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50章 第 50 章
 
无论是蒋祝还是制片人, 强调的都是不要对外提起谢平戈和那个粉丝的纠纷,言语间没有一字一句提到谢明睿。

毕竟这么一个身材气质上佳的男人出现在谢平戈房间已经够惹眼了,再强调……这是生怕别人猜不出来谢明睿的身份与众不同。

然而他们不强调, 其他人依然会猜。

他们都看到了, 蒋祝是谢明睿喊上来的不是谢平戈喊上来的, 前者自称是耀云的人, 那么谢明睿显然也和耀云有关。

他这个样子不像保镖不像助理,最起码也是耀云的高层,更有甚者, 可能就是耀云的老板。

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谢平戈房间, 已经很耐人寻味了, 更别说他在酒店居然都要戴上墨镜口罩的举动。

有几个刚才碰面了的人偷偷拉了个群, 而后匿名聊起了谢明睿的事。

【你们感觉那个人什么来路?我感觉耀云高层往上。】

【我觉得不是高层,高层出现在这里完全可以说是公司有事,而且这小公司的高层谁认识?有必要遮掩反而引人注目吗?】

【也不是老板, 我刚去打听了, 耀云老板是一个中年男人,挺胖的。】

【你的消息滞后了, 那个是耀云前老板,不是现老板,现老板是在《逐梦》赛时空降的,身份成迷。他空降之后,谢平戈收获了一份肉眼可见和其他出道选手截然不同的、依然由耀云主导的合约。不仅如此,赛后耀云回绝了所有的商务, 只替他接了这部剧,可以说是一心一意为谢平戈的未来发展铺路。所以,那个现老板很可能就是总决赛的那个“真爱”谢平戈的神秘人, 大胆一点推断的话,他们和刚才那个人,甚至都可能是同一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现老板肯定不是普通人,不然没必要全副武装。】

【突然想起了那个都市谣言……是不是还挺像的?】

【……靠!】

这话一出,群里热闹的八卦氛围突然僵住,下一秒,开始有人退群,没一会就退得干干净净,群也随之消失。

他们

不怕那个都市谣言的主角,但他们怕在一群普通同事的群里聊都市谣言的主角,万一被截图……哪怕是匿名,一不小心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群是消失了,怀疑的种子却不可能就此消失。

第二天一早,这几个人看谢平戈的眼神都分外的审视。

他们试图从谢平戈身上看出什么来,然而别说身体上的变化了,谢平戈似乎就连心情也没有变好或者变坏一分。

至于他们为什么看不出谢平戈身上的变化……那当然是因为两人昨天晚上一如既往地什么都没有发生。双人间、两张床,聊天之后各自休息,也没有失眠,这能看出变化才怪了。

而谢平戈的心情之所以也那么稳定……倒不是因为谢平戈的演技突飞猛涨,一夜之间连长时间的情绪隐藏都会了,而是因为谢明睿引发的情绪变化太多了,几相交融,乍看起来就是表情没什么变化。

首先是对方来探班,这让谢平戈非常开心;之后是昨天的事让谢明睿没办法光明正大地来看他拍戏,这让谢平戈非常遗憾;而后峰回路转,因为今天的戏是室内拍摄,谢明睿跟他说会提前进去,在众人发现不了的角落看他拍戏,这又让谢平戈有些紧张。

这紧张不仅是因为心上人在看,而且还因为今天的戏大半都是打戏,还是挨打的戏。

这是一段许多演员都挺有印象的戏,因为剧情设置,也因为编剧曾经用这段戏举过例子——关于主角的家人。

这一段戏里,因为来闹事的人带了很多保镖,成为打手之后的主角第一次在酒吧里被打得很惨。

主角并不是专业保镖的对手,更何况对方人数比他多。他在地上躺了很久,久到闹事的人都走了,久到酒吧经理不耐烦地喊他“别装了,起来接着上班”,才感觉大脑里的眩晕感稍稍下去,人也终于能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经理被他这衣衫破烂半脸是血的样子搞得有些反胃,给了他十分钟让他去换一件干净的衣服擦擦血贴贴创可贴再出来。

得到“宽容”的主角步伐不稳地

去了,再出来时就看到了来酒吧逮小孩的那对中年夫妇。

他们的脸上又是生气又是担心,领着少年路过主角的时候,甚至还小声教育了对方一句“少来这种地方,你看看那个人的样子,你以后也想成为这样吗”。

为了方便化妆,也因为担心状态,这几场戏里最先拍的是最后那段戏。

谢平戈还是挺擅长拍这种情绪有点低落有点空洞的戏的,毕竟虽然记忆模糊了,但他还是这群人里难得体会过“被抛弃”这种情绪的人——在被选去当暗卫培养之前。

他靠在墙边,半低着头,长长的刘海盖住了他一半的眼睛。

在中年夫妇来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在中年夫妇走的时候,他再一次抬起了头。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就是这么看着、看着,一直到三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了门口,他才收回了视线。

然后他的头更低了,腰侧隐隐作痛的伤也让他不自觉用右手抓住了左侧腰间的衣服,将原本瘦削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弱不禁风。

“卡!”一片寂静间,导演喊了一声,而后长舒了一口气,眉眼间都是喜色,“不错啊!我本来以为这场戏要拍很久,结果一次过!平戈啊平戈,你再这样来几次,我都要觉得最适合你的不是打戏,而是文艺片了!”

谢平戈很直白地摇了摇头:“我不适合。这场戏之所以那么顺利,纯粹是因为我有类似的经历。”

谢平戈说完就去找化妆师换妆了,全然不知自己说完走了,众人依然没有从自己那句话中回过神。

类似的经历?什么类似的经历?被家人抛弃?

对谢平戈不太了解的人,恍惚了一下同情了一下,逐渐也就忘了这件事;对谢平戈比较了解的,包括昨天走廊上的那些人,则是和熟人对视了一眼,有了别的想法。

这么说的话,谢平戈和那个神秘人相遇的契机应该就是这个?这样也能解释谢平戈和那个神秘人认识十多年,似家人又非家人的关系。

因为谢平戈要换妆,众人休息了一会

,才重新开始准备。

有人想把一个多出来的道具搬去一旁的角落,被副导演眼疾手快地拦住了。那人不明所以,被副导演故作严厉地一瞪,当即把话咽了下去,搬着道具去了另外的地方。

眼看着人走,副导演才长舒一口气,走到张南旁边拍了拍胸口:“张导,这也太刺激了……不是,这两个人什么关系啊,怎么那么……”

副导演还想问,张南已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好奇心那么强干什么?一个只给钱不干涉拍摄的投资方,想不暴露自己地看一会拍摄,那就让他看嘛!想想以前那些人,想想他们什么都不懂还要指手画脚的样子,现在这个那么容易就满足的资方你上哪里找?知足常乐。”

副导演一想也是,当即不再问了。他看谢平戈回来,便拍手让众人做好准备,以便随时进入下一场戏的拍摄。

这回的拍摄是按顺序来,从闹事的人进酒吧开始,一场一场地往后拍。

随着主角在酒吧待的时间越长,他的情绪就越少,到了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他已经很少会有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了。

正因为此,从前些天开始,谢平戈的戏都不怎么需要切镜头,而是用上了张南一开始想用的拍摄方式。

谢平戈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只要情绪不激动,他的打戏拍摄都相当顺利,今天也是同样。

几场戏要么没ng要么只ng了一次,就连挨打最厉害的那场戏也是如此。

拍这场戏的除了谢平戈都是武行,他们一开始有点犯怵,正做着心理建设呢,谢平戈就走过来了。

“其实还是一次拍完比较好,”谢平戈特别认真地说着,“毕竟打越多我受伤的机会越大,一不小心我就记仇了,你们说是吧?”

被这么一说,众人颇有些哭笑不得,紧张之情倒是都消退了不少。

谢平戈对他们的表情很满意,心想这样应该还好,一次过的话,他家殿下应该没有那么难受?

然而这并不是一次过不一次过的问题。

作为一个得过许多奖的电视剧大导演,张南□

□新人的本事还是很到位的,加上谢平戈也很认真,这反应到拍摄里,就是演绎得太真实了。

无论是挨打时身体上的无力招架,还是挨打时脸上的痛苦和一闪而过的无助,都特别的到位,看得人心都揪了起来。

这场戏都如此,后面那场戏就更是了。

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有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在他脸上蔓延出一道清晰的血痕。

周围的人看得大气都不敢喘,一直到张南喊“卡”,一直到谢平戈以一个特别矫健的姿势翻身起来,众人才感觉自己的呼吸系统重新开始运转。

他们轻舒了一口气,上前问谢平戈有没有事,不曾想向来不在乎妆容的谢平戈却第一时间表示自己要去卸妆,而后一眨眼就消失在了人前。

众人面面相觑,没搞懂他怎么转性了。

“两点了,大家先去吃饭吧,不然菜要凉了。”张南没给他们继续思考的机会。

他看了眼时间,便打发众人去吃饭,自己等谢平戈回来后,才和副导演一起离开。

谢平戈的脸上是没擦干净的水珠,还有一点没洗干净的淡淡的红痕,他打量了周围一眼,确认没有其他人,这才去了那个自己一直压抑着不去看一眼的角落,对上了黑暗里那双熟悉的眼睛。

和谢平戈想象的不同,谢明睿的情绪还好,或者说,现在的谢明睿的情绪还好。他看着身前的人,没说什么,只是伸手在他没有洗干净的红痕上擦了擦:“留印子了。”

他说完,看谢平戈还有点惴惴不安,缓缓笑了起来:“怎么了,担心我?”

谢平戈不加掩饰地点了点头。谢明睿又笑了一下,伸出手把他抱在怀里:“我没事。”

虽然在看谢平戈拍戏的时候,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感觉理智脱离了躯体,但对方一跃而起的动作又把他从那片无止尽的黑暗中拉了出来。

这是拍戏,不是真的,就像那孑然一身地站在万人之上的十多年是过去,而不是现在。

他必须从那个疯狂的状态中走出来,他才能

正常地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像个普通的人一样。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待了一会,还是谢明睿听到他肚子饿了才让他去吃饭。

谢平戈抬起头看他,后者用食指擦去他鬓角最后一点的水珠,轻声说道:“我回去处理一下工作,晚上带你出去吃饭。放心,我不会不吃的,有蒋祝和外卖呢!”

谢平戈想了想剧组的伙食,点头同意了。

谢明睿看他三步一回头地离开,重新戴上平光眼镜,又戴好口罩,从来时的另一个门走出了这个拍摄地。

也是在发现他离去的身影后,不远处的一个二层阳台上,一个狗仔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他本来只是随便蹲蹲,没想到真的给他蹲到了!从他买通的那个剧组人员给他发的消息看,谢平戈是在刚才单独出去的,而这个人也是同一时间单独从拍摄地离开。

这微妙的巧合是不是说明,谢平戈那么晚去吃饭,就是为了见这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