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鬼杀队的队员都接受过林跃的训练, 但九柱作为鬼杀队中最顶尖的战力,训练的方法和难度自然要更加特殊一点。

宇髄天元、时透无一郎这类比较独特的呼吸法林跃给了相应的功法让他们修行,而五大基础呼吸就更简单了, 直接按照修仙界入门的五行御灵诀来操纵就行。

虽然这个五行不等同于修仙界的五行, 但触类旁通万法归宗嘛。

用呼吸法的运行理论来施展修仙界的入门法诀, 这是林跃通过实践证明可行的。

经历了林跃的精心教导,九柱的实力早已脱胎换骨, 只是阻拦而不是灭杀上弦的话,对他们来说完全是简单模式。

更何况,还是团队作战。

距离鬼舞辻无惨命令发出已经有一分钟了,所有上弦还在原地踏步。

因为他们根·本·过·不·来!

这些鬼杀队的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个和有了血鬼术一样,他们吃了这么多年人, 就没见哪个人类可以凭空变出一个土包把鬼给埋了的!

堕姬在被埋过一次之后,气得破口大骂这种坟包攻击。

虽然短短几秒就能破开,杀伤力不大, 但侮辱性极强。

而且更令上弦们牙疼的是,这些家伙还会组合技。

土包盖住,下面突然就加水变成了泥沼, 等他们挣脱出来, 迎面就是一个水龙卷或者火龙卷或者水火龙卷,最恐怖的是居然还有沙尘暴。

狂风卷着能刮破脸的砂石呼啸而来,虽然没达到遮天蔽日的效果,但也做足了天灾的架势。

猝不及防被风沙糊了一脸的堕姬差点在自家哥哥怀里哭出来。

黑死牟和猗窝座也被这种不和你正面交锋, 但想尽一切办法拖住你的战术弄得烦躁不已,只能暂时停下追杀林跃的脚步和他们缠斗起来。

不死川实弥的狂笑隐约可闻,飞沙走石中, 宇髄天元搬出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喇叭形状的金属制品。

这是元嵇给他做的音之呼吸增幅器。

音之呼吸的作用,用林跃的话来说,就是给敌方上debuff,给我方上buff,毕竟声音既能让人热血沸腾,也能让人热血真的“沸腾”。

“来吧,就让华丽的祭典之神给你们奏响最后送葬之乐吧!”

上弦们陷入了拖延战。

鬼舞辻无惨在感知到他们的状况后,一边拼命想远离林跃,一边气得差点直接操控血液捏爆这些没用下属的脑袋。

青色彼岸花让他们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鬼杀队也没灭掉,现在关键时刻要他们来杀个人挡个雷,还是做不到!

血压飙升。

“鸣女!”鬼舞辻无惨狰狞着脸大喊。

现在只有鸣女的血鬼术能够给他提供帮助了。

无论如何,在下一道雷击到来之前,必须要尽快远离这个危险的家伙。

接收到自家老板的强制命令,鸣女看着自己只剩一根弦的琵琶,心里发苦。

那道雷击之后,她的无限城空间就裂开了,现在才恢复不到五分之一,就算装个什么进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漏出来了。

而利用空间传送进行逃跑……

每次十米十米的跑,不知道老板能不能接受。

鸣女心里默默飘过这个想法,抬手拨响了琵琶弦。

目前身份是人形自走炮台的林跃抬头看了一眼又开始积蓄力量的雷云,估计下一次雷击还有个三分钟左右。

‘元嵇,你能临时布个阵出来困住这家伙吗?’

一直追着鬼舞辻无惨跑的话这山估计要被雷劫轰秃,好歹也是鬼杀队的资产,林跃觉得能省就省点吧。

‘不能。’

意料之中的答案。

林跃叹了口气,三两下把身上变成布带的衣服绑牢,防止自己走光,丹田中的灵气顺从他的心意游走在经脉中。

然后他从自己腰带里抠出了几张日光符,拍在了元嵇的剑身上。

原本正气凛然古朴锋锐的长剑立刻变成了某种封印物的造型。

一剑下去,对鬼伤害百分百,对无惨还有额外暴击加成。

林跃举起了剑。

鬼舞辻无惨来不及对鸣女挥出那一鞭,就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了一股让他寒毛直竖的气息。

“快!快让我进无限城!”他焦急地扼住了鸣女的脖子。

即便面临断头的风险,鸣女还是忍耐着恐惧发动了自己的血鬼术。

支离破碎的建筑映入鬼舞辻无惨的视线。

逃脱了……

轰——!

刺目的剑光带着烈日般的灼烧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鸣女的空间斩成两半,也斩断了鬼舞辻无惨刚升起来的一丝侥幸。

崩塌断裂的轰鸣声冲击着耳膜,无限城与现实的接缝处被劈开一角,露出雷击过后的焦土,以及那个迅速靠近的人影。

身体像是被太阳照射着一样痛苦,逃离的希望在自己面前瞬间破碎,鬼舞辻无惨的心里在极端恐惧之外,更生出了被浓浓恶意裹挟的暴戾。

杀了所有人……

有人在他耳边低语狂笑。

由鬼舞辻无惨双臂变化而成的刺鞭狂舞着袭向林跃,速度超越了以往的任何时候。

这家伙残血开启狂暴状态了?

林跃原本直直冲向鬼舞辻无惨的动作一变,周身激荡的锋锐剑气瞬间绞碎了那长长的刺鞭,一路沿着它们的攻击轨道削掉了鬼舞辻无惨的双臂。

他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宿傩的气息。

哦?是吸收了上次吞噬宿傩手指之后残余的力量?

还没等林跃思考清楚,头顶一道跨嚓声响起。

第四道雷,降下了。

……

轰隆隆的雷声即使相隔遥远也能清晰听见。

行僧打扮的人速度极快地穿行在山林中,被他托在手里的人头突然出声道:“有鬼舞辻无惨在,他不会追来的。”

玄一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只是放慢了速度,最终停在了一棵古木的树根处。

“那小子,真的是人类吗?”玄一从袖子里掏出黄泉之语,给只剩个脑袋的池泽优造了个身体,“先用咒灵的将就一下。”

额头上的缝合线被拆开,一团大脑模样的物体蠕动着,跳到了顺从的咒灵脑袋上。

“如果是人类,那么这样的力量未免太过可怕。”大脑上张开一个嘴巴,传出了完全不同于池泽优的声音。

玄一对此见怪不怪,静静看着大脑钻进咒灵的脑袋,“那么我们的计划失败了?”

“不。”换成咒灵身体的池泽优转了转脖子,适应着自己的新容器,“人类的负面情绪诞生了不计其数的咒灵,与之相对,属于正面情绪的‘愿望’产生了神明,正如这二者互不相容一般,人类也不会容许林跃这样的人存在。”

他停顿了一下,嗤笑道:“人类是最擅长内斗的生物,从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到同一个地球的不同国家,都是如此。”

“大夏如果知晓他的存在,一定不会让他待在这里,可是直到目前,我们都还没有听到大夏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

“无论林跃有没有成为宿傩的容器,他吞下的那根手指,就注定不会让他完全站到属于人类的一方。”

“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不,恰恰相反,足以弑神的人是不会信仰神明的,而林跃展现出来的力量,也足够成为人类进化的模板。”

完美符合他们的目标。

咒灵模样的生物看着玄一,大笑道:“玄一,这是过去千年里我都没有遇到过的变化啊!”

在天元的庇护下,死水一般的日本,终于也要被投进石头掀起波澜了吗?

停下笑声,“池泽优”说道:“现在鬼杀队和鬼舞辻无惨正在交战,无暇顾及普通人,临走前不如收点回礼留做纪念。”

“毕竟我可是连身体都送给他了啊。”

毫不掩饰的恶意从他口中吐露出来,低声说出自己的想法后,愉悦的情绪如同荒野中飘荡的幽幽鬼火,一点一点占据了他的眼眸。

鬼杀队的一处空置院落里。

“……这次的事件完全就是鬼杀队一方的过错吧!本来就和我们咒术师没什么关系啊,就算让他们做出赔偿,我们也是在理的。”

“你只是想从鬼杀队这里得到好处罢了,何必扯上我们所有人。”

“难道你就没有羡慕过鬼杀队的财富?”

“呵,之前被那个少年震慑住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讨论这些。”

“……”

吵闹的声音不断传来,五条川坐在角落,脸上平静无波,保持着御三家的得体,但心里还是不免厌烦于这些咒术师的争斗。

突然,他的神色一动。

这种不好的感觉……

五条川攥紧手掌,靠近五条和也低声道:“家主大人,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五条和也对这个小辈敏锐的感知略有耳闻,略微思考之后,摆了摆手,示意他自行前去察看。

避开吵闹之人的视线,五条川敏捷而迅速地靠在门边,拉开了一条缝隙。

仅仅是一眼,他的尾指就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铺天盖地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咒灵,淹没了远处的房顶,正在朝着这边靠近,那股浓烈的诅咒气息,让五条川的心脏狂跳起来。

不远处是鬼杀队安置伤者的蝶屋,十分钟前他们还在那接受过治疗。

最重要的是,那里全部都是看不见咒灵的普通人!

一个金发的身影悬停在空中,远远看着这一幕。

“这还真是……夸张的时化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