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位于大夏腹地的某个秘密研究基地中。

正在往咒灵身上刻印符阵的虚元子似有所感地抬起头, 掐指一算,轻轻笑出声来,“那位小友回来了。”

比他预计的时间还要快上不少, 看来小友在那边遇到的事情并不算棘手。

“小友?就是你之前说的落到那个岛国上去的后辈?”一个穿着艳丽苗服的妖娆女子翘着凳脚晃了晃。

角落里抱着一把长剑的男人抬起头, “剑修?”

虚元子早有预料地看着他笑了笑, 指着墙上用红漆粉刷出的四个大字说道:“禁止内斗。”

男人眼里亮起的光又熄灭了,一副心如死水的样子垂头窝进了角落。

旁边身着青色衣裙的中年女子认真在纸上记录下实验数据, 沾满墨汁的笔尖在句末轻轻一勾,才直起身看着众人笑道:“我们何时前去迎接?”

“说到这个……你那个小友是怎么过来的啊?”苗服女子歪了歪头,“这个世界灵气这么匮乏,以筑基期的灵气储量, 无论是御剑还是飞举,都走不了多远吧?”

虚元子“咦”了一声, 闭眼把神识汇入大阵中查探,不一会儿,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他……飞过来的。”

……

林跃不知道大夏的普通民众对于非自然力量的看法, 也不知道他这样没在大夏官方登记上的黑户贸然进来要走怎样的流程,干脆沿着玉简上的气息一路往大陆深处遁去。

脚下碧蓝的大海换成了郁郁苍苍、连绵起伏的山岭,万里晴空不见, 脚边是白色的云雾在翻涌流动, 截然不同的景色让原本有些疲倦的狗卷兄妹再次打起精神新奇地往下看去。

星星点点散落在山林中的村落,沿河初具规模的城镇,整整齐齐的田地,分流截断的大坝, 每跨越一段距离,都能看到不同的景色。

林跃神识一扫,还能隐隐察觉出这些城市的分布似乎暗合了什么关窍。

这就是虚元子努力的成果之一吧。

留着发髻挑着担子在集市上游走的小贩正卸下扁担给追赶的小孩找糖人, 不远处是剪了短发穿着蓝色染布校服的学生在追逐打闹,奔跑时带起的微风吹得电线杆上的画报一角轻轻翕动,上面用工整的大字写着新时代来临的赞歌。

林跃看到的城镇都打上了工业革命的印记。

他们,并不落后于同时期的国家。

‘这里根本不是你所在的那个国家吧?’元嵇的声音蓦然响起,‘为什么还这么在意?’

林跃微微减少了灵气的供应,挡在面前的护罩变薄,透过的风把他的衣袍和玉冠束起的长发吹得往后飘扬。

少年面目的人嘴角上扬,畅然一笑,‘即便在不同的时空中这个国家有千万种历史走向,但无论我见到的是哪一个,那种归属感都不会改变。’

无论是在怎样的世界,无论它变得更富饶还是更枯窘,无论有没有遭遇过那些深重的苦难,无论这片大地上居住的是怎样的一群人……

那被刻入骨髓的热爱是无法磨灭的。

早在寄宿于炭治郎家的时候,林跃就知道海的对岸不可能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国家了,但他依旧怀抱着憧憬,一直到收到虚元子的传信。

‘硬要说的话,是血脉的缘故?’他道。

都死过一次投胎长到这么大了,哪来的血脉?元嵇凉凉地想。

但林跃心底那股复杂的情绪清晰传来,激荡的心神完全不像一个已经飞升过一次的修士。

元嵇的意识在剑身中沉浮半晌,隐匿了声息。

算了,和个傻子计较什么。

越靠近玉简指引的地方,林跃就越能感受到灵气浓度的变化。

虽然很稀薄,但确实在一点一点地增加。

他有些惊奇地伸手从无形的灵气中穿过。

难道那些飞升前辈们已经能够让这个世界的灵气复苏了?

还没等他想清楚,玉简的气息指引突然一断,代表虚元子就在这里。

林跃低头看去,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林海,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青山,根本看不到有人的踪迹。

云层聚拢,淡淡的凉意袭来,狗卷兄妹有些好奇地伸出手,小小的手掌上顿时覆盖了一层水雾。

是阵法吗?

林跃没有贸然下去,神识一扫,一个隔绝了他探查、覆盖整座山林的圆形大罩子顿时凸显了出来。

那么问题来了,该怎么友好地告诉完全没有通知过的各位前辈,他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在林跃陷入沉思之后,他看不见的罩子内侧,一群人搬着小板凳坐在那里,仰着头仿佛在看什么稀有物种。

“金……金丹……”

苗服女子——欧木理瞪着眼,张大了嘴巴,转身一把揪住虚元子中山装的衣领,面目狰狞道:“你前几天不是还说是筑基吗?”

早知道是金丹他们还准备什么小汽车!亏她特意推了寨子里的宴会跑去部门负责人那里死缠烂打,好不容易才混上了车队的一个名额。

结果人家都不用接直接飞到家门口来了!

剑修一个个脾气都暴躁得不行,要是以为他们故意摆架子然后上来直接开打可怎么办啊啊啊!她原本还想一开始就打好关系的!

作为一个曾经被剑修追了两百年的柔弱蛊修,欧木理越想越气,恨不得把手里的虚元子脑浆子都摇出来。

虚元子被她晃得一阵头大,扶着发髻断断续续地说道:“前……几天见面的时候确实是筑基……”

“可、可能这几天刚好突破吧……”

他的语气有些发虚,明显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信心。

本来卜算一道就不是他的特长,哪里能够事事料准,算得到这孩子际遇非常嘛。

这八百年来,他撒了一堆玉简,也就中了林跃一个,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他的气运么?

欧木理松开手,没好气地道:“算了,快点放他进来吧。”

旁边一个守卫人员有些犹豫地出声:“可是……黎珂先生不在,我们还不能完全确认这名人员的安全性……”

欧木理摆摆手,虚着眼道:“别管了,人家都已经找到门口来了,就算真抱着什么坏心思,我们也只能被金丹期的剑修当做三瓜俩菜砍了。”

青衣女修伸出手在空中示意地按了按,对着那名还想劝诫的守卫人员温和笑道:“无事,这孩子身上的气息很澄澈,即便是剑修,也不是滥杀之人。”

“更何况,这里的防御力量也并非那么脆弱。”

孙依澜作为医修,对于生灵的气息最为敏感,虽然不能如黎珂那般通过望气之术直接看出一个人的心性、过去以及未来,但是也能大致感知得出恶意的存在。

她没有从林跃身上看到那些令人担忧的东西。

嗡——

林跃等了没一会儿,就看到面前一阵水波似的晃动,面向他的地方缓缓打开了一个能够容纳他进入的口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插着旗帜、面积辽阔的平整广场,周围矗立着斗拱飞檐、风格鲜明的木石建筑,站在广场上的是严阵以待的一群士兵,以及……一排板凳。

林跃眼神一飘,把视线从那熟悉的小板凳上收回来,放在了正打量着他的四人身上。

即便现在修为只是筑基期,但那种与天道打过交道的气息完全把他们和其他人区分了开来。

里面还站着一个林跃的熟人。

他抬手行礼,“林跃,见过各位前辈。”

闻道有先后,这个礼,是他应施的。

“欧木理。”苗服女子摆摆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孙依澜。”气质温和文雅的青衣女人抬手。

“……欧阳霸天。”抱着一把剑的高大男人嗫嚅两下,十分迟疑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林跃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绷住。

虚元子咳了两声还礼,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捋了捋自己的美髯,笑呵呵地道:“没想到小友短短几日修为精进至此,真是后生可畏啊。”

他的目光落在狗卷兄妹身上,“这两位是……”

“暂时养在我身边的两个孩子。”林跃笑着揉了揉豆子的头。

小丫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两眼冒圈圈。

连日语都没有完全掌握的两人面对新的语言环境充满了无措。

林跃沉默了片刻,认真看着虚元子说道:“前辈,之前你和我说过,现在大夏有一套完整的非自然力量教学体系。”

虚元子看了看那两个孩子,有些了然,“如果只是让他们在这接受教导的话,这件事我还是能做主的。”

欧木理转了转眼睛,手指轻轻点着唇角,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不过林跃大腿高的小丫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林跃心里松了一口气。

才刚到就提要求,说实话他还是有点心虚的。

暗暗在心里把待会儿要送的大礼准备好,林跃认真看着兄妹俩的眼睛用日语说道:“接下来我们要暂时在大夏生活,我会尽我所能地让你们得到优良的教导,豆子和团子愿意吗?”

狗卷豆一把抱住林跃的手,坚定道:“我会努力学习林家乡的语言的!”

米白色头发的男孩有些拘谨地抿着嘴,手指捏着林跃的袖子轻轻点头。

虚元子等他们谈完,才侧过身豪气干云地一挥手道:“那我先来带你们认识一下,这个由我一手打造的基地,凌霄。”

与此同时,大海的另一边。

咒术高层们突然发出一道命令,要求二级以上的咒术师们找到东京都附近的鬼杀队队员,与他们合作,从食人鬼身上拿回一样东西,特级咒物——宿傩手指。

“啊……这可有点麻烦了啊……”某个接到命令的二级咒术师挠挠头,有些无奈。

根据他的消息,现在那些食人鬼应该已经随着他们鬼王的死亡全部消失了才对。

那上层的这个命令,还有那根失踪的宿傩手指……该怎么办?

隐秘的房间内,几扇相对的门后传出老人的说话声。

“那小子,说的是东京的食人鬼吧?”

“他没理由骗我们。”

“只要咒术界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他们就要给我拼尽全力地寻找!宿傩的手指一根都不能让外人拿走!”

“我们只要静静地等待……”

“……”

一天后,鬼舞辻无惨死亡连带着所有食人鬼消失无踪的消息递到了咒术总监部众人手里。

“?”他们看着手中的情报陷入了沉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啾!

感谢law、franziska、众人皆夸我帅、橘猫、安泽之五个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啵啵啵~(抱住狂揉

明天答辩,刚好撞教授枪口上了,今天写到哪算哪吧(咸鱼望天

给小天使们土下座(痛哭

欧木理是苗族命名方式

正准备开着小汽车去接小伙伴,转头看到小伙伴坐着直升机到家门口了

欧木理大概就是这样的心路历程

咒术高层们被坑了

虚元子非酋,广撒网都只捞到林跃一条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