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50章 第五十章
 
池泽优的打算落空了。

早就吃过“名字”这个亏的林跃不可能让玄一还有下笔的机会。

盛大沉重的剑光从上而下坠落, 如同璀璨的银河倾倒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

刺目又华美,冰冷而宏大。

锋锐的感觉如同针刺一般提醒着众人“危险”二字,仿佛下一秒是自己要被斩杀。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那剑光在短暂的停滞之后以绝对侵占的姿态碾压而过, 无限城视线范围内的建筑物都被摧毁, 甚至整片空间都发出了咔咔的危险声响。

摇摇欲坠。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得失语了半晌。

以人类之躯,牵引整片天穹落下是何等壮丽的景象?

在这一刻, 无论心里有着什么想法,所有人都在这样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保持了缄默。

加茂吉池轻声喃喃:“大夏……”

那个宛如奇迹的结界与面前这一幕放在一起,让他窥见了大夏实力的一角。

轰鸣声延迟了两秒才传达到他们的耳朵里。

狂风从攻击的中心往周围辐射开来,众人纷纷屈肘挡在面前, 脚下更是死死钉在原地。

开玩笑,现在就剩这一块地了, 要是被吹飞,待会儿人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同蛋壳的破裂声细细密密地在头顶响起。

“那是什么?!”有人惊呼出声。

细细的雨丝落在了众人头上。

但是更加令他们在意的,是那团橙色和紫色交杂的雷云。

一股莫名的威压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林跃从一片废墟中现出了身形, 以一种完全违背常识的方式,不借助任何东西就凌空飞到了空间的裂缝处。

“在劈中之前就跑掉了吗……”林跃摸了摸下巴。

之前他封锁了鸣女的无限城,就是准备关门打狗, 结果没想到是自己的一剑先把空间制造了空隙, 被玄一抓住机会带着只剩一个头的诅咒师跑掉了。

当然,比起追杀,目前还有件更重要的事。

刚才全力一击,鸣女的空间破裂, 酝酿已久的天劫找上门来了。

林跃抬头看着那团雷云,神色微妙,“话说回来, 这个云,看起来有点不太妙啊。”

元婴劫的天雷也没这么恐怖的气息吧?

元嵇冒了出来,显然也有些担忧,‘会不会是因为这个世界天道的判定规则不一样的原因?’

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修仙界的天道,只管修为是否达标,杀多杀少无所谓,也不存在所谓的功德金光,所以雷劫什么的,意思意思顺便帮忙锤炼一下筋骨就行了。

这个世界的天道……

林跃突然嘶了一声,惊恐道:“刚才吃的两面宿傩的手指!这个世界的天道不会把他身上的秽力全算我头上了吧!”

他连忙看向自己的秽力球。

很好,肥了一圈不止。

那几道细细的金光缠在上面,跟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腰间缠了根金腰带一样突兀。

林跃:“……”

这合理吗?

一道雷声隆隆响起,天道表示这很合理。

林跃抹了把脸。

从了解鬼舞辻无惨做错事却让产屋敷一族承受诅咒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这个没有补全的天道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咒术师们看见那个少年一脸颓丧地转过头,大声道:“有多远跑多远!”

“?”

还不等他们发表疑问,就看见一道落雷骤然劈下,眼前短暂地陷入了一片白茫茫当中。

鸣女的空间被一击劈得粉碎。

她吐出一口血,哆嗦着抱住琵琶,颤颤巍巍拨响了一声。

眼前的景色瞬间改变,墨绿的树叶滴滴答答流着雨水。

能够转移了。

鸣女的心中一瞬间涌现出歌颂生命的冲动。

落雷的巨响以及那仿佛照亮整片天幕的光芒,让所有正在战斗的人和鬼都不由自主分出了一点心神去关注这突如其来的事件。

“那是……什么?”黑死牟平静地问道,声音中带着一点不易被察觉的疑惑。

他没想从敌人身上得到回答,纯粹只是情不自禁发出了自己的疑问而已。

富冈义勇用手背抹去流入眼中的鲜血,神情同样淡漠,“打雷。”

黑死牟:“……”

他深深看了这个青年一眼,难得见到还有比自己更不会说话的人。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刚才是打雷吧,只是刚才的雷太有针对性,导致看上去就像是被人为操纵的一样。

悲鸣屿行冥知道自己的同僚一向都是这个德行,反而不太在意,拎着自己的日轮刀——一条用长锁链连接的阔斧与流星锤晃了晃。

“南无阿弥陀佛,啊啊……在这悲伤的雨中,连天都暴怒了,灭杀这作恶多端的鬼吧,让那些冤魂得以解脱。”

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的东西从高大的男人脸上淌下。

黑死牟:“……”

他觉得这两人可能都不太正常。

不过对于那边异常现象的探究之心终归还是压过了杀死敌人的冲动,反正一时半会对面也不会让他轻松杀死,那还不如遵从自己的好奇心去看看落雷的地点。

黑死牟想到这,六只眼睛从富冈义勇和悲鸣屿行冥脸上扫过,握着刀转身离开。

悲鸣屿行冥没有阻拦,甚至默默拦下了还要出手的富冈义勇。

“呼吸法……这个鬼曾是鬼杀队的人。”他的神色悲哀,“他对我们的呼吸法十分了解,所以联手都无法占到上风,甚至因为无法接近连毒药都失去了作用,义勇,不要在这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

“十五分钟快到了,落雷的地方就在主公宅邸的旁边。”

如果只有拼尽全力去斩下恶鬼的头颅才能获得胜利,那么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但是,现在他们有蝴蝶忍的药剂,有太阳阵,还有那个强大得难以望其项背的仙人。

鬼杀队的队员不应该存在无意义的牺牲,这是一场他们必赢的战争。

所有在附近的人都注意到了那不同寻常的雷电,再加上落下的地点敏感,一时间人和鬼都停止了战斗,赶赴那个引起他们注意的地点。

身处庭院阵法中的鬼舞辻无惨和夜斗也都若有所感地往旁边看了一眼。

可惜,幻阵还没破,他们能看到的只有一片迷雾。

宇髄天元头痛地看着他们在阵法内走来走去,寻找出来的方法。

思维不由歪了一秒。

要说这阵法质量差吧,没了画面还能整个迷雾出来,要说好吧,两刀就被劈开了。

华丽的音柱大人一时间对元嵇先生观感复杂。

天上的雷云还在积蓄,似乎在劈完一道之后有了一点心得,紫红色的雷光在云层的缝隙中时隐时现,透露出极端危险的气息。

林跃挥散周围的水雾,刚才那一劈,周围的细雨都被灼成了雾状,连林跃脚下的水坑都冒出了袅袅白烟。

从无限城中出来的咒术师们近距离面对了一次天威,双脚有些发软。

“嗯?”林跃余光扫到他们,摆摆手,“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下一道应该还有半分钟的时间。”

实在该庆幸这些人没一个身上有修为,不然这天雷的威力还得指数级增长好几倍。

他能轻松拦下刚才那一击,可不代表能拦得下后续所有的劫雷。

得到林跃的提醒,咒术师们连忙远离了这块地方,恨不得自己能多生出几条腿或者有个空间转移类的术式。

“林!”一声呼唤远远传来。

蝴蝶忍看着那个少年纤瘦的身影,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蒙蒙细雨中,她突然看见少年抬手做了一个驱赶的动作。

“快走。”

简单的两个字穿透雨幕传到蝴蝶忍的耳边。

一声惊雷炸响,紫红色的电光如同不规则分裂的树杈,直直对准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轰去!

“林——!!”蝴蝶忍瞳孔骤缩,脸上的表情瞬间崩溃,仿佛看到了又一位亲友在自己面前死去。

雷击持续了三秒,溢散的电流甚至让相隔遥远的蝴蝶忍都感觉到皮肤一阵麻痒,带着灼烧般的痛。

她无法想象身处正中心的林跃是个什么感受。

已经远远躲开的咒术师们也看到了这一幕,几乎都认为那个少年已经身死。

只有五条川和禅院理穗几人保持了沉默。

三家的当主都在,他们只能保持沉默。

“咳咳……”两声轻咳从烟尘中传来。

随后蝴蝶忍看到衣服少了两条袖子、头发微微有点炸的少年双眼明亮地走出来,对着她大声道:“鬼舞辻无惨在哪?”

他知道今天的计划,但一直被困在无限城里,对于进行到哪一步还不太了解。

蝴蝶忍木然地指向他的身后。

“那我先走了!”少年招了招手,整个身体突然离地而起飞向了主公宅邸。

蝴蝶忍:“……”

早就该想起来,这家伙不是正常人的。

剧烈跳动的心脏缓缓恢复正常频率,蝴蝶忍突然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如果所有人都能和林一样强大,那么她就不会承担失去亲人和朋友的痛苦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林”,所以她只要相信他不会轻易死去就行。

林跃的想法,她也能猜到个大概。

“雷劈无惨……这样的事情当然要叫上大家一起围观啊。”蝴蝶忍露出了熟悉的抿嘴笑。

被再度响起的雷声炸醒的鬼舞辻无惨来不及想旁边这个有着蓝色眼睛的人类是谁,就看见一个欢快向他奔来的身影。

以及,跟着他跑的那一大片雷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啾咪~

感谢四季豆、安泽之两位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四季豆老板扔的一个地雷!老板破费!啵啵~

林跃:“……”

黑死牟:“……”

蝴蝶忍:“……”

富冈义勇:“?”

富冈义勇:“这是什么新近流行的暗号吗?”

上章末尾的“珏”字读音是绝哦,我看看多少人和我一样上了大字读半边的当哈哈哈哈

以及,我现在知道评论区的秋刀鱼是什么意思了(咽下刀片,抹了抹嘴角的血

魏尔伦那本,我是真的猝不及防,本来跳了章只是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可……恶……上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