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嫡谋 > 情人眼里出西施
 
  这些画,一张张与她的记忆重叠,足以说明韩旭对她用情之深,可惜上辈子她被猪油蒙了心看不到,让韩旭落了那样一个凄凉的境地。

  今日进将军府诊治后,她理解了韩旭那日拒绝她的无奈,那时他知道自己中毒时日无多,不想她进门就当寡妇所以才拒绝她的。韩旭十几岁上战场,马下累累白骨,却把所有的深情都给了她。

  他想为她好,她知道,可他也未免太看轻了她。

  她楚氏梓瑜便是那样不能共患难的人么?

  想到此处心中不免有些怨恨,恨他不愿让自己共进退,想着心中便打定了主意。

  刚走出小院没一会儿,将军府的人便找到他们,抱歉的道:“夏神医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竟忘记了府中阵法一事,真是疏忽了。”

  小大夫不敢提刚才误打误撞进了将军书房的事,梓瑜自然也就不提,只笑着摆手:“无妨,也算是见识了将军府的景致了。”

  招待的人仍是连连道歉着将梓瑜和小大夫领到正房。

  重新回了正房,韩旭早已处理完了公务,正等着第三次施针呢。

  梓瑜准备停当,拿起银针忽然开口道:“将军,我观你面色发黄,恐是休息不够,不若我顺便再给你开个养精蓄锐的方子可好?”

  即然知道了这位女神医医术绝妙,韩旭对其批诊自不敢小觑,虽今日来并未有精神不佳但也应了:“那就有劳夏神医了。”

  见韩旭应了,梓瑜便继续替韩旭扎针。韩旭敞开上衣躺在榻上,腹部肌肉结实紧绷,梓瑜有一瞬间的闪神,不过很快便调整好了。

  药材之事迫在眉睫,初了凌一等贴身暗卫仍守在韩旭身边,黎大夫早已出去写信联系老友,派人去寻找药材了。

  正房子只听的几人的呼吸声,显得各位安静。

  施了针,梓瑜状似随意的捡了张椅子坐下开口道:“将军,民女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韩旭随口:“神医但说无妨。”

  梓瑜佯装无意的开口:“方才在府中走动,我观将军府内好似并无女眷,将军也年近二十,不知将军近期可有成婚的打算?”

  韩旭自来便不喜与外人说这些,淡淡应道:“不曾婚嫁,但已有婚约。”

  哼,在外人面前承认的倒是爽快,当面却那般拒绝她。

  梓瑜心中气结,依旧微笑着只是却给正在写的方子中加了一味黄连。手中不停口中继续问:“哦,竟不知是谁家姑娘有如此福气?”

  韩旭已有不耐之色:“夏神医问这些作甚?”

  梓瑜笑着:“将军莫要生气,实在是我有一徒弟,年方二八,生的美貌异常,还未曾许配人家,我观将军英武不凡,人品过人,应是夫婿的最佳之选,一时失言,还望将军勿怪。”

  她在外的伪装身份是年逾三十的寡妇,徒弟年方二八倒也在情在理。

  韩旭冷声道:“不用,我已有未婚妻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梓瑜笑着继续道:“将军不必如此担心,我那徒弟家世贫穷身份低微,本也就没奢望做将军正妻,只要将军在大婚后,抬入府中伺候将军夫人,能替将军绵延子嗣便是天大的福分。”

  见这位神医再三试探,韩旭心中已气怒意,拔腿就想走:“神医请自重。”

  这话对一个女人来说已然很重了,梓瑜却仿若未闻,一把按住他道:“将军,您的针还未施完,现在乱动,恐怕会经脉逆转。”

  韩旭便不再动,声音却异常冰冷甚至有些杀意:“府中只需要一个正妻便足够了,其他的不用。”

  当着外人如此坚决,那日还对我说心有所属,骗子。

  梓瑜听的心中更气,笑着又给方子中加了一味苦艾:“看不出将军如此专情,真是有些好奇能让将军如此的女子到底是何种模样人品?”

  韩旭平日里本就尊敬有学识之人,见夏神医不再提起保媒拉纤的事,神色缓和了些,有些骄傲的:“我家瑜儿自然是全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虽然早就走的韩旭对她用情很深,可亲口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又是不同的。

  韩旭对她竟有如此之高的评价?梓瑜一时症住。

  熟悉韩旭的都知道,他平日里沉稳刚毅,为人行事意骇言简,唯独碰上昌平侯二小姐便什么都不同了。

  更何况他有心让这位夏神医知难而退:“我家瑜儿家世高洁,是侯府千金,深受太后娘娘喜爱,前段日子还被陛下封为县主,那在全京城可是头一份,别说什么郡主公主,在我看来哪怕是天上的仙女都不值一提。”

  梓瑜满头黑线????

  韩旭骄傲的:“除此之外我家瑜儿还生的特别好看,从小就粉雕玉琢的特别招人喜欢,前不久还被封为京中第一美人,什么成语落雁闭月羞花都不及她十分之一。而且最主要的是瑜儿性格善良温柔,胆小蕙质兰心实在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完美。”

  最后韩旭还发表了陈词:“我家瑜儿这世间无人可比。”

  一开始被韩旭如此夸赞,她颇有些受宠若惊,可听到最后,梓瑜不由的有些怀疑起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