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100章 第一百章
 
小田胜平, 男,今年三十五岁,身高一米八, 独身, 一般般帅(自认为), 嗜咸,爱好……

一般也没有谁会对大叔的爱好有兴趣吧?

小田胜平翘着腿坐在檐廊下, 嘴里叼着牙签上下晃动,眯眼看着被薄薄一层结界所遮蔽的天空,漫无边际地想。

从他打入这群诅咒师内部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天了。

在这七天里, 这些诅咒师就和那些没有工作游手好闲的闲散人士一样,每天都好吃好喝地混着, 一觉睡到正午,最多在房子周围转转,或者乔装打扮出去一趟, 又很快回来。

相比起另有任务的小田胜平,他们单纯只是为了从召集他们的里梅手里获得一些利益而来,或许是钱财, 或许是咒具, 或许是为了躲避通缉。

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太太走到庭院中,手里拿着一把鱼饲料,看起来像是准备去池塘那。

小田胜平貌似不经意地扫了她一眼,立刻就被回望了过来。

视线阴冷。

他姿态闲适地轻微点点头, 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不动声色地看向了别处。

那道视线这才收回去。

小田胜平悄悄把渗出汗来的手心在衣摆上擦了擦。

比如这位通缉犯,就是杀害了某个小村落的极恶诅咒师。

全村三十余人, 除了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无一幸免。

啊,真是的,感觉就像是生活在一群豺狼虎豹中,自己这只小绵羊还要假装是他们的一员。

小田胜平在心里抱怨。

回去一定要要求加工资。

“大家……”

女孩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道道目光投向站在醒目处的绯,她表情镇定,继续说道:“请来大广间进行商谈。”

没有人动作。

绯传达完了里梅的话,转身准备要走。

“喂。”一个沙哑的声音叫住了她。

“什么?”绯停住脚步,微微侧过身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你们来者不拒地接受了我们这些凶恶之徒,无条件提供了我们这么久的衣食,而且还许诺了那么多好处……”

半个脑袋以及右眼被绷带缠满的男人盯着她,压低了身体,似乎随时都准备发动攻击。

“想要通过我们达成的目标,一定不小吧?”

“怎样?是要我们送命吗?”

周围隐晦投来的视线让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本来,他们这些手染鲜血的诅咒师,就是被咒术界驱逐的独狼,连同为诅咒师的“伙伴”都不会百分百信任,怎么可能因为这些一听就好到夸张的条件就毫无防备地过来。

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天,他们总算在今天听到了主人家的传话。

就是不知道,踏进那扇门,自己面对的会是什么。

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将这两个女人都杀掉,然后把这里占为己有……

真是如同淤泥一样恶臭又黏腻的眼神,令人厌恶。

绯在心底反感地想着,视线落在男人另外半张阴郁的脸上,她忽然抬起袖子捂住嘴,眉眼弯弯地笑出了声。

“我说,你们啊,还真是自大。”

“就这么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派上用场?让你们白吃白喝了这么久,还提供庇护,想要杀掉的话,现在你们就应该被埋在灌木底下了哦。”

诅咒师们被她轻蔑的话语激怒,一个身影从房梁上蓦地翻下,快如闪电地刺向绯。

“一线!”绯轻喝一声,捂住嘴的手猛地一落,白色的袖摆在空中划出一条凌厉的直线。

身材纤瘦的男人灵活一弯腰,躲过了绯的反击。

他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踏,正准备再度发动攻击,却感觉一阵冷风吹过,腰部以下立刻失去了知觉。

极度的冰寒让他惨叫出声。

唰——

障子门被打开,神色淡漠的黑发女人站在那,轻轻一甩手,将还未完全散去的寒气消去。

“进来。”她淡淡出声。

随后不管周围人的反应,径直转身走了进去。

绯收回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脚步轻快地跟在她身后。

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故意挑事的狂妄。

两人的身影消失后,周围观望中的诅咒师沉默地看着被冻在原地脸色渐渐发青的男人,一阵隐晦的视线交换,陆陆续续有人走了出来,进入了那扇门。

小田胜平放下腿,拍了拍衣服,也大步跟了上去。

真不愧是诅咒师啊……

路过那座冰雕的时候,他感慨地想。

“我要你们为我办三件事。”

名叫里梅的神秘女人坐在上首,神色平静地开口。

“一,寻找宿傩手指的所在地,不能夺取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位置。”

“二,在各地猎杀咒术师,”她勾起嘴角,“制造的混乱越多越好。”

“三,成为卧底,打入咒术界。”

安静坐在两旁的诅咒师们顿时躁动了起来。

前面两个条件还好,一个只是找东西,一个是做自己最擅长的事,但是最后一个条件,实在让他们无法理解。

“我们可是被通缉的诅咒师,让我们进入咒术界卧底,不就是白白送死嘛?”有人不满地喊道。

“就是就是,老婆子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想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只想好好安度晚年啊。”

“卧底这件事绝对不可能……”

“……”

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小田胜平用指甲用力摁进掌心,几个呼吸后镇静下来。

没有发现他。

面对反对的声音,里梅没有制止,只是平静地说道:“我调查了你们每个人。”

声音一静。

“术式,样貌,过去,以及被通缉的理由。”里梅一一列举。

“所以我的计划可不可行,我比你们清楚。”

“小田胜平。”她突然点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周围的诅咒师面面相觑。

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神情散漫地举着手慢慢站了起来,“在~”

是那种随处可见的面貌。

“你的术式有混淆别人认知的效果,所以才能一次次逃脱追缉,对吧?”

嗯,他伪造的过去里面确实是这样写的。

小田胜平慢吞吞地点头说是。

“没有人真正见过他,作为卧底,这就合格了。”里梅点评。

“江口美绪。”

“加藤一郎。”

她继续点出了两个人的名字。

“你们三人一起,作为卧底。”

回到自己现在的房间后,一直装作懒洋洋样子的小田胜平唰地坐下,疯狂挠起了脑袋。

他不想兼职啊!!

像当卧底这样高危高薪的工作,一份就够了!!

“啊……”他摊平在地上,眼睛没有焦点地看着天花板。

“好麻烦。”

轰隆隆的声音连续不断地传来。

飞尘漫天的工地上,工人们有序地将材料运送到指定的位置,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一座座地基很快打好。

林跃站在一旁,怀念地看着熟悉的施工速度。

哎,果然还是看惯了的大夏速度好,咒术界找来的施工队都是些什么磨洋工的垃圾,一个高中部,拖拖拉拉这么久了,一栋楼都建不起来,还说进度已经一半了,这不是骗人么?

被迫磨洋工的施工队:背锅哭泣jpg

几个御三家的咒术师站在一旁,神色为难地看着飞快修建的高中部,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

其中一人悄悄离开。

林跃丝毫没有在意。

他在大夏的施工队抵达日本后,第一时间就拉来了这里,这下那些使绊子的家伙总不能干些偷材料的事来阻碍施工进度吧?

嗯,来偷也没关系,到时候夜黑风高的,看不清人直接打断腿也是很合理的。

被子蛛操控的高层很快就将御三家暗中递来的情报送到了狗卷团手里。

他看了一眼,就毫不在意地放在烛台上点燃扔到了一旁的香炉里。

做完这个动作,狗卷团一顿。

难怪那些高层有钱还不点电灯,看来蜡烛确实在某些时候比较好用。

有了大夏建筑队的接手,再加上中途岩柱悲鸣屿行冥来了一趟,设计图纸很快就转化成了实实在在的建筑物。

只除了一直被施工所扰的天元冒出来抗议了一下,林跃没看到任何其他挑事的身影。

元嵇面无表情地吐槽:“你下次见到人的时候要是表现得不那么兴奋,也许还能逮到一个。”

竣工之后,学校的名字也正式确定了。

【东京都立咒术学校】

八个汉字由林跃灌注剑气一气呵成地刻在了大门口。

凛然生威。

收剑那一瞬间溢散的锋芒,让观看者感觉自己的眼睛都仿佛被刺了一下。

于是该怂的更加从心了。

虽然学校的架子有了,但是聘请专门的老师以及招生仍然是个问题。

咒术界和日本政府忙忙碌碌大半年,连年节都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才终于把这件事情搞定。

三月末,经历过一场寒冬的树木已经长出了翠绿的叶片,路边的樱花树黑沉的树干上也多了浓浓春意,小小的花苞在等待绽放。

清新的冷风吹过街道,来往的行人步履匆匆。

林跃站在天神的神社中,把几个硬币丢进奉纳箱,表情肃然地双手合十拍了两拍。

正准备弯腰,一把合拢的蝙蝠扇轻轻挡在他的额头下。

林跃抬起头,“天神?”

儒雅老人模样的天神微笑着颔首,“不必拜下去了。”

最近高天原一直在讨论关于大夏“天庭”的事,林跃的身份他也算是略知一二,这个敏感时期还是避嫌的好。

身着巫女服的梅雨站在天神身侧,对着林跃轻轻弯腰行了一礼。

两人坐在神殿中喝着香气淡雅的茶水。

“……是吗?原来是为了即将开学的学校特意来到我这里的啊?”天神眉开眼笑,还特意凑向了旁边的梅雨。

梅雨放下茶壶,有些无奈,“公确实有学问之神的神职。”

天神心情明显很不错,爽快地拿出了一个御守给林跃。

“这可是好东西哦,虽然不能让你的学生们变聪明,但是可以无形中影响学习氛围,当然,是往好的那边啦。”

林跃也很开心,几个硬币白嫖了一个神明祝福的御守,高高兴兴地道别跑去了学校,把御守挂在了学校正中央的建筑物顶上,还特意让元嵇设了个防护阵。

他站在顶上,看着底下各种各样的咒植,还有郁郁苍苍的树林,以及掩映在其中的各处建筑物。

“拥有地产的感觉真不错!”林跃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张开双手。

元嵇:“醒醒,这块地不是你的。”

四月,东京都立咒术学校正式开学纳新。

咒术界所有无任务在身的咒术师,以及日本政府政要人物,前来观礼。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收藏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黑色小天使的营养液灌溉!么么~

一百章啦,明天给小天使们抽个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