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天元, 谓岁时运行之理,谓至高无上。

没有冠姓,单单以这两个字为名, 面前这“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狂妄得可以。

在林跃的感知中, 天元现在正处于一种很奇妙的状态,身体明明是脆弱的人类, 但一股咒力却在体内自成循环,生生不息,如同修士的灵力运行脉络。

只要身体某个部位出现问题,这股力量就会立即进行修复。

简直就像是, 不死一样。

天元静静接受着林跃的打量,他知道林跃和咒术界的关系其实算不上友好, 最多靠那薄薄的一层合作伙伴的身份维系着。

但是咒术界现在混杂了太多心思各异的人,如果想安稳过渡到下一个世代,林跃的友善必不可少。

“我想, ”林跃收回视线,突然开口,“我应该不需要进行自我介绍了。”

天元点头, “是。”

那双白茫茫一片的眼睛看了看林跃, 天元侧过身,声音低缓地说道:“虽然挑在这么晚的时间打扰你,但有些东西我认为还是让你早点知道比较好,请跟我来吧。”

林跃没动, “你和咒术界是什么关系?”

天元语气平静,“合作……不,或者说, 共生?”

道路两侧是幽暗的树林,听不见鸟叫虫鸣,见不到星芒月光,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在宽阔的道路上,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到了。”天元停在了一扇门前,伸手推开后能看到里面有烛火逐次亮起。

林跃神识探进门内,发现这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地宫,其中某个地方还封存着大量的武器,从上面散发的秽力来看,应该是咒具一类没错。

“你在追查加茂宪伦的事?”

前往地宫的路上,天元突然问道。

林跃看他一眼,“你知道?”

咒术界的人提到这家伙跟提到伏地魔似的,也不知道在忌讳些什么,之前也只是问出来一点无关痛痒的信息,抠抠搜搜的,生怕给他说多了自己吃亏一样。

出乎林跃预料,天元还真的点了点头。

“加茂宪伦很早以前就死了,你现在在追踪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林跃皱眉,“不是他?那是谁?”

他现在有一种自己被当傻子耍了的感觉,手痒。

不会是那些老干柴棒胡诌了一个人来背锅糊弄他吧?

“羂索。”一个陌生的名字从天元口中说出。

踏进地宫后,天元才似是完全放下心来,严密的结界将整个地底世界笼罩,以林跃的眼光来看,是他目前见过的这个世界的最高水平。

有些事情在咒术界的人——或者准确点,在咒术界高层的眼中,是不能说出口的禁忌或者彼此保持沉默的默契,但天元没有这种顾忌。

他活了太久,所以相比起闭塞耳目的咒术界其他人,更加清楚林跃的特殊性,以及,他背后所代表的大夏的力量。

用这些信息来获得一个特殊强者的好感,这是一件有赚无赔的好事。

“羂索是最近几十年才活跃起来的一个术师,但存在时间应该更久,他的真身形态我也不清楚,但每次我见到他的时候,用的都不是同一具躯体。”天元盘腿坐下,“你所追踪的加茂宪伦,应该只是几十年前他所使用的其中一个身体罢了。”

林跃额头青筋一跳,“也就是说,咒术界那些老棒子骗了我?”

老、老棒子?

天元一噎,随即掩饰般地握拳抵在嘴边咳了咳,“嗯……他们只是出于某种心理隐瞒了部分事实吧,具体的理由我也不知道。”

“毕竟,我不懂人心。”

林跃唰地坐在天元对面,目光紧盯着他那张寡淡的脸,“所以呢?这个叫羂索的家伙,把身体换来换去是为了什么?”

而且还和夜斗的那个便宜父亲搅和在一起,一看就是不准备干好事的样子。

天元坦然道:“是为了让我和人类同化,准确来说,是利用我让全日本的人类向着某个特定方向进化,成为新人类。”

林跃:“?”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你这每个字我都听得懂,组合在一起怎么就那么奇怪呢?”

天元毫不奇怪林跃的态度,“我不知道羂索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确实一直在为了这个目标努力。”

林跃感觉一阵牙疼。

这羂索,难道拿的是低配鲁路修剧本?为了心中美好的未来不惜自己背上误解和骂名也要努力行动?

平复了下心情,林跃看着天元,倒也不奇怪为什么羂索会盯上他。

如果全日本的人类和天元同化,那么天元体内那股生生不息的咒力将会作用于所有人身上,届时,每个人都拥有了不死的特性,那么,下一步呢?

一手打造了不死国度的羂索,会安心待在日本这个小岛上养老?他的目标一定会放到更广阔的的世界上,或者,干脆就是最近的大夏。

林跃目光沉沉,“咒术界高层都知道这些?”

天元摇了摇头,“只有一部分人知晓。”

“你和咒术界所谓的共生关系又是什么?”

“我站在咒术界的立场上,为他们提供信息和结界,他们为我提供立身之地,祓除咒灵维护社会稳定。”

“为什么咒术界不追杀羂索?”林跃问出了自己最不解的一个问题。

天元沉默了一会儿,“有一部分原因,是咒术界有人赞同羂索的计划,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现在咒术界的环境变化。”

“千年前,咒术处于鼎盛时代,有一个被称作两面宿傩的男人,打败了全部前往挑战他的咒术师,并闯下了诅咒之王的名号。”

诅咒之王……听起来很强的样子。

林跃蠢蠢欲动。

等等——

“他的名字叫什么??”

天元一顿,疑惑道:“两面宿傩。”

“……”林跃想起了自己吃下去吐不出来的那根手指,脸色发黑。

就是这家伙,让他被天雷追着轰啊!

天元看了面色奇怪的林跃一眼,接着被打断的地方讲了下去。

“在两面宿傩死后,咒术界仿佛被过于平和的社会磨去了锐气,即便在人口与咒灵逐渐增多的现在,不说强大的咒术师,便是力量足够被登记为特级咒灵的存在,也少有出现了。”

“没有强大的敌人,是无法体现守护者的重要性的,为了维持咒术界在普通人面前的超然地位,羂索必然存在。”

林跃听懂了。

早在之前,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世界日本政府的存在感极低,现在看来,不仅仅是因为超凡力量的存在,还有咒术界高层动的手脚。

一边自称守护者,打着保护普通人类的口号祓除诅咒、享受特权,另一边却又用高高在上的眼光,恐惧着越来越强大的凡人的力量,暗地里进行打压。

啧,下贱。

“嘛,不过咒术界内部本身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这次他们能主动找到你,和你定下束缚,本身也说明还是存在有脑子的人的。”天元摊手。

他虽然在咒术界有着崇高的地位,但也不好插手太多咒术界内部的事务,不然该被防备的人早就变成他了。

尤其是林跃本身的实力和背后站着的大夏,每一点都踩在现在咒术界高层敏感的神经上。

“至于你之前所说的,要求在咒术界拥有和实力对等的地位,我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有消息了。”天元透露了一个林跃意料不到的信息。

林跃挑眉,“他们有这么大方?”

他不信。

天元摸了摸下巴,“你之前不是提到过设立专门的学校教授咒术吗?按照我的猜测,他们应该会从这上面做文章。”

林跃无所谓他们从哪方面做文章,之前商谈时咒术界的代表已经签订了那些不平等条约,对于目前的他来说,只要能够和咒术界保持一丝联系,方便他在天道和大夏中间穿针引线,其他的事他都无所谓。

当然,现在羂索和玄一已经露出了马脚,他不去揍得他们魂飞魄散似乎都对不住收集情报的这份辛苦。

想通之后,林跃也没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只是笑道:“我有话想请你转告给咒术界。”

天元来了兴趣,“什么?”

“如果在日本设立专门学校,我可以说服大夏那边创建交换生制度。”

随着林跃的解释,天元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

深夜,一盏小灯照亮了桌上不大的空间。

狗卷团打了个哈欠,紫色的眼眸泛起了水光,他揉揉酸疼的手腕,将铺满桌面的纸张整理了一下。

这是第二本书的初稿。

自从他的处女作《东京夜行异闻录》发行后,他就时常能在各种报纸上看到关于作品本身的讨论,褒贬不一,但总体还是氛围良好的。

只有一处令人诟病的地方,就是那一行加在标题下的小字。

“没有力量的我无法成神只好为了妹妹革命推翻御三家”,虽然也有人认为很好的概括了全书内容,但更多的人还是在批判这行字不知所谓,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狗卷团将刊登了这些言论的报纸揉成纸团,随手丢到了身后的纸篓里。

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关他们什么事?林觉得好就行。

门口响起轻轻的敲击声。

鬼灯的声音有些模糊地传来,“团子,明天还要继续和我去巡视地狱,早点休息。”

狗卷团拉开门,举起板子:【鬼灯叔叔晚安】

鬼灯垂眼看着乖巧的小萝卜头,低声道:“晚安。”

等到鬼灯离开,狗卷团才关上门,熄灯睡觉。

不知道林和妹妹现在在干嘛呢……

意识沉入黑暗前,狗卷团模模糊糊地想道。

东京的繁华之所,也有人毫无睡意。

白天的热闹已经消减,有醉酒的男人被扶着走出居酒屋,高声大喊,明亮的电灯照耀着街道,却无法为幽深的巷道带去光明。

“你找我们做什么?”禅院理穗故作冷淡地问道。

“姐……”禅院佑真有些头疼地看着自家姐姐。

“你不许帮他说话!”禅院理穗狠狠瞪了自家蠢弟弟一眼。

她现在可还记得,当初五条川是怎么站在咒术界的立场上说话的呢,也不是说站在这个立场不对,而且最后的结果也是好的。

但是!五条川在那之后就忙得脚不沾地,像是故意在躲着他们,禅院理穗自己悟了半天,本来还准备问问自家小伙伴那天的对话有什么深意的,结果连人影都见不到。

任务也不一起做了,书信往来也断了,禅院理穗气得暗暗在心里打算,下次再见到五条川,就往他膝盖上狠狠踢两脚!

禅院佑真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看了五条川一眼。

身形更加削瘦几分的青年也知道发小在气什么,本来这次抽空出来也是为了解开这个误会。

“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先去一个地方。”五条川转身带路。

禅院理穗和禅院佑真对视一眼,闭上嘴巴跟了上去。

他们一向信任五条川对于周围环境的敏感度。

看来周围不止他们三个人。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藏身于屋顶的一个男人爬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现在的小孩子真是难搞。”

他喃喃自语,脚步轻盈地跟了上去。

五条川带领禅院姐弟停在了一处印有紫藤花纹的旅馆面前。

“炼狱先生,我回来了。”

炼狱……先生?

禅院理穗探出头看向帘子后面。

一只闪闪发光的猫头鹰转过头,声音雄浑地应道:“唔姆!五条君,这就是你说的可以信任的伙伴吗?我们这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

禅院姐弟被这人的气势压迫,忍不住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两分钟后,被按在椅子上的姐弟俩目光呆滞。

“时间有点紧,今晚你们就先看完这些资料吧。”五条川拉开一条椅子坐下,指着禅院姐弟面前半人高的资料说道。

禅院佑真颤颤巍巍转过头,“川……你是在说笑吧?”

“嗯?”五条川勾唇露出许久没有挂上的笑,“当然……不是。”

当初他被狗卷团吊打完,转头就被安排了一堆什么《论阶级》《革命论》,还有各种资料,学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种被知识包围的快乐,怎么能不分享给小伙伴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收藏评论的小天使!!么么啾!

感谢iilo9、露华浓两位老板的地雷!!感谢老板,老板大气,给老板递茶~

感谢“酥梨枭”“一只宰厨”“诗仙诗圣诗鬼”小天使们的灌溉!呜哇,166的营养液太狠了!

本章所有关于咒术界那部分的内容全是作者自己胡诌,如有逻辑死,揪蠢作者头发,与原著无瓜!

这部分要为未来的咒术界布局,所以还有一段大剧情要写,等这部分完了就正式进入咒回现代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