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好大的雨啊……”粉红色头发的少女仰着头坐在廊下, 双腿一晃一晃的。

阴霾的天空倒映在她如紫色水晶的眼眸中,显出无数扭曲虬结的怪物。

一个金发的身影穿过雨幕落在了庭院里。

“日安,小福小姐。”毘沙门天拍开身上的雨水, 弯唇笑道。

小福眨眨眼, “是小毘沙门啊, 来预测风穴吗?”

毘沙门天点点头,担忧地望了一眼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今天时化的区域和速度都非同寻常,我有些担心出现的风穴数量……”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子里掏出准备好的地图和笔, 递到了小福的面前。

“还请小福小姐帮忙预测一下吧。”

虽然小福是穷神,但意外地擅长占卜风穴出现的位置, 毘沙门天每次要进行巡视的时候,都会先来这边进行预测,两个毫不相干的神明也是这样慢慢熟悉起来的。

“唔……这边, 这边……还有这里!”小福趴在长廊上,咬着笔头在地图上圈圈画画,不一会儿, 地图上就被圈出了六七个大大小小的圆。

毘沙门天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居然这么多吗……

“好啦!”小福捏着地图传给金发的高挑女性。

在毘沙门天转身即将离开的那一刻, 原本笑意盈盈的女孩突然说道:“小毘沙门,西北方向的风穴最好不要轻易靠近哦。”

毘沙门天一愣,有些疑惑地转头看着她。

小福抿着嘴角,忠告道:“会死的。”

“……”

小小的庭院里只剩下哗哗的雨声。

大黑靠在障子门后面, 神色晦暗,手指间一点猩红明灭,飘出袅袅烟雾。

沉默过后, 毘沙门天笑了笑,“十分感谢,小福小姐。”

能够让神明陨落的风穴……吗?

金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天际,大黑低声道:“夜斗也在那边吧?”

小福低头看着自己被打湿的脚尖,柔软的发丝垂落在耳侧,许久才轻轻地应了一声。

“嗯,我不希望夜斗和小毘沙门战斗。”

他们总有一个会因此陨落。

……

轰——!!

剧烈的声响从鬼杀队总部的住宅区传来。

一个桃红色的身影撞破竹篱朝着房屋飞去,双脚在地上拖出两道深深的痕迹,不一会儿就被雨水漫灌填满。

背部重重撞在木制的长廊上才停了下来,疼痛感很快褪去,猗窝座挥开身周断裂的木块,缓缓站直身体,甩了甩手,看向自己被偷袭的方向。

满脸疤痕的不死川实弥踏着雨水形成的小坑走来,嘴角咧开一个疯狂的笑,“上弦三,运气不错。”

一人一鬼对视着,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战意。

几乎是同时,狂风卷着冷冽的雨水与布满刺青的拳头冲击在一起,爆发出一声轰鸣,无数雨滴被震成雾状,笼罩着两个对战的身影。

猗窝座有些意外,面前这个和他交战的家伙,比以往鬼杀队的人,都要强!

身上不停出现被日轮刀割开的伤口,又飞快地愈合,如果不是因为这幅鬼的躯体,估计他现在早已失血过多而动作迟钝了。

“不错,真不错啊!”猗窝座兴奋地说道,“人类,你叫什么名字?强者有资格让我记住!”

不死川实弥一心只想把面前的恶鬼砍成碎末,呼吸法运转得越来越快,手中挥刀的速度也不断增加,简直要和风融为一体。

他冷笑道:“等下了地狱,再去问我的名字吧!”

风之呼吸·九之型·韦驮天台风!

在不死川实弥与猗窝座战斗的时候,富冈义勇和悲鸣屿行冥在距离主公宅邸不远的地方遇上了黑死牟,他们的不远处是伊黑小芭内、炼狱杏寿郎对战堕姬和妓夫太郎,而被列为作战计划地之一的蝶屋,此刻正被大量低级鬼包围着。

“虫之呼吸·蝶之舞·戏弄!”

薄荷绿的纤细刀刃从恶鬼群中穿过,无数扑扇着鳞粉的蝴蝶分散开来,提早避开的鬼杀队队员们站在不远处,眼睁睁看着那些原本狰狞着脸要啃噬人类的恶鬼噗通一声倒下,睡得安详。

蝴蝶忍轻盈地落地,回身看到这个情况,满意地抬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日轮刀。

“真是没想到,改良版会有这么强的效用呢。”

嗯,下次给受伤的队员治疗外伤的时候,可以试试这个,感觉会是最好的麻醉药。

“虫柱大人,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一个队员壮着胆子出声问道。

“嗯?”蝴蝶忍眯起眼睛笑道,“当然是把这些东西全部注射到他们体内去啦。”

薄荷绿的刀刃在手指间灵活地转了一圈,纳入刀鞘,蝴蝶忍从腰后掏出一个两指粗的针筒,尖锐的针头似乎在泛着寒光。

咕噜。

不知道是谁偷偷咽了口口水。

“来,蝶屋门口的右侧全部都是哦。”蝴蝶忍招了招手,“小心不要打碎,要一滴不剩地,全部给我好好打进去,明白了吗?”

“明白!”整齐划一。

蝴蝶忍看着忙碌的现场,半蹲下来拿起身边一只鬼的胳膊把药剂注入进去,感受着那冰冷如尸体的体温渐渐回暖,轻轻松了一口气。

这是和珠世他们共同研究出来的药剂,唯一的效用就是把被转化不久的鬼变回人,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的作战计划中才会提到把低级的鬼赶往蝶屋。

只有这里,才能让这些无辜的人拥有回归正常生活的希望。

眨了眨流进雨水的眼睛,蝴蝶忍在一片刺痛当中看向天际。

姐姐,你现在正看着这一幕吗?

雨水冲刷掉泥土的表层,裸露出下面的碎石与草茎,轰隆隆的闷雷滚过,紧随其后的是仿佛要劈开天空的闪电。

跨嚓!

玄一和池泽优狼狈地躲开追踪在身后的剑气。

鸣女听从玄一的命令,不停地拨响琵琶,但是他们还是无法与林跃拉开距离。

池泽优躲闪间瞥过那个蹲在某间和室上的少年,被回应和善一笑,然后是更猛烈的追击。

无限城里的房间被摧毁了大半,一眼看过去就和龙卷风过境一样凄惨,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只有一个角落完好无损。

那里正是关着咒术师的地方。

林跃撑着脸,五指张开用力一握,那些刚从画卷中钻出来想要袭击咒术师们的咒灵便一声不吭地成为了碎末。

嘛,还是有点影响的吧。

那根手指。

林跃看着识海中活跃的心魔,压了压心里越来越沸腾的杀意与烦躁。

要是明灵珏还在就好了。元嵇忍不住皱眉。

他作为林跃的本命灵剑,当然知道林跃现在是个什么状况,甚至因为身为凶器,他受到的影响比林跃还要大。

明灵珏是林跃师傅给他的一件法宝,少有的养护灵台与神识的属性,平日里林跃从不离身。

——飞升时被压得连沫沫都没有了。

哎。

元嵇和林跃同时叹了口气。

正当一人一剑陷入沉思的时候,目睹了刚才林跃动作的咒术师们心跳加速浑身戒备地挨在了一起。

仅仅是那么一握,一握!所有的咒灵就都被祓除了,连残秽都没留下,这是什么人间凶器啊!

禅院弘阳也在其中,他捻了捻自己的胡子,暗暗瞟向自家孙女,翻了个白眼。

不争气,要是能把这小子哄到禅院家入赘,那可就赚大了啊!

加茂吉池和五条和也沉默地看着那个少年把一波波涌现的咒灵轻而易举地消灭,心中浮现出来的第一反应是震撼,随后是十足的忌惮。

“大夏”这个名词套在少年头上,他越出色,他们便越嫉妒、越畏惧,如果不能把他变成自己阵营,那就一定要让他毁掉!

毫不掩饰的恶意被林跃轻易察觉,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淡淡看了人群中的加茂和五条两家的家主一眼,意味不明地轻轻笑了一声。

心魔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要不要我去把他们都杀掉?就当是给你出一口气嘛,怎么——”

一道剑痕把他劈成两半,阻断了接下来的话。

眼看着和自己长相相同的躯体死亡,林跃面色没有一点波动,收回元嵇挽了个剑花,然后伸伸懒腰开心地笑道:“既然修为已经稳固了,那就杀掉这两只老鼠然后出去渡劫吧!”

鸣女按在琵琶弦上的手指一抖。

怎么会……

从刚才开始,她就发现自己只能在无限城中进行传送,而不能与外界沟通了,可是现在,连无限城中的空间都脱离了她的掌控!

林跃站起身,轻轻从那间和室上跳下,黑色的长发被吹得往后飘扬,如同水藻般在空中浮动。

一句话从空气中传来。

“所谓剑修呢,是只专精一门的存在。”

池泽优看着少年光脚落在了他的面前。

林跃抬手,弯了弯嘴角:“你要不要猜猜,我的剑能不能连你和这片空间一起斩断?”

池泽优看着自己面前闪着寒光的剑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砍成两半,于是眯起眼笑道:“啊呀,这还真是无情,明明是我给你的手指不是吗?”

“等你死了,”林跃掐诀,“我就吐出来还你怎么样?”

轰!

池泽优站着的地方化作一片废墟,他本人却出现在了五十米外的地方。

右手无力垂下,大片的鲜血从他肩膀浸染开。

连空间都能斩断吗?

池泽优一时间对少年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能够吞下宿傩的手指还安然无恙,甚至和咒灵一样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又拥有如此强大的武技,如果能把这具身体抢夺过来……

“玄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狗生疲惫、橘猫、诗仙诗圣诗鬼、给屑太郎添堵我就开心四个小天使的灌溉!

感谢麟祀、给屑太郎添堵我就开心两位老板的地雷,鞠躬感谢,老板破费!啵啵~

今天电脑蓝屏了,wps还一直崩溃,生死时速把论文赶完,结果来不及码六千了(大哭

最近追了魏尔伦环保帽的那本,还有三千世大大的黑历史那本,以及我的马甲美强惨(好像是这个名字,都好看!!

当初也是追文豪野犬的人,现在都被刀得不敢看原著了

以及,提问,看到“珏”这个字你们第一反应是读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