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64章 第六十四掌
 
林跃满是新鲜感地坐在鬼杀队派来接送他们的汽车里。

坐在窗边的狗卷团视线时不时地向窗外飘去。

“诶?林从大夏坐轮船花费了两天才到日本吗?”穿着一身珊瑚色和服、规规矩矩用花簪把头发盘好的甘露寺蜜璃惊讶道, 原本努力绷紧显得严肃的脸立刻破功。

“日本和大夏原来隔了这么远啊……”她绿色的眼睛眨了眨,突然高兴起来,“那也就是说我可以在轮船上吃两天的特供餐!”

听到“特供餐”三个字, 一旁的狗卷团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吃到吐的鱼, 默默在心里把鱼类划入了未来五年不会接触的食物清单。

“唔姆!这个想法很不错!”前排的炼狱杏寿郎抱臂坐得稳稳当当, 扬着自己爽朗的笑肯定了甘露寺蜜璃的提议。

“而且一下船就可以吃到大夏的食物,听说一个城市就有几百种美食呢!”女孩的声音满是期待。

“炼狱先生, 如果时间充足的话,我们可以一路吃到目的地去!”

“嗯!听起来是个很不错的提议。”

好嘛,那你们怕是走不出一个省。

林跃坐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两个干饭人的话题迅速拐到了要带多少特产上去。

以食物为开端, 原本沉寂的气氛立刻变得活跃起来,林跃不禁感慨今天还好来的是甘露寺和杏寿郎。

但凡来的是时透无一郎或者富冈义勇, 再或者不死川实弥,今天这辆车不是死寂拍摄片场就是速度与激情。

而在林跃他们这边其乐融融的时候。

被甘露寺蜜璃临场抛到脑后,最后只能和大块头蔡山禺相对无言的虚元子:“……”

似乎……他们才是比较需要讲解的人吧?

交谈中, 林跃也知道了鬼杀队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产屋敷会社的事。

原本是为了灭鬼而创办的产业,现在在产屋敷耀哉的精心打理下已经开始转型扩张,一方面解决了不少鬼杀队队员再就业的问题, 一方面带来了可观的财富。

依靠代代积累下的医疗资料以及珠世和蝴蝶忍的研究产出, 产屋敷会社在日本医疗界迅速崭露头角,成为来势汹汹的新锐,福利院等慈善设施在资金充足后立刻开启了同步建设,旅馆店铺之类的经营则交给了产屋敷辉利哉, 成为了下一任当主的训练任务与考验。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产屋敷会社就在日本商界创出了不容忽视的成绩。

九柱都知道,鬼杀队的未来发展计划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和林跃有关。

啊啊, 林君真是可靠又帅气!

甘露寺蜜璃握拳放在胸前,两颊红红地悄悄看了一眼林跃的方向。

视线一挪,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的她立刻被板着脸的狗卷团击中红心。

好、好像家里的弟弟……

团子,可爱!

狗卷团敏锐地察觉到了一闪而过的炽热视线,转头看到使劲拧着袖角、力道能拧开天灵盖的羞涩女孩,沉默片刻,默默把头转了回来。

落日的余晖残留在天际,漫天橘红色的晚霞掺杂着丝丝紫色晕染了山棱,车辆驶入城市后,高楼的影子覆盖了他们经过的区域。

狗卷团撑着脸静静看着窗外的景色,耳边是长辈们的闲谈,车辆规律的轰鸣声催得人昏昏欲睡,他小小地张嘴打了个哈欠。

日本啊……

真是个令人感到不适的地方。

在狗卷团的眼中,那绮丽的晚霞下呈现出来的不是什么美丽景色,而是随处可见的诅咒,它们或许来源于某些人共同的怨恨,或许来源于亡灵的执念。

魑魅盛行的都市中,黄昏是真正的逢魔时刻。

与这看惯了的景色相比,凌霄基地那干净得过分的样子才是异常。

三十分钟后。

三辆车在一个旅馆门口停下。

林跃在正门处看到了熟悉的紫藤花纹。

一个穿着海松色羽织的老人带着两个青年站在那里,看到车辆停下,微微弯腰恭敬道:“几位客人,浴池和饭食已经准备好了。”

进入旅馆,里面是传统的木制装潢,相比那些大酒店显得复古不少,上了年岁的木头散发着淡淡的独特味道,晕黄的灯光柔和而明亮,总体来说,是个令人感到舒适的场所。

甘露寺蜜璃在半途的时候就记起自己的任务了,下车之后满脸通红地跑去和虚元子他们道歉,林跃站在大厅没多久,就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头发微乱的高挑女孩一个急刹车停在他面前。

“那、那个,林……”甘露寺蜜璃双眼发亮又有些忐忑地出声,“这几天东京附近好像有烟火大会,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林跃一瞬间明白了甘露寺蜜璃为什么会是这么一身装扮,看来不仅仅是因为要来迎接他们的缘故啊。

他转头问炼狱杏寿郎的意见。

“烟火大会?说起来,我好像是听到过有这件事呢!”金红色头发的男人认真回答,“但是果然还是要先吃得饱饱的,这样才有力气去观赏美景吧!”

甘露寺蜜璃举双手表示一百分赞同。

虚元子几人走进来,看到他们几个围在那里说着什么,凑过去一问,也纷纷表示要去看一看这独具日本特色的民俗活动。

反正预定的计划就是在旅馆休息一晚,明天再前往目的地,在咨询了本地人老板之后,得知荒川的烟火大会已经结束了,但是今晚刚好是隅田川烟火大会的举行时间。

泡完澡吃完饭,一行人穿着老板准备的浴衣前往浅草,那里是老板推荐的最佳观景点。

半路上,他们被拥挤的人群分开,身边只剩下狗卷团和炼狱杏寿郎,林跃收到虚元子的传音后就不去管他们了,神识扫过甘露寺蜜璃的方向,发现她似乎是在等某个人。

没过一会儿,伊黑小芭内的身影出现,林跃才放心地收回注意力。

原来是早就有约。

林跃心里刚闪过这个想法,突然感觉一阵推搡,金红色的猫头鹰就此淹没在人海。

反正待会儿到时间还是在旅馆集合,林跃也没急着找他们,干脆顺水推舟迈着脚步被夹在人群里往前走去。

余光注意到牵着的小孩艰在难躲避人群,林跃弯腰双手一用力,已经到他腰腹高的狗卷团被抱了起来,避免了被踩踏的意外。

许久没有得到这个待遇的狗卷团小心扶住林跃的肩膀,昏暗的灯光下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抿紧了嘴。

在他的认知中,像是妹妹这样的小孩才应该被抱在怀里。

他们现在走的是一个下坡路,左侧能看到流动的河水,右侧是一条夹杂在树丛中的长长石阶,尽头矗立着一座朱红的鸟居,上面应该是一个大神社,因为就算是现在也还能看到有人去参拜的背影。

林跃看着看着,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个背影……似乎是云音?

他往旁边看了看,没有找到夜斗的身影。

行色匆忙的云音快步走上石阶,消失在了尽头。

狗卷团也注意到了林跃所看的方向,从自己挎着的布包里掏出板子,上面显示:【要去追吗】

林跃低头扫了一眼板子上的字,轻声道:“嗯,云音的状况看起来有点不对。”

他拍了拍狗卷团的背,“抓稳。”

肩膀处的衣物传来收紧的触感。

林跃掐了个避人耳目的法诀,微微屈膝一跃,如同乘着风一般飘向了神社。

在他的脚下,石阶两侧的灯火仿佛成为了一条指引的光带,与灯火通明的河畔遥遥相映。

如同神明一般。

狗卷团的头发被夜风吹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脚下快速掠过的地方。

在大夏的时候,林跃从来不会刻意隐瞒要做的事情,也会在授课之余和兄妹俩说一些让他们似懂非懂的话。

‘团子,要好好保护妹妹,只有找到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才会有足够的动力为了这个目标去努力变强。’那双手轻轻揉着他的发顶,明明是清朗的少年音色,却饱含着某些沉重的东西。

狗卷团当时举着板子问:【林想保护什么呢】

‘如果我说保护世界的话,会不会显得很中二?’

狗卷团不懂中二是什么意思,隔了一会儿,又听到林跃说。

‘算了,那就保护所有我喜欢的东西好了。’

林喜欢的东西?

是大夏,是鬼杀队的大家,是炭治郎哥哥,是鳞泷师傅,是小福姐姐和大黑叔叔,是妹妹……

林还希望,在日本咒术界取得相应的地位。

曾经差点被自称为诅咒师的人掳走的经历突然从脑海中浮现,那些人,是障碍物,是必须去除的腐坏部分,纵容他们存在的咒术界高层也是。

就像以前他抢到的有了霉点的面饼一样,需要挖出那部分,才能不吃坏肚子。

狗卷团的计划小本本是那天之后出现的。

“请止步。”

一个轻柔从容的女声响起,狗卷团蓦然回神。

林跃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白衣绯袴的美丽女子站在他们面前,正肃着脸制止了他们的前进。

行人依旧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狗卷团认真打量着她,确定了女子非人类的身份。

“你们是在追刚才的神器吗?”梅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面前的人类,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从那名长发少年的身上察觉到了一点与神明相近的气息。

太奇怪了。

额心有着五瓣梅花纹路的千年梅树精蹙起细眉,暗暗提高了警惕。

“梅雨。”一声呼唤从她的身后传来。

女子回头,看着突然出现的自家神明,语气微微加重,“道真公!”

她并不赞同让神明出现在这些来历不明身上透着诡异的人面前。

“没事没事。”一身古代官服打扮的儒雅老人摆摆手上拿着的木制笏板,笑着看向林跃,“你们在找的,是云音吧?”

他侧身让出一个位置,盘着发髻插着一把木梳作为装饰的女孩面色苍白,躲避着林跃的目光往后退了一步。

“云音?”林跃一愣。

“云音!”一声焦急的大喊瞬间盖过了林跃的声音。

气喘吁吁的夜斗撑着膝盖出现在石阶尽头。

这是……怎么回事?

林跃的目光在夜斗和云音之间来回看了两遍,有些搞不懂他们在弄什么。

砰——啪!

绚烂的烟花在夜幕中炸开,五颜六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区域,远处传来人群的惊呼声。

星星点点的焰火揉碎在云音的眼眸中,她注视着对面的黑发神明,慌乱摇头,脚步不由自主地后退。

“不要再跑了。”夜斗无奈又悲哀地看着云音,并指对准她,“让我把你……除名吧。”

“拜托了。”

他的声音沉重落下。

头顶是连续不断的烟花绽放成一片,无数人在这样的美景下进行祈愿,脸上带着幸福开心的笑。

云音额头冒出了一颗颗冷汗,眼睁睁看着自己刻在手臂上的名字散发着微光浮现了出来,仿佛下一秒就要破碎。

“不、不要……”

林跃皱眉看着这一幕,正准备阻止询问,突然看到云音捂着头痛苦喊道:

“狛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