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53章 第 53 章
 
蒋祝叙述了一下那个综艺发来的策划案, 根据策划案,这是一档含旅游、默契考验、运动为一体的综艺。

常驻嘉宾会飞很多地方,看到很多的风景, 也会和很多的人交流。

听到这个描述, 原本正闭目养神的谢明睿突然睁开了眼。

他看了眼自己刚才抱过谢平戈的手, 又看了眼车窗外刚刚启航的飞机, 沉默片刻,说道:“感觉挺有意思的。先当备选吧,等其他嘉宾确定得差不多、确认没什么问题再定下来。”

谢明睿在车上听着蒋祝汇报的时候, 谢平戈刚好踏着暮色去了片场。

谢明睿没来之前, 他感觉一个人去片场、一个人拍戏、一个人看剧本练台词并没有什么不好, 然而谢明睿走了之后, 他却觉得心里有一块空了下来。

想他,想见他,想知道他的飞机到了哪里, 想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在想着自己。

想着想着谢平戈就感觉自己这情绪委实太过荒谬, 就好像小孩子一样。

可是……还是控制不住会去想,甚至想着想着就开始想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然而不等谢平戈想清楚, 妆就化完了,戏也准备开拍了。

这场拍的是男女主的对手戏,拍摄场景是酒吧附近的小巷子。这是一场完全的文戏,谢平戈平均ng15次的文戏,然而今天……

“卡!第三次了啊,平戈, 你这心思到底在哪里啊?”喊“卡”之后,张南毫不留情地说道,“你在拍的是爱情桥段, 你面对的是你暗恋的姑娘,你这抵触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是怎么一回事?”

谢平戈“啊”了一声,完全没明白张南在说什么。

自己的心思不在这里吗?他感觉自己的心思还挺在这里的,看着女主演的表情应该也挺深情?

张南见他理解不了,便喊他自己过来看,于是谢平戈顺利在屏幕上收获一个……谈不上面无表情但也绝对称不上深情的一个自己。

他看着女主演的表情

不能说没有爱,但就是那种非常程式化的爱,和剧本里主角深刻而又复杂的情感、和他自己之前的表现,完全不是一个水平。

张南见他看懂了开始反思,耐心又回来了点。

他示意拍摄暂停,而后拉着谢平戈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说说吧,为什么这场戏拍得不太行,因为以前没有谈过恋爱?”

谢平戈想了想,点了点头。张南心想果然如此,耐心地解释道:“那你能理解这个时候‘你’对‘她’的感情吗?她是你贫瘠乏味的世界里唯一的光,她是你可望而不及的存在,你爱她,想靠近她,可你又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你不会主动去接近她。

“但是你不主动接近她,不代表她不会主动来找你,好比今天,她不仅来找了你,还心疼你的伤,给你贴了创可贴。你不敢看她,可你又想看她,这种情绪你懂吗?”

谢平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之前不太懂,现在懂了。”

张南很满意:“那能拍了吗?”

谢平戈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看得张南有点抓狂:“这又是为什么?”

谢平戈非常坦诚地说道:“我会出戏。”

谢平戈知道自己说完张南更抓狂了,便认真整理了一下语言,解释道:“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会对‘她’产生这么深刻的爱情,我觉得是不太站得住脚的。‘我们’的差别太大了,‘她’从来没有深入过‘我’的生活,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我’经历着怎样的挣扎。‘她’更像是‘我’迷恋的对象,一个符号化的对象,‘我’固然向往她,但这种向往并不会让‘我’想要靠近‘她’,反而会让‘我’敬而远之。我觉得这和张导你描述的不完全一样。”

张南说的感情更接近他对谢明睿的感情,正因为太接近,他才会认为张南说的感情,和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并不一致。

剧本里两个人的互动更接近擅长拉拢人心的皇子对其他暗卫的所作所为,这会让其他暗卫感激,

也愿意以死相报,但这导致的情感,和自己对谢明睿的情感并不一样,也推断不出张南第一段关于感情的陈述。

张南不怕演员有其他的想法,他只怕演员没有想法。谢平戈越说,越证明他不是真的走神,所以张南最后一点抓狂也没了:“所以你的意思是,剧本里对于这个感情的定位是‘爱情’,但是你觉得两人过往互动产生不了‘爱情’,所以没办法演。”

这回谢平戈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我是觉得他们的互动产生不了爱情,但不能演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因为……嗯……我没办法把我诸如迷恋、爱慕等等诸如此类的情绪对着另外的人演出来,这会让我感觉是对我这个情感来源的人的不尊重。”

被谢平戈这么一说,张南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谢明睿的脸和那篇副导演分享给他看的咯噔小作文,整个人都不好了。

说实话,他刚看到那个咯噔小作文的时候想的是“这谁写的,那么离谱”,可是听谢平戈这么说,又联想到小作文里的另一个主角,好像……也不是……那么咯噔?

不、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谢平戈代入的是他对谢明睿的感情,再考虑到谢明睿本身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南不由得把视线落到了女一号身上,表情有些微妙。这两个人的话……确实没有可比性,而且谢平戈在那段关系中,和主角在这段关系中,情况也不太一样?

“那你现在什么想法?你是觉得剧本不够合理,还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只是你演不出来,亦或者是其他?”张南思绪出走了一会,又被他拉了回来。

那两个人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剧!

谢平戈认真思索了很久,才迟疑着说道:“我的逻辑不代表其他人的逻辑,如果你们觉得剧本里的感情发展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但是如果逻辑不被我认可的话,我可能演不到你的标准……”

“那如果是按照你的逻辑,尽量靠近剧本描写,然后对着空气演呢?”张南想了个办法。

谢平戈想了想,

依然不太确定:“我不知道,就是感觉我演出来可能和剧本里写的不太一样……不过可以试试,不行我再调。”

张南最欣赏的就是他自动自觉的态度了,他应了一声,上前和女一号说了什么,后者便一脸受伤地看向谢平戈。

后者笑着道了歉,回到原来的站位,而后开始自己的表演。

就像他预感的那样,哪怕这次他发挥得很好,他演出来的确实和剧本、和张南设想中的并不一样。剧本里的感情是偏向爱情的,就是少年人无法自抑的爱慕,可谢平戈演出来的就是他理解的、偏向对于光明的向往的一种情感。

之后他又演了一个版本,就是偏向爱情的版本,如果说前一个版本更安静更卑微,那么这一个夹杂了少年人的爱情的版本就更加的热烈明亮。

张南看着两个版本的区别,不得不承认谢平戈的想法是对的。如果想要那种主角欲言又止,疏离沉默的效果,那确实不该按着爱情演,这毕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不是他们这种三十八九岁的中年,后者的感情可以沉默寡言,可前者……尤其是一个因为打架辍学、选择当打手、日后还会清醒主动想要脱离这个环境的少年,他的爱情……真的会是他们想象的隐忍克制的吗?

谢平戈看张南在沉思,也过来把两段都看了一遍。他听张南问他觉得哪段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张南长舒了一口气:“确实,那先定前者吧!我晚上回去再和编剧商量一下。你休息一会,等拍完群演的戏份,就开始下一场。”

谢平戈应了声好。

他环顾了四周,一秒后,打消了去找其他人的念头,回到座位上一个人玩起了手机。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心思太复杂的人,他感觉自己心思最复杂的时候……应该就是读剧本分析感情的时候,而他分析感情,很多时候也是凭借自己的直觉。

所以,周围没恶意的话,他并不会因为别人细微的举动变化而感觉有什么不对,除非这变化太

大了。

是的,在谢明睿终于离开绝大部分放在他身上的感情都重新回到身体、在终于从角色状态中抽离出来之后,谢平戈终于感觉到,剧组的人对他的态度和几天前相比变化了很多。

以贺冉冉为例,以前因为是他的粉丝,贺冉冉还挺喜欢往他身边凑和他聊天,可是现在,明明贺冉冉今晚也有戏,却只是远远地待着,并没有靠近他。

谢平戈本来就不是主动热情的人,他们因为自己不明白的原因转变态度,谢平戈也就不勉强,只是戳着手机回复路小风他们的消息。

路小风的语气也不太对劲,仿佛小心翼翼,又仿佛满怀八卦,谢平戈和他聊了一会,就果断停止了和对方的聊天,扭头去问贺默发生了什么事。

贺默比路小风淡定得多,直接一个语音发送了回来:“没什么,他看了和你有关的一些八卦新闻,现在抓耳挠心,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什么方面的八卦新闻?】

贺默又发了一条语音回来:“桃色八卦,写的你和首富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故事里说你是那位严肃正经、威严可怖的首富心里的小天使。”

谢平戈心想这都什么和什么。严肃正经?威严可怖?这是哪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哦,不仅仅是大人物,还是首富……

这几个词让谢平戈面无表情了一瞬间,写字的速度也快了不少:【你让小风少看点奇奇怪怪的虚构故事。你们新专辑要发布了吧?他不多练习还在网上看八卦?】

得到回复的贺默直接把手机递给了旁边的路小风。

后者哀嚎了一声,感觉自己的cp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怎么会是虚构故事呢!那个探班的神秘人明明和谢明睿很像,谢明睿也明明也没有缺席过一次他们的公演,他和平戈怎么会毫无关系呢?

路小风一边哀嚎,一边呜呜呜地躲到一边疗伤,倒是贺默复习了一遍自己和谢平戈的交流,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己是不是应该直接说谢明睿不应该说首

富?谢平戈……他知道首富是谁吗?

作者有话要说:  若干个月前。

平戈:首富是谁?不认识,不了解。

小风:呜呜呜,我的cp be了qaq。

若干个月后……

小风:平戈你出来,说好的不认识呢?

平戈:陷入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