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与预想中的惨烈场面不一样, 出现在咒术界众人面前的,是一座攻防一体的要塞堡垒。

巨大的、流转着金色符文的结界将人类一方包裹在内,长有肉翅的特级咒灵飞翔在半空, 发出的攻击重重撞在结界上, 金色的光芒闪烁, 没一会儿就恢复了原样。

身处其中的人类尽管被这样的动静吓得不轻,但是没有尖叫混乱, 只是老老实实待在原地捂住了耳朵,穿着统一服装的鬼杀队队员穿梭在人群中,进行安抚。

而更加令咒术师们瞩目的是,那一片“枪林弹雨”。

品种各样的大型蔬菜水果种植在结界内部, 摇头晃脑地发动攻击,看不见咒灵的普通人便依据他们攻击的方向投掷樱桃炸弹, 密集的攻击下往往也能炸中两次。

特级咒灵明显被惹怒,尖声嚎叫着砰砰撞在结界上,但同时也不得不躲避那些能够对他造成伤害的植物攻击。

轰炸声不绝于耳, 咒术师们木在原地。

这……就普通人和特级咒灵,怎么打出了战争的气势?

他们出现在这的意义是什么?

元嵇走过来,冷淡道:“还不走?”

咒术师们回过神, 就看到特级咒灵死死盯住了他们。

“!!”

这是转移目标了吗!

躲在罩子里的人它杀不掉, 那就杀掉这些出现在外面的!

特级咒灵尖啸一声,扇动肉翅卷起狂风眨眼即至,咒术师们神色各异,立刻发动术式进行了防守反击。

“赤缚!”

加茂吉池一声低喝, 甩出一个血袋,暗红的血液瞬间爆溅而出,化作一张大网包向靠近的咒灵。

“动作快!”

他迎风眯起眼睛, 大喊。

赤血操术的强度和咒力有关,面对特级咒灵,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困住几秒。

禅院弘阳一把拎起他的领子,“走走走,这时候打什么正面。”

加茂吉池闻言脸色满是愤怒,“你这是要当逃——”

“就说用点脑子嘛!”禅院弘阳翘起胡子打断他的话,“能够待在结界里面慢慢磨,干嘛非要正面打?”

元嵇跟在他们身后,脚尖在地上一踏,轻飘飘飞出十几米。

他不时捞起落后的御三家子弟,往前面一扔,与所有人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啊啊啊——”某个咒术师被疾风刮去一大片小腿皮肉,立刻痛嚎出声,摔倒在地。

他的术式是利用结绳制造不同的攻击,对于逃跑来说并没有什么辅助作用,体术相对其他人又较差,便落在了最后,成为了暴怒的咒灵攻击的对象。

“亮!”

前面有人急忙回头,却被一把拉住。

五条和也皱眉,正在思索放弃五条亮与否可能带来的得失。

他也是赞同先进入结界再进行反击的,直面特级,他们的战况一定不会好看到哪去。

五条和也的余光瞥过金色的结界。

如果折损了太多五条家的人手,那成为这几千人救命恩人的人,会变成哪家?

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去争。

相信加茂、禅院两家踌躇不前,也有这个考虑。

无论现在倒在地上的是哪家的子弟。

出乎所有人意料,两个身影从前面转身,笔直冲向落后的五条亮。

正是五条川与狗卷团。

禅院姐弟面露担忧,但是又不能当着两家家主的面出手,只能暗暗攥紧了掌心。

元嵇迅速缩回准备施援的手,平静地看着他们的动作。

在特级咒灵挣脱血网的一瞬间,漫天青色的云霞直冲而下,遮掩了周围的景象。

观望的咒术师们脸上微微惊讶。

这不是刚才那个拖住两只特级咒灵的鬼杀队队员所用的招数吗?

“抓住我。”五条川低声道,伸手稳稳架起五条亮。

随着他的起身,一声痛哼抑制不住地发出。

狗卷团握刀站在一旁,见状,想要从衣服里掏药。

他身上有不少蝴蝶忍给的好东西。

缠在他手臂上的银蛇一动,狗卷团停下动作,低头看着银蛇想要做什么,就见它扭动着身体,一路爬到了五条亮的伤处。

满脸冷汗的青年感觉不对,低头看见一条蛇张开狰狞大嘴,顿时吓得呼吸一窒,差点没厥过去。

他他他怕蛇啊啊啊!

蛇嘴一口咬在伤口上,五条川皱眉看着,在银蛇游回狗卷团身上后才问道:“感觉怎么样?”

五条亮死死闭着的眼睛一动,睁开一条缝,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好像……没那么痛了。”

他低头一看,原本鲜血淋漓的小腿已经止了血。

“哈……”五条亮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晃晃脑袋,“但是,有点想睡……”

银蛇盘在狗卷团手臂上,翘起尾巴尖微微一晃。

狗卷团盯着它看了看,紫眸中露出思索的神色,掏出自己的板子递到它面前。

上面飞快显示出一句句话:

【快走吧快走吧】

【我的毒可以暂时止痛】

【时间久了会死啦】

两个五条:“……”

呼——

一阵狂风平地而起。

浓雾被卷动,渐渐变得稀薄,连人也难以站立。

狗卷团收起板子,和五条川对视一眼,迅速向着之前大部队的方向跑去。

五条亮咬牙飞快向前,伤口不再作痛之后,他暂时可以正常跑动,这也给五条川减轻了不少负担。

五条川,和家主一样,是继承了无下限术式的人,但是同样没有六眼。

也就意味着,他是在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

想到这,五条亮眼眶发热,看着侧前方的青年身影,暗暗在心里记下了今天的恩情。

轰!

浓雾被彻底撕开,双脚还被束缚在胎衣里、只能靠着翅膀移动的特级咒灵在原地看着远去的人类,弯腰蓄力。

下一秒,一声爆响炸开,原地留下一个凹陷的大坑,而咒灵已经出现在五条川几人的身后!

沉重的压迫感像是大山一样压在几人的身上,连脚步都变得难以迈开。

说到底,一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正面和特级对上过,只是在迂回纠缠而已。

一级以下的咒术师,在遇到特级时,只能选择等死。

啪!

一声闷响。

冰蓝色的豌豆打在特级咒灵身上,像是一个信号。

漫天的卷心菜、黄油、玉米粒、豌豆朝着这边倾洒,特级咒灵动弹不得,顶着一脑袋蔬果,翅膀被砸出了几个洞。

画面颇具喜剧效果。

被减速的特级咒灵动作极慢地眼睁睁看着人类跑走,只差一点,差一点它就能撕开这几个人的身体了!

结界内部,蝴蝶忍看着那几个身影远离,缓缓松了一口气。

这只咒灵很狡猾,之前一直在天上飞,避开植物们的攻击,现在被钉在地上,当然是趁他病,要他命!

紫色的眼眸微微眯起,蝴蝶忍拔出腰间的刀,薄荷绿的刀柄灵活地旋转一圈,被稳稳握住。

“蜻蜓之舞。”

有着巨大复眼的蜻蜓现出身形,幽蓝发绿的翅膀轻轻扇动,长尾亲昵地环在蝴蝶忍周身。

笑容温柔的女孩抚了抚它,将刀尖轻轻扎进面前的一株豌豆上。

“加大力度。”她柔声道。

豌豆植株的攻击停滞了一瞬,随即如同机关枪一般吐出豆子,破空声连续不断地响起,目标直指被动挨打的特级咒灵!

蜻蜓的能力是增强她研制的药剂的药效,那么,刀鞘里还剩下的药,足够增强多少植物呢?

蝴蝶忍眉眼弯弯,满是冰冷的杀意。

说到底,咒灵这种东西,就应该和恶鬼一样,从这个世界消失才对啊。

已经被元嵇操控结界放行进入内部的咒术师们目瞪口呆。

“真、真是惊人……”禅院家的一个年轻男人惊叹。

这样的威力,如果是面对普通咒灵,那肯定可以碾压吧。

五条和也心中狂热。

这就是他为五条家争取到的,足以让整个咒术界侧目、让五条家成为领头羊的筹码。

躲在结界中的民众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何,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看着植物们疯狂攻击的模样,惴惴不安地拉住蝴蝶忍的衣角,小声问道:“蝴蝶小姐,我们多久能够出去?”

无论是这些奇怪的植物,还是那看不见的妖怪、突然改变的世界,对身为普通人的他们来说,冲击力都太大了。

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

人群有些躁动,小声的讨论汇聚到一起形成了嗡嗡的声音。

刚才他们很多人都看到,有外面的人进来了。

他们希望从咒术师们身上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比如,政府来救他们了,今天的遭遇都只是一场噩梦。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世界突然大变,冒出了传说中的妖魔鬼怪,而他们只能无力地等待死亡。

五条亮正忍着害怕让银蛇重新咬一口祛毒,疼痛重新袭来,他嘶嘶吸着冷气。

蝴蝶忍走过来,给他上药。

美丽又会医术的女孩就在面前,五条川即便疼得要命,还是忍不住心里紧张。

狗卷团看了他一眼,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视线。

直到包扎完毕,蝴蝶忍才转身面对刚才提问的那个女人,“这些是专门处理这种事件的人。”

周围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咒术师们。

“外面也已经有政府的军队在驻守了。”这是猜的。

“我们会尽力保证你们的安全,很快我们就能出去了。”

林很快就会回来,只要有他在,这场危机就不会持续太久。

蝴蝶忍柔柔笑了起来。

毕竟,虽然是个不太靠谱的仙人,也还是有靠谱的时候啊。

夜斗站在不远处,看着蝴蝶忍的动作。

如果没有鬼杀队在这,无论是地震还是妖魔袭击,都会死去一大片普通人吧。

他的视线转向守在一旁的炼狱杏寿郎。

这家伙的战斗力也是高到离谱呢。

能够完全凭借自己的五感与自己看不见的妖怪对战,还能斩断它一只手臂。

远处许久没有动静的咒灵似乎已经死亡。

身上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倒在地上无声无息。

但身体没有消失,就代表还活着。

加茂吉池在犹豫要不要趁现在出去合力将它祓除。

他的视线扫过那里。

嗯?不见了?

加茂吉池的目光一凝,立刻在周围寻找起来。

砰——!!

巨大的冲击猛地撞在结界上,吓得靠近结界的人浑身一抖。

双腿完全解放,歪着脑袋趴在结界上正看着他们的咒灵,身体正中出现了一条缝隙,随后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向外翻开。

狰狞的布满尖齿的嘴露了出来,一口啃在结界上!

喀喀喀喀……

密集的啃噬声响如同催命的死神,将镰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完全成熟的,特级咒灵。

“嘻嘻嘻——”

咒灵扭曲的笑声回荡在结界上空,禅院弘阳停下了捻须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海兽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啵啵啵~

一更三千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