢明睿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总觉得照这样下去,除非刚好在新闻里看到自己的脸,不然他家迟钝的平戈估计永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干嘛的。

谢平戈倒也不是迟钝,单纯是他不会去多想谢明睿的话。

对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对方不说他也就不想。

他看着被放到一旁的墨镜和口罩,心底有些担忧:“殿下,刚才那么多人看到你了,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谢明睿被他这话问得心都软了,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恶劣了,不坦白身份平添对方的担忧:“我不会受到影响。你是明星,你该担心的是你会不会受到影响。”

这回谢平戈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不在乎。只要殿下不会受到影响,其他的声音我都不在乎。”

作者有话要说:  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