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没等银蛇下口, 一只手伸过来,在银蛇的头顶摸了摸。

“小银,等一下, 我还要问这个坏姐姐一点事。”

稚嫩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里梅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了不少。

只要给她时间, 就能脱离目前的困境。

“……等我问完你就立刻咬她哦。”

女孩的下一句话紧跟着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里梅:“……”

这孩子谁教出来的?

林豆豆蹲下来,手腕上、脖颈间的银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她看着被五花大绑不能动弹的里梅, 好奇地问道:“坏姐姐,你为什么要揍我?”

“我们才刚见面吧,豆豆没有偷吃你的饭菜,也没有往你房间放小虫, 也没有惹你生气……”

小孩掰着手指一条一条数,越说越觉得迷惑, “我好像没有被你揍的理由啊?”

如果不是因为条件不允许,里梅很想用冰给面前这倒霉玩意儿清醒清醒。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扯了扯嘴角,冷声道。

林豆豆一愣, 点点头,“是哦。”

“那我换个问题,你来鬼杀队干嘛?”

里梅不想理她。

林豆豆等了一会儿, 有些失望地站起来, “看来坏姐姐问不出东西了。”

然后她伸出短小的手指一指,“小银,咬她。”

趴在地上的里梅再一次见到了熟悉的蛇口。

只不过这一次她是眼睁睁看着那条银蛇一点点把嘴张那么大、露出狰狞獠牙的。

“……”这是要咬多大一口?!

没等里梅挣扎,突然感觉面前的银蛇似乎晃了一下。

难道是残留的眩晕感还没消失?

里梅皱眉, 自己的大脑在刚才一瞬间似乎传来了飘忽不定的无力感,很像是刚醒时的状态。

面前的银蛇又晃了一下。

半立起的细长身体能清晰看到那波浪滚过一样的弯曲弧度。

一点细细的灰尘伴随着小石子从天而降,砸在了榻榻米上。

里梅的视线落在那摊不太明显的灰色痕迹上, 心里一个猜测冒了出来。

林豆豆毫无所觉,“快点快点,我们还能赶上吃午饭。”

“今天有天妇罗、炸猪排……”

“喂。”里梅出声。

林豆豆看向她,眨眨眼,“怎么了?你要说了吗?”

里梅抿了抿嘴角,“小鬼,带我出去。”

没等林豆豆拒绝,她眼中略带恶意地说道:“不走,你就会死在这里。”

如果没有猜错,刚才的眩晕感应该是地震。

日本地处地震带,又多火山,地震频发,只是每次的震级程度不一而已。

虽然还没完全发动,但里梅敢肯定,这次的地震绝不会只是小打小闹。

她还被绳子绑着,就算有反转术式,也很难保证能全须全尾地撤退,而面前这个小孩,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不对劲的气息,未知就意味着还有利用和研究的价值,不能让她死在这里。

“只要解开我脚上的绳子就可以了。”里梅继续说道。

林豆豆在思考要不要相信这个人的话。

身上的银饰突然叮叮当当响了起来,明明没有动作,也像是遭遇了什么剧烈地晃动着。

小孩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她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银蛇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焦躁不安地在地上来回游走,嘶嘶吐着舌头示意林豆豆往门边走。

林豆豆看着身上各处的异响来源,把纠结丢到一边,勉勉强强应道:“好吧,但是如果你想逃跑,我会让花花追你的哦。”

里梅没心思追究她口中的“花花”是什么,只是静静看着小孩走到她侧后方的位置,掏出一柄银色匕首,把脚腕处牢牢锁死的绳结割断了。

又一波震动传来,这次更加明显,甚至能听到房子的某处传来了吱呀的声音。

里梅迅速起身,往门边走去。

林豆豆迈着小步跑在她身后,没走两步,一阵似乎要将地板掀起来的震动,猛然将两人晃倒在地。

轰隆隆的闷响从地底传来,咔的一声脆响,木制房屋的某处结构,裂开了一道深深的缝隙。

东京,产屋敷出版社内。

几个咒术师被绳索绕了好几圈牢牢绑好,垂头丧气地背靠背地坐成一团。

第一波轻微的震动传来时,几人还没有察觉到什么。

等到屁股底下的地板都开始发出不妙的声音了,其中一个咒术师才小声问道。

“好像发生地震了,我们不会就这么被遗忘在这里了吧?”

上门找茬反被修理,还是被一群普通人,这样的事迹说出去都要被同行笑上一年。

如果因为被遗忘,然后不幸被地震中断裂的房梁砸死,或者掉进地板下,即便侥幸没死,被救出来,听起来也很丢人啊!

最先提出来产屋敷出版社的咒术师哭丧着脸,虚弱地喊道:“喂……有人吗?有人还记得我们嘛?”

一抔灰尘啪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

被俘咒术师们决定自力更生。

正当他们艰难地在地上挪动时,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地震,你们快走。”

那撂倒了他们的出版社文员砰的一声把门拉开,急匆匆走进来,抽出一把短刀将几人脚上的绳索割断。

没等他全部割完,一阵剧烈的晃动传来,头顶的天花板发出不堪重负的断裂声。

来不及了。

这名鬼杀队的乙级队员迅速做出判断,一手一个扛起无法行动的咒术师,快步走了出去。

“已经能走路的快跟上!”

日本的民众其实早已习惯了地震的存在,但令人们猝不及防的是,这次地震,没有再多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1923年9月1日中午11时。

轰——

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从地下传来,剧烈的震颤让整片关东平原如同煮开的滚水一样沸腾,所有的建筑物开始摇晃,大地裂开道道缝隙,如同狰狞的巨口,深不见底。

人类在地面上根本无法保持平衡,但为了不被倒塌的建筑物压在地下,只能拼命往空阔的地方跑。

东京的街道上立刻挤满了想要逃走的人。

“救命!救救我……”

“该死!你们别挡路!让我过去!让开!让开!”

“麻烦让让路!我的孩子有哮喘,她快喘不过气来了!求求你们……”

“谁踩到我的脚了!这可是手工制作的皮鞋!你们赔得起吗?!诶我的帽子!帽子!”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我们有序往出口走,不要一个劲往前挤,小心踩踏事故!”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哇啊……”

“……”

怒骂声、尖叫声、哭声……各种各样的声音乱哄哄聚成一团,让本就混乱的场面变得更加令人烦躁。

突然,不知道是谁尖叫一声。

“火!”

熊熊火焰连成一片,顺着住宅区倒塌的房屋迅速蔓延了过来。

地震来得突然,又正好是中午时分,许多人正好在家中做午饭,日本民众习惯用炭做燃料,在地震发生后他们迅速离开了房屋,炉灶因为震动翻倒,火红的炭渣便洒在了草垫上、地板上、飞溅到纸糊的墙上,不到几分钟,千家万户的住宅立刻成为了一片火海。

“水呢?快用水灭火啊!”

愤怒的民众拉扯着维护秩序的警员,青涩的年轻警员手足无措,满头大汗地解释着:“有专人灭火的,他们很快就会解决了……”

一个和他穿着相似警服的人影在晃动的地面上跌跌撞撞走了过来。

“不好了!城里的供水管道受损,无法使用,无法灭火!”

这个消息瞬间让落在后面的人慌乱起来,谁也不想被活活烧死,于是拼命往前挤,很快,稍微疏通了一些的道路再次被堵死。

有人摔倒在地,很快被后面的人踩踏着走了过去,有人试图从房顶上离开,却因为震动而滚落下来,摔断了胳膊,还有人试图开车挤出一条路来,却被愤怒的行人拉下来丢到了一旁……

又是一次猛烈的震动,惊恐万状的居民摔倒在地,许多声尖叫突然响起又快速消失。

是裂缝。

数不清的人,被猝不及防地拉入那大地上张开的巨口,失去音讯和生命。

而在东京之外,神奈川、千叶、静冈、山梨……整片关东平原之上的城市被地震摧折着,这不止息的震颤如同一只巨兽,吞噬着人类的生命,以及那庞大的恐惧。

在更远一点的横滨,海啸铺天盖地袭来,将建成的港口冲毁,将房屋冲塌,电路系统陷入瘫痪,无法逃走的居民只能眼睁睁看着灾难的到来。

东京赤坂离宫,一场盛大的国宴正在举行,各国使节齐聚一堂,宾主言欢。

叮当作响的碗筷很快让众人意识到了什么。

踉跄的当权者来到殿外,只看到一副山崩地陷的图景。

新落成的、高达12层的东京塔,轰然垮塌,那些高楼大厦,那些日本的未来,全都如同东京塔一般,瓦解在了这一场天灾中。

只有人群嘈杂的声音、渐渐染红半边天的火光,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依旧传达到了这些政客身边。

他们怔怔失语。

出逃的民众被困在了火墙与隅田川之间,无数人在这一刻,如同那些选择跳楼逃生的人一样,跳进了河水中。

“救命……”

“救救我……”

“我不想死……”

“救救我的孩子……”

“……”

不是所有人都拥有横渡隅田川的水性,数以百计的人,在这一天,淹死在了河里。

山崎裕太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黑压压看不到尽头的人群,神情恍惚。

他只是因为休假,才想着到东京周边玩一玩,完全没有预料到现在这种情况。

从地震出现到现在……还没有十分钟吧?

人类在天灾面前的渺小,让面对恶鬼都只是稍微害怕的他,忍不住生出了退缩的想法。

“救……”

一双手托举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小孩,递到了山崎裕太面前。

孩子的母亲穿着包裹严实的和服,在入水的情况下,沉重的布料只会拉着她更快走向死亡。

在尽力托起孩子的时候,这位母亲只剩手腕以上的部分露出水面了。

此刻,这双手还在渐渐往下沉没。

山崎裕太条件反射地抓住了这截手腕,冰冷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这就拉你上来!”他咬牙用力。

我还就不信了,身为斩杀过恶鬼的英雄,后辈们的榜样,难道连个妇人和小孩都救不了吗?

山崎裕太心里愤愤想道,将刚才的惶惑不安抛到了脑后。

要害怕还是等要死的时候害怕吧,现在根本没到那种地步啊!

他一手捞过孩子,一手死命拖拽着沉重的妇人,很快,那还算年轻的女人面容出现在了水面上。

救下来了?!

山崎裕太心里一喜,不敢泄劲,一鼓作气地将她拉上了岸。

“别费力啦。”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山崎裕太怒目而视。

那人无力地摆摆手,苦笑着看向翻涌的水面,“这个人早就死啦。”

山崎裕太动作一僵,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持续的晃动猛地让他站立不稳,握住的手腕一松,那母亲的身体很快随着水波翻滚消失在了视线中。

另一只手上的小孩还在哭叫,山崎裕太沉默着抱紧了她。

东京倒塌的废墟中,一个人影在快速奔走。

“还有人吗?有人在吗?请回答……”

夜斗神色焦急,屈掌放在嘴边扩音。

喀拉拉——

又是一阵垮塌的声音,目之所及仿佛已经成为了一座死城。

湛蓝的眼眸扫过天空,那正在迅速聚集的黑色絮状物,毫无疑问是地震带来的恶果。

无数妖怪即将诞生,大规模的时化也会出现,而且他还在附近感受到了一些人的气息,那些诅咒师……

夜斗绷着脸,神明的身体让他能够轻易在废墟之上行走,却不能让他以一己之力平息这一场天灾。

又是持续而剧烈的晃动,碎石从裂缝处迸溅,原本充斥着高楼大厦的东京仿佛凭空矮了一截,视野开阔,一片平坦。

夜斗停下了脚步,微风轻轻吹动着他的头发,带来无数哭嚎与绝望的信息。

脚下是不久前那个热情的编辑请他吃饭的地方。

啊,他又回到了这里啊。

大夏。

雍长垣看着窗外,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让他更加清晰地看到了一些东西。

许久,一声长叹幽幽响起。

“日本……现在已经开始了吗?”

两分钟后,几道传讯符出现在了不同的人手中。

【一周后结丹】

日本东京的某处。

身穿僧袍的男人手持禅杖蹲在一处裂缝前,抬了抬自己的斗笠。

年轻的脸上满是感兴趣的神色。

“哦?还真有啊,所谓的特殊道具。”

一个灯盏模样的物体被掩盖在土石中,只露出了上半截。

黑色的玉石光泽,奇特的如同五指张开一样的造型。

玄一指挥面妖将它刨了出来,仔细打量了一圈,随手拎着,坐在了一个具有飞行能力的面妖身上。

“去找羂索。”

随着男人的动作,灯盏的底部翻了过来。

上面是用篆书刻下的几个小字。

【青神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收藏评论的小天使~么么么!

资料来源百度关东大地震。

不笑天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