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的马甲全是大佬 > 第35章 兄弟(3)
 
“你……”

白清歌低哑的声音蕴含了复杂的情绪波动, 他还想再说什么,就见西餐厅的玻璃大门被几个人推开,走进来了三个身材提拔, 气势非凡的俊秀青年。

心里有个诡异到几乎不可能的猜想,白清歌也马上收起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那人, 会大摇大摆地取一个同音名吗?

而且他的弟弟早就死在病床上了,他还亲自帮他举办了葬礼,不是吗?

眼前这个少年除了姓名有几分相似以外, 其他几乎没有半分相似,表面看起来似乎温文尔雅,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上位者的傲气,那是因为自身的强大由内而外的自信。

而他的弟弟……

想到这里,白清歌眼神又暗淡了几分。

他的弟弟因为病痛被迫躺在床上那么多年, 早已失去了少年的意气风发, 即使外表看起来似乎依旧阳光, 但内心却是怯懦自卑的,他们俩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白轩也没移动位置去上前迎接他的队员,他倒是有些惊讶, 没想到甘乐生居然会来,他还以为他暂时缓不过情绪呢。

颜尧带着王成阳和甘乐生一起向他们这桌走过来,全餐厅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了。

水氺和木心语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 就静静地看着他们, 这几个新来的年轻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颜尧见他们这桌的座位已经坐满, 就按响了桌子旁的铃,服务员很快就又上来了。

他扶了扶眼镜,温和地笑笑, “请问能给我们这些人开一个包间吗?”

服务员是个年轻的女孩,看他这样笑,忍不住羞红了脸,她微微鞠躬,“好的,请各位客人等等。”

天/行队几人和主播几人跟着这个服务员来到一间宽敞豪华的大包间。

服务员刚才走出这间房,白轩突然就感到从心头涌上了一股莫名的奇怪情绪,他突然问道。

“你们之前为什么不开包间呢?餐厅的大厅里有那么多人。”

水氺愣了愣,她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茫然。

木心语双手抱胸,也觉得有些奇怪,“对呀,水氺,之前我们一起出来,不都是要开包间的吗?”

她们不缺钱,平常自然希望过得舒坦一点儿。

水氺被两人的前后提问给问懵了,她秀美的眉头微微蹙起,那双如水的眸子荡漾出浅浅的波痕。

纤细洁白的手指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我,我好像有些不记得了,就突然想把他们约出来,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

心里那种莫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白轩倒是没想到自己上哪都能遇到诡异的事件,那个热搜也是好像是故意让自己看到的。

“队长啊,你怎么到哪都能遇到那些事儿。”王成阳突然哈哈笑出声,把在场的两个女孩的视线都引了过去。似乎看到她们在看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们队长经常遇到这些事吗?”水氺好奇的看向他。

王成阳在女孩子的注视下,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倒也没有啦,就之前我和队长有遇到过一次,然后就成为了异能者。”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什么,“啊,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异能者?我们就只是两个普通的小警察,哈哈哈。”

白轩:“……”

这傻子真的是自己把自己暴露了。

他解释道:“他们知道了,不用隐瞒了。”

甘乐生笑眯眯地说:“队长,您事好多啊。吃个饭都能给我们找到工作。”

水氺感到有些慌乱,向他们道歉:“都是我的错,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颜尧扶了扶眼镜,“其实也没有,他们就是习惯性地怼怼队长而已。”

白轩没想到甘乐生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看他笑容满面的样子似乎又变回了以前那个不要脸的样子。

“那就先相互自我介绍吧。”他提出建议。

天/行队几人很快就做了几个稍微简短的自我介绍。

木心语坐得很端正,背脊笔直,气质也很优雅矜贵,看得出来家镜不错。

“我和水氺都是b大的学生,空余时间会做一些直播,网名是木心语,本名是穆苜。”她抬眸望向水氺,“她网名是水氺,真名是温漫。”

温漫在她旁边点点头。

“清歌是我们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新人主播。”

被突然提到的白清歌倒也不慌,他微微敛眸,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透着温柔,仔细一看却也没什么温度。

“嗯,我的全名是白清歌,暂时是个无业游民,所以最近才开始做直播。”

白轩怔了怔。

无业游民?b市上层圈子里谁不知道白家三少呢,他怎么会……还去做了以前他根本没兴趣做的主播。

还没等白轩再去仔细思量,颜尧就继续问这次事件的相关,他自然看过这次任务的一些内容了,还专门去负责这次事件的警方那里调出了资料,但总归还是这些目击者要了解的更全面。

于是温漫又一遍细细地讲述了这起事件,边讲着边发抖,活像是一只被吓到的可怜兔子。

白轩问颜尧,“直播视频看了吗?”

颜尧愣了愣,“视频?”

温漫也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直播并没有粉丝成功地录制下来,我们每次都有录屏的,但这次却发现只录下了一片漆黑。”

“你说的视频是什么?”颜尧回头问白轩。

白轩微微皱眉,他摸了摸面前的玻璃杯,“就是直播录屏,而且几个人的视角都有。”

温漫和穆苜两人面露不可思议。

白清歌的脸上都隐隐露出了几分思索的意味。

白轩拿出手机点进了微博,那条瞩目的热搜还在高高挂在第一。

他偏头问颜尧,清隽的侧脸有些乖巧。

“你带投影设备了吗?”

颜尧自然地聪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机器丢给了他。

白轩接住了机器,与手机费的数据连接了一下,他手里的机器投射出淡淡的光辉,照射在雪白的墙上。

他清楚地看见之前那个视频又一次地开始播放。

王成阳却满脸疑惑,“队长,这个视频怎么是全黑的。”

甘乐生也觉得奇怪,“真的诶,什么都看不见。”

周围的其他人也是一样,完全看不到视频的内容。

白轩正巧才刚看到“我最牛”找对面的猴子搭话,一口一个兄弟,猴子的声音是很明显的不对劲,低沉又粘稠。

“你是我兄弟吗?”

他突然微微睁大了眼睛,因为的声音犹如在耳畔。

“你是我兄弟吗?”

“你是我兄弟吗?”

“……”

那诡异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传进耳内,像是轻轻贴在他耳旁幽幽地问着。

他放在腰间的手指忍不住握紧,那泛着点点星金光的光芒似乎在手指尖流出。

“队长 ,队长……”

“柏宣……”

突然听见了队友们担心的话语,白轩才缓过神来,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事,刚刚可能中招了。”

颜尧皱眉,“你都能中招,那东西这么厉害吗?”

王成阳:“可别又像是上次a级任务硬是说成c级任务,话说这次任务是什么等级呀?”

白轩简短地回答,“官方暂时判定为d级任务。”

至于到底是什么等级,只能说联盟是真的很不靠谱。

王成阳哭丧着脸,“我的武器还没到手呢,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甘乐生在一旁发出了不屑的嗤笑声。

虽然很不情不愿。

但天/行队的几人还是就有限的线索和主播三人讨论起来。

颜尧说,“这个东西在找人,很有可能是他兄弟?”

王成阳觉得奇怪,“那按理说,水氺,不,温漫小姐是一个女孩子,又怎么会被那个东西缠上呢?”

确实很奇怪,那两个被缠上导致死亡的都是男人。

同时遇到这个东西,它之后要第一个要缠的不应该是白清歌吗?为什么会是温漫呢?

“温小姐,你有没有什么东西瞒着我们呢?”

颜尧在白轩的视线示意下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向温漫提出了一个疑问。

“我,我……”温漫神色慌张,“我不知道,如果是和兄弟有关,我有一个弟弟。”

穆苜点头,“水氺确实有个弟弟,但关系并不好。”她的眼神里有些气愤,“她家重男轻女,高中毕业后想让把她卖掉换彩礼,让她弟弟上大学,她逃了出来,自己打工挣钱,靠奖学金和兼职上了大学,是我让她试试直播。”

这些都是水氺之前和她说过的,她当时就觉得震惊,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家庭。

水氺尝试直播大概是她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没想到她很有直播的天赋,在网络上小火了一把,也挣到了学费和生活费,甚至超出了不少,能让她买喜欢的化妆品和衣服来打扮自己。

“那这位先生,家中也有兄弟吗?”

颜尧面带微笑地问沉默许久的白清歌。

他其实已经认出来了这位白清歌的身份,白家三少怎么可能没有兄弟呢?

白清歌抿唇,漂亮的眼睛里似乎有种说不清的落寞,“有。”

他血缘上的兄弟有很多,但得到他认可的只有唯一的一个。

“警方的资料有没有那两个出事的主播的信息?”白轩突然打断了颜尧和白清歌的对话。

他其实并不想看到自己的哥哥露出那样的神色。

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  咕咕咕。感谢在2021-05-18 15:58:07~2021-05-23 00:49: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サスケ、太宰宰宰宰宰宰、沐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唐舞 6瓶;晏筠 5瓶;玖玖 3瓶;鲶 2瓶;夜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