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宿傩的手指?

林跃眉毛一挑, 神识立刻捕捉到了空气中还未消散的一缕气息。

原来如此,宿傩的手指之间会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吗?

看来是上次忽悠咒术界高层追食人鬼的事情暴露了啊。

“宿傩的手指吗?被我吃掉了。”在所有人的注目中,林跃摊手平淡地说道。

“……”

室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坐在加茂吉池侧后方的老人瞪大了浑浊的双眼, 明显对这个答案接受不能。

加茂吉池攥紧袖子, 脸色难看地开口:“请不要开玩笑……”

宿傩的手指被人吃了?这可真是他几十年来听过的最大的笑话!尤其是说出这话的人还一副毫无所觉的样子坐在他面前, 和那句荒诞的话一对比,简直就是一出拙劣的恶作剧。

林跃这么说, 在他看来就是想隐瞒手指去向的表现。

“你们不是带了另一根手指来嘛?”林跃撑着头,表情玩味,“试试不就知道了?”

加茂吉池没来得及深思林跃为什么会知道另一根手指的事,就听到身后传来衣物摩擦的窸窣声。

一直作为旁观者存在的老人双手拿着一个棕褐色的木盒走到了他们身边。

“我来验证吧。”苍老的声音低低响起。

层层叠叠的封印被小心卸下, 特级咒物的秽力散发出来。

虚元子看了一眼,抬手甩出一道符箓, 微弱的白光一闪而过,整个房间顿时被一个无形的结界隔绝。

鬼杀队里的都是看不见咒灵的普通人,要是招来了咒灵, 给主人家造成麻烦可就不好了。

咒术界的几人注意到了虚元子的动作,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明智地选择没有出声。

两分钟后, 老人把手指重新封印, 眼神复杂地看着林跃,“他说的没错。”

出现这样的意外,他们原本预定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

带上宿傩的手指,只是一个试探, 他们对于从食人鬼已经完全消失的东京找回失踪的手指并没抱有太大希望,但依旧对消灭恶鬼的鬼杀队心存怀疑。

在亲耳听到林跃的回答之前,他们完全没有预想过, 这种对于人类来说是剧毒的东西,会被人吃进去,甚至没有看到任何不良反应。

那个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异类的少年还在说,“啊,老实说,吃了这个东西总感觉不卫生啊,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取出来吗?”

林跃虽然是号称什么都吃的大夏人,但也不会对这种死蜡味的东西感兴趣啊。

虽然不是自愿的,但宿傩手指确实在他晋升金丹的路上助推了一把,而手指本身又是属于日本的东西,在天道的判定下,他就是欠了日本一个因果。

凌霄基地的人用过各种办法,也没能把手指从他体内分离出来,简直就像是寄生了一样。

他还要回修仙界一趟呢,鬼知道这个世界的天道会不会因此而卡他修为,那到时候可就玩大了。

从老人口中得到肯定答案的众人先是不可置信,随即嗡嗡的讨论声轰然炸开。

自然,关于宿傩手指能否取出的问题也现场得到了验证。

依旧是“取不出”的回答。

林跃兴致顿时低落了下去,应付着挑了两个问题回答。

“嗯?你说怎么吃下去的?当然是张嘴吃下去的啊。”

“说起来,那个强迫我吃手指的家伙,和你们也有联系吧?”

他突然想到什么,漆黑的眼眸直直看向加茂吉池,“那个额头上有缝合线的家伙……还有一个和尚。”

无形的压力瞬间淹没在场众人,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除去云淡风轻的虚元子,所有人都难受地伏低了身体,内脏被挤压收缩的感觉像是要将他们活生生捏爆,呼吸间的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口鼻间满是溺水的窒息感。

咒力无法调动,思维也在变得迟钝,浑身只剩下了紧张到无法动弹的想法——逃!

他们这才意识到,面前的少年——在情报中被评价为超一流的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

只不过是他一直以来笑眯眯的平和态度麻痹了他们的感知而已。

就像是吃饱喝足的凶兽惬意地甩着尾巴在逗弄弱小的对手,当作消遣的游戏。

“加茂……宪伦,是吗?”林跃说出一个名字。

这还是当时那些门后的老古董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才透露给他的名字,他却根本找不到这个人。

虚元子教授的术法没有出错,那就只能是脸和名字中的一个存在问题。

加茂吉池和老人脸色难看。

不仅是因为被迫向林跃低头,也因为那个象征着加茂家污点的名字。

五条川张着嘴艰难地伏在地上喘息,耳中听到林跃的话,不由自主地分出了更多的心神来倾听。

加茂宪伦?那不是加茂家的一个叛逃术师吗?加茂家清除了这个人存在的大部分痕迹,他也只不过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但不知道他具体做了什么事,又怎么成为了这件事的关键人物。

直觉这里面触及到很多隐秘的五条川努力集中精神,却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很强。”

林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夸我也没用。”

“大夏希望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我已经知道了。”老人脸上的褶皱随着他嘴巴的开合伸缩,那双阴鸷的眼睛从下往上盯住林跃,眼底闪过一丝狂热。

“如果我说,合约上的所有条件我都可以考虑,宿傩手指的事我也可以不追究,只需要你答应一件事,就把加茂宪伦的事告知你呢?”

“……”林跃迟疑了,这么一听,他好像占了大便宜啊。

难道是福神buff终于生效了?

他摩挲了一下袖中的御守,减去威压,神色不变地问道:“什么条件?”

“站在日本一方。”

林跃立刻就想拒绝。

“七十年,我要你保护日本七十年的时间。”本名为加茂景辉的老人笃定地说道,像是认定林跃一定不会拒绝。

“在这期间,我们会给予你与实力相匹配的地位,但是同样的,你要作为咒术界的一员,在一定程度上听从我们的调遣。”

至于这个“调遣”是用来做什么,就需要后续立下束缚时进行说明了。

当然,他还没有自大到妄想完全掌控一个可以单挑咒术界的强者,于是谨慎地留出了“一定程度”的商量余地。

七十年,刚好是一个强者人生的最终阶段。

咒术界现在之所以人才凋敝,一个原因是咒术人才难以培养,另一个原因则是折损率过高。

再怎么争权夺利,他们表面上打着的保护普通民众、祓除诅咒的旗号还是不会变的,强者需要经历无数的战斗才能成长起来,但是这个过程并不可控。

这其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太多了。

由于人口增多而越来越强大、数量繁多的诅咒,外国咒术师的窥视,本国诅咒师的活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需要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让咒术界、尤其是御三家平安度过这段青黄不接的时期。

只有这样,咒术总监部以及御三家的地位才不会被动摇。

林跃以及他背后所代表的大夏,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

至于这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的谋算,那就不是现在该谈的东西了。

乍一听上去,金丹期剑修为日本七十年的发展保驾护航,似乎是个很划算的交易。

前提是咒术界知晓了林跃的真实身份。

“七十年?”林跃回想了一下自己和虚元子更改过的条款,摸着下巴喃喃。

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这个时间足以让他们从风华正茂的少年变成步履蹒跚的老人,但是对于修士来说,不过是闭两次关的时间。

既能给大夏创收,又能了结因果,还能蹭一蹭法则的气运,一箭三雕的好事啊。

至于调遣的束缚?

开玩笑,连咒言术的反噬他都能斩断,又不是发心魔誓,不爽了直接把束缚切开不就行了?

用前朝的剑斩本朝的官这种事,他做得可顺手了。

想到这里,少年嘴角一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合作愉快。”

后续的所有程序都由虚元子来接手,林跃只负责卖自己的那一部分,五分钟后,他顶着一众畏惧和忌惮的目光拉开障子门,走了出去。

看到门口蹲着的一个小身影,林跃脸上自然而然地带上笑意,靠近小孩揉了揉他的头,“怎么等在这?不是和甘露寺姐姐去玩了吗?”

狗卷团举起板子:【我想更多地了解咒术界】

林跃:“这是你一定要做的事?”

狗卷团点头。

林跃思索的目光在他头顶停留一会儿,转而指着刚好从门后出来的五条川说道:“那就问他吧。”

五条川一副状况外的表情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脸疑惑。

狗卷团:【可以吗】

“可以的。”林跃蹲下来,平视着狗卷团,“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吧。”

他虽然对狗卷兄妹承担着教导的责任,但不会过多干涉他们的成长,这个过程最终导向的结果对他来说同样未知。

林跃相信这两个孩子不会让自己失望,但同时也做好了准备。

一旦他们与恶意为伍,就斩杀他们的准备。

身上原本与大夏纠缠在一起的气运在结下束缚后往日本的方向分出一缕,林跃似有所觉地抬头看了看虚无一片的天空。

“我先走了!晚饭前回来!”摆了摆手,林跃扔下身后的一大一小,脚步轻快地奔向了蝶屋。

元嵇给他传讯说蝴蝶忍从那些植物中萃取的一种特殊成分能够直接溶解咒灵呢。

五条川从那个一会儿就消失不见的背影上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只到自己大腿高的小孩,眼皮一跳,扯出惯用的温和微笑说道:“小朋友,是想吃糖了吗?”

狗卷团眼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举起手中的板子:【林让我问你关于咒术界的事】

五条川一愣。

【你是可以信任的吧】

虽然没有标点符号,但五条川依旧从这个问句形式的话语中读到了肯定的语气。

他收起了脸上的笑,正要开口。

“你……”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五条家的孩子?”来人的手还扶在门边上,目光从两人身上一扫而过,“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加茂吉池对于五条家的这个后辈略有耳闻,不出意外他会成为五条家新任家主的辅佐人员之一。

至于这个孩子……

加茂吉池的目光落在男孩略高的衣领和手中的板子上,稍加思索,正准备开口询问,突然看到板子上出现了一行汉字。

【叔叔好】

大夏人?

和室里被完全碾压的耻辱浮上心头,加茂吉池顿时失去了兴致,咽下即将出口的话,捏了捏眉心,低声道:“不要被缠住太久了。”

他把狗卷团当成是缠着五条川玩耍的孩童,叮嘱一句就离开了这里。

正好对着五条川的板子一动不动,上面的字已经变换成了日语。

【我们来谈一谈变革的事吧】

五条川攥紧掌心,垂眼对上了一双平静无波的深紫色眼眸。

半晌,他开口道:“好。”

蝶屋。

林跃刚一赶到,就看到了蝴蝶忍脸上戴着的那副眼镜。

一段时间不见就近视了?

听到动静,正在埋头记录什么的蝴蝶忍转过身,微笑着用轻柔的语气打了个招呼,“啊呀,林,好久不见。”

实际上在鬼杀队门口被拜托转交研究日志的时候就见过了呢。

林跃想归想,但还是明智地选择回应招呼,“忍,好久不见。”

话题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近视的问题上。

“诶?近视?没有哦。”蝴蝶忍一边分心回答,一边拿着手中的针筒稳稳推射着里面的液体,“这是从咒术界换来的特殊眼镜,可以让普通人也能看到那些咒灵。”

她眼神平静地看着实验台上的咒灵因为药物而扭曲惨嚎,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地感慨道:“真是帮大忙了,不然看不见实验物也会让我很苦恼的啊。”

当时抓的壮丁只有五条川一个坚持到了这副眼镜到来呢。

另一个咒术师因为过于残暴的实验场景暂时失去了欣赏鬼杀队伙食的心情,选择闭门静思一段时间。

毕竟,就算他们咒术师的任务是祓除咒灵,那也是给个痛快让咒灵消失得干干净净啊,哪会像这个恐怖的女人一样,又是砍掉肢体观察再生能力,又是要他们解剖咒灵看有没有内脏的……

她看不见咒灵,就需要他们两个咒术师一五一十地说清楚,每天被迫看那样的东西七八个小时,晚上做梦都是自己躺在台子上要被解剖了。

无数次惊醒呆坐到天亮,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林跃听着蝴蝶忍微笑叙述那些过往苦恼,默默为勇士五条川点了根蜡。

他凑过去看了一眼那些瓶瓶罐罐,“这里的植物还够么?需要我再移植一部分出来吗?”

自从被凌霄基地的人盯上那些植物,他的空间就没有一块闲田了,现在满满当当全是已经成熟的作物。

“暂时不需要。”蝴蝶忍回答完,动作一顿,“说起来,有件事还需要拜托林去做。”

“什么事?”林跃好奇。

一个装着不少黑色颗粒的玻璃瓶递到了他手里。

“林的空间只能接受种子吧?可以试试种植一下这些东西吗?”蝴蝶忍翻了翻手中的册子,“找到了。”

“这是……”林跃低头,神识没有察觉出异样。

“新型葡萄炸弹30版本。”蝴蝶忍摊开册子,指着上面的一串数据说道,“性能非常优秀,但似乎不能进行量产,我想看看林的特殊空间会不会让它有所改变。”

如果不是林跃的空间只能接受种子进入,蝴蝶忍本来是想直接住到里面去的。

她目光非常、非常遗憾且不舍地在林跃身上停留了两秒。

葡萄炸弹?还是30版本?

林跃眼皮一跳。

没记错的话,前世的植物大战僵尸里,似乎没有葡萄这种水果吧?

这是疯狂的戴夫·改·蝴蝶忍版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