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从夜斗那里得到的信息算是意外收获。

虽然夜斗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正在谋划什么, 或者那个额头上有着缝合线的“加茂宪伦”的身份,但是总比一开始摸不着头脑的情况好上很多。

而且基地还有个珍稀职业算师,这时候不派上一点用场怎么行?

‘林, 虽然我不知道父亲的具体计划, 但在他达到目的之前, 一定还会有更多人因为他而死亡,之前命令我斩杀鬼杀队主公的事, 还有咒术师们遭遇的事,都有他的身影。’

‘小心绯。’

绯,从夜斗的描述来看是那个留着妹妹头发型的女孩,她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林跃一边思索一边快步绕过回廊。

“啊!请小心……”

一声惊呼打断了林跃的思绪, 他脚下略微一错,避开了迎面撞来的巨型包袱。

“十分抱歉!我……咦?林!”

伴随着活力满满的声音, 有着深红色头发的少年从包袱后面艰难地探出了头,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炭治郎,你这是……”林跃瞄了一眼几乎要顶到回廊顶部的东西, 有些搞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

“啊,这个啊。”炭治郎轻手轻脚地把东西放到一边,挠了挠头, 看起来也有些困惑, “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是蝴蝶小姐要我搬到实验室去的,估计又是些什么器材吧。”

炭治郎口中的实验室就是原来的蝶屋,不过现在那边已经重新扩建过了, 前面是正常的医务室,后面严格保密的地方是现在的实验室。

经过更新换代,里面的设备现在差不多都是用的最顶尖的那一批, 而且因为和大夏那边建立了合作关系,林跃还看到过眼熟的几台机器漂洋过海搬进了实验室。

附近的咒灵又要被抓空了……

林跃忍不住走神了一小会儿,弯腰轻松拎起一半的东西,侧身道:“我帮你一起拿过去吧,正好我也要去那边找人。”

“啊,十分感谢!”炭治郎一愣,很快露出了开心的笑。

“真是帮大忙了,林。”

炭治郎和林跃并肩走在回廊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林跃也差不多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在这。

“我参加了主公开办的扫盲班之后,在选择技能时决定学习料理,然后又跟随大夏来的师傅学习了一段时间。”

“现在靠着家里的积蓄还有向鬼杀队借的钱,已经在小镇上开起了一家料理店,生意很不错呢。”

炭治郎的语气很是兴奋,第一次通过自己的手艺收获金钱和客人的赞许时,他高兴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之后因为生意太忙,一直都没能再来拜访你。”

“拜访我?”林跃侧头,满脸纳闷。

如果是需要联系的话,他记得给了炭治郎一沓短程传讯剑符的啊。

炭治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爸爸、妈妈还有祢豆子他们在知道你回到日本来之后,就一直希望能给你带点东西过来。”

“我们的料理用的都是林你给的种子种出来的菜,得到了很多客人的夸赞,而且,我一开始手忙脚乱的,还是靠着林你教会我们的料理才一点点积攒了客流。”

“所以我们想尽可能地多报答林一些。”

“那你为什么会想到学习料理呢?”

他记得耀哉开的扫盲班里面教授的技能还挺多的吧。

“因为我觉得挨饿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所以希望以后大家都能吃得饱肚子啊。”

“我认为能在饥饿的时候吃上饭就是最幸福的事了。”炭治郎眼睛发亮地说道。

林跃想了想,笑了起来,“赞同。”

两人一边说一边已经到了蝶屋门口,炭治郎看到正在等待接收的几个女孩,停止了谈话快步走过去。

“林,这是小清、小澄还有小菜穗,把东西交给她们就好了。”

三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脸红红地齐声道:“林大人好。”

看来是认识他,毕竟往返蝶屋这么多回了,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三小只的名字。

礼貌地回应后,林跃看了一眼呆呆的三个瘦弱女孩,十分怀疑她们能不能搬动这些东西。

他掐了个手诀准备减轻点重量,两秒后,毫无动静的包袱让林跃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术法课基本挂科的事实,于是又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把包裹递了过去。

“稍微有点重,你们慢慢来。”他叮嘱了一句。

减了一两也是减轻嘛。

三个女孩摇摇晃晃消失在门后,炭治郎从领口掏出一叠用布包好的东西,递给林跃。

林跃立刻感知出里面装的是钱。

他忍不住皱眉,“我不能收。”

炭治郎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坚决道:“不行,这可是林你加盟我们料理店的分红!如果你不收的话那我就每个月都交给团子!”

“我什么时候加盟你的料理店了?这些话谁教你的?”

“团子!”

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炭治郎看着林跃一脸黑线的表情,忍不住结巴道:“团、团子说不能说的。”

这小孩可真是学得越多就越喜欢拿身边人来实践了。

林跃想起上次察看团子学习心得的时候,关于地狱的那一部分,几乎已经成了一本完整的犯罪宝典。

尤其是这孩子在认认真真记录了犯罪手法后,还提出了自己的改进意见。

看得林跃一个头两个大,深怕以后在市面上看到什么《厚黑学》《三步教你走上人生巅峰》,署名全是狗卷团。

好在和大夏那边的远程连线课程也没有落下,正规老师可比林跃这个半吊子会教育,目前来看团子也只是喜欢实验一些无伤大雅的心理博弈或者选择问题,没有长歪的迹象。

“……行吧行吧。”林跃抓了抓头发,无奈道,“我也不缺这些,如果这些钱超过你们收入的五分之一,我就不会收。”

炭治郎犹豫了一下,眼神乱飞,面容扭曲,“这里面就、就只有、五、五分之一啦。”

说谎的痕迹不要太明显。

林跃干脆把大部分钱折算成了去料理店的消费,好说歹说才把一根筋的炭治郎忽悠过去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

转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炭治郎挥手喊了再见之后转身,刚走两步,突然意识到不对。

“林不是说要来蝶屋找人的吗?”

另一边,林跃用神识找到虚元子的所在地之后,提气轻轻跃上瓦檐,速度极快地以直线距离靠近。

黑色的鎹鸦盯着少年的身影轻盈落地,张嘴嘎嘎叫了两声,撇过头开始用喙梳理自己的羽毛。

“好久不见,幽。”林跃打了声招呼。

这只鎹鸦是当初他通过藤袭山选拔之后鬼杀队给他的,性格高冷,不爱说话,但是办事很靠谱,回大夏的时候他拜托鬼杀队的鎹鸦饲养员代为照顾,算起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的久别重逢。

听到曾经的主人打招呼,名为幽的鎹鸦也只是矜持地歪歪头,扑扇了一下翅膀。

林跃在廊下脱下木屐,刚一上去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林,你这是从哪回来?”

林跃抬头,面前的宇髄天元少了宝石头巾的装饰,一头白发编了几股辫子在脑后扎成了低马尾,穿着一身花纹华丽的浴衣,配上那妖冶的妆容和身上各处的金属配饰,莫名看出了现代摇滚风的感觉。

林跃一个激灵,连忙把脑子里那弹着电吉他在五光十色的彩灯下嘶吼的宇髄天元甩了出去。

“我去了一趟夜斗那里。”

“夜斗?那是谁?”宇髄天元随意道。

林跃一顿。

没等他解释,宇髄天元摆了摆手,“算了,刚才看到虚元子似乎准备来找你,既然你在这里,就快点过去吧。”

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长廊尽头。

林跃收回视线,往虚元子的房间走去。

无法长久与人结缘的……神明吗?

只要被所有人遗忘,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的存在。

林跃拉开门,正好看到虚元子捏着一封信转身。

“虚……”

“哎哟,小友,你快来看看,这次大夏突然给我们紧急传信,说是雍长垣起了一卦,算出了点什么,但是又不写清楚,上面只提了个大概的日期,还有几个关键词,我和老蔡看了半天,一人一个想法,谁也争不过谁。”

林跃闻言看了一眼那位以腼腆著称的前辈,对方捧着一杯茶,注意到他的视线后望过来,幅度极小地点头示意。

林跃又看了一眼喋喋不休的虚元子。

这俩争起来?

“快看看快看看。”虚元子一把把信纸塞到林跃手里,嘀嘀咕咕,“你那个剑灵这几天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想找你的时候只能问他,现在倒好,整把剑都失踪了。”

林跃翻看着手里的信,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事,过个几天就会回来的,他现在正准备化形呢。”

自从林跃灵气的积攒速度赶得上消耗了,元嵇就不想再用一把剑的形态进出蝶屋了。

每次实验他都只能在旁边用说的方式进行指导,有时候看着一些新来的助手磨磨蹭蹭,他都恨不得撸起袖子自己上。

然而长剑形态的他只会把实验器材划个稀碎。

想起上次元嵇被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林跃就忍不住想笑。

用特殊方法写成的信只有修士才能看到,林跃收敛心神,神识一扫而过将信上的内容看了一遍,眉尾微挑。

信上说了三件事,一是有关造神的大致想法,以及需要林跃帮忙收集的情报,二是基地那边以及决定好第一批渡劫晋升金丹的人了。

除了不能感知到呼吸法的蛊修欧木理、算师雍长垣、器修欧阳霸天、医修孙依澜,黎珂、许夏青还有护卫在大夏高层身边的一个阵修前辈,都选择了晋升。

地点暂时还没决定好,信中询问了林跃的意见,毕竟林跃作为第一个晋升金丹的修士,对于如何应对这个世界的雷劫,可是要比他们有经验得多。

第三件事,就是虚元子所说的雍长垣那一卦了。

【九月,关东】

只有短短四个字。

林跃确认了几遍,确定自己没看漏。

“两位前辈的看法是什么?”他抬头看向虚元子和蔡山禺。

虚元子捋了捋胡子,“要我说,算师就是喜欢搞这种让人似懂非懂的东西,这一看就是九月的时候关东会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们注意一下。”

“我不赞同。”蔡山禺摇摇头,“如果仅仅是需要注意某件事,雍兄不会这么谨慎。”

算师能够吐露的东西越多,说明这些信息越不重要,而越触及到天机层面,算师能够传达和改变的信息就越有限。

也就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

雍长垣这次用了四个字,只有时间和大致的地区范围,这足以说明这条信息的重要程度。

但是他们仨又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

“要不……”林跃开口,“我找耀哉问问?”

“既然是和日本相关的卦象,还是别和当地有关联的人透露比较好。”蔡山禺出声提醒。

这也是一个潜规则,气数相连的人事物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产屋敷耀哉没有解读出来什么或者做出其他行动也就算了,但他一旦察觉到什么东西,那可保不准他自身和日本未来的运道会是什么走向。

虚元子捋胡子的手一顿,无语地看向他,“你到底是法修还是算师?”

蔡山禺继续捧着手里那杯茶,低着头不说话了。

林跃被他们这一分析,也拿不准主意,最后三人一起讨论了下,决定还是迂回点让鬼杀队往关东地区派点人。

鬼杀队队员的身体素质再加上蝶屋出品的黑科技,轻易是出不了什么情况的。

林跃从主宅出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夏往这边派了三个人,结果三个都只能对着那四个字干瞪眼。

“脑力派啊脑力派,怎么前辈里脑力派这么少呢……”林跃嘀咕。

虫鸣远远近近地传来,林跃站在回廊上眺望,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橘红色与紫色交织的晚霞从天际晕染开来,绚烂绮丽,仅剩的阳光将周围的矮山和草木披上一层柔和的薄雾。

闷热的空气。

被晒得发烫的白石。

草木蒸腾混杂在一起的奇特气味。

夏。

八月才刚刚开始。

落日的余晖完全消失在山棱边,墨蓝色的天空有星星点点的光芒显现。

“还有一个月……”林跃喃喃。

他看着太阳落下的地方,觉得有种隐隐压抑的错觉。

“算了,到时候的事到时候愁,今天先把回信写了……”

少年纤瘦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有灯火逐一亮起。

竹制的惊鹿敲击在石头上,发出当的一声闷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

感谢无、帅气如我两个小可爱的地雷!!老板大气,给您比个心★

四千字四千字,挤出来的。

文中设定现在是1923年。

评论区都是些什么小天使,我要狠狠亲你们脸蛋子一口!

社畜生活太苦逼了,但是要经济独立啊!

我还能加班!!

忘记加了,最近看了奥运,心里的念头逐渐改变。

我:你觉得二次元对我重要还是日本对我重要?

问:二次元?

我:不是。

问:那就是日本?

我:也不是。

问:那什么对你重要?

我:日本只存在于二次元对我很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