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林!”匆匆赶到的夜斗从这震撼的一幕中回过神, 眼见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碎块蠕动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畸形婴儿,连忙出声提醒。

那个拿着剑的人影直直倒在了地上。

“云音,留在这边不要过去!”夜斗解除了云音的神器形态, 握着手中无鞘的太刀迅速接近了那个被天雷轰出来的大坑。

该死!林看起来好像脱力了, 躺在这种地方一定会被拍成肉酱的!

“绯器!”

圆形的水幕结界随着夜斗的呼唤环绕在了林跃的周围。

巨大的婴儿发出一声尖锐的哭嚎, 操控着庞大的身躯动作缓慢地往坑底钻去,想要躲避天上的阳光。

林跃陷入僵直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 随着大地的震颤起伏。

“不能让他逃跑!”悲鸣屿行冥一声大喝。

在场的都是鬼杀队“柱”级的人物,身体的素质自然远远超出常人,几乎在悲鸣屿行冥出声的同时,他们就已经赶到了那个直径六百米的大坑中。

除了鬼舞辻无惨, 上弦一和三也还没死呢!

黑死牟在敌人靠近的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但他只是静静看着, 脑中还在无法自拔地回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幕。

那是一个完全不同于肉眼观察的视角。

在灭顶的雷击下,他活下来了,他竭尽全力让自己没有成为轻易被人遗忘的庸才, 所以他看到了那个只有在天才眼中才能看到的世界!

那个缘一眼中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是透明的,内脏,血管, 肌肉……

黑死牟看到了林跃挥出那一剑时, 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变化。

无与伦比的美感。

毫无疑问,以少年之身达到这种境界的林跃,是和缘一一样的天才。

‘兄长大人,我们并非那么了不起的人物。’

‘只是人类漫长历史中的一粒微尘。’

\'才智远超我们的人也在出生……总有一天, 会超越我们的吧。\'

缘一的话在此刻连同他那张记忆中依旧鲜明的脸浮现在了黑死牟的脑海中。

深埋在心底的嫉妒如同有毒的荆棘,从缘一带着呼吸法出现的那刻起就扎根,在日复一日的浇灌下, 把他的心脏死死勒住,最终化作了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复杂情感。

“喝啊——”不死川实弥握紧手中的日轮刀,狠狠向一动不动的上弦一砍去。

太慢了。

黑死牟抬头,轻易便格挡住了不死川实弥的攻击。

伊黑小芭内身形灵活地从黑死牟背后出现。

手中弯曲的双面刃日轮刀如同发动攻击的毒蛇一般,骤然咬上黑死牟的脖颈。

蛇之呼吸·三之型·巢绞!

砍不动!

“镝丸!”伊黑小芭内低声吼道。

总是缠绕在他脖子上的白蛇快如闪电地张开嘴巴想要咬上黑死牟的手臂。

镝丸的毒牙制造出来的毒素能够使鬼麻痹,只要咬到他……只要咬到这家伙!

伊黑小芭内皱紧眉头再度把日轮刀往下一压,却看到一道白影随着黑死牟的一挥手骤然飞了出去。

腰腹一痛,伊黑小芭内瞪大双眼,感觉内脏传来剧烈的痛楚,眼中的风景立刻倒退,后背重重撞在了岩壁上。

咔。

黑死牟掐住不死川实弥的脖子将他带离地面的时候,一根陈旧的陶笛轻轻掉在了地上,骨碌碌滚了一段。

随后断成了两截。

“……”黑死牟偏头注视着那承载了无数复杂心绪的物品,踟蹰地迈出一步。

一个身穿两色羽织的身影在面前一晃而过。

淡蓝色的水幕倏然升起,清晰倒映出了他现在的模样。

黑死牟脚步一顿。

丑陋……又可悲。

缘一年老时那流着泪的脸骤然出现在水幕对面,和他对视着。

为了磨练剑技而成为鬼,最终却丧失了在弟弟心中那个第一剑士的形象吗?

黑死牟迟疑着。

富冈义勇在察觉到黑死牟心神动摇的那一瞬,面无表情地挥动日轮刀利落地将他的头颅斩下。

水之呼吸·十二之型·水月镜花

这是结合了林跃教授的功法之后富冈义勇新开创的一个型,效果类似于幻术,能让人看到自己最在意的人或物,他在第一次用出来的时候,见到了锖兔。

金色的阳光静静照射下来,黑死牟的头颅掉落在距离陶笛一步之遥的地方,注视着那触手可及的粗陋礼物,慢慢消散。

我诞生于这世上……是为了什么呢?

缘一……

“云音!”夜斗的声音打断了女孩的思绪。

云音眨眨眼,看见扛着林跃过来的夜斗,连忙上前帮忙扶住。

“夜斗……”她有些犹豫地开口。

“嗯?怎么了?”夜斗一边把林跃放下,一边随口问道。

‘神器身为人时的记忆,是绝对的禁忌!’

‘不要妄想去触碰它。’

大黑严肃的教导让云音止住了想要出口的话。

她转而扬起一个笑脸,“不,没事。”

不能再给夜斗徒增烦恼了。

但是,那个桃红色头发的男人……为什么看到她之后会不管不顾地冲过来呢?

就那么一步一步地,在走向她的途中被太阳照射着死去。

是过去与她相识的人吗?是……家人吗?

坑底。

婴儿尖锐的哭嚎越来越弱,蝴蝶忍从那被捅了几百个洞注入了手头所有毒素的庞大身躯上缓缓站直身体,溅上了鲜血的柔美侧颜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阿拉,本来还想多折磨你一下的呢。”她抬头看了看天,“可是既然太阳已经照到你了,那就请你快点滚去地狱吧。”

一株又一株的向日葵被她摆在鬼舞辻无惨变成的畸形婴儿身上,散发着微光的光球从花盘上掉落下来,如同融化冰块的烙铁一样飞速将底下的血肉消解。

鬼舞辻无惨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金色的阳光毫无遮掩地暴晒着他的身体,身上站的女人也在想尽办法加快他死亡的速度。

该死!该死啊……如果不是林跃……如果不是鬼杀队!

他还没有找到青色彼岸花,他还没有成为完美生物!

不想死……不想死……

浓浓的怨毒恨意占据了鬼舞辻无惨的心,那是千年来对于生存的渴望、死亡的不甘,对所有人类的怨恨。

最终,这具躯体在阳光下化作了飞灰。

但是又有什么东西诞生了。

沉睡着长埋地底。

静坐在和室内的产屋敷耀哉浑身不稳地一晃。

“主公!”天音满脸担忧地扶住他。

她的手感觉到这具躯体正在颤抖。

“鬼舞辻无惨死了……”喃喃的声音在安静的和室内响起。

珠世有些恍惚地睁大了眼,手指攥紧了衣角。

“鬼舞辻无惨死了!”产屋敷耀哉再次重复了一遍,声音颤抖。

他感受着身体里的某个禁锢被打破,林跃之前帮他转移的诅咒如同泄洪一般流向了虚空当中,那摇摇欲坠的生命之火再次强盛了起来!

“鬼舞辻无惨死了!”一滴滴的泪水顺着产屋敷耀哉的脸颊流下,骤然得知这样的消息,他的心中除了恍惚、快意,还有更多更多无法言喻的东西。

涨满了,要从心口溢出。

那是对一代代死去的祖辈、对墓园里那些死去的队员的告慰,是命运之轮被打破的欣喜,是目标达成之后的茫然无措……

产屋敷耀哉失态地伏地落泪。

削瘦的背脊颤抖着,诉说着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如今激荡难平的心绪。

但是和室内又有哪个人不是如此呢?

产屋敷耀哉很快收敛了情绪,招来候命的鎹鸦,吩咐道:“向所有队员宣布鬼舞辻无惨已死的消息,三天后,于总部召开鬼杀队全体队员都要参与的会议。”

他顿了顿,露出释然的笑,“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会议。”

咒术师们站在因为战斗而毁坏一半的建筑顶上,看着那个夸张的大坑以及天灾过后的山林模样,保持着缄默。

“人类……能够做到这样的事吗?”禅院理穗满是迷茫地出声。

禅院弘阳眯着眼,咂了咂牙说道:“大概吧。”

之前不也是用夸张的手段把他们从那片空间里救出来了么?

而且,这一次的收获说不定能够让高层对这个大夏来客更加高看一眼呢。

一想到那些家伙又想要好处又要遮遮掩掩不肯低头的样子,禅院弘阳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五条和也面上看不出异常,只是平静地扫了一眼五条川的位置,拢了拢袖子。

被派到箱根进行斩鬼任务的炭治郎三人此时正躲在屋檐下,面前是淅淅沥沥的雨丝。

“呐,炭治郎~箱根哪里有卖好吃的?我肚子好饿啊……”我妻善逸揉着肚子,一脸颓丧。

炭治郎仰头看了看天,为难道:“善逸,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旁边套着野猪头套的嘴平伊之助无聊地撑着脑袋发呆,不时飘出两个泡泡。

“不过……”炭治郎看着云层缝隙中露出的光芒,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充满希望的笑。

“大雨很快就要停了吧。”

万世极乐教的教址。

甘露寺蜜璃和时透无一郎守着昏迷的女人们,等候着警察到来。

樱饼发色的女孩忙上忙下,被称作阿香小姐的美艳女子满眼柔和地看着她,心里转着自己的想法。

‘阿拉,这孩子真不错,死后会前往桃源乡一类的地方吧,回去以后问问鬼灯大人能不能让她到地狱来任职。’

狭雾山。

狗卷兄妹正按照林跃留下的训练方法在山林间钻来钻去,虽然狼狈,但精神奕奕。

鳞泷左近次站在一旁监督,似有所感地往树林里看了一眼。

一群熟悉的身影站在阴影处,对着他齐齐鞠了一躬。

掩盖在天狗面具下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愕到无法发声的表情,鳞泷左近次看着他们似乎要离开的动作,情不自禁地往前跑了两步。

“等等……”

背影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等……”

鳞泷左近次的脚步停在了低矮的灌木旁。

仿佛是一道无形的界线,划定了他们不同的生存范围。

少年少女们轻声道:“再见,鳞泷师傅。”

“……”鳞泷左近次沉默片刻,仿佛嘱咐即将远行的孩子般低声道,“啊,一路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啾咪!

本来想写六千字写到前往大夏的,是我高估了自己的二指禅手速……

本章黑死牟回忆的话都是原著鳄鱼老师写的,雨我无瓜!

这章算个过渡和埋伏笔吧

最近在追《黑化值清零中》

爱上了三本预收的文案

桑名江限锻坠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