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等活地狱。

一群衣着简陋的人正挥舞着农具, 在荒芜的土地上开垦着,他们的身旁堆满了一株株有着大花盘左右摇曳的向日葵。

仔细看还能看得出花盘里那一双豆豆眼和微笑的表情。

滋滋——

不时从向日葵里掉出来的金色光团将他们的身体烫出一片焦痕。

长相美艳的女孩啪的一下将手中的锄头扔在地上,捂着自己被灼烧又恢复如初的手腕愤怒喊道:“为什么我要到地狱来受这种苦啊!”

她紧皱着眉毛, 愤愤地一脚踩在微笑的向日葵花盘上。

“可恶!谁想和这种恶心的东西待下去啊!我要离开!让那个恶鬼过来!我要离开!”

空旷的土地上回荡着她的大喊大叫, 妓夫太郎看着自己的妹妹, 恢复了人类外貌的脸上满是手足无措。

一只身上满是伤疤的中型犬走了过来,斥责道:“喂!在做什么呢!鬼灯大人今天交代的数目还没完成, 偷懒的话是要从屎泥处开始受刑的!”

前几天林跃来过一趟之后,鬼灯就把原本的地狱改革计划升级成现在的200版本了。

因为适合植物生长的地狱并不多,再加上鬼灯对这些恶鬼观感极差,便先把他们划到了处罚以暴力杀害、虐待等与杀生有关的等活地狱来。

其中, 不喜处地狱因为是虐待动物罪行的地狱,任职的狱卒多为动物, 现在被鬼灯派来当监工的中型犬,就是不喜处地狱的现任狱卒罗刹。

任何妄图逃跑的恶鬼,都会被他循着气味找回来, 然后被写成报告上交。

一听到“屎泥处”三个字,曾经作为堕姬、现名梅的女孩脸色一僵,显然记起了那是个什么地方。

她铁青着脸尖叫:“不要——!我绝对不要去那种地方!”

罗刹瞥了一眼梅, 衔起她丢下的锄头放在她脚边, “你还有两百一十三株。”

童磨远远看着曾经的同僚被三言两语吓得乖乖开始了种地生涯,撑着脸无聊地拉长声音道:“诶——还以为小堕姬会坚持得更久一点呢……”

他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同样的,对于地狱下达给他的处罚也没有什么想法, 只是一概觉得无聊罢了。

没有太阳的世界啊……

青年七彩的眼眸中倒映出地狱终年阴霾的天空,懒懒地伸手拔了两片向日葵的花瓣下来吹开。

金黄色的花瓣轻飘飘地随着童磨吹出的风往前打了个旋,落在地上。

“好无聊……”

身上有着蓝色刺青的男人一脚一个坑地迅速把自己的任务完成, 板着脸转身气冲冲地朝罗刹走来。

“喂!狗,我的种完了,那只鬼说我只要打赢了你就带我去三途川找人,快点开始!”

罗刹耳朵一动,后爪轻轻刨了刨地,身体下压,露出一口尖利的犬牙,“哦!鬼灯大人吩咐过我,不会留手让你赢的!”

双方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发起了冲击。

砰!

剧烈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地传来,不喜处地狱的亡者们心惊胆战地四处张望。

“怎么回事?是地震了吗?”

“可恶,地狱也会有地震的吗?”

“喂!你们看,好像有什么东西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啊啊啊……救命!”

一人一犬的战斗波及到了亡者,他们四处奔逃,慢一点的都会被快到只能看清残影的攻击打成肉酱。

惊恐的尖叫和惨嚎接连不断地传来,给原本死气沉沉的不喜处地狱增添了一抹生气。

身着黑色浴衣的鬼神远远看到这一幕,露出满意的眼神,低头在纸上画了一个圈。

“效果还不错……”

但是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毕竟其他的恶鬼还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

干脆把指标再往上调一调吧。

阎魔大厅的后院,满地的金鱼草里面分割出两块地,种满了向日葵和紫色的大花,随着地狱土地的养料滋养,向日葵的花盘上长出了豆豆眼和微笑的嘴巴,紫色大花从中间裂开,露出一张满是尖牙的大嘴。

鬼灯抱着工作的卷轴经过,看到它们的变化,略微思考了一下,“林说过他那里还有其他的植物,下次可以试试搬一盆放在阎魔大王身边……”

他的视线在大嘴花的牙齿上停留了一会儿。

“最好是定时的那种……”

而在一海之隔的大夏,一场面谈刚刚结束。

几辆绿皮车隐蔽地离开了凌霄基地,消失在茫茫林海之中。

他们将会带着从凌霄基地得到的珍贵情报,传达到各位大佬手里,由他们制定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无论是那些仅此一份的研究资料与呼吸法,还是与日本的鬼杀队进行联系,又或者是修士们进阶金丹的事情,随便一件都会得到充足的重视。

更何况,还有带来这一切的林跃。

周围又恢复了安静。

林跃拆开自己手里的牛皮纸袋,从里面翻出来自己目前最需要的东西,看着那一溜儿齐全的文件,终于松了一口气。

心里的最后一丝忐忑也消失无踪。

欧木理凑过来看了一眼,“你很在意这些东西吗?以后都会有人定时进行更新的,虽然我不是很懂弄这个有什么用啦,但上面的人还挺在乎的。”

她的目光轻轻从林跃的脸上滑过,眼底闪过一丝思索。

对于他们这些修士来说,这种有使用时限的文件完全没有意义。

可能给他们批复签字的人都去阴司报道了,他们还是没什么变化。

因此欧木理有些不解林跃这种过分在意的态度。

尤其是林跃作为后辈才刚刚飞升到这个世界的前提下。

林跃抽出来狗卷兄妹的信息,捏着这几张薄薄的纸晃了晃,“这东西相当于宗门的身份证明,以后的用处可多了。”

现在还没有身份证这种东西,等以后步入现代社会,没有身份证明就相当于黑户,在到处都是高科技检测的社会中,寸步难行。

宗门的身份证明只有辨别身份以及点魂灯这两个功能。

欧木理不懂他语气中的笃定是从何而来,正准备再问,突然记起孙依澜之前的提醒,于是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是吗?”她绕了绕垂在胸口的小辫子,笑声清脆,“那我可要收好了。”

林跃看她漫不经心的态度就知道只是随口一说的。

“走吧。”他把东西装进去重新封好。

之前虚元子告诉他,谈完话后要去实验室一趟。

林跃现在还记得当时从阴司回来的时候,那迎面而来的五颜六色的术法,以及后续虚元子被火燎掉一截的胡子。

希望这次墙上的“禁止内斗”四个大字能起到效用吧。

实验室的大门消失的瞬间,坐在里面的七人齐刷刷朝着门口两人看来。

除了需要保证高层安全的一个阵修,所有虚元子能够找到的、飞升之后滞留在这个世界的修士都在这里了。

正中间那个穿着黑袍的束发青年认真看了林跃一眼,似乎运用了某种术法,两秒后,揉着额角轻轻点头。

其余人这才抬手行礼。

“蔡山禺。”

一个与法修形象完全相反的不修边幅的法修。

“雍长垣。”

眯着狐狸眼一看就很精明的算师。

“许夏青。”

哦,这回感觉对了,骚包臭屁要在降温法阵中摇扇子的法修。

“黎珂。”

忧郁文艺系青年,擅长望气。

林跃一一与虚元子告诉他的信息对应上,顺便加了个自己印象深刻的形容词上去。

“林跃。”他在最后自我介绍,“剑修。”

需要重点进行说明的东西虚元子早在林跃到来之前就讲过一次了,现在需要林跃到场,是因为另一件事。

“修仙界的天道在崩坏?”林跃皱起了眉。

黎珂颔首,“这是我和长垣通过你说的这些信息推算出来的。”

他漆黑如子夜的双眼直视着林跃,少年身上那一团团氤氲的气无所遁形。

“这个世界的功德金光能够消除秽力,让万物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但是修仙界没有。”

“那里的争夺与杀戮让秽力大量淤积,我便是隐隐察觉到了危机,才想着飞升去上界寻求出路,身为剑修,你应该更能感知到这件事才对。”

名为雍长垣的算师微微睁开眼,上翘的嘴唇抿直,略显严肃地说道:“灵气与秽力二者只能存其一,此消彼长,若无意外,灵脉被秽力侵蚀殆尽的时候,修仙界便会泯灭在虚空中了。”

修仙界赖以生存的根基,是灵气。

一瞬间,云衍宗外门弟子某次闲聊时的抱怨突然自林跃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真是的,现在用灵石买东西越来越困难了,矿脉出产越来越少,聚灵珠也越来越难以凝练,以后我们不会沦落到要用金银器物逛集市吧?’

‘别说傻话了,要真是那样,我家可是在大晟朝有好几十家铺子,那岂不是能买下整个万宝阁?’

林跃的心绪起伏,最先感受到的是和他心神相连的元嵇。

一整个世界的湮灭……

这样的事情放在任何人面前都会生出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他们是修士,有移山填海之能,在凡人面前,就是无所不能的仙人。

但也正是因为他们是修士,是追寻长生之道的一群凡人,才能更清晰地在每一次进阶时感知到天道的威能。

越站得高,越是谦卑。

那是一个完整运行了不知道多少年岁的法则,与这个世界的半成品完全不同。

所以他们没有绝对的自信,能够挽救整个修仙界。

哪怕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放在他们的时代都是为人所瞩目的存在。

没有谁能够轻轻松松承担得起那亿万生灵的重量与救世主这个身份。

林跃是在他们飞升不知道多少年后才摸到这个境界的后辈,相比起他们,知道的是最新的消息。

“修仙界……”林跃艰涩开口,“灵脉在枯竭。”

所有人心中一沉。

“我们和妖兽的战争,持续了太久。”

“我飞升的时候,秽力虬结汇聚成瘴,各大宗门都在积极寻求解决的办法。”

“妖兽们似乎在准备立国。”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良久,孙依澜叹道:“这也许就是我们飞升之后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吧。”

她周身平静沉着的气质让众人心神一稳。

“天道崩毁非一朝之事,短时间内我们不必顾虑太多。”青衣女子从袖间取了一截宁神香点燃,“更何况,你们不就是认为林小友从日本国带来的消息是破题关键,才急匆匆让他过来的吗?”

沉重的气氛一松,雍长垣重新眯起眼睛笑道:“哎呀,这不是一时间没想到嘛?”

林跃眼神一虚。

他现在听明白了,就是这群人算出来不得了的东西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难受,所以干脆找了一群人来分担。

然后搞得他心里七上八下忐忑得不行,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才是这个世界的少年漫主角。

知道修仙界他们暂时管不到,目前的重点是参悟这个世界的法则之后,他们的话题总算换成了关于进阶金丹以及和鬼杀队、咒术界建立联系的事情。

林跃临走前,之前差点误伤他的几个修士还给了他一堆东西当做补偿。

其中最为珍贵的,应该是这个世界唯二的储物袋了。

“整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用的,就剩这个了。”摇扇子增加时尚值的骚包青年许夏青丢给林跃一个闪亮的布袋。

说是布袋,也不太对,上面布满的宝石和金银线绣出来的符阵纹路,一看就价值不菲。

也……一看就是法修的东西。

崇尚简约大气的林跃感觉自己的审美受到了冲击,但无论是出于礼节还是实用性,他都只能捏着鼻子收下,还要对自己最烦的骚包法修说:

“多谢前辈。”

元嵇的意识在紫府中游走,半晌,忍不住“哈-哈-哈”地笑给了林跃听。

曾经他还是高冷范的时候,就天天被林跃以“剑修的剑像法修算个什么事儿”为由,按在锻剑炉和训练场摩擦。

天道好轮回。

林跃回到自己的居所,正好遇上上完课往这边走的狗卷兄妹。

“林!”狗卷豆蹦蹦跳跳跑过来。

他们的老师是从基地里找到的精通多国语言的高材生,给两个小孩子启蒙完全是杀鸡用牛刀。

可是,林跃给的实在太多了。

那一堆研究资料谁都馋。

以后组建研究小组,肯定是要经过林跃的意见的,之前给狗卷兄妹找老师的时候,他们暗暗较劲就是为了这个小组名额。

林跃撑着狗卷豆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今天学了什么呀?”

“我说给林听!”狗卷豆清了清嗓子,正肃道,“你好!”

字正腔圆,非常洪亮。

听得林跃身躯一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九笙ww、未问、law、啾四位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啵啵~

苦夏(咸鱼望天

感觉写东西完全没得灵感

抱歉让大家付钱看无聊了(跪

话说回来,外国人最先学会、说得最多也最好的话,感觉就是你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