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日本地狱。

“呐, 鬼灯君,到底什么时候帮妾身把丢失的黄泉之语找回来啊?”

棕色长发的美艳女人弯腰趴在鬼灯办公的桌上,无聊地绕了绕自己的头发。

见黑发的鬼神没有回话, 伊邪那美微微提高声音, “喂, 我说,鬼灯君你有在听妾身说话吗?”

“在听的。”专心办公的鬼灯下笔如飞, 一点目光也没分给她,“我已经说过了,伊邪那美大人,现在地狱很忙, 分不出人手来帮您找不知道被丢到哪去了的笔,请您自行解决。”

“不是被妾身丢的, 是有人来偷走了。”伊邪那美纠正,纤细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语气平静地威胁, “如果鬼灯君不帮忙的话,以后妾身每天都会来这里一次。”

“哎,妾身独自居住了那么久, 偶尔也是会想找人说说话的。”

这个仗着退休了就肆无忌惮行事的老太婆!

鬼灯额头青筋一跳, 忍住暴起的心情,将手中快要捏断的笔放下,“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但是说不定现在那支笔已经到了现世,找到的希望渺茫,还请不要抱有太多期待。”

“妾身就是知道才会要你帮忙的啊。”伊邪那美直起腰, “虽然那是妾身随意制造出来的第一支笔,有着各种缺陷,但是不知道那个小偷会拿去做什么,总觉得放不下心。”

“如果因为您的黄泉之语导致现世混乱的话,我也会很苦恼的。”鬼灯揉了揉眉心,“我会寻找现世朋友的帮助,今天就请您先回宫殿吧。”

伊邪那美还想说点什么,耐心差不多耗尽的鬼灯手指一用力,咔的一声,办公用的桌子一角就被硬生生掰了下来。

“我已经连续工作二十六个小时又三十二分钟了。”神情不耐烦的鬼神眼神冰冷,“伊邪那美大人,这个麻烦本来就是因为您才会出现的,我已经答应帮忙了,还请不要再打扰我,快点离开吧。”

他的手重重拍在旁边三摞一人高的文件上,“我的时间很宝贵,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

“如果不是阎魔大王那个蠢货,我现在本应该在享受美好的假期,去大夏观摩那些神奇的法阵和符咒,而不是忙着在这里收拾残局!”

阎魔大王:“阿嚏——”

鬼灯一边说,一边拍得那些文件砰砰作响,声音也因为愤怒越来越大。

伊邪那美看着他浑身冒黑气的样子,难得见好就收,“知、知道了,对了,妾身觉得不喜处地狱的花很好看,想拿一点回去装饰一下宫殿。”

“……”

伊邪那美赶在鬼灯爆发之前离开了。

她走出办事厅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忙碌的狱卒们,疑惑地嘀咕:“难道不是他自己给自己加了那么多工作量的么?遵循妾身的制度有什么不好,干嘛要费这么多心思来改革?”

现世,鬼杀队的宅邸中。

突然接到深夜拜访的林跃将两杯茶放到案几上,看着对面坐得端正的鬼神,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刚才听到的名词,“黄泉之语?”

“对。”鬼灯点点头,“那是黄泉女王伊邪那美的实验之作,如果流落到现世,可能会引发麻烦。”

说完这些,鬼灯啧了一声,“这种上司做错事却总是要下属来擦屁股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听说现世也有很多这样的老板,果然上司的劣根性无论是现世还是地狱都是一样的啊,真想让他们体会一下加班加到猝死的痛苦。”

林跃看了一眼他脑袋上已经快要实质化的怨气,忍不住嘴角抽搐。

日本地狱到底是压榨员工有多狠?

鬼灯平静地说完自己的怨念,喝了一口茶,重新把话题拉回到正轨,“对了,林,我还没和你说黄泉之语的特征和能力,这些信息可能会对你有帮助。”

林跃立刻来了兴趣,“你说。”

“黄泉之语的外表和一支普通的毛笔差不多。”鬼灯回忆着伊邪那美的话,缓缓叙述,“它的能力是给妖怪、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咒灵赐名,从而操纵它们,但是也能够凭空造出有特殊能力的妖怪,当然,据伊邪那美大人所说,这项功能还不完善,大多数时候只会失败。”

“赐……名?”林跃猛地记起一件事,“等等,鬼灯,你是说,有人从地狱伊邪那美手里偷走了黄泉之语,然后跑到现世来了?”

“是。”鬼灯点头,“因为最近地狱的工作量增大,我忙得无法抽身,再加上地狱和现世的时间流速不同,等伊邪那美大人发现的时候,那个盗贼已经逃往现世了。”

“虽然不知道他要用黄泉之语做什么,但是这件事还请林帮忙留意一下。”

用黄泉之语做什么?什么都可能做,反正就是不会做好事。

林跃想起玄一的所作所为,忍不住腹诽。

“如果我的推测没错,那我其实已经和那个偷笔的人打过交道了。”林跃道。

鬼灯有些意外,“这样吗?”

随即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么找到他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林跃想起什么,追问道:“如果在追击他的过程中不小心把黄泉之语搞坏了……”

鬼灯露出一个愉悦的反派表情,“坏了难道不是更好吗?”

“连小孩子都知道东西乱丢是会被妈妈教育的,一个两个的,都是活了几百上千年的家伙了,既然东西丢了那就给我做好找回来已经坏掉的准备啊。”

语速极快地说完这一长串,鬼灯恢复平静,微微颔首,“失礼了,那么,我也该回去了,林,深夜打扰,十分抱歉。”

“不……”林跃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只能扯着嘴角微笑,“没事,请慢走。”

鬼灯起身,消失在夜色中。

林跃看着杯子里剩下的茶,叹了口气。

茶杯里平静的水面折射着明亮的灯光,阴影处探出水面的茶叶在微微摇晃。

“既然作为委托人的鬼灯都这么说了,那笔坏了伊邪那美也找不到我头上来吧……”林跃低声喃喃。

如果要阻止玄一继续用黄泉之语操纵咒灵来搅混水,那么这支笔是一定要斩断的,现在不问清楚赔偿问题,到时候要是起了什么纠纷,导致日本神明一系被踩了尾巴,那麻烦事可就多了。

林跃关掉灯,无声无息地回到卧室内,里面的狗卷团躺平躺在被褥里,姿势板正,额头微有着微微汗意。

林跃看了看,招手把角落里木盆融化大半的冰块重新凝结,室内的气温稍稍降低,小孩蹙起的眉头放平,林跃这才放开束发带重新躺了回去。

闭上眼,所视之处一片黑暗,修士灵敏的五感却能捕捉到所有细微的动静。

林跃脑子里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转了一圈,发现最近顺风顺水得像是走了狗屎运一样,想什么来什么。

先是从夜斗那里得到玄一的消息,再又是鬼灯所说的黄泉之语,现在除了对方的目的还有合作者的身份不知道,咒术界以及神明两方的敌人都有了明确指向。

【九月,关东】

雍长垣的那四个字不期然又在脑海中浮现。

林跃睁开眼,双手垫到脑后,定定看着天花板。

这几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雍前辈又想提醒我们什么呢……

八月。立秋。

庭院中繁茂的草木没有受到节气变化的影响,静静伫立在园中一角,偶尔落下两片还未黄透的叶子。

林跃这几天都忙着帮狗卷团对接大夏那边的课程,顺便关心一下狗卷豆的学习情况。

大夏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她已经转投欧木理门下,现在天天被带着玩蛊虫,文化课也不上心了,师徒俩天天上山里待着,林跃当时看到这些描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回信里面提了提什么叫做“九年义务教育”的事。

学苗蛊,可以啊,文化课得过关,不然到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买辣条连□□的鹏字都不认识,说话只会一口被欧木理带跑口音的苗式日语加中文,想想那个画面,林跃都觉得头大。

至于狗卷团,林跃只希望这孩子以后不要再让大夏那边寄什么《帝王心术》过来了,顺便他之前暂停的呼吸法练习现在也得重新启动,据鬼灯说,地狱里面的那些劳改犯已经逐渐适应了现在的强度,是时候刺激一下了。

关于团子适合哪一种呼吸法,今天测试结果应该就会出来了。

“林~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要求把画全部改过一遍啦!”

林跃正低头思考,一个荡漾的声音从走廊上飘了过来。

他头也不抬地熟练接住向他飞来的一沓稿纸,屈起手指翻了翻,满意点头,“这次的很不错。”

“诶嘿嘿……”夜斗立刻叉腰嘚瑟起来,“那是当然,我是谁?我可是无所不能的夜斗神!”

几天前林跃发现夜斗居然在向出版社投稿赚取稿费,由此震惊地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有绘画技能,于是以一千日元一张画的价格请他为狗卷团的那本中篇小说画插画。

“这样读者看起来也比较有直观的画面感和新鲜感嘛。”林跃翻了翻粗糙的成品,已经能看出一点后世轻小说的影子了。

不说大卖,至少吸引一些初始读者是没问题的。

尤其是题材还是这种日本人最喜欢的日式幻想有妖怪有超能力的类型。

林跃爽快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产屋敷耀哉在看过团子的小说,问过林跃是个什么打算之后,出资创立了一家出版社,在里面工作的都是鬼杀队的成员或者他们的家属,只要把原稿送过去,就会立刻开始印刷发行。

毕竟这家根本没有名气的出版社现在什么商单都没有,闲得队员们都开始把自己在扫盲班里写的文章翻出来二改了,按照他们的想法,似乎是想出一个鬼杀队队员作品集,依据鬼杀队的等级划分,一共出十部。

不过现在柱级别的也有人想掺和进去来着。

“很快我就能攒够建造大神社的钱啦!”

“到时候一定要让万民来朝拜!”

“耶嘿——”

“哈哈哈……”

“……”

不去管拿着钱在旁边手舞足蹈的烦人精,林跃一边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一边看了眼不久前买的怀表。

里面的时针慢悠悠指向了三的位置。

“我要出去一趟,夜斗你是留在这还是和我一起?”林跃拉开障子门,回头问了一句。

趴在榻榻米上表情欢快的夜斗翘着腿晃个不停,头也没抬地回道:“不~要~我要在这里和我的未来度过美好的一天!”

“而且外面那么热根本不像这里这么凉快,我才不会踏出这扇门一步呢!”

他双手捧着纸币在地上滚来滚去,不时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林跃啪的一下合上门,隔绝了这糟心的画面。

呵,未来。

沿着回廊向前,穿过一条用竹篱笆围住的小路,就是现在的鬼杀队训练道场。

高大的树木荫蔽着道场的一角,随着风的吹拂微微晃动。

林跃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狗卷团汗流浃背地拿着木刀站在那里,他对面的人因为视角原因暂时看不到脸。

这是已经选好老师了?

林跃几步跨了过来,狗卷团微微侧头似乎想转过来看他,下一秒就被突刺而来的木刀逼得后退一步,挥动手里同样的木刀艰难挡住了这一波攻击。

而林跃也在这个时候终于看清了狗卷团选的老师的脸。

面无表情,还带着微微的婴儿肥,明明是个男孩却有着和女孩媲美的清秀面庞。

那双空茫的眼睛转过来看了一眼林跃,又轻飘飘地转了回去,也没有在看狗卷团,鬼杀队的霞柱,正在神游天外。

林跃觉得他在思考今晚吃什么的可能性比较大。

双方的对峙时间没有太长,很快狗卷团就被一击放倒在地,整个人趴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时透无一郎将木刀放回刀架上,眼神淡漠地看着地上的狗卷团,轻声道:“明天。”

说完转身就走了。

意思大概是明天继续来这里。

捞起昏过去的狗卷团去蝶屋,林跃看着小脸被药水涂得花花绿绿的狗卷团,忍不住叹了口气。

团子不能开口说话,霞柱是个三无闷葫芦,这俩要是成了师徒,那一天下来,交流能有十个字么?

安静如鸡师徒组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

现在各地出现了疫情,小天使们注意做好防护,能不出门不要出门。

现在长沙出现了病例,我们的工作时间就成弹性上下班了,回到租房还要被老板发文件过来催,真是绝绝子。

只要不下班,就没有上班!

我抢到第二针疫苗了,明天去打,虽然也不知道用处多大吧,哎。

2021,坚强活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