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沐浴在金光中的神明在云层散去之后就消失了。

因紫藤花树而获救, 又见证了刚才堪称神迹的一幕,不少人虔诚跪伏在地上,感谢神明的垂怜。

真神明·夜斗:“……”

可恶, 没想到连林都比他先有信徒!

政府的军队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 一边喊话一边靠近。

幸存者们经历了这一遭大起大落, 兴奋地站起来挥舞着双手大喊。

只有少数知道内情的政要人员在唉声叹气。

之后要怎么糊弄民众,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咒灵和咒术界的存在, 至少在现阶段绝对不能暴露在公众面前。

普通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咒力,但是因为没有术式,只会无意识地溢散在环境中,结合负面情绪, 就产生了咒灵。

如果把他们寻常看不见的“咒灵”暴露出来,紧张、恐惧、厌恶……种种情绪一旦爆发, 后果难以预料。

“金田议长,这棵紫藤树怎么办?”

沉思中的中年男人回过神,看着警卫所指的方向。

从裂缝中生长出来的紫藤树, 郁郁葱葱的树冠如同一把巨伞,在废墟之上挺拔,夹杂着点点绿意的紫色花海中有序钻出一个个获救者, 顺着仿佛自然生成的树根阶梯往下走。

男人仰着头, 轻声道:“真是绮丽啊……在废墟之上开出的花。”

警卫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男人转头看着他笑道:“这看起来就像是象征着我们的国家不会被这一场地震打倒一样,灾后重建的方案还在讨论中,我会提议以这棵树为中心,建立一个公园。”

“这么美丽的景色, 如果不能让我们的后代也欣赏一下,就太浪费了。”

“在此之前,”男人叹了口气, “我们要想好怎么和这几千的幸存者达成统一意见。”

或者说,共同守住一个秘密。

地上的人群忙忙碌碌,骑着狮子站在高处的毘沙门一行人却看着林跃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刚才的那是什么?”毘沙门侧过身问大黑。

高壮的男人低头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语气无奈,“不要默认我好像知道一样啊。”

金发紫眸的女武神挑眉,“你和这个林不是认识么?或者说,认识他的人是小福小姐?”

涉及到自己的女神大人,大黑更谨慎了,抬头盯着毘沙门说道:“我没必要骗你。”

“那道金光我也是第一次见,至于林……”

大黑迟疑了下,似乎在思考怎么组织语言,“硬要说的话,他应该算是大夏那边的神明吧。”

毘沙门和神器空间内的兆麻都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大夏的神明?”毘沙门的紫眸微微睁大,原本冷艳的脸在此刻反而显得有些可爱。

大黑有些心虚地抬头望天,“啊,嗯,就是这样,说不定以后我们还可以搞个日本—大夏神明交流会什么的,就是不知道‘天’会不会同意了,啊哈哈哈……”

林来自另一个世界这样的事,绝对不能暴露。

虽然不知道大夏那边到底有没有神明,但是现在只能往你们身上推了,抱歉!

大黑在心里默默鞠躬。

“说起来,我也该去找我家的女神大人了,再见……”

毘沙门看着大黑远去的背影,微皱眉头,“兆麻,我觉得他在隐瞒一些东西,我要不要……”

兆麻推了推眼镜,打断她的话,“威娜,即使你直接去找小福小姐问,他们不想说的东西也绝不会说出口的。”

“关于这个‘林’的消息,他们似乎并不想让高天原知道。”

微风轻轻扬起毘沙门长长的金发,她看着澄澈的天空,表情怅然,“但是,这次是因为他,那些人才获救了。”

因为大夏的神明,日本的民众才活了下来。

毘沙门的手轻轻抚在胸口,挫败和好奇的情绪在心中起伏——对那个素未谋面的神明。

刚才看到的人影,似乎……还是个较为年幼的阶段呢。

兆麻默了默,声音沉稳地说道:“神明并不是全知全能的,威娜,这次没有及时赶上,并不只是你的错。”

毘沙门因为自家神器直白的安慰忍不住笑了起来,放下手,“所以我要变得更加强大,这样才能肩负起身为武神的责任。”

“走吧。”她顺了顺身下大狮子的毛,“囷巴。”

神明的身影渐渐消失,躲在紫藤花里面的夜斗揉了揉被熏得发痒的鼻子,慢吞吞挪出来。

他盯着毘沙门离开的方向站了一会儿,从人群中穿过,离开这里。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一天后。

祓除三只特级咒灵的详细情况被写在纸上,传递到了咒术界高层们的手中。

“林跃”这个名字,再次成为了他们讨论的中心。

呖——

一声长鸣,黑色羽毛的鸟类振翅从山岭间飞过,上升的气流平稳托着它的身体滑行,灵动的眼睛四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肤色苍白的手稳稳托住了它。

额上有着缝合线痕迹的男人微笑着抚了抚鸟儿的头,“乖孩子。”

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它的脚上取下一个竹筒。

里面是卷好的一张信纸。

细细将信上的文字阅读完毕,羂索放飞黑鸟。

里梅从他身后走了过来,看着前方颜色斑驳的山林。

“原本我以为,我的计划阻碍只有五条家的六眼以及星浆体。”羂索主动开口说。

黑沉的眼眸扫过身边清澈池塘里悠哉游弋的鲤鱼,他勾起嘴角,“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个林跃。”

里梅看着他,“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羂索把双手拢到袖子里,笑着说道:“当然是继续收集宿傩的手指啦。”

“不过,我又找到了几个新的盟友。”

里梅冷淡地说:“什么人?”

羂索竖起一根手指摆了摆,“不是人类,是咒灵。”

他转过身往房子里走去,“而且是很有意思也很强大的几个咒灵。”

里梅垂下了视线。

特级咒灵?

“对了,”羂索停住脚步,回过身来,“林跃似乎有什么寻找我们的特殊方法,接下来小里梅可要注意藏好哦。”

“那你呢?”里梅毫无波澜的黑眸看着男人。

羂索单手撑着下巴,笑得不怀好意,“我?我当然是要藏在他们最意想不到的地方,等待合适的机会,然后……”

“一击必杀。”他轻飘飘说出这几个字,带着一点恶作剧的快意。

绯坐在檐廊下,听着他们的对话,捏紧了袖子。

必须要找到夜斗,去救父亲大人……

……

大夏。

植被稀疏的荒漠中,戒严的军队将中心区域严密包围。

一个巨大的符阵将盘膝坐在其中的几人笼罩,金色的流光时时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浩荡的气息越来越重。

守在几百米外的军装青年神色更加严肃。

那股加诸肩上的压力,证明今天的保密任务绝对不轻松。

孙依澜守在边缘,手边放着自己惯用的一套银针法器,只要一有不对,她就会在第一时间保证渡劫之人的生命安全。

包括她在内,不能晋升金丹的人一共有四个,除了雍长垣,其余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欧木理绕着自己的辫子,嘟囔:“这个世界的天道分明就是歧视!明明蛊修也是修士啊……”

孙依澜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也许是因为我们太特殊了,天道在惧怕呢。”

她看着上空渐渐聚集的劫云,屈指一弹,大阵边缘依次亮起柔和的莹莹绿光。

这是第一层符阵,名唤生生不息。

此次渡劫成功,大夏便拥有了四个金丹。

与天道的距离,就更近几分了。

日本的地震灾情,在消息传出后,引起了国际上的关心。

灾后第七天,距离日本最近的大夏派出了救援队,进行国际援助。

领头的青年从船上下来,鸦黑的鬓发和苍色衣袍被风轻轻吹动,他的视线从晴朗的碧空缓缓落下,看着远处连绵的山脊,眯起眼睛笑了笑。

“呀,真是得天独厚啊。”

气运所钟。

鬼杀队的宅邸中。

林跃看着丹田里充沛的灵气,以及那隐隐要蜕化成婴的金丹,还有些茫然。

“这就……到金丹大圆满了?”

他还以为之后的升级模式都是靠着吃那个两面宿傩的手指来突破呢。

功德真是好东西啊!!

“林——”

拖长了尾调的声音伴随着砰砰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墨蓝色头发的身影唰地拉开障子门,扑到了林跃面前。

“我不管不管不管!人家也想要那个金光光嘛~”名叫夜斗的大型生物在榻榻米上滚来滚去,摆动着手脚撒娇。

林跃一脸不忍看,“都说了那个不受我控制的嘛。”

自从昨天回来,夜斗就一直在缠着他说这件事。

连他辛苦提回来的玄一都没去看过一眼,也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不想去。

“可是……”夜斗咬着袖角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也想要被几千人一起喊夜斗大人嘛,而且还是在那么有威严的情况下,只要有那个金光,我就可以拥有好多好多信徒了!”

林跃起身准备绕过他,“这是功德金光啦,你只要做好事就会有的。”

嗯,确实是要做好事。

夜斗抱住林跃的腿,仰着头双眼发亮地看着他,“真的吗?”

没等林跃回答,他就噌的一下跳了起来,“我现在就去!”

送走一个烦人精,林跃揉揉额头,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和这家伙成为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林跃。”

元嵇的声音骤然响起。

林跃正迈步往外走,闻言疑惑道:“怎么了?”

“你的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

感谢言陌、酥梨枭两位小天使的营养液灌溉!啵啵啵~

终于快要写到咒回篇了(泪目

有奖竞猜环节,第一位出场的受迫害小朋友会是谁?

提示:潮

大概会在下下章出现,下章是团子主场,咒术界大变革

查了一堆资料,总算想出了一些比较理想化的变革成果(点烟

对了,大黑每次喊女神大人,其实是喊的“老婆”谐音(日语真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