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时透无一郎看着一片平静的浓雾, 心里有些疑惑。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两个咒灵停下了?

微不可查的震颤从脚底传来。

面无表情的少年低头看着脚边跳动的石子,握紧了刀柄。

‘无一郎,立刻远离那里!’

一句话突兀地在他耳边响起。

时透无一郎没有去思索这个声音是怎么出现的, 下意识按照话中的指示离开了原地。

还不够, 话中说的是远离。

时透无一郎扶住刀柄, 如同一只矫健的羚羊,动作轻盈地越过隆起的土丘, 眨眼间就与刚才的所在地拉开了距离。

没有任何征兆,坚实的大地倏地裂开,土石垮塌崩裂的巨响连续不断地传来,飞溅无数碎石土块, 仅仅几秒的时间,大地上就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 灼热的风从里面吹出,仿佛要将空气中的水分烤干。

时透无一郎碧色的眼眸露出一点凝重。

他用来拖住敌人的雾气,随着整块地面塌陷, 已经消散了。

腰间骤然一紧,时透无一郎感觉自己整个人像风一样飞了起来。

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眨了眨眼, 侧头看向身边的人。

是林跃。

“它们已经前往大家所在的地方, 我们必须尽快赶到。”

和刚才的声音一致。

时透无一郎点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说:“我看不见。”

看不见敌人,也就意味着无法成为有效战斗力。

“鬼杀队这次的任务是帮助民众转移, 减少其他意外情况的发生,”林跃看着越来越近的金色结界,“我来杀敌。”

平静的一句话, 却有足够的底气。

三只特级咒灵对金色结界发动了攻击。

就在刚才,地下莫名其妙地热了起来,种植的咒植大片大片枯死,连人也热得冒汗,结界就像是一个蒸笼。

咒术界众人擦着汗,脸色难看。

他们没有预料到这几只咒灵的蜕化速度这么快,按照以往的记载,特级咒灵从观察到咒胎,再到二次蜕化,起码有三天以上的时间。

但是这几只,从咒胎到二次蜕化再到成熟,满打满算也就一天半!

“不能坐以待毙,与其在这里看着他们破坏结界进来,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加茂吉池眉头紧锁,沉声道。

“但是……有三只。”有年轻的咒术师喃喃。

隔着一个结界,他们都能感受到那股压迫力,和所有有记载或者他们以前见过的特级都不一样。

他们加起来祓除一只的可能性还有,但是三只……

没有人会不怕死,尤其是在生死边缘反复横跳的咒术师,出去,他们面对的,就可能是秒杀。

禅院弘阳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孙辈,“理穗,佑真,怕不怕?”

禅院理穗挠了挠脸,“怕……吧?”

禅院弘阳瞪着眼,“你那是什么回答?怕就是怕!不怕就是不怕!”

“怕就对了!怕才能想尽办法活下去。”

老人翘起胡子摸了摸,又咧开嘴笑:“不过嘛,我们死是不可能死的,最多受点伤。”

他示意众人去看外面。

“再怎么样,我们打打辅助总还是可以的吧?”

加茂吉池与五条和也同样看到了那个飞速靠近的人影。

额头上的黑发被吹得向后扬起,露出一双亮如寒星的黑眸。

“六壬,展。”

无数凛冽的剑气从空气中浮现,密密麻麻地锁定了三只咒灵。

林跃心念一动,拖曳着银色光尾的剑气发出嗖嗖的破空声,疾风骤雨般落下。

在地上仰望的众人眼中,就如同一场瑰丽异常的流星雨。

原本因为惊恐而慌张失措的人群,鸦雀无声地看着这天穹倒悬一般的盛况。

三只咒灵试探地迎战,嗤嗤的声响瞬间贯穿了它们的身体,打出了三个马蜂窝,但因为身处领域,这样的伤势还不足以让它们直接死亡。

紫色的液体滴滴答答落在地上,身上又被开了数不清的洞,三只咒灵感受到威胁,第一时间放弃对战离开了原地。

成熟的特级,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上,都与之前天差地别。

快到只能看见残影的咒灵从手肘处探出锋利的刀刃,霎时便接近了林跃。

冰冷的气息将林跃的头发吹动,在即将贴上的时候,林跃抬手抓住,另一只手在咒灵的愕然中猛地掐住它的脖子,力道之大,甚至能明显看到脖颈中间被挤压成了一掌的大小。

伴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撕裂声,那只胳膊被生生扯断丢弃在了地上。

林跃抬起头,眼中满是暴戾。

被咒灵围攻的人群,让他联想到了某个熟悉的场景。

“动作有些粗暴,抱歉。”他掐着咒灵的脖子凑近,礼貌地轻轻说道。

那双眼睛斜睨过来,空气中仿佛都冒出了血腥味和尸体的腐臭,特级咒灵僵硬着身体,骤然发出一声尖啸。

肩膀的断口蠕动着,断掉的手臂在瞬间生长出来,咒灵狠狠砍向林跃的手臂,想要迫使他松手,然后逃离,却被不知道从哪出现的长剑格挡,发出刺耳的铿锵一声。

扇动着肉翅的咒灵发动术式,飓风从头顶直灌而下,似要将林跃整个人撕碎。

衣摆猎猎作响,林跃手腕一转,剑刃与刀锋摩擦错开,一瞬绽开的寒光从面前咒灵的脑袋上斜削而过,半月形的剑气与头顶狂风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炸成了四散的烟尘。

金丹期的威压瞬间展开,林跃捏爆手中的脖子,看着被压得身形一顿,转而向着两边逃遁的两只咒灵,面无表情地收回长剑,随意将渐渐消散的咒灵尸体抛到一旁。

垃圾。

热风消失了,看来这只是操控地底那股热气的咒灵。

“元嵇。”

站在结界中的元嵇化作剑形飞遁过来落在林跃手中。

‘注意控制心神。’元嵇冷静地提醒。

林跃“嗯”了一声,“不会有事的。”

少年的身影追上了其中一只咒灵,远远都能听到一声爆响,咒灵从空中落下,直直砸出了一个大坑。

结界里的温度恢复正常,咒术师们却沉默了。

“如果是这样的程度……高层的一些想法我认为可以改变一下了。 ”加茂吉池艰涩道。

不到半分钟,就祓除了一只特级。

相比起斩杀鬼王、低级咒灵,与特级咒灵的战斗反而让他们能更直观地感受到林跃的实力是在哪一个层面。

——哪一个层面都不是。

咒术界……至少在当今的咒术界,没有人可以达到那样的水平。

“如果有六眼……”五条和也喃喃。

他也希望能以绝对的实力让其余两家以五条家马首是瞻。

可是……没有六眼!

家传的术式发动条件太苛刻,一不小心就是暴毙的下场。

五条和也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波动,看向怔愣的五条川。

“记住你要做的事。”

五条川回过神,看着家主那双仿佛燃烧着什么的眼眸,微微低头称是。

“奇怪,还有一只咒灵呢?”禅院理穗把手搭在与眉毛齐平的位置,疑惑道。

脚下突然传出地震一般的响动。

人群开始惊慌。

一道明显的裂痕从远处蔓延过来,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布满了整片大地。

蝴蝶忍心头一跳,急声喊道:“攻击在地下!”

林给的符文结界因为需要扩大范围容纳最多的民众,舍弃了地下的防御,之前咒灵们没有想到从地下攻击,没想到现在却突然发动了。

蝴蝶忍捏着一柄木制小剑,死死抿住嘴唇。

要不要解开……

金色的符文结界闪烁两下,渐渐消失。

人群开始骚乱。

鬼杀队的队员们互相传信,开始飞快带领人群四散跑开。

就算会被咒灵袭击,总比待在这等死要好!

蝴蝶忍看着掌心的木剑,飞奔向伤患安置处。

蝴蝶花纹的羽织被风扬开,灵动的蝴蝶在此刻却更像扑火的飞蛾。

夜斗面色难看,“林还在解决另一只!”

不对,应该说那一只妖怪是在有意引诱林越打越远!

炼狱杏寿郎撇下了嘴角,金红色系的羽织和眼睛相互映衬,仿佛原本温暖无害的火焰变得灼热起来,“我们——”

他的话被骤然下坠的趋势打断。

喀拉——轰!!

大地骤然裂开,结界内部的人群来不及全部逃离,尖叫着往下坠落,一时间惨嚎四起。

堪堪站在边缘的人在坠落的一瞬间拼命扒住裂缝里凸起的部分,满脸惊恐地想要往上爬。

躲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咒灵嘻嘻大笑。

它发动术式,巨大的土柱猛地袭向众人。

御三家的咒术师在坠落时就迅速稳住了身体,禅院理穗靠鵺抓着肩膀浮空,立刻发现了咒灵的攻击。

“爷爷!西南!”

禅院弘阳一声爆喝,双脚在土壁上一蹬,旋身而上,迅速靠近了躲藏的咒灵。

领域内的术式是必中的,必须要让咒灵转移攻击目标!

禅院弘阳神情凝重,双掌一合,咒灵的身体立刻像是受到了挤压,变成了饼状。

术式·镇山圆平!

加茂吉池以及其他的咒术师也反应了过来,在禅院弘阳控制咒灵的一瞬间,齐齐发动了攻击!

“小心!”

有人大喊。

狗卷团立刻发现了从脚下袭向他们的土柱,眉头一皱,拔刀。

霞之呼吸·陆之型·月之霞消!

这是霞之呼吸里能够进行大范围斩击的招式。

小孩子的力气依旧有限,不能一次劈裂。

但多劈几次,就足够了!

喀拉拉……

娇小的身影在土柱周围腾挪,御三家的人没多久就看到那粗壮的土柱崩塌瓦解,化作了碎块。

“飞决!”

远远一道光从咒灵脑中一穿而过,加茂吉池等人的术式也落在了咒灵身上。

砰!

不受控制下坠的人群都听到了上方传来的声音,那是被称为咒术师的人在战斗。

但是,他们已经快死了,就算战斗赢了又有什么用呢?

一个女孩捂住脸,感受着风从耳畔急速刮过,忍不住嚎啕大哭。

她还没有和说定的人家结婚,就要死在这样荒诞的世界里了。

衣领一紧,女孩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只看到一片毛茸茸的羽毛,还有巨大的爪子。

她现在……是在飞?

禅院理穗大口喘着气,连续不断地让鵺去救人,她咒力的消耗也不是小数目。

又是一阵晃动,越远离裂缝口,看到的天空就越小。

有人平静地接受死亡的到来,也有人在恨声咒骂。

但是,令他们都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一颗种子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上面还沾着晶莹的水珠,被人急速弹入缝隙。

林跃脸色暴怒地踩在咒灵被扭下的脑袋上,催动灵气,那颗存在空间里的种子被迅速催生。

密密麻麻的根系在半空瞬间展开,深深植入两侧的土壁里,硬生生阻止了大地继续裂开的趋势,强行将裂缝联合到了一起。

拉扯的力量让土石簌簌而落,看似细弱的树根也发出了裂响。

林跃浮在上空,身周气流涌动,短短两秒便把金丹期的灵气疯狂灌入了种子里面。

一棵紫藤树扭转着身躯飞速盘旋生长,交叉缠绕在一起的枝丫如同一张巨网,稳稳接住了往下掉的人群。

然后,绚烂的紫藤花瞬间绽开,娇嫩的花瓣层层叠叠冒了出来,挂满了枝丫,晃晃悠悠垂落在惊魂未定的人群面前。

“满、满开……”有人盯着落在自己鼻尖上的紫藤花,伸手摸了摸,颤抖着声音喃喃。

还抱着两个孩子的夜斗一脸汗和尘土,他仰躺在紫藤网上,看着头顶的花枝,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真是乱来啊……”语气无奈又带笑。

拼命救人的鬼杀队队员也终于松懈下来,有蝶屋出身的女队员忍不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太好了,大家都没事。

深深浅浅的紫色占据了众人的全部视线,馥郁的花香浮动在身边。

紫藤花瓣飘飘悠悠落下,在裂缝中央下了一场花雨。

狰狞的裂缝与深渊,满开的巨大紫藤花树,强烈的对比让所有人恍惚如在梦中。

林跃神识一扫,发现最多只有人摔到了屁股在龇牙咧嘴,便看向了裂缝边缘。

三只咒灵,只有一个还剩点气。

青神瘴也被虚元子用符箓暂时压制了。

该出去了。

林跃屈指一弹元嵇剑身,“靠你啦。”

全力挥出的一剑,以林跃为中心,环绕了领域的顶部一圈。

接到大黑报信匆匆赶到的毘沙门和周围驻守的政府军队同时发现了异动。

“那是什么?!”

一道裂痕在黑色的结界三分之二处显现,伴随着一声轻微的爆鸣,狂风吹向四周,馥郁的花香瞬间弥漫开来,与此同时,那棵茂盛的、巨大无比的紫藤花树,也撞入了众人的眼帘。

毘沙门看着繁茂的花树,忍不住挑眉,“这是……”

她能感应到,里面的妖怪气息正在消散,看来是已经被消灭了。

大黑从她身后探出头,擦了擦额上的汗。

“看来我们来晚了。”

说完,他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就算来晚了,这么多人也救下了,真是太好了。

一个漂浮在树顶的人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大黑眯起眼睛,“那是……林?”

“林?”毘沙门紫色的眼眸看了过来。

“兆麻,分析那个人的信息。”她点了点眼尾。

“是。”青年温润的声音传来,一句句分析结果被有条不紊地报告给他们的神明大人。

大黑在一旁听着,嘴角一抽,忍不住开始在身上到处找烟。

他真不是故意说漏嘴的。

军队似乎准备靠近,漂浮在树顶的人影却有了动作。

天上不知何时聚集起了一片云。

林跃抬头看着天空异象,有些迟疑地道:“元嵇,我好像,要突破了……虽然是小境界。”

‘……所以这是劫云?’元嵇的声音都带了点不可置信。

突破小境界都要触动劫云,这个世界的法则是要怎样?

“不。”林跃摇头,“应该是对我有好处的事。”

毕竟,这次是大功德加身。

一片金光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倏然从云上降落,洒在了林跃的身上。

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林跃:“……”

元嵇:“……”

太招眼了!!

那一天,所有人都看到了神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海兽小天使的营养液,吨吨吨喝完了!

中秋节快乐!!!最新章评论的小天使每人都发小红包!

二更,四千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