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空间?他的空间怎么了?

林跃被元嵇的这句话弄得一头雾水, 正准备察看,一颗绿色的珠子浮在了他的面前。

嗯……从感知到的气息上看,确实是他那个鸡肋的随身空间没错。

“这是怎么回事?”林跃重新回到室内, 拉上门捏着珠子搓了搓。

他那个随身空间, 不能装物不能装人, 平时就放点种子当菜园子用,也就是到了这个世界, 才出现了一点变化,长出了只存在于单机小游戏里的植物。

现在还能自动变换形态了?

元嵇坐在林跃对面,思索了一下,把手边的茶杯递过去, “你试试把它收进去。”

林跃照他的话试了试,茶杯纹丝不动。

看来依旧没有储物功能。

想到自己这块田一贯的属性, 林跃心里有个猜测,闭上眼睛把神识探了进去。

空间内部乍一看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一块不大的田地, 里面整整齐齐地种着蔬果药材,旁边蓄着一汪泉水,干燥的地方堆着林跃收集的种子。

神念一动, 林跃折断了一根芦蒿。

淡淡的灵气溢散在空气中。

元嵇皱起眉头, “灵气?”

这个世界的法则可没有“灵气”的概念,迄今为止,林跃身体里的灵气都是靠着鬼杀队传授的呼吸法转化而来。

翠绿的芦蒿断面很快黯淡了几分,微弱的灵气也消失无踪。

林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空间的变化可能和之前的功德金光有关……”

但是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天道会允许出现这种变化?

难道是少年漫还有灵气复苏的选项?

“林先生,有大夏来的客人找你。”门外传来声音。

大夏?

林跃和元嵇对视一眼,扬声道:“请进。”

障子门被拉开, 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人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好久不见。”鹤骨松姿的男人笑着打了个招呼。

袅袅白雾升腾,澄澈的豆青色茶水被人轻轻一晃,抿入口中。

“确实蕴含灵气。”雍长垣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神色淡定,没有进一步询问的意思。

估计是不会透露什么了。

林跃打量着他,有些遗憾地想。

原本还想从算师的口中听到些什么呢。

林跃将茶水重新倒满,转而问道:“前辈这次来日本,是有什么事吗?”

雍长垣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杯沿,“我此次前来,为三件事。”

“一则,为你贺喜。”他细长的黑眸带笑。

“二则,为大夏。”

“三,就是虚元子道友手中的那件法器了。”

雍长垣的视线转向门口,下一秒,障子门被人大力拉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走了进来。

“咦?算命的你也在?”虚元子脚步一顿,脸上满是惊奇。

雍长垣没有对“算命的”这个称呼发表意见,依旧和气地笑着点头:“对呀,我也在。”

砰!

虚元子直接掉到了地板下。

尘埃飞扬。

“忘记提醒道友注意脚下了,那里似乎不太平稳呢。”雍长垣的声音悠悠传来。

虚元子从地板下探出头,扶着自己的发髻呸了一声,“你故意的!”

林跃看着那突然塌陷的榻榻米。

刚才他在上面走来走去都还没事呢……

墨玉质感的灯盏立在桌上,如同一只竖直的断手,散发着令在场修士浑身不适的气息。

“魔修的东西还是一如既往地难看。”虚元子摸着胡子嘀咕道。

雍长垣看着灯盏底端勾连的符箓痕迹,若有所思,“连虚元子道友的符箓都无法完全将其封住吗?”

虚元子抖了抖胡子,“是这玩意儿太邪门了。”

无论如何都破坏不了,无论发不发动都会影响周围的环境,他还是用了自己的精血才能勉强压制住。

也不知道当初飞升到这的魔修发生了什么,只剩个法器留到了现在。

林跃反正对这东西没有好感。

死在他剑下的魔修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呢,那些家伙为了炼法器练功法,什么惨绝人寰的事都做得出来。

在他眼里,和妖兽无异。

雍长垣笑着看向林跃,“解决它的方法很简单。”

“林道友可以向这里的咒术师借两面宿傩的手指一用。”

“两面宿傩?”林跃好奇,“他们不是说这家伙是诅咒之王吗?把这俩玩意儿放一起,手指变得更强了怎么办?”

以他的看法,少年漫里面少不了一个大boss,两面宿傩这样的逼格设定,绝对不可能是一个背景板。

要是到时候主线剧情开始,两面宿傩复活过来,然后靠着青神瘴加了个增强buff,主角团还怎么打?

雍长垣笑了笑,“林道友所说的情况,并不会出现。”

他指着灯盏说道:“将两者放在一起,只会让它们互相打压争斗,从而相互制衡。”

“相信林道友也试过了,”雍长垣收回手,“两面宿傩的手指,是不是一样不可破坏呢?”

林跃仔细一想,发现还真是这样。

“我会找他们要的。”他点头。

让这俩祸害待一起互掐去吧。

雍长垣这次来日本主要还是为了代表大夏提供国际援助,以及要回被咒术界拖欠的各种资料。

“如无意外,大夏的第一个咒术协会应该会在年底成立,届时也会邀请其他国家的人前来参观。”雍长垣说道。

“其他国家的咒术师也是和政府合作的吗?”林跃有些好奇。

“不,”雍长垣想起国外混乱一片的各种超自然力量组织,笑得更加欢快了,“他们似乎更加喜欢以小团体划分地盘,隶属于官方的人员只有教堂被称为牧师的存在。”

咒术师是日本的叫法,大夏对此也接受良好,但是西方国家因为文化不同,更喜欢称之为驱魔师。

他们把咒灵看作恶魔,而祓除咒灵的人,自然就是超越常人的驱魔师或者牧师。

“没有完善的管理体系,那些国家连国内拥有多少咒术师都难以统计。”雍长垣将茶杯放到桌上,发出咄的一声轻响,“不堪入眼。”

雍长垣起身告辞,林跃在门口的时候叫住他。

“前辈,我想知道,神明如何在没有信仰的情况下存在?”

雍长垣手指一动,随后勾起了嘴角,“时候未到,这段缘法需要由你的那位朋友在未来自己亲手斩断。”

林跃还想再问得详细点,雍长垣已经转过了身。

“现在该去找欠账的人算算利息了。”

他微微拖长语调说完这句话,脚步轻快地离开。

林跃觉得,那些敢拖欠东西的老柴火棒们,要倒大霉了。

“哎呀,算师嘛,就是喜欢说话含含糊糊的,林小友别放在心上。”虚元子走过来拍了拍林跃的肩。

其实原本还想让他带点空间里的植物回大夏一趟的。

但是那些作物在离开空间后,灵气似乎很快就会消失。

改天回大夏再给孙前辈他们研究吧。

林跃想了想,还是没有追上去,转而问道:“雍长垣前辈的意思,是不是在那个合适的时间到达之前,我都要养着这个吃白饭的?”

他指着玄一被关押的方向。

虚元子皱着眉头思索,犹豫道:“可能还真是……”

林跃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跑去把玄一打了一顿。

莫名其妙被揍的玄一:“?”

在雍长垣离开后,咒术界的高层们似乎受到了什么冲击。

林跃跑去借两面宿傩的手指,预想中要扯皮许久的事情,在没见到那些柴火棒的情况下,轻轻松松拿到了。

来送手指的是五条川,青年一脸仙气,眼下青黑,对着林跃露出一个虚弱的笑,“高层们似乎最近运气都有点差,某个术式因为意外暂时无法解除了。”

——指那些门板。

现在所有高层都被锁在了门后,出、不、去!

所有的命令、任务发布、人员考核调动都只能分派给下属,五条川这几天跑得人都瘦了一圈。

送完东西,青年脚步虚浮地离开了这里。

林跃有些纳闷,雍长垣前辈到底做了什么,运气差到他们连面都露不了了?

宿傩手指放到青神瘴灯托上的一瞬间,暗红色手指的指尖上燃起了一朵幽绿色的火苗。

五指形状的墨玉灯托将所有的光线吸收,横亘的断指作为灯芯静静靠在灯沿上。

虚元子皱眉,啧了一声,“老夫实在见不得这样的丑东西。”

他手下动作不停,金色的符文化作流光环绕在灯盏周围,光影一晃,原地就只剩下了一面巴掌大的铜镜。

林跃拿起来,在镜中模糊看到了一根燃烧的蜡烛,拿远看却又消失不见了。

很有怪谈的恐怖气氛。

“我去一趟地狱,鬼灯应该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林跃摆摆手,招出飞剑跳了上去。

记得鬼灯似乎一直在搜罗被诅咒的物品来着。

狂风在身侧呼啸,林跃在云上御剑而行,搅乱一片白絮,与飞鸟擦肩而过。

1923年,经历过一场特大地震的日本开始在房屋上追寻抗震设计,灾后的重建也在得到各方援助后稳步进行,日后成为无数棒球手梦想所在地的甲子园开始修建,巨大的紫藤树成为了东京的一个地标,瑰丽的大正时代即将过去,新的浪潮逐渐到来。

清晨阳光正好,晶莹的露珠从草叶上滑落,“笃”的一声,惊鹿将树枝上打盹的鸟雀惊醒。

“狗卷君,你的议案通过了。”穿着莺色浴衣的男人坐在了檐廊下,顺手放下了一个装着团子和茶的托盘。

被他称为狗卷君的男人有着一头近乎银色的长发,由一条浅紫色的发带束在颈侧,在阳光下笼罩着朦胧的微光。

骨节分明的手端起散发着热气的茶,晃起一片涟漪。

“嗯。”微哑低沉的声音响起,男人看着茶杯中竖起的茶梗,抬头望向群山。

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林跃日常:吃饭睡觉打玄一

咒回篇倒计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