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暗卫首领C位出道[古穿今] > 第54章 第 54 章
 
第二天见到张南, 谢平戈不自觉就被他的黑眼圈吸引着多看了几眼。

张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瞪完反而笑了起来:“我昨晚和编剧沟通过了,她很意外你会这么想, 因为你想的就是她最开始设定的感情。”

谢平戈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沟通结果:“那后来呢?后来她为什么改?”

说到这个, 张南就有些来气:“她根本没改剧情, 她就是把感情改了。也就是说, 她是按照你说的‘你’对‘她’是简单的向往写的故事,写完大笔一挥,把‘向往’改成‘暗恋’两个大字, 然后没了。”

谢平戈的神色里难掩意外。

张南说也说够了抱怨也抱怨够了, 话锋一转又替编剧说起了话:“不过她也没有恶意。现在市面上的剧, 不管什么类型, 999都有爱情线,这个题材已经很不好拉投资很不好卖了,如果没有爱情线, 估计更拉不到投资更不好卖。”

这个情况谢平戈也听路小风和谢明睿专门给他找的科普老师说过。他能够理解编剧的想法, 他唯一不能理解的是……

“可是这样会有点割裂吧?我感觉剧本还是很严谨的,包括各种细节处理……”

“可不是!我也是这么问她的, 你猜她说什么?她说‘是啊,所以我给你看了,问你感情线有没有问题,你说没有我才这么定稿的’。她还笑话我说当时她就在想,直男看不懂感情线诚不欺她,哪怕是我这种级别的导演也察觉不出感情线的不对劲。之后她就想着我都发现不了, 其他人发现的概率应该更小,于是就把剧本定了下来。”这话成功噎了张南半天,气得他直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圈内确实有很多其他方面水平很高但拍感情戏的水平一塌糊涂到观众都不想看的男导演, 他吧……情况没那么严重但严格分类起来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正因为此,近几年来他增加了和女性编剧、副导演合作的比例,想通过她们平衡自己作品里的各种要素。

“她一开始

就是这么设定就好办了,直接改回原来的感情模式就行。反正‘你们’到最后也没有太亲密的接触,这么拍让喜欢爱情的观众理解成爱情,让不喜欢爱情的观众理解成其他,也挺好的。”反正现在有投资有谢平戈不愁卖,也没必要硬加爱情戏。

不过这话显然是不方便说的,所以张南咽了回去。

他见正事说完了,其他人也还没准备好,不由得气鼓鼓和谢平戈抱怨起来:“我昨天气死了。我跟你说,她这是偏见!直男怎么了,谁说直男就看不懂感情线了,平戈你不就是直……”张南话还没说完,自己自动自觉地闭上了嘴。

不对哦,谢平戈不一定是直男……

虽然张南话还没说完,但谢平戈已经自动自觉地把他的话补足了。

托路小风的福,他对这方面的词汇还比较了解,知道张南没说完的是什么内容,又是什么意思,可正因为知道,他反而陷入了微妙的困惑里。

他能那么精准地分辨两种感情的不同,到底是因为他擅长分析情绪,还是因为他对谢明睿的感情和纯粹的不夹带私情的仰望是截然不同的?换言之,他对谢明睿的心态,是不是确确实实不是基于忠诚、责任、信任……而确确实实是爱情?

这个问题谢平戈想了很久,偶尔独自休息的时候都不自觉会去想。

至于为什么是偶尔才会独自休息……那当然是因为除了谢明睿刚离开的那天晚上,第二天开始,就陆续有人像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殷勤地带着他玩。

谢平戈一开始没搞懂他们这莫名其妙的态度到底是因为什么,后来还是剧组里神经最大条的男二号没忍住问出口,谢平戈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当时男二号刚开了一个头,说了“听说有一篇文章”,由于贺默的顺利“误导”,谢平戈对于那篇素未谋面的小作文印象还挺深,以致于男二号还没把话说完,他就头也不抬地回了句“假的,是造谣”。

于是男二号的“谢董”两个字还没到嘴边

就咽了下去。

他愉快地“哦”了一声,感觉自己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了,自己又可以自然正常地和谢平戈互动了。

之后男二号就把这个“澄清”告诉了其他人。一部分人和他一个想法松了口气,态度如常;一部分人对谢平戈和谢明睿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关系持怀疑态度;另一部分人,则根本没把这“澄清”当真。

这最后一部分人都有同一个身份,都是在那天的走廊上见过谢明睿的人。虽然那只是一个戴着口罩戴着墨镜的身影,但对方的身高、身材、气质等等都太过独特,稍一有了联想人,再结合之前谢明睿不合常理地出现在《逐梦》第二季数次公演的现场,结合澜风腕表的赞助和代言人的选择,结合当初才艺比拼谢平戈被黑之后盛世仿佛收到指示般直接曝光谢明睿的身份替谢平戈转移大众注意力的举动,他们几乎可以确认那个神秘人、谢平戈口中的“家人”就是谢明睿。

可确认归确认,他们依然把这个消息瞒得死死的,并没有对外乱说。

一方面是谢明睿的身份太高了,他们不敢招惹也不想招惹,另一方面……其他人不知道不是更好吗?那就只有他们这几个人能讨好谢平戈了。

谢平戈可以察觉到看似回归往常的剧组底下的暗潮涌动,也可以察觉到身边的人各怀心思,然而他并不在乎。

不仅不在乎这个,对于高强兴奋地告诉他澜风腕表的广告大片以及杂志封面已经上线,他广受好评、粉丝数也正式突破两千万的喜讯,他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相较之下他更关心这两者本身。

拍那本杂志的时候谢明睿虽然没有去现场,但那天晚上,对方还是带着他再一次去看了那个地方。这份回忆让谢平戈对那个杂志最后的定稿图特别好奇,所幸那些图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特别特别的好看。

谢平戈欣赏了半天,看着美丽背景里比背景还要惊艳的人,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把图片存了下来,佯装不经意地发给谢明睿,问他好不好

看。

谢明睿看到这套图的时间比他还早,也已经把图存下来了,然而看到谢平戈特地发来的图片,他还是新建了一个名为“平戈发来的照片”的相册,心情很好地又存了一遍。

存完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之词,把谢平戈夸得直接关了微信,一直到看完腕表大片,才重新打开,又把视频分享了过去。

【平戈喜欢这个视频吗?】

【嗯!很喜欢,从一开始看到拍摄方案,就非常喜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品牌确实高端的缘故,哪怕是当初对娱乐圈还不算太了解的谢平戈,在拍摄阶段都感觉这个广告片下了血本。

更重要的是,整个广告的企划,从第一秒到最后一秒,都让谢平戈非常喜欢、非常愉快。

这件事谢平戈之前就和他家殿下讲过,如今视频出了,看着广告风格和自己无比契合,产品也和自己无比契合,他忍不住再提了一遍自己有多喜欢。

【喜欢就好![开心][开心][开心]】

看着对方发过来的表情包,谢平戈的心情越发地好了,甚至因为心情太好,他还多ng了一次。

不过他调整得快,张南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灰白的城》的拍摄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剧情也进行到了主角开始觉醒的时候。

觉醒的契机是闹事被打断了腿的少年人的哀嚎,是同事高烧不退依然不敢去医院担心被扣钱还要被上司嘲讽那么娇气来这里干什么不如趁早回家,是他的朋友兴奋而小声地跟他说今天发工资、回去的路上就能给奶奶买生日蛋糕的时候,另一边的富二代在砸着酒瓶玩……

这一切的一切让主角陷入了对于自己的选择的怀疑之中,他开始觉得这不是工作更不是生活,开始思考要不要逃离这个地方。

这一整个阶段用张南的话概括就是浑浑噩噩仿佛工具一般的人的觉醒。

这个觉醒的过程残忍而血腥,张南一度担心靠体验代入情感来演戏的谢平戈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然而出乎他意

料的是,谢平戈的情绪一直非常平稳,除了拍摄的时候会因为演得太好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担心他会不会情绪超载之外,他没有丝毫需要担心的地方,就仿佛这一切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一样,这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好奇他的经历。

因为好奇,张南时常会忍不住用探究的眼神观察谢平戈,后者能感觉到,也明白对方在探究什么,然而……这个真的没办法解释。

他并不是真的只有十九岁,他也并不是真的在这个和平年代长大的,他杀过的人可能比这部剧的主角打过的人都多,所以对他来说,主角的经历真的不至于影响到他。

但要说微不足道,那也不是。这个角色确实和他很像,一样都是被抛弃,一样都是一度只关心今天不会去思考明天,一样都是作为工具人活过……然而他们到底还是走上了不一样的路。

主角靠着自己挣扎,他试图摆脱自己被利用的现在与即将被利用的未来。

他的眼睛里有火光从余烬上燃烧了起来,他倔强不服输,他希望未来能在自己手里,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算真正的活着。

可谢平戈不是。

拍这些戏结束的夜晚,谢平戈偶尔会想,他家殿下之所以不希望他留在身边,是不是就是想让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光明正大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他不像主角在这个年纪才体会那些残忍的事情,他很早就体会过了,等到他和主角差不多大的时候,他已经在谢明睿身边待了很久很久。

谢明睿很好,好到他觉得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有关系,自己的未来也好,自己的人生也好,有或没有都不重要。

只要他家殿下能得偿所愿,只要他能留在他家殿下身边。

可是谢明睿显然不是这么想的。眼看着对方越来越放松,眼看着对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笑得越来越自在,谢平戈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觉得对方是嫌弃他了。

殿下,我也会努力,努力跟那个少年一起成长。谢平戈看着天花板,出神地

想着。不是为你而活所以想留在你身边,而是为自己而活还想留在你身边。

我不会变的。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戈:-

殿下:这部戏是不是我这辈子回报率最高的投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