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
 
和产屋敷耀哉道别后, 林跃转道去了吉原一趟。

壶枫现在是某家茶屋的老板娘,不过已经不再经营身体交易了,更多的是教会那些女孩子一门技能, 哪怕是以后选择脱离茶屋, 也能自己维生。

鲤夏的丈夫几年前因病去世, 现在是她的儿子继承家业,对母亲也很孝顺。

林跃没有露面, 远远观察了一会儿她们现在的生活状态,留下了回礼和一封信。

坐在和室里训话的中年女子让面前的两个孩子离开,抬起手上的烟杆轻轻啜了一口。

“嗯?”余光瞥到窗台上似乎多出了什么东西,壶枫吐出一口气, 探身拿了过来。

没多久,和室里响起了一声轻笑。

“林!”

收剑落在庭院中, 林跃刚一站稳,听到声音立刻条件反射地张开双手接住了跳到自己的身上的女孩。

林豆豆扒着林跃,没有穿鞋的双脚翘在身后, 努力不落到地上。

“林!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林跃被她的碎碎念弄得哭笑不得,虽然身上挂了这么一个重型障碍物,但他还是稳稳地走到了檐廊边, 让林豆豆把脚踩到地板上。

“哪有想我?明明回大夏就能见到我, 偏偏死赖在这里,还说要和哥哥做大事。”林跃理了理林豆豆被蹭乱的衣服,“怎么样?大事做成了吗?”

林豆豆黑亮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两只脚在地板上互相搓了搓, “当然……做成了。”

欺负老人家这种事,还是不要主动告诉林吧。

嗯,等哥哥或者其他人告诉林了, 再去邀功!

林跃也没管她这么一副心虚的样子,脱鞋上了檐廊,“团子呢?”

“哥哥在和五条叔叔商量大事!”林豆豆噔噔噔地跟在他身后。

“那待会儿我一定要夸夸你们,做了这么多大事。”林跃的神识已经找到了狗卷团在哪,一边走近一边笑道。

十分钟后,从五条川那听完整个事件经过的林跃摸着下巴陷入了思考。

团子的行动力……很有他们剑修的风格啊!

五条川脸色不佳,他并不赞同狗卷团这种直接粗暴的做法,直到林跃进来前,他还在和狗卷团争论。

“如果出现意外,你的生命安全会受到威胁,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也会白白浪费,明明我们经不起任何‘意外’的发生!”

狗卷团表情平静,和五条川产生分歧,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毕竟人总是会变的。

二十多年的时间,因为鬼杀队的存在,以及林跃和大夏的插手,日本并没有出现大的动荡。

于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态也更加柔和的五条川就认为,可以依靠教育慢慢改变下一代,至于上层以及御三家,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世代的更迭而逐渐改变。

但是——

【如果不将腐肉挖去的话,哪怕伤口的外表愈合了,里面也还是腐烂的】

如果可以,他准备往后每换一届高层,就杀一届。

杀到他们培养出来的人上位为止。

只要咒术总监部的位置上坐的还是那群有着腐朽思想的人,就会有颠覆他们所有计划的可能。

这是绝对的权力统治下必然造成的结果。

说到底,只不过是保守的五条川与激进的狗卷团两者之间理念的冲突。

两人在那你来我往。

林跃有些无语,感觉像是看到两个小孩子在争哪种解题方法最有效。

最后还是五条川被说服,他默了默,起身,“我知道了,后续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纸门被拉开又合上。

一直乖巧坐在林跃背后当背景板的林豆豆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才还很纠结,待会儿俩人打起来,是先放倒哥哥还是五条叔叔呢,毕竟小银只有一条。

林跃注意到旁边隐晦的视线,转过头看着长大的狗卷团,然后咧开一个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做得很棒!其实我也不是很看得惯那些老柴火棒。”

嗯,手感不错。

柔顺而有光泽的长发被轻轻揉动,狗卷团放下略微忐忑的心,紫眸一弯,露出一个含蓄而开心的笑。

林豆豆从旁边挤过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清脆悦耳,“我也要我也要!”

林跃干脆一边一个把兄妹俩揉成了鸡窝头。

三人之间那隐约的陌生滞涩感,消弭于无形。

林跃顺便说起了恋雪婚礼的事,告诉兄妹俩到时候和他一起过去,时间就在半个月后。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去个地方。

玄一又一次从漫长的睡梦中醒来,结界外的那个黑衣男人还是一动不动坐在那,背对着他用纸笔画着一些歪七扭八的线条。

“喂……都这么久了,好歹让我出去看看外面的风景啊。”玄一靠在身后的岩壁上,翘着腿懒洋洋地说道。

他自从被林跃俘虏,就一直待在这个貌似是山洞的地方。

虽然日常的洗漱清洁不成问题,但娱乐活动乏善可陈,除了睡觉就是做一些创作。

岩壁上都是他用石头当刻刀画的画,狰狞的妖魔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岩壁上跳出来。

玄一靠在妖魔们的包围中间,姿态闲适。

如果被夜斗看到了,应该会夸赞他的手艺吧。

玄一漫无边际地想。

一个瓷瓶被丢了进来,骨碌碌滚到他的脚边。

玄一扫了一眼,发出抱怨,“诶——又是这个,都吃腻了,或者给我多做几种口味也行啊。”

瓶子里面的东西就是他的“食物”。

说是食物,其实是一些药丸,不知道用的什么配方,吃下去就会很长一段时间感觉不到饥饿,也不需要排出食物残渣,很是方便。

简直和神明赐下的仙丹一样呢。

玄一将瓷瓶捡起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抛动着。

心里对林跃身份的揣测更加笃信。

元嵇忽略那只苍蝇嗡嗡的叫声,把辟谷丹丢进去之后继续研究虚元子和他交流的新型符箓。

洞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元嵇?”林跃探出头来。

然后他看到了男人面前那一堆的鬼画符,嘴角一抽。

莫名有种看到学霸在艰苦环境中依旧努力学习,而自己身为学渣却毫不上进的自卑感。

“要把他处理掉了么?”元嵇收起东西,起身问道,没有理会结界里男人的抗议大喊。

林跃摆摆手,“没呢,让这家伙在这待着吧,我问过雍前辈了,还有一甲子的时间。”

要不是他用空间里一棵灵气最足的草药作为交换,也不会得到这么精确的数字。

想起这个,林跃还有些郁卒。

那本来是准备给孙依澜前辈炼制丹药的答谢。

看来还要再等一等,才能有下一株送了。

林跃神念一动,结界内部的一道剑气瞬间割开了玄一的手指,取来了一滴鲜血。

元嵇看他把这滴血用一个玉盒收好,来了一点兴趣,问道:“做什么用?”

“前辈们研发的新技术。”林跃笑眯眯地竖起一根手指,“只要一滴血,就能定位和身体主人关系最为亲密的人的位置。”

虽然只是个大概方位,但这话他可不会在玄一面前说。

“与身体里寄居的东西无关,只要是和身体本身亲·密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人,都会被找出来哦。”

林跃注意到玄一的视线,特意加重了身体本身和亲密两个词。

那个名叫“绯”的神器,一直跟在玄一的身边,定位肯定是少不了的,现在应该是和羂索他们待在一起,也就是说,找到绯,就能找到羂索的踪迹。

感谢为实验做出巨大贡献的女娲娘娘,虽然是阴差阳错。

最开始研究组似乎只是想弄清楚,神明和信徒之间名为信仰的联系,本质究竟是什么,但最终产物只能说是挨了一点边。

听说他们正准备把神明的研究记录编辑成册,加入非自然力量侧的必修课中。

预感将会是和孙依澜前辈的《传统医术:从入门到入坟(80版本)》并列的丧病学科,不知道考试的时候会有多少学生戴上痛苦面具。

让元嵇在洞外加了个隐匿阵法后,林跃两人离开了这里。

这滴血还需要送回大夏进行测算,耽误不得。

好不容易手头有了线索,当然是尽快掌握敌方的动向才行。

而在距离东京十分遥远的北海道,一个手持禅杖的僧人抬起自己的斗笠,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小庙,露出一个微笑。

“啊,找到了。”

额上深色的疤痕在他抬头的间隙一闪而过,穿着草履的僧人把斗笠戴好,一步步靠近了这间寺庙。

门口洒扫的小僧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交谈之后,得知僧人要来此参学,小僧高兴地领着他进门。

“哎呀,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也能被找到呢……”

僧人笑着点头,“是啊,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半个月后,地狱。

简陋但热闹的婚礼在狛治和恋雪搭建的小屋里举行。

鬼灯被拜托成为证婚人,众合地狱的女狱卒们也来了不少,还有偷偷喜欢恋雪,却宣布失恋的狱卒,站在众鬼中间强颜欢笑。

当然,最闹腾的当属夜斗,这家伙差点就做出了抢婚的不良行为,被鬼灯一记强有力的狼牙棒锤到了地里,目测能安静到婚礼仪式结束。

林跃乐呵呵地散着喜糖,都是稀释过浓度的养气丸。

吃下去只会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畅,没有任何副作用,但是增益效果也只有提神醒脑这一项了。

新婚夫妇看起来很是登对,一个清丽可人,一个英武不凡。

不管狛治现在是个什么身份,至少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真心地为他们送上祝福。

从众人面前走过的一段路,恋雪亲密地挽着狛治的手,道路两旁是狛治为这一天种下的花草。

她心跳加速,脸颊通红,雀跃却又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小声说道:“狛治先生,我们要成为夫妇了呢。”

浑身僵硬,脑子一片空白,紧张得话都不会说的男人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嗯、嗯!”

林豆豆吹了一小段笛,引来斑斓的蝴蝶在这片地狱中起舞,绕着新人夫妇转了一圈,洒下梦幻的光点。

小福看得眼泪汪汪,戳了戳大黑的手肘,“我们要不也补办一场婚礼吧?”

大黑算着时间,和林跃打了个招呼,抱起她转身就走,“如果能够让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宾客安全离开,补办婚礼也不是不可以。”

小福没有挣扎,看着越来越远去的新婚场景,羡慕地弯起嘴角笑了笑,“真好啊。”

大黑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小福的头发。

“会有机会的。”

另一处,梅坐在地上,双手撑着脸闷闷不乐地看着那边热闹的景象。

妓夫太郎坐到她身边,“怎么了?小梅。”

“哥……”梅像是无意识地喃喃出声,“我们快点赎完罪吧。”

“我想我们一起再投生成兄妹,到时候让你看着我出嫁。”她漂亮的眼眸转过来,认真看着面目可怖的妓夫太郎。

她唯一的兄长愣了愣,随后点点头,“好。”

既然妹妹想这么做,那就去做好了。

童磨站在一旁,忍不住嗤笑一声。

婚礼结束后,鬼灯找到林跃。

“林,这是伊邪那美殿给你的礼物,以及上次我请求你帮忙之后的谢礼。”黑发鬼神递上两个盒子。

“都是地狱的土特产,还请笑纳。”

地狱的土特产?

林跃稍微有点兴趣,“能现在打开么?”

鬼灯点头,“请随意。”

伊邪那美这个传说中的神母送来的是……她调教男人的一千零八十种心得。

林跃:“……”

不,这种心得他用不上吧?

他盖上盒子,打开了鬼灯的礼物。

一瓶……散发着不妙气息的土。

还真是土特产啊?

“地狱的土质似乎比较特殊,我想你可能会有兴趣。”鬼灯解释道。

林跃将它收进了储物袋,笑道:“多谢。”

“欢迎常来地狱做客!”

临走前,鬼灯挥了挥手。

回到现世不久,林跃接到炭治郎的消息,和元嵇一起去见了已经和我妻善逸育有两子的祢豆子,以及依旧横冲直撞的嘴平伊之助。

送的礼物除了对身体有好处的丹药,还有元嵇画的一沓符箓。

辟邪、清洁、驱蚊……

林跃听着他介绍的这些功能,一阵无语。

实用是挺实用的,就是元嵇严肃着那样一张冰山脸介绍这些功能,总有种看大好青年误入歧途的不幸感。

1946年很快过去,1947年的夏天,禅院家诞下了一个婴孩,也是禅院家25代家主的第一个孩子。

取名为——

“直毘人。”禅院理穗看着被包在襁褓里还睁不开眼的婴儿,伸手小心地摸了摸他的脸颊。

柔软的触感。

“你觉得怎么样?”她看向前来祝贺的人中,那个一如既往的少年。

林跃却在听到婴孩名字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

刚才那是……法则的气息?这个孩子和法则有关?

“林?”

林跃回过神,毫无异样地笑道:“是个很好的名字。”

他的视线落在毫无知觉的婴儿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收藏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水中月老板的地雷,老板大气!啵啵~

呜呜呜评论区都是小天使,有被鼓励到,我加油!

禅院家的关系,我翻了公式书硬是没怎么理清楚,而且只能推算直毘人那一辈大概的出生年,至于月日,我就自己瞎编了,家族关系也是自我推测,一切解释权归jjxx所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