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81章 二更
 
重新回到地面, 所有人都没想到自己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幅景象。

满目疮痍,一片死寂。

倒塌的房屋连成一片,全是火焰烧过后的碳化痕迹, 大大小小的裂缝如同一张张咧开的嘴, 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

还有尸体。

被踩踏而死的、被烧死的、被坠落物砸中的……以及, 漂浮在水面上的,各种年龄、性别, 各种各样的尸体。

还有知觉的人在痛苦呻吟,没有知觉的早已死去。

甘露寺蜜璃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怎么会……”

狗卷团垂眼看着这一切,抿起嘴唇, 手上的板子没有显示出任何一句话。

沉重的气氛持续了一路,直到飞剑抵达鬼杀队总部的上空。

蝴蝶忍骤然出声:“林, 让我在这里下去吧。”

林跃扫了一眼下方,是蝶屋。

“我要尽快带上蝶屋的药品前往受灾的地方。”蝴蝶忍浅紫色的眼眸中盛满坚定,“我能做到更多事。”

她攥紧手指抵在胸口。

里面涌动着的, 是姐姐给予她新生的力量。

哪怕记不清地狱中的景象,依旧能够传达到的,属于姐姐的温柔。

林跃想了想, 叮嘱道:“除了药品, 还要记得带那些植物的种子和生长药剂,这样规模的地质灾害,滋生的咒灵很可能会是一个大麻烦。”

依靠大夏的技术支持,进行过深入研究的蝴蝶忍当然知道, 那种名为“咒灵”的生物有多难缠,当即点了点头,单手一撑如同蝴蝶一般轻盈地从屋顶上下去了。

“我们现在去找辉利哉?”林跃看向产屋敷耀哉问道。

接下来应该就是会合然后由产屋敷耀哉进行指挥了吧?

“不。”出乎意料的, 产屋敷耀哉摇了摇头,“辉利哉做得很好,即便是我在,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一路过来,他们当然不止看到了受灾的居民,还有那些穿着熟悉队服、穿梭在废墟间的鬼杀队队员,以及一个个远离危险地带、正在建立的临时救助区。

忙碌而不慌乱,迅速而不紧急。

这只能说明,发出指令的人细细规划好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每一步,所以才会这么按部就班、从容不迫。

照这个样子,受灾居民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及时的救助,从而免于各种意外和拖延导致的死亡。

“辉利哉是个好孩子。”产屋敷耀哉柔和了面容,轻声说道,“也会是个好当主。”

青年的双眸看向更远的地方。

“但是,仅仅只有这么一点还不够。”

相对于整个关东的受灾区域来说,鬼杀队能做到的事太有限了。

产屋敷耀哉转身面对剩下的柱,“辉利哉、还有东京,就拜托你们了。”

然后他对着林跃微微弯腰,“请带我去千代田区。”

东京千代田区,是日本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各国大使馆、警视厅、众议院、参议院等都在这里。

“政府能够做到的,远比我们更多。”

狗卷团举起板子:【我要去见五条川】

林跃曾经给过五条川一个纸鹤,唯一的作用就是定位,现在那条联系的线正指向东京的方向,而且还在缓慢的移动中。

他思索了一下,说:“那我先送你到五条川那里,然后再前往千代田区。”

一道流光骤然从林跃身上出现,落在飞剑上,化作了一个长身玉立的黑袍青年。

“不用那么麻烦。”元嵇淡淡出声,长臂一揽,将狗卷团卷到了自己腰间。

狗卷团:【??】

他猝不及防之下条件反射地蹬了蹬腿。

“我带他过去。”

林跃看到人影转瞬消失不见,伸出手指按了按抽搐的眼皮,对产屋敷耀哉露出一个笑,“还有什么要带的吗?”

种子那些他在储物袋里存了不少,只有食物和药品需要补充。

产屋敷耀哉点头,“鎹鸦。”

……

“那个……”甘露寺蜜璃紧张地开口,“我想和小忍一起前往受灾地区,大家的打算呢?”

富冈义勇表情冷淡地点了点头。

什么?点头是什么意思?一起去吗?

甘露寺蜜璃呆滞了两秒,连忙转头向伊黑小芭内求助。

用绷带遮住半张脸的男人摸了摸她的头,“一起去吧。”

达成共识后,炼狱杏寿郎挥了挥手,转身往门外走去,“既然决定了,我先回去拿刀。”

金红色的身影脚步坚定,“林在回来的路上说过,可能会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出现。”

面对敌人,怎么能手无寸铁呢?

宽敞的和室内,所有障子门都被打开,方便鎹鸦将雪花一样的信件送进来。

一个身形瘦弱的男孩正在伏案书写,周边是散落一地的信纸,上面记录的,都是一线信息。

白发的女孩接住飞进来的一只鎹鸦,摘下它脚上的信件展开递给辉利哉。

“是恋柱写来的信。”

辉利哉停笔,揉了揉胀痛的额头,接过信纸仔细看了起来。

“父亲大人和林先生已经返回现世,柱们已经赶赴受灾地区,还带上了药品和食物。”男孩一边概括信件内容,一边拿起笔沾了沾墨水。

“父亲大人准备面见政府要员,商谈救灾合作,我拟写一封正式的合作意愿书,让鎹鸦送过去。”

信息整合完毕,他将信纸放到了一旁。

九个柱,除了原本就留守在这里的,剩下的人里只有恋柱记得写封信过来报告一下。

辉利哉有些心累地将信纸折好,塞进了信封里。

下次再和他们说一声吧。

余震又开始了。

元嵇抱着狗卷团从天空飞过的时候,能清晰看到地震时整片大地的变化情况。

那些垮塌的建筑物如同散落的积木,随着大地的震颤而渐渐泯为尘埃。

狗卷团看着被烟尘笼罩的城市,忍不住举起板子问元嵇:【有什么方法能让地震停止吗】

元嵇扫了一眼,“没有。”

毫不犹豫。

修仙界没有地震这种东西,元嵇对于地震的了解完全来自于林跃共享的记忆。

直到未来,人类也只是能够预测地震来临前的那段时间,而不能从根源上解决。

在林跃的记忆里,那个和大夏一样的国家,就因为地震有过一次惨痛的经历。

举国哀悼。

元嵇从前不能理解这样的情感。

但是现在……

他低头看了看不做声的小孩,生硬地说:“没有根除的方法,这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

顿了顿,他补充:“神力也不能。”

这个世界所谓的神要是能做到这一点,那地震早该不存在了。

“别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你自己能做的便可。”元嵇说完这句话,看到了目标人物,干脆利落地将狗卷团一丢。

转身走了。

五条川满脸戒备茫然地看着一个陌生青年突然闯进来,把狗卷团丢进了他怀里。

然后潇洒离去。

狗卷团坐在五条川怀里,思考了两秒,刚才元嵇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哦,原来是关心他,希望他不要钻牛角尖啊。

这就是林所说的,教科书级别的傲娇吗?

“我说……”五条川无奈的声音响起,“你还要坐到什么时候?”

狗卷团一边下地一边举起板子:【去找鬼杀队的蝶屋救援队】

旁边似乎传来了什么“坐我这里”的喊声,狗卷团当做错觉,坐到了榻榻米上。

板子上的话换了一句。

【利用咒植,打入高层,夺取话语权】

五条川的面色严肃起来。

咒植,指的是他们从蝶屋拿来的那些奇特植物,它们有着主动攻击咒灵的特性,而且效果十分强劲。

沉吟一会儿,五条川问道:“也就是说,在高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让咒植借助这场灾情进入所有咒术师的视野?”

【没错】

狗卷团紫眸闪了闪。

【他们的思维还没转变过来,不会想到利用这个杀手锏】

【咒植的重要性,由你来展现】

一只手颤颤巍巍伸到了狗卷团的身边。

他终于注意到了这间屋子似乎还有其他人,于是低头看了一眼,又顺着手臂看向伸过来的地方。

一个脸色潮红、兴奋异常的女人被死死压在地上,表情崩溃的青年四肢并用禁锢住她。

即便这样,仍然阻止不了那只伸向狗卷团的手。

“姐!姐!你清醒点!这是大将!大将你懂吗?变革的领导人啊!林先生的孩子啊!你的手会被拿去喂咒灵的!”

狗卷团明白了,于是他起身坐到了五条川的旁边。

距离禅院理穗手臂的位置,一个成年人身长。

禅院理穗落泪了。

五条川默了默,看着这似曾相识的画面,忍不住有些感慨。

“本性难移啊。”

鬼杀队的救助区。

“好,大家排好队,慢慢来……”扎着双马尾的神崎葵在维持秩序。

已经不需要蒙面的“隐”部门在分发食物。

目前这里的条件还很简陋,只有为了治疗伤患而搭建的几个帐篷,其余都是露天的。

蝴蝶忍撩开帘子走了出来,感受到脚下传来微微的震颤,立刻喝道:“余震!注意躲避!”

空阔地带不需要注意头顶的危险,但脚下的安全同样不容忽略。

等到余震平息,躲避的人员才慢慢聚集了起来。

蝴蝶忍简单察看了一下被放在一旁担架上的人伤情如何。

小腿被划破一道长约十五厘米的口子,血还在断断续续地流,没有止住,再加上沾染了灰尘和碎石,放着不管很可能这条腿会废掉。

需要消毒和缝针。

做出判断后,蝴蝶忍招了招手。

“有谁有空吗?请帮忙把这位刚来的伤者搬进去。”

“是!”

帐篷的某个角落,微微湿润的一小圈土地上,一株小苗钻破地面长了出来。

似乎感知到什么,它摇摇晃晃地转向了一个地方。

……

天空中,普通人看不到的面妖载着一个和尚装扮的人悠悠飞过。

“哦?居然这么快就组织救援了吗?速度真快啊。”他从面妖的边缘探出头看下去,颇为惊讶地说道。

“绯,现在是什么时间?”

面容秀丽的女孩跪坐在他侧后方的位置,随意扫了一眼似乎是某个商场所在地的大钟,轻柔地说道:“是十一点五十分,父亲大人。”

“嗯,看来飞行速度还不够快啊。”玄一摸了摸下巴。

他在地震开始后找到了这盏灯,虽然路上因为想要欣赏一下风景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到达目的地,果然还是速度太慢了吧。

要不要给这孩子加对翅膀呢?

玄一陷入沉思。

刺骨的寒意突然从脊背直窜天灵盖。

男人反应迅速地拉上女孩跳了下去。

下一秒,那身躯庞大的面妖便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有无形的狂风席卷了这里。

玄一轻轻落在某处屋顶上,抬起头。

熟悉的身姿映入眼帘。

一步踏出,狂风骤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么么么~

辉利哉老工具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