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嘎——”

沙哑的乌鸦叫声在高高的天上响起, 大雨已经停止,只剩下遮天蔽日的乌云把太阳死死挡在了云层后,偶尔有细细的雨丝飘荡落下。

产屋敷耀哉通过鎹鸦腹部的符纸共享视觉, 清晰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林跃, 但因为鎹鸦本能地害怕那片特殊的雷云, 所以只能远远观察,无法靠近。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意外情况。

珠世跪坐在一旁, 面露担忧。

“上弦里面,实力最强大的就是黑死牟,可是他现在正在赶往鬼舞辻无惨的身边,只要有他的保护, 我们根本不可能把药剂注入鬼舞辻无惨的身体。”

紫藤毒130版本、让鬼恢复人形并加速细胞老化的药剂、太阳阵、以及留守在总部的柱,这是他们定下的确保能够灭杀鬼舞辻无惨的计划。

如果缺失了其中任何一环, 都无法保证最终的结果。

林跃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自己会被其他事情拖住无法支援的情况,所以没有把自己列入到战力当中,但是连他都没料到自己会因为鸣女的空间碎裂而直达鬼杀队总部, 而且还刚好处在渡劫的状态。

那一看就威力极大还不可控的雷电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悬在鬼杀队的头顶,随时等待引爆。

如果这次计划失败, 以鬼舞辻无惨的性格, 一定会不顾一切代价地躲藏起来,直到这一代强大的鬼杀队全部老死,直到这个世界再次遗忘了鬼的存在。

珠世在心底不可遏制地恐惧着这样的未来。

尤其是在亲眼见证鬼舞辻无惨成功过一次之后。

“不用担心。”产屋敷耀哉沉稳温和的声音如同一阵清风拂过众人的耳畔,稍稍安抚了他们心中的焦躁。

他的目光穿过面前的虚空看到了少年坚定前行的身影, 不由弯了弯嘴角,肯定道:“林带来的这股力量,能为我们所用。”

“传令, 所有柱远离以林为中心的三百米范围,并积极对靠近的上弦进行干扰,不要以命相搏,以延缓他们接近鬼舞辻无惨的时间为第一目标。”

这是产屋敷耀哉在接收到情报的短短两分钟内,寻求到的最优解。

三百米,是一个不会被雷击中却又能保证相互之间进行联合作战的安全距离。

那么,鬼舞辻无惨,就让我们看看,你像老鼠一样躲躲藏藏近千年,面对如今的鬼杀队,会有什么想法吧。

终结悲哀命运的机会就在眼前,产屋敷耀哉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指,缓缓攥紧。

鎹鸦很快就把消息传达给了所有柱。

最靠近鬼舞辻无惨的宇髄天元第一时间全力远离了那座宅邸。

最外层的幻阵已经失去作用,第二层是……以六壬剑诀为基础创造出来的剑阵。

无差别攻击。

被冰冷的剑气锁定的一瞬间,身处阵中的鬼舞辻无惨和夜斗同时发觉自己周围的环境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绯器!”一道球形的水幕结界伴随着夜斗的声音环绕在他周围。

这是绯器的特殊能力之一,结界可以为夜斗抵挡承受范围之内的所有伤害。

被挂在腰间的云音看到了水幕之外的那个人影。

“林先生?”她有些惊讶地出声。

“哟,夜斗,好久不见。”林跃隔着阵法和水幕,笑着打了个招呼。

‘啧啧啧,真是可怜,自以为交到了一个好朋友,结果他却帮着敌人战斗呢。’

‘这家伙手上也杀了不少人吧,你不是自诩除魔卫道的剑修么?为什么不斩杀他?’

“你的剑这么软弱,能保护谁呢?”

‘你猜猜,他出现在这里,是来杀谁的?’

和林跃一模一样的声音在脑中回荡着,叩击着他的道心。

啧,聒噪。

重生的心魔再次被摁死在了识海中,默默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心魔一点都不像自己后,林跃把注意力放到了面前浑身散发着迷茫的青年身上。

“好久不见……”

夜斗垂着头低声回答,那双湛蓝色的眼眸染上阴霾,不敢直视林跃的目光。

‘你为什么在这?’

这句话没有问出口。

比起这件事,他其实更想得到另一个问题的答案。

我从父亲的愿望中诞生,为他挥动刀刃,无数不知姓名的人因我而死,现在,父亲期望我杀死一个好人,杀死朋友的主公。

林,背负着这样的期望,也是你所说的“被需要”吗?

大脑的思绪一片混乱,夜斗的手不自觉攥紧了绯器的刀柄,化作器形的少女察觉到他的心情起伏,原本含笑的嘴角渐渐抿直,恢复成了面无表情。

比起夜斗,她知道的细节更多。

比如,林跃此刻应该在无限城,吞下宿傩手指成为受肉才对。

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父亲和那个古怪的诅咒师又在哪?

因为各自心里都转着自己的心思,场面一时沉寂了下来,而这个时候,鬼舞辻无惨终于用他那无敌的五个大脑分析清楚了当前的状况。

进入宅邸,见到产屋敷,分尸产屋敷,然后发现,这全是假的。

“……”

被愚弄的愤怒与耻辱瞬间点燃了鬼舞辻无惨本就不多的自尊心,一股足以压垮寻常人类和低级鬼的杀意笼罩了整个庭院。

“产屋敷……鬼·杀·队!”几个仿佛要被嚼碎的字从鬼舞辻无惨的牙缝间挤出,他原本还算俊秀的面容因为过于愤怒而扭曲起来。

林跃抬头看了一眼蓄力得差不多了的天雷,一脚踏进了阵法里面。

“夜斗,离远点。”他语调轻快地喊了一声。

这句话来得没头没尾,但是夜斗作为神明,隐隐感觉到有某种不可违逆的存在即将降临。

那种威压让他心头狂跳。

似乎是回应他的直觉,头顶的云层露出几丝电光闪了闪。

一个名词从夜斗的脑中滑过。

天雷。

林跃那个世界最高法则的具象化形态。

夜斗:“……”

什么迷茫阴郁都抛到了脑后,他遵从自己内心最直观的求生本能,转头就跑。

鬼舞辻无惨从他们的对话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等——”

他的话刚开口,瞄准林跃的天雷就准确地轰了下来。

比起前两道不过一人粗的光柱,第三道蓄势许久的天雷来势汹汹,刺目的电光覆盖了整个庭院,当然也就把来不及跑掉的鬼舞辻无惨包括了进去。

所有的建筑物在顷刻间崩塌,林跃脚下的大地以他为中心崩开了无数道狰狞的裂缝,风压冲开尘土,爆发出剧烈的轰鸣。

夜斗被身后的冲击波吹飞到了粗壮的树干上,靠着水幕缓冲才没有让自己成为大饼脸。

狂风呼啸而过,夹杂着溢散的电流,所有赶到的人或鬼在面临这堪称天灾的一幕时,脸上都不由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这就是天威。

第三道天雷,在持续五秒后停息。

原本是宅邸的位置化成一片焦土,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场内还站着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黑炭般的人形踉跄着走了两步,身上还冒着黑烟,扭曲的肉芽迅速沿着焦黑的皮肤生长出来,恢复了鬼舞辻无惨的样貌。

他的眼中同样有着不可置信,但更多的,是忌惮和恐惧。

离鬼舞辻无惨不远的地方站着林跃,他倒是没受什么伤,但身上的浴衣飘飘荡荡只剩了几块布,边缘焦黑,估计再来一次就要走上裸奔的不归路。

“为什么……”鬼舞辻无惨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连他都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那道雷击下,为什么这个人类却可以完好无损!

没等林跃回答,鬼舞辻无惨突然停住了动作。

他从鸣女的意识中“看”到了无限城中发生的一切,包括吃下那根手指却无事发生的林跃,包括那劈开无限城的恐怖巨剑,包括……

鬼舞辻无惨的心里一颤,再次回想起了自爆成一千八百块碎片却仍旧被日之呼吸剑士追杀的恐惧。

该死!为什么人类里面总是会出现这种怪物!

为什么总是要在他追求成为完美生物的路上阻挠他!

不能在这里再待下去……要离开!必须离开!这里都是针对他的陷阱,再被劈上几次,说不定他真的会死!

在鬼舞辻无惨心中,生存的目标高于一切。

他知道十二鬼月中的上弦就在附近,立刻利用血液中对他们的绝对控制发布了命令。

“不计一切代价,杀死林跃!”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后。

锵——!

刺耳的声音骤然在空气中荡开。

黑死牟的刀刃与悲鸣屿行冥的铁链绞缠在一起,不得不停下了冲向那个人类的脚步。

“不会让你过去的!”一贯保持着悲天悯人表情的青年脸上满是坚定,手臂肌肉隆起,死死拉住了黑死牟手中的太刀。

不能在这里和他们纠缠。

黑死牟心中冷静地判断,双手毫无留恋地松开,另一把一模一样的刀瞬间从他的手臂中生长了出来。

他的武器,本来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没有了还可以再长,和丢失了武器就丢失了性命的人类有着天壤之别。

身体素质极其强悍的黑死牟选择直接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这些阻拦他的鬼杀队队员。

全力冲刺下,他的身形快得只剩残影。

悲鸣屿行冥很快反应过来,流星锤猛地掷出,伴随着一声大喝,一堵数米高的灰白色土墙拔地而起,挡在了黑死牟的面前。

黑死牟:“……”

他有些疑惑,现在的人类呼吸法能做到这种程度?

还是人类已经可以施展血鬼术了?

“岩之呼吸·六之型·花岗岩!”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有木在南方、笑小言、安、云朵棉花糖、玉林五个小可爱的灌溉!啵啵~

感谢橘子本橘老板扔的手榴弹和地雷!!老板太破费了,可以留着币看更多文的(鞠躬感谢

论文机检过了

我要热化了

金丹雷劫有九道,无惨撑到哪算哪吧(点烟

都是一群狼灭,要是给你们一个天劫遥控器,怕是要把按键摁到里面去

岩之呼吸那个我瞎编的,一切解释权归修仙界所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