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玉冠高束、风姿纤妍的少年毫无凭借地悬于空中, 袍角微微浮动,手中长剑寒光凛冽。

刚才是怎么回事一目了然。

注意到玄一的视线,林跃慢条斯理地收回元嵇, 挽了个剑花, 露出一个不太友善的笑。

“好久不见。”

玄一没有回应, 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人,心中戒备。

这家伙, 比上次见面时更强了。

是那根宿傩手指的缘故吗?

林跃是在送完产屋敷耀哉、折返去灾区的路上察觉到不对的。

一缕让他浑身不舒服的气息幽幽发散着,勾得人心神不稳。

虽然很淡,但毫无疑问,那是魔道的气息。

还没等想明白这里怎么会出现魔气, 他就感知到那东西在迅速远离这里,林跃一边以神识锁定, 一边召回元嵇。

说实话,一开始他还真没想到追踪到的会是东躲西藏、行踪隐蔽的玄一。

不过,也算意外中的惊喜了。

金丹期的神识轻易便察觉到了玄一的衣服里藏着某个东西。

一盏造型奇诡的灯。

很显然, 魔气的源头就是它。

“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被打一顿然后由我搜出来?”林跃缓缓落在地上,占据了废墟中一个稍高的位置, 垂眼看着玄一。

僧侣装扮的男人抬起斗笠, 脸色隐隐发黑,嘴角的笑很勉强,“这样不太好吧?身为正义的一方,居然要强抢别人的所有物吗?”

林跃蹲下来, 看似十分有耐心地和他说道:“这是你的所有物?”

玄一神色坦荡,“当然。”

林跃噗嗤笑出了声,指指点点, “那你认得这盏灯底部的字吗?”

灯盏底部的字?

玄一脑中仔细回想了一遍刚才观察时看到的灯盏全貌,黑色的灯盏下方确实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但是他完全不认识……

——不对,这灯盏他才从地底挖出来不久,根本没有让这小鬼看到过,他怎么知道灯盏上有字?

男人的脸色难看起来。

林跃见他不回答,叹了口气,站起来,“算了,既然今天这么有缘遇上了,就别走了。”

从见到玄一的那刻起,他就不可能让这家伙离开。

“一线!”

一道锋锐的白光对准林跃猛地劈砍过来。

呼——

还没完全靠近,就化作了林跃周身无形的风,威力只够轻轻吹动林跃的袖摆。

“螭!”

玄一不赞同的声音刚刚传到耳边,林跃平静地伸出手按在了一条狰狞的鱼怪头顶。

双眼呆滞、还长着人类四肢的鱼怪挣扎着,从骤然发动袭击到被挡下,仅仅只过了一秒。

“咦?”林跃挑眉低头,颇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它,“居然还能变形啊。”

“神器真是神奇。”

语气十分感慨。

下一刻,林跃收敛表情,猛地曲起五指,鱼怪便如同受到某种无形的切割,浑身上下绽开了无数血线。

挣扎的身体受到刺激,鱼怪发出瘆人的嘶鸣,四肢疯狂抓挠着,却够不到面前的人。

滴滴答答的血液丝毫没有沾染林跃的手,顺着鱼鳞滑落在地,没过一会儿就积起了一片血洼。

伴随着大量血液的流失,面目狰狞的鱼怪很快只剩被神经操控的肌肉抽搐,重新变回了女孩的模样,蜷缩着身体倒在了地上。

林跃扫了她一眼,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这次就看在夜斗的面子上。”

战斗的结束仅在一个起落之间。

玄一看着这一切,神色凝重了起来。

上次是因为有鸣女在,他才能在林跃的追杀下撑那么久,但是现在可没有一个刚好掌握空间的面妖给他操控啊。

林跃的行动模式实在和他这种头脑派相性不合,而且还有着未知的追踪手段……

那,再使用一次“林跃”这个名字?

他的手摸到了冰冷的笔杆。

一阵令人寒毛直竖的杀意让玄一条件反射地矮身滚地,狼狈地避开。

没等他松口气,连绵不绝的攻击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出现,逼得他不得不夹缝求生。

远远看去,上蹿下跳的十分喜感。

自明道以来,林跃很少再有过被浓烈的情绪干扰理智的时候。

但不知道是不是法则不一样的原因,在这个世界,那些渐渐淡忘的东西,重新回到了身体。

玄一属于林跃最讨厌的那种阴谋派。

像是搅x棍一样到处兴风作浪,实力又不能和人对刚,只会用操控人心这样的手段来恶心人。

还和那个叫羂索的混在一起,说不定当初对狗卷兄妹出手也有他掺和。

不折磨一下简直都难消心头之恨。

林跃干脆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姿态悠闲地看着他在剑气的围剿中艰难求生。

对付这种喜欢玩阴招,自以为是幕后boss,但是自己实力不算特别强劲的敌人,践踏他们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自尊心是最有效的破防方式。

剑修有一点好啊,一力破万法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打得够疯,什么阴谋诡计都没用啊。

不过除了爽一爽的想法,他还有一层考量,那个名叫【青神瘴】的魔修法器效用不明,他贸然近身,说不定会触发某种禁制。

先观察观察。

毕竟,他们也喜欢给魔修下绊子,互坑习惯之后,对方有什么套路心里都差不多有个底。

就是不知道,这位魔修“前辈”,现在到底在哪了。

林跃想问题出了神,这种明晃晃的戏耍姿态让玄一气结。

身上已经被割出了大大小小的狭长伤口,温热的血液在浸湿衣料后变得冰冷黏腻,但是他却连攻击他的东西是什么都没看到。

更别提靠近林跃周围了。

是那些风吗?

在又一次察觉到攻击的到来后,玄一闪身躲避到一间坍塌了一半的房屋内部,紧接着就听到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砖石被利器划开的声音。

碎石簌簌而下,汇入一片狼藉的地面。

玄一飞快看了一眼远处气息奄奄的螭,一个翻滚躲过攻击的同时,扯出了一直藏在袖子里的笔。

“嗯?”看到目标物品出现,林跃回过神,并指一挥,锋锐的剑气立刻削向玄一手中的毛笔。

这可是鬼灯指名的委托,态度当然要积极点。

滋——!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就像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一样令人浑身难受。

躺在地上失去意识的螭因为这一波刺激,勉强恢复了一丝神智,神情恍惚地微微睁开了眼。

他的目标是黄泉之语!

玄一迅速反应过来,咬牙握紧即将脱手的黄泉之语,用力一挥,笔尖浓墨绽开,一堆奇形怪状、气息污秽的妖怪凭空出现,遮蔽了这一片区域的光线,潮水般对准林跃扑去!

至少要拖延一点时间!

玄一迅速后退。

流淌着口水的三眼怪狼张大了嘴,锋利的牙齿和前爪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身形单薄的少年撕裂。

砰。

一声如同烟花炸开的轻响。

所有画面像被定格,漫天的妖魔静止在少年的头顶一米处。

然后由近及远地,像是被橡皮擦去的铅笔画一样,飞快地从天空中被抹除。

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转折太快,玄一攥紧黄泉之语,脸上的表情因为转换不及显得很是扭曲。

林跃不知何时起身了,他随手将元嵇剑锋上的血珠甩落,在布满灰尘的地上印出清晰的一条黑线。

少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说:“哎呀,没想到黄泉之语居然属于法则造物啊,抱歉抱歉,用错方法了。”

剑气单纯由他的灵气凝结而成,在这个世界的法则压制下,当然不可能破坏同出本源的造物。

林跃抬脚勾起一块石头,旋身用力一踢,尖锐的破空声炸响,石块直奔玄一而去。

僧袍男人回过神,躲避不及,只能仓促双手交叉挡在面前硬生生扛下了一击,身体随着冲击力被狠狠甩到了墙上。

“咳!”他的大脑一阵晕眩,双臂和胸口都传来剧痛,忍不住弓起身子呛咳一声。

肋骨似乎断裂了……

当啷。

一个黑色的长条形物品从玄一身上掉落,骨碌碌顺着坡度滚落,轻轻撞在障碍物上停了下来。

“父亲……大人……”螭无力喃喃,艰难地挪动着自己伤痕密布的手,似乎想要上前。

她幽深的眼眸转向林跃,刻骨的恨意一点点自眼底涌现。

都是这个人……

林跃暂时没有在意灯盏的去向,而是伸出手揪住玄一的领口,将他拉近,一脚踩在那只拿笔的手上。

玄一吃痛,手指不由自主地张开,任由这支费尽心思得到的笔掉落到地上。

不好!黄泉之语!

林跃握剑往下一插。

咔嚓。

长剑感受到了一点阻碍,仅仅在停滞半秒后,这支由神明创造的笔断成两截。

玄一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和心痛。

从地狱偷渡东西出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毁掉了。

暴殄天物啊!

笔杆断裂的那一刻,某种无形的东西转瞬即逝。

林跃若有所感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元嵇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他身边,变成人形。

“神器?”玄一心中微动,目光从元嵇面无表情的脸上一扫而过。

看来林跃身上隐藏的东西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

元嵇看向林跃,“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打包带走。”林跃低头,对玄一露出和善的微笑。

手掌握拳高高举起。

“等——!”某种不好的预感猛地涌上心头,玄一睁大了眼睛,制止的话还没说完。

一个拳头在他的视野中猛地放大,他当场失去了意识。

物理打包,快捷有效。

“夜斗和他之间的联系有点特殊,不能轻易斩断,等找到替代品再处理掉吧。”林跃松开手,玄一的身体啪地落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

“那,这个神器呢?”元嵇转头,看向原本螭所躺着的地方。

现在那里空无一人。

“让她走。”林跃把玄一扔到放大的飞剑上,找了根棍子覆盖灵气戳了戳青神瘴,“不放一只走,怎么找到整个窝?”

这可是前世日常生活中杀蟑螂得出的经验之谈。

在看到灯盏毫无反应后,林跃一把将它丢进了储物袋里,给虚元子发了个传讯符,御剑飞向了蝴蝶忍的方向。

无论是出于和咒术界定下的束缚,还是自己的本心,亦或者为了功德,他都必须走这一趟。

林跃离开这里后不久,一个身形娇小的黑发少女路过这里,突然停下了脚步,她夹在腰间的苗服小孩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的缝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出来。”黑发少女——里梅冷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此事在脑花眼中是这样的:

您的快递正在揽收。

揽收完成,已出库。

您的快递正在运输中,派送员屑爹,预计x时x分到达。

您的快递被截胡了,派送员失去联系。

物流状态更新:

您的快递和派送员一起被截胡了。

玄一:汉语水平没过专八的还敢乱认法器所有权的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