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东京都立咒术学校的课程安排, 在进入中学阶段后往往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也就是需要学生真正去面对祓除咒灵的凶险,这样才能被视作真正的咒术师。

而在离校之前, 他们会被老师带领参观一个特殊的展馆。

“这就是特级咒灵。”老师停在了巨大的冰雕面前。

说是冰雕, 其实也不对。

完整一体的冰块中封存着神态鲜活的咒灵, 即便被砍去一截,那扑面而来的压迫力也让所有年轻的咒术师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神情戒备。

带队老师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摆摆手说道:“不是活的啦,这是校长用来留做纪念的标本。”

同时也是不知不觉中成了默认的离校最后一课。

年轻气盛的咒术师哪怕在学校学到了足够多的知识,也往往会在解决第一个练手任务后, 对咒灵抱以些微的轻蔑之心,尤其是在拯救被咒灵袭击却无能为力的普通人时, 这种优越感会被极度强化,潜移默化地让他们放松警惕。

咒术界对年青一代的保护让他们在一个相对安全且单纯的环境中长大,掉以轻心会成为咒术师丧命的弱点, 因此这个没有危险性的特级咒灵标本,从原来纯粹的展示品,被老师们暗搓搓当作了给学生敲响的警钟。

——在见识了自己短时间内绝对无法逾越的天堑时, 这股压力会成为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悬在他们的头顶,督促着他们保持警惕以及足够努力。

乐岩寺嘉伸震撼地看着面前展品的介绍。

“我们的校长,原来这么强吗?”他喃喃。

“不是强者有什么资格担当校长一职?”冷淡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

乐岩寺嘉伸转身,看到一个统一黑色制服裙的高挑女生, 她黑色无光的眼瞳注视着冰块中的咒灵,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是同级生啊。

乐岩寺嘉伸看了两眼就收回视线。

不过,建校以来, 除了从某些传闻中听说过他们校长的战力,咒术学校的学生还真的一次都没有见过校长出手。

实力强大,而且据说无论如何都会优先保护学校的学生……

乐岩寺嘉伸心中一动,某个已经压在心底的念头死灰复燃,如同燎原的烈火一般,烧得他想要立刻、尽快、马上敲响校长室的门。

森永彩加皱了皱眉,视线下落,看着面前莫名其妙突然激动起来的少年。

有病?

“来,大家,我们继续往前走,里面还有很多老师们留下的展品哦!”老师拍了拍手,吸引着学生们的注意力。

在咒术学校任职的老师,不乏有实力强大满世界跑的,尤其在隔壁大夏的咒术协会成立以后,例行的交流会总会带上各种特产回来,除了自己的心头好,大多都陈列在了这里。

平时这个展馆不会开放,所以有机会带学生们增长见识的时候,他们不会吝啬。

然而,显然学生中也有不珍惜机会的存在。

参观的后半段在乐岩寺嘉伸的心不在焉和走神中结束了。

他回到自己的宿舍,看着房间里摆放的各式各样的轻音乐器,心潮澎湃。

咒术学校有名为社团的组织,虽然成立需要经过相当严格的审核,目前总共也没几个,但音乐社团正好就在此列。

在社团里,他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一起为名叫“摇滚”的音乐风格倾倒,从而诞生了组建一支乐队的想法。

这是乐岩寺家族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想法。

但是经过学校的教育,家族从小施加在乐岩寺嘉伸身上的枷锁开始松动,他不再只思考自己要背负什么责任,他也想要自己的人生。

课本上说,“追逐自由与理想,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浪漫”,多么帅气的一句话!

乐岩寺嘉伸轻轻抚过自己偷偷买的电吉他,眼神逐渐坚定。

于是,中二期到了的乐岩寺少年,第二天跑去做了一件事。

“给我把头发染成七彩的。”他这么拜托了理发店的老板。

也就是现在林跃看到的造型。

他从乐岩寺嘉伸讲述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抹了把脸,“想要我庇护你不被家族抓回去打断腿,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乐岩寺嘉伸点头。

老实说,其实他现在很紧张,无论是单独面对林跃的压力,还是对自己所提要求被拒绝的担忧,都让他手心冒汗,忍不住攥紧了吉他的带子。

林跃记得这孩子自己以前在炭治郎的料理店见过,当时还觉得音乐天赋不错来着。

他沉思一会儿,抬头看着满眼的七彩说道:“庇护你可以,但是头发的颜色,得换。”

这显眼得像是阳光下的地沟油一样的发色,到时候请家长来会谈,他都怕乐岩寺家的人看到会当场厥过去。

而且真的太杀马特了!他看到就会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的青葱岁月啊!!

那些大头贴还有45°角明媚忧伤的句子和网名回想起来简直就是噩梦!

紫府中的元嵇:“……”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看林跃的那些青葱岁月。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比之妖兽的毛色还要令人眼花缭乱。

乐岩寺嘉伸本来想反驳这是摇滚的特色,但是思索了下,觉得和收获相比也不是不可以妥协,于是乖乖点头答应。

隔天剃了个光头。

还打上了唇环和耳钉。

林跃:“……”好一个叛逆少年的标准形象!

等到出门,看到那站成一排的“乐队”成员时,他开始反思。

学校的教育方针是不是出了问题。

不然为什么自己学生的审美和他这个崇尚简约大气上档次的校长一点都不一样!

乐队的学生都是即将离校实习的咒术师,正好他们的术式都和声音相关,意气相投之下决定一边演出一边祓除咒灵。

林跃对他们巡回演出的计划报以精神上的支持。

然后转头他就感觉自己给出去的某个剑符被人折断了。

是乐岩寺嘉伸。

林跃撤掉幻阵赶过去。

乐岩寺嘉伸被眼前人没有明显变化的样貌晃了晃神,很快反应过来,带着些许期望地问道:“请问,我们之前那个成为歌手的约定,还有没有效?”

林跃:“……”

看来不仅是要给精神上的支持了,还要给实际行动的支持。

他该欣慰自家学生十多年都没有把剑符丢掉的信任吗?

心累的林跃一边和元嵇吐槽,一边回到了学校。

路过操场的时候,他突然听见树林里传来某个熟悉的声音。

“吾乃操纵人间绯红焰火之使者,在此要求履行太古禁断之契约,以血与魔力为锁钥,开启四界之门……”

是……即将小升初的禅院直毘人。

男孩双手做出奇怪的姿势,表情凝重地盯着地上用石子摆出的阵法。

林跃看了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最近很火的某部漫画中出现的东西。

——因为他也在追。

不得不感慨夜斗为了赚钱真是什么画风都能变啊。

但这不是他的学生扎堆中二病的理由!

看见旁边甚至蹲着个禅院健吾,还有新入学的禅院佑真的女儿禅院美咲,林跃唉声叹气。

然后掏出玉简眼疾手快地刻录了一份。

青葱岁月啊。

乐岩寺嘉伸在林跃的帮助下,走上了歌手的道路,他们组建的乐队渐渐闯出了名气,却因为某次任务遭遇了意料之外的一级咒灵而不得不中止了旅途。

好在有支援及时赶到,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负责支援的人是对乐岩寺嘉伸印象不太美好的森永彩加。

高挑的少女冷着脸,毫不留情地将他们从头到脚批判了一通,气势十足地将他们带出了已经化为废墟的战场。

在她看来,乐队既没有尽到自己作为咒术师的职责,也没有成为受人追捧的存在。

全是废物。

乐岩寺嘉伸险些见到伙伴因为自己的无能全灭,某种沉重的东西压在了他的肩膀上,在休养之后,他主动回到了乐岩寺家。

禅院直毘人安安稳稳长大,林跃再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来自法则的气息,干脆也只把他当平常的后辈看待。

在动画流行起来后,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大夏传来的一些资料被林跃封存在了储物袋里,没有让日本咒术界知晓。

在狗卷团的操控下,高层的换届同样有惊无险。

时光飞速流逝,林跃熟识的人中,产屋敷耀哉是第一个离开的,其次是追随他的天音夫人,然后是炭十郎……

所有人都遵循着自己的人生轨迹走到了尽头,林跃出席一次又一次的悼念会,林豆豆和狗卷团也有了明显的苍老之色。

林跃低头看着伏在他膝盖上的老人,伸手轻轻抚摸着那头银发。

“林,不要难过,虽然我没有结婚生子,但是有哥哥和你还有师父,我这一生就过得比很多人都要幸福美满了。”

林豆豆翘着腿晃了晃,脸上满是柔和的笑意。

“再让我趴一会儿吧。”

“父亲。”

她轻轻喊出那个一直没有说出口的称呼。

林跃一动不动,任凭老人在他的膝上睡去。

午后的阳光倾洒进来,将整片和室晒得一片灿烂的橘黄。

禅院家。

一个孩子被人轻柔地抱了起来。

“就叫他甚尔吧,禅院甚尔。”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收藏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阿卟卟小天使x30的营养液灌溉!!啵啵~

可恶,最终生死时速还是没有赶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