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96章 第九十六章
 
最后林跃还是没能吃到大螃蟹。

但是鬼灯亲自下厨给他片了一顿金鱼草盛宴。

刀工非常不错。

除了草有点吵, 一切都很完美。

“地狱的变化也很大呢。”林跃站在阎魔殿往下望,能看到那片生态非常丰富的植物林。

向日葵大嘴花樱桃这些初生代就不说了,杨桃倭瓜西瓜玉米等等植物也长势不错。

鬼灯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心中也很是满意, “果然大夏那边的说法是正确的, 植物以及美食可以提高员工的积极度和幸福感。”

见林跃有些不解,鬼灯解释道:“我制定了一项新规定, 偷懒的狱卒会被派来照看植物园,具体做法就是把妖魔绑到身上,然后获取植物的果实。”

“当然,这些果实最后都会作为狱卒福利发放, 哪怕是接受惩罚的狱卒,也能分到一点。”

“说起来, 芥子很喜欢这个福利,前几天还问过,能不能种植一点胡萝卜或者青菜呢。”鬼灯想起了这件不大不小的事。

林跃见过这个名叫芥子的狱卒, 表面看上去是一只温驯无害的可爱小白兔,实际上有着究极鬼畜的内心,和鬼灯很是投缘, 一度被评为优秀狱卒。

“我会把这个需求转告给研究组的。”林跃不介意帮这么一个小小的忙。

而且研究组现在确实有点闲。

“造神计划”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实验完毕, 靠着林跃和夜斗提供的那一点资料,在没有修士的参与下,那些研究人员硬生生造出了大夏本土的一个神灵。

女娲。

普通的人类创造了神。

乍一听是很荒唐的事,但事实确是如此。

日本的神明源于人类的信仰, 当人类有所祈求时,愿力就会使相应的神诞生。

但是大夏不一样。

大夏幅员辽阔,各地习俗信仰都不一样, 而且因为务实的思想,从来不会纯粹把希望全部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神,最多就是依照传统拜一拜。

他们也从不会单纯信仰某个神仙,求丰收就拜神农,想要好成绩就拜孔圣人。

一概的准则就是: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

于是研究的重点放在了“信”这个字上。

如果让民众对一个被塑造出来的人物深信不疑,那么祂会不会真的现身呢?

神话传说成了第一批用来实验的素材。

流传广,够通俗,正好大夏在根据林跃提出的九年义务教育编中小学教材,研究组就塞了两篇神话进去,把教育部的人气得够呛。

大夏造出来的第一位神明,就是女娲。

创世神、始母神、社稷福神、自然女神……女娲在神话传说中被赋予了极其尊贵与超然的身份,但也许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所限,真正化身出来的女娲并没有补天造人的实力。

端庄和蔼的女神告诉他们,自己现在所掌的神职只有婚姻和自然两项。

——然后实验组那群牲口就让女神用神力耕了几千亩地,据说是实验一下神力的应用范围以及续航能力。

林跃离开大夏时,那群人似乎在撺掇孙依澜前辈加入计划。

他们准备把神农、伏羲、玉帝这些通通实验一遍,最好造个天庭出来,和日本的高天原打擂台。

林跃觉得他们单纯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他还暗中了解到,有人已经出国去看上帝了。

“……”

简直没眼看。

好在前辈们比较靠谱,知道趁这个机会感悟天道,林跃在女娲现身的那一瞬间,触摸到了法则。

大夏的建设哪怕是有修士的帮助,也不是一帆风顺。

二十多年里,一场饥荒打了所有人一个猝不及防,哪怕是有咒植的缓解,依旧饿殍遍野,再加上其后的洪灾、疫病……林跃作为剑修,在这个时候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在最前线靠着御剑东奔西跑搬运物资和传递信息。

但是并非没有收获,他在前线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瘦瘦小小的孩子跟在父母身后跑前跑后,穿梭在干裂的田地里。

他姓袁。

出生在饥荒年代,却是让后世免于饥饿的人。

林跃穿越时,还不时能在新闻上看到这位老人,乍一知晓自己就这样和教科书上的人见面了,心里还暗搓搓有点开心。

不过他要到处跑,久留不得,便仅在这停留了两天,又离开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被摁在符阵里渡元婴劫。

功德和法则双管齐下,这次总算没招来过于恐怖的雷劫,只是意思意思被劈了两下。

鬼灯听林跃说着大夏那边发生的事,颔首肯定:“果然,不论是哪个地方,建设总是要比破坏艰难的。”

“不过我倒是很想了解一下‘天庭’是什么,如果有机会,我会前去学习的。”

林跃:“……”不,这倒是大可不必。

研究组把神话传说的那些巨佬造出来,放到西游记的天庭里,想想都要窒息。

这咖位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啊!

到时候坐在场上的一个个不是圣就是皇,玉帝反而会成了辈分最小的吧。

“……有机会的话,我觉得大夏和日本的神明举行交流会也不是不可以。”林跃最终憋出了这句话。

鬼灯倒是很高兴。

他们两人在这说着话,一个狱卒四处张望着从墙边拐了出来。

“啊,鬼灯大人和林大人都在这!”他回头招了招手,“喂!这边!”

林跃好奇地看过去,“怎么了?”

穿着桃红色小袖和服的恋雪被狱卒带着走了过来。

“那,我先忙去了。”狱卒挥挥手转过了身。

“麻烦了。”

“林,鬼灯大人,这是我的婚礼请柬,请收下。”恋雪从怀中掏出两张明显用心制作的请柬。

上面写明了婚礼双方的姓名和婚期,以及诚挚邀请的意愿,周围手绘了一些花草,显得清雅可爱。

“结婚?”林跃想了想,“猗……狛治不是还在服刑吗?”

实话说,哪怕知道猗窝座的苦衷,甚至成全了他和恋雪,林跃也不喜欢这个家伙。

“是,”说到自己的心上人,恋雪有些羞赧,“但是我认为先结婚也没关系,结婚之后,我会以狛治先生妻子的身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直到他的罪孽全部偿还。”

鬼灯将请柬收好,“我知道了,届时我会前来送上祝福的。”

恋雪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非常感谢!鬼灯大人。”

林跃把请柬放到了储物袋里,“我知道了,还有多余的请柬吗?我去给夜斗他们送一份。”

恋雪脸颊红红地掏出了一沓。

林跃:果然是有备而来。

储物袋里装了一堆婚礼请柬和打包的金鱼草刺身,林跃坐着胧车来到地狱出口。

和牛头马面打了个招呼,他御剑在东京附近找了个荫蔽的地方落下。

重建后的东京,繁华而热闹,鳞次栉比的商店,往来如梭的人群,郁郁青青的行道树栽在街道两侧,整齐又美观。

一张大嘴猛地从树上探出,把树下行人肩膀上的一只咒灵叼了进去。

林跃唇边平和的微笑一滞。

还好,他早有先见之明,为了给大夏创收,找虚元子前辈画了一大堆的低阶隐匿符。

人贴不了,但是贴植物上刚好。

路边有一家餐馆,正好是午饭时间,生意不错。

林跃推开门进去。

“欢迎光临……诶?林!哥哥!是林。”迎客的青年咋咋呼呼地喊。

急促的脚步声从厨房的方向传来,明显成熟了许多的炭治郎掀开布帘走了出来,在看到门口站着的林跃时,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

“林!”

炭治郎在客人们好奇的目光中,一把将林跃抱在了怀中。

“……”曾经和他差不多高的炭治郎现在都比他高了一个多头了!

林跃无奈地拍了拍炭治郎的后背,“我回来了。”

在二十多年里,他和炭治郎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炭治郎结婚时,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以及祢豆子出嫁时他都出现了一次,其余时候却是忙着在大夏和日本之间奔波。

别着蝴蝶发卡抱着一个幼孩的老板娘走了出来,见到被炭治郎熊抱的林跃,抿唇微笑着颔首行了一礼。

气质温婉沉静,似乎也很少见到她说话。

名字是……栗花落香奈乎吧?记得还是蝴蝶忍手下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炭治郎打动了心。

林跃对她笑了笑,算是回应。

在咒术界的人面前,他都是用一个小型的幻阵变的和年纪符合的面貌,但是鬼杀队的一些队员,却是知道他不老这件事的,也就没必要伪装。

客人们露出善意的笑,看到这个画面,他们只会认为是长辈和后辈的久别重逢。

吃过了鬼灯的手艺,林跃又被热情的炭治郎按在座位上尝试了一遍店里的菜单。

耳边是炭治郎在絮絮叨叨伙伴们的事,同时也埋怨了林跃当初答应得好好的要来光顾,结果一次都没来,他的店都从乡下开到东京了,但是很快炭治郎就只为今天林跃的到来感到高兴了。

“家乡那边的店由爸爸和母亲照看,茂和花子也在那帮忙。”炭治郎给林跃空掉的茶杯再次续满。

“伊之助在主公赞助的动物园里不肯出来,祢豆子说过几天要和善逸回来一趟,林,你要见见他们吗?”

林跃把最后一口食物咽下,放下筷子笑道:“好啊,那我给你们带的礼物到时候再一起拿出来吧。”

“对了!”炭治郎忽然记起,“说起礼物,几年前鲤夏小姐和壶枫小姐也来找过你,因为你不在,东西一直放在这由我代为转送。”

鲤夏和壶枫?

林跃的记忆里跳出了两个明艳的女子。

香奈乎把稍显老旧的礼物拿了过来。

上好布料里面包裹着几套和服,都是较为大方舒适的纯色布料,经过精心裁剪,一些暗角还点缀着手工的绣花。

林跃将衣服抖开看了看,“有点大了。”

炭治郎在一旁笑,“这些都是壶枫小姐和鲤夏小姐的感谢礼,不过因为找不到你,只好按照我的尺寸来推算。”

“衣服会大,是因为林不会再生长了啊。”炭治郎说着说着有些伤感。

林跃拍拍他的肩,“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后代延续,也是不错的一件事嘛。”

“哟,河原警视,您也来了。”有客人在打招呼。

“我可不是什么警视了,去去去,让点位置给我。”一个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那不是老板吗?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孩子是谁?”河原斋坐下来,曾经身为警察的习惯让他很快注意到了店里的异常。

“好像是老板的亲戚吧,刚才进来的时候老板激动地唰——一下从里面出来了呢。”

“哈哈哈哪有那么夸张。”

“就是有这么夸张嘛,你说是不是啊老板。”酒友朝炭治郎的方向扬声喊了一句。

他们都是这个店的熟客,炭治郎毫不犹豫地点头,“是!有北川先生说的这么夸张!”

店里顿时又响起了一阵笑。

似乎是好奇这边的人,坐在老板旁边被挡住了脸的少年探出了头。

河原斋从烟盒中抖烟出来的动作一顿,视力有些模糊的他微微眯起眼睛去看。

少年很快缩回了头。

“怎么了?”酒友问他。

“没事。”河原斋把烟叼在嘴里,注意到柜台那边抱着孩子的老板娘,最终还是没有点燃,含混道,“就是老花眼了,认错了人。”

如果是当初那个在吉原的少年,现在应该也有三十多岁了。

就和这家店的老板一样。

店里的客人什么都谈,很快又说起了野犬团老师的新作和甲子园的事情。

伴随着杯盘碰撞的声音,小小的店内热闹而温馨。

“嘉伸,不要走那么快,等等妈妈。”

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哒哒跑了进来,很快,穿着和服的端庄女性出现在他身后。

林跃扫了一眼,没有过多关注。

“妈妈!我要吃天妇罗!”小孩坐在椅子上,奶声奶气地说。

他的母亲在店内张望了一下。

炭治郎连忙起身走过去,“打扰了,请问需要点什么呢?”

“天妇罗,天妇罗……”小孩嘴里哼哼着调子,林跃听了两句,虽然还透着稚嫩,但乐感很好。

他又看了看小孩。

这天赋,以后走歌手这条路也不错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呜,居然都没有小天使猜一猜的么,那潮流音乐人就这么平平无奇地出现了

改了个大bu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