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
 
裹挟的火焰的刀光一闪而过, 夜斗担心的偷袭根本没有得手的机会,就胎死腹中。

炼狱杏寿郎收刀入鞘,转身双目炯炯有神地看向夜斗, 声音洪亮:“谢谢你的提醒!请不要担心, 我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剑士, 是不会被这些小动作打倒的!”

夜斗收回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只能干巴巴地应道:“啊,嗯,不用谢。”

斩杀了生乱之人的好处就是,刚才还准备动乱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 只发出窸窸窣窣的谈话声和低声的啜泣。

杀鸡儆猴,颇有成效。

炼狱杏寿郎只是挎着刀站在那, 任何不满的声音都消失了。

偏偏他毫无被人惧怕的自觉,夜斗看着他去帮忙搀扶(扛)老人回帐篷,将小孩抛上抛下哄她不哭……

周围人是想拒绝又不敢拒绝。

夜斗无奈地叹了口气, 靠在一棵树旁,抓了抓头发。

林周围的人都是这种性格么?

他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天空,面色沉重。

之前那三个胚胎已经消失不见, 不知道第一次攻击会在什么时候发动。

也无法估算, 这里的上千人,最终会活下来多少。

……

突然出现的领域范围远远超过了普通特级咒灵的覆盖范围。

蝴蝶忍所在的鬼杀队营地因为伤患过多,没有及时转移,现在几百人也被困在了黑色的结界中。

林跃实验过, 他能斩开结界,但是破坏面积有限,而且结界内部的负面情绪过重, 斩开的口子很快又会恢复。

目前结界内部被困者数千人,如果只是慢吞吞靠着那道口子转移,根本来不及在咒灵发动攻击前救下所有人。

没错,所有人。

他这次的目标,是让被困者一个不落地安全走出去。

被动防守不是他的风格,直接将制造这场混乱的罪魁祸首斩杀才是最好的通关方法。

但是,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

“元嵇,特级咒灵出现的数量,是不是太多了些?”林跃蹲在楼顶,平静地看着下方井然有序安抚民众的鬼杀队队员们。

上升气流卷动的狂风猛地袭来,却在靠近少年周身时似乎遭遇了无形的阻碍,最终只剩下一两缕轻轻拂过他的眉眼,吹动鬓发和袖摆。

穿着黑袍的青年站在他身后,闻言思索,“确实,而且根据我们被困前收到的消息,目前其他地方虽然也有特级出现,但加起来的总和,也只是和东京出现的数量持平。”

元嵇微微皱眉,“是东京这个地方有异?”

林跃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不一定。”

“走,我们去找一个可能清楚这件事的人问问。”

元嵇眉眼一动,“谁?”

林跃往前踏出一步,飞速下坠,声音稳稳当当传到了元嵇的耳边。

“玄一。”

东京同时出现三个特级咒灵的咒胎,并且已经展开领域的消息,飞速传到了日本政府和咒术界的手里。

全员震动。

“这、这怎么可能?”

“三只?!在我们能够祓除它们之前,会死多少人!”

“能够实施救援吗?”

“不行,已经被封死了,结界一旦成型,进去容易出来难,实施救援不过是白白送死!”

“让周围还没有被困住的救援队立刻、马上、全速远离!”

“但是……很多伤者……”

“……优先让健全的孩子和青壮年离开。”

“可恶……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那个强大的剑士呢?就是大夏的那个……”

“已经得到消息,确认他正处于结界内部,但是具体情况无法知晓。”

“我们已经……到绝境了吗?”

“……”

出现这种意外,咒术界才是最措手不及的一方。

御三家的某处宅邸。

禅院弘阳捻着胡子眯眼扫视周围沉默的人们,心中嗤笑。

想借这个机会在政府面前重塑威信,现在机会倒是有了,就看能不能做得到了。

他的目光投向窗外,隔了一座山的地方,就是目前陷入绝境的东京。

无论如何,这几只特级咒灵绝对不能放过,否则,等它们成熟,势必会导致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刚刚遭遇了一场大地震的日本,经受不起这个损失。

而在没有得到林跃进一步消息的情况下,只能由咒术界出面抵挡。

但是咒术界能够付得起这个祓除的代价么?

禅院弘阳心里沉重。

“做出决定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加茂吉池捏了捏眉心,疲惫地说道。

五条和也抬起头,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笑。

“御三家家主全部赶赴一线,如何?”

加茂吉池揉捏眉心的手一顿,漆黑的眼眸直直看向五条和也,“你想做什么?”

“这可都是为了御三家的未来啊……”五条和也收敛笑意,张开双手看向周围面带震惊的众人。

“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我们出现在那里,不就是对政府和其他咒术师的一个最好展示吗?”

其他人都以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禅院弘阳却哈哈笑了起来,“五条家的当主偶尔也能说出一点像样的话嘛。”

这是……赞同的意思?

所有人都有些不可置信。

没记错的话,五条家和禅院家水火不容吧?而且,如果家主在年轻一辈没有担当大任的能力时死亡,整个家族就此衰亡也说不定。

“哼,我可不需要你来应和我。”五条和也一甩袖子,“禅院家的小辈,也就你的孙女能有点用。”

他讽刺地笑道:“可惜是个脑袋不太灵光的。”

禅院弘阳:“……”

理穗脑袋不灵光的消息都传得这么广了?

加茂吉池看着他们两人互掐,后脑勺隐隐作痛,揉了半天才说道:“我考虑了一下五条家主的建议,确实可行。”

他们加茂家虽说子嗣不丰,但一向注重教导,旁支里也有天赋不错的孩子存在,相比起其余两家,后顾之忧反而更少。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明日出发,前往东京。”

巨大的黑色半圆形结界将半个东京笼罩在内,静静地盘踞在那里,如同一个巨兽的蛋。

除了家主,御三家还带上了一半的本家精锐前来,如果他们能够挺过这次危机,就会成为家族核心的一员。

五条川也在此列,身后跟着狗卷团。

他和站在禅院族人中的两姐弟对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

在外人看来,就是彼此疏远的表现。

“除了特级咒灵,还有大量其他等级的咒灵在周围游荡,庆隆,你带领一半的人进行清场。”加茂吉池吩咐。

五条和禅院家也是同样的做法。

在与特级对战时,这些干扰因素当然是越少越好。

“哥哥!”

一声稚嫩的呼唤让所有人投去了目光。

衣着怪异的小女孩和……一头粉色头发的美貌女子。

三家的人眼神都微妙了起来,难道这是某个族人的风流债?

林豆豆本来是想找林的,但是花花告诉她,林也在那个大黑罩子里面,于是她退而求其次,带着小福姐姐一起来找哥哥。

没想到这么幸运,她们刚准备动身,就听到花花说哥哥在附近。

林豆豆看着那个熟悉的、似乎长高了一些的身影,泪花在眼里打转。

从大夏一路跑过来,没吃好没睡好,还遇到了好多坏蛋,她好——委屈!

众目睽睽之下,林豆豆哒哒地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五条川……身后的那个孩子。

五条川在炽烈的视线下浑身不自在,嘴角的笑都勉强了起来。

“呜呜哇……哥哥!你不知道哦,有坏姐姐想抓我去煲汤,吃小孩哇……”

狗卷团听着怀里妹妹的哭诉,抚摸她头顶的手一顿。

他拿出板子:【知道她是谁吗】

林豆豆眨巴着眼睛,“不知道,但是我在坏姐姐的身上撒了药粉,只要她不洗澡或者不换衣服,我都可以找到她。”

狗卷团认真思考自家妹妹所说的条件被满足的可能性。

几天前他就收到了产屋敷辉利哉送来的消息,知道自家妹妹跑来日本又失去踪迹的事,但是还真不知道她的身上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大夏的老师庇护,不会有危险。

豆豆只是个普通人,而且一直居住在大夏,之前也没怎么在其他人面前露过面,那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想要抓走豆豆……

除非她的目的一开始就是林或者他。

想到某些可能,狗卷团抿直嘴角,面无表情。

小福跟在一旁,看着兄妹相拥的剧情,感动得眼泪汪汪。

“团,我们该走了。”五条川提醒。

其余两家的人已经开始动身前往结界了。

林豆豆拉着狗卷团的袖子,打了个嗝儿,仰着头问道:“哥,你要去哪?”

【去结界里面】

那个大黑蛋子里面?!

林豆豆连忙摇头,银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里面很危险!”

“林也在里面,相信我们。”五条川靠近小声道。

【只要把里面的咒灵杀掉,我们就会出来了】

狗卷团收起板子,揉了揉林豆豆没有打理胡乱翘起的头发。

小孩婴儿肥的脸都皱在了一起,看得出很是纠结,然后她把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取了下来。

“这是师傅用来保护我的小银,它很厉害的!”

银色的项圈一触碰到狗卷团的手臂,立刻软化,变成了一条银蛇,盘绕在男孩的手臂上,如同一个别致的手镯。

“小银保护哥哥吧。”

道别之后,狗卷团对着小福弯腰鞠了一躬,转身跟在五条川身后离开。

小福亲昵地蹭了蹭小孩肉肉的脸,“小豆豆,我们接下来去哪啊?”

林豆豆用变形的脸艰难挤出一句话:“去……鬼杀队的……总部。”

那里的结界还有辉利哉哥哥让她十分有安全感!

穿过废墟,越靠近领域的边缘,御三家的人面色越是凝重。

如此强大的咒力……

领域内部。

“嗯?”林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出现在神识中的,是……咒术界的人?

而且御三家的家主都在?

想了想,林跃挪开踩在某人身上的脚,手中一招,元嵇恢复剑形被握住。

他弯腰凑近地上被揍得神志不清的玄一,看着那张猪头脸,笑眯眯道:“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能想起来要告诉我什么。”

领域外,正在准备强行突破进入的御三家,突然看到黑色的结界上出现了一条明显的缝隙。

紧接着,刺目的光伴随着狂风从他们头顶刮过,晶莹的冰凌暴突而出,破开一个三米高的洞口。

寒气弥漫开来,御三家的人在风中眯起眼睛,看向冰凌的顶端。

那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无恨海愁山小天使的营养液灌溉!啵啵啵~

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