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禅院甚尔不喜欢自己的家。

或者说, 是被称为家的地方。

他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那个男人在他出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死掉了,据说是因为意外。

他也不是很喜欢自己的母亲, 女人每天只会抱着他说一些听起来很漂亮的话, 但是在他被排挤、被欺负的时候, 她只会默默站在一旁,然后无声地哭泣。

后来, 禅院甚尔知道了,这是因为他的父亲不是家主的亲生孩子,而是被收养的,作为家臣, 他们天生低嫡系一头。

父亲在的时候,尚且能够努力保护妻儿不受这些影响, 但是他突然离世,没有任何庇护的禅院甚尔母子就成了边缘的存在。

不,也不是没有任何庇护。

一个奇怪的老头, 还有禅院家的家主禅院理穗,这两个人会不时关照他们。

但是他们似乎很忙,于是在没有被关照的时候, 母子俩的生活就像是一潭死水, 偶尔有人往里面投下一颗石子,沉没之后,荡开的涟漪很快又恢复平静。

五岁那年,禅院甚尔被一群恶作剧的同龄孩童推入家族中的咒灵群。

嘻嘻哈哈的孩童笑声天真无邪。

在被咒灵淹没之前, 禅院甚尔出其不意地扯住了那双推他的手,怀抱着一种报复的快感,甚至没有对咒灵的恐惧, 就这么拉着那个孩童倒进了咒灵的围攻中。

嘴角传来撕裂的疼痛,有血腥味弥漫,一片混乱中,禅院甚尔已经做好了去地狱见自家老爹的准备。

他的手中依旧死死拉着那个孩童,听着他惊声尖叫,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没有松手。

“还活着,别闭着眼啦。”

一个轻快的苍老声音响起。

禅院甚尔睁开一只眼,周围的咒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消失了,那个以前见过的老头蹲在他面前。

手里扯着的人已经被吓晕过去,禅院甚尔看了一眼,闻到了一股不妙的味道,顿时嫌弃地撒开了手。

他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又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转身就走。

“喂,小鬼,好歹我也这么尽心尽力地帮了你,不说谢谢就算了,连句爷爷都不肯喊吗?”

身后传来老头聒噪的声音。

禅院甚尔脚步一顿,转过身用童稚的声音冷冷道:“我的爷爷是禅院甚斗。”

这是现任家主的父亲。

“如果我说,我能让你摆脱这些人,并且还能赚到很多钱,足够你养自己和你的母亲呢?”老头笑眯眯地说。

禅院甚尔墨蓝近黑的眼瞳盯着老头,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说,”他嘴唇一扬,“说谎的人是要吞一千根针的哦。”

老头伸出尾指,勾了勾,“我从来说到做到。”

禅院甚尔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上前几步,把自己的尾指和老头的勾在了一起。

那天之后,老头就消失了。

禅院甚尔没有表露出急躁的样子,依旧重复着每天一模一样的日常。

倒是那个被他扯进咒灵群的男孩,意外觉醒了术式,从此被重点看护了起来,作为咒术师培养。

咒术师。

禅院甚尔在禅院家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词。

不能觉醒术式成为咒术师的人,在禅院家是最底层的存在,与之相反,成为咒术师,就会得到最好的待遇,无论是地位,还是资源。

孩童大多会在4-6岁的时候觉醒术式。

禅院甚尔看着自己小小肉肉的手掌。

距离六岁还有一年,他一定要觉醒术式,然后把这些瞧不起人的家伙全都打爆。

“太好了,今年选去学校的不是辽太郎。”女人的声音从竹帘后面传来。

学校?

禅院甚尔对这个陌生的词汇提起了兴趣。

从她们的对话中,他知道了“学校”似乎要求御三家每学年都要送适龄孩童过去就读,而禅院家很多人并不喜欢那个地方。

那里不仅有咒术师,还有很多普通人。

普通人?

禅院甚尔思索,一个让咒术师和普通人一起生活学习的地方,真是奇怪。

然而,他没有料到,几天后,他就成了被挑中前往学校的人。

那个老头站在恭敬的禅院族人中间,对他挑了挑眉。

从别人的口中,禅院甚尔知道了,老头名叫林,是“学校”的校长。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哎呀,你要知道,御三家用的钱可都是普通人印的呢,吃的东西也是普通人做的呢,就连房子也要靠普通人造,咒术师和普通人一起学习,有问题吗?”

在去学校的路上,老头振振有词地说。

正年五岁的小孩·禅院甚尔认真想了想,居然没找出反驳的点。

十分钟后,车子在远离东京中心的某片山林中停了下来。

东京都立咒术学校。

禅院甚尔面无表情地走进校门。

说实话,刚才那竖着的几个汉字,他一个都不认识。

从校门进去,就能看到宽敞而整洁的石砖道路,路两旁还有造型古朴的石灯笼,正值春日,各种花木繁茂生长。

禅院甚尔从一棵如同云朵的樱花树下走过,感觉糊了一脸花瓣。

他知道老头就跟在他身后,但既然没有管他的意思,他就只按照自己的心意随意走。

刚开始的时候,学校的画风在禅院甚尔眼中还算正常,就像是把禅院家的主宅放大了好多倍,端肃且无趣。

直到他拐到某片园区。

“那是什么?”禅院甚尔指着一片黄澄澄问。

老头慢悠悠踱了过来,探头看了一眼,“向日葵啊。”

“那这个呢?”

“大嘴花啊。”

“这个呢?”

“樱桃啊。”

“还有这个……”

“……”

连续问了一串之后,各种听过的没听过的名词对应上眼前的一片片植物,禅院甚尔陷入了沉默。

花……原来是可以长得那么大吗?而且还可以打咒灵!

那咒术师和这些草的用途有什么不一样?

五岁的小孩很是迷茫。

在一片思绪混乱中,禅院甚尔糊里糊涂地开启了自己的校园生活。

咒术学校由咒术师和普通人两个部分组成,但是文化课的内容是统一教授的。

小学部大多已经觉醒了术式或确定没有术式,偶尔也有几个到了高年级才会觉醒,这时候就会和已经觉醒术式的学生一起,补习咒术相关的课程。

“狗卷团是近代重要的文学大师,他的作品……”

台上老师在讲述国文课的内容,禅院甚尔坐在靠窗的位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撑着头看向下面的操场。

他已经被确定为无法觉醒术式,甚至一点咒力都没有的普通人了,不出意外,升上初三的时候就会被询问是分到专业部或者辅助部。

一个是掌握专业技能,以后安安心心在社会上做一个普通人,一个是作为咒术辅助监督,为咒术师提供各种帮助,当然,以后或许还能加入日本政府新成立的特别行动队,据说他们有很多不需要咒力的咒术武器,他能过一把当咒术师的瘾也说不定。

漫无边际地考虑着自己的未来,禅院甚尔视线扫过操场旁边那一株株黄澄澄的向日葵,撇了撇嘴角。

那个老头,也会看错人啊。

被邀请的时候,他还真的以为自己有什么足以改变咒术界的力量呢,才能得到“林”的特别关注。

结果也不过是成为普通人罢了。

禅院甚尔闭上眼,在老师催眠般的讲课声中睡了过去。

烈日炎炎,宽敞的室内体育馆中。

砰!

对战的同学被一脚踹飞,重重撞在了防护墙上。

“咳咳……甚尔,不要这么用力嘛,好歹对我手下留情啊。”倒下的少年揉着麻木的手臂站起来,还不忘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这样被那些喜欢我的女孩看见,多丢人啊。”

禅院甚尔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和我对打,她们的眼里真的还有你么?”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的看台上立刻传来小声的惊呼,多是讨论禅院甚尔的声音。

少年无奈摊手,“今天运气真差,居然和你分到一个组。”

初三的辅助部,会有专门的体术课,现在正是分组对抗时间。

两人再次冲撞在一起,对打了几轮,最后由气喘吁吁躺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少年认输结束。

“呼……真是浪费啊,要是甚尔你能够觉醒术式,说不定能成为咒术界的最强呢。”少年把手搭在额头上,看着姿态从容甚至连汗都没怎么出的禅院甚尔,忍不住感慨。

禅院甚尔喝水的动作一顿,撇了撇嘴,“无所谓,我只要能够赚钱就好。”

他现在已经靠着一身好体术在外面赚到了钱,还给留在禅院家中的女人送了一部分回去,从钱这个方面来说,当初老头还真的没有骗他。

放学之后,禅院甚尔换乘了几次车,在繁华的东京中走入偏僻的小巷,沿着熟悉的小路来到自己发财的地方。

热闹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出,他停住脚步,看着等在门口的人。

看起来没有一点变化的老头站在那里,用一副熟稔的口吻说道:“好久不见,甚尔。”

禅院甚尔挑眉,已经开始发育的少年身姿早已不是五岁小孩的稚嫩模样,“你在这做什么?”

“听说你体术课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老头问。

“嗯。”他也只有体术课成绩比较亮眼,其他科目都是光秃秃的个位数。

“连咒术组的同学都能轻松打败,真是不错。”

禅院甚尔狐疑地看着老头,“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做什么?”

这个地方他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说到底,这个老头是怎么找来的啊?跟踪吗?

听到他的问话,老头笑得有几分不怀好意,“你,想不想更进一步?学校的体术课教授的东西十分有限,我能让你变得更强。”

禅院甚尔把他推到一边,拉开大门,里面的欢呼声如同热浪一般扑面而来,“没有兴趣。”

他现在只想赚钱。

“你现在打的还是低级场吧?每把的数额不大,赔率也很固定。”老头的声音让禅院甚尔的眼皮一跳。

“变得更强,你就能往上爬,赚的钱也就越多。”

咔。

大门在身后自动合上。

老头的声音也模糊到听不清了。

禅院甚尔的脚步停在原地,许久,他转过身,重新拉开了门。

“你可别骗我。”嘴角一道伤疤的少年笑得狂妄,眼神毫不掩饰地打量着面前的老人。

“我从来说到做到。”老头伸出一根尾指,“来不来?”

禅院甚尔看了那根手指一眼,嗤了一声,“幼稚。”

伸手将自己的尾指和他勾在了一起。

然后,说能让他变强的老头就带他来到了一个武馆。

“这就是……你说的变强的方法?”禅院甚尔眯起眼,看着里面还在嘿嘿哈的一群小朋友,感觉自己被耍了。

老头不慌不忙,领着他进去,“这里有一种特殊的武技,绝对对你有用。”

没过多久,第一次被同龄人撂倒的禅院甚尔躺在地上,嘴角的笑越来越大。

他收回前面的话,这种名叫“呼吸法”的武技,十分、非常、不是一般的和他的胃口!

林跃一开始是因为“禅院甚尔”这个名字带来的法则气息而开始关注这个孩子的,但是越到后来,越是起了惜才之心,才把人又领到了悲鸣屿行冥创立的武馆。

接任馆长的人是悲鸣屿行冥曾经收养的孩子,他们很有天赋,又非常勤奋,武馆开枝散叶,再加上后期鬼杀队的柱们都来传授过呼吸法,现在这里算得上是日本最为顶尖的武技传承之地。

相信禅院甚尔能在这里学到很多——

禅院甚尔看来真的学到很多了。

林跃看着自己办公桌上一封封的投诉信,脑袋胀痛。

“一群人找甚尔一个人的麻烦被瞬杀这么丢人的事居然还好意思打小报告?!”林跃趴在桌上,痛苦呻吟。

元嵇坐在一旁,帮林跃批复文件,眼神都没分给他一个。

“这波啊,叫放虎归山。”元嵇唰唰写完手中的文件,语气淡淡嘲讽,“还是强化版的。”

咒术学校同样也有校园霸凌的存在,只是因为管得严密,学生们只能偷藏着用各种方式迂回实施。

林跃也没什么好办法。

结果,真有人不长眼地霸凌到禅院甚尔的头上去了。

然后就被揍了。

连夜送医才保住了一条命。

学生的家长立刻就跑到了学校来,也不闹,就是跟林跃哭。

哭得林跃耳朵发大水。

现在禅院甚尔已经取代原本的霸凌者,俨然有成为校霸的趋势。

甚至连后援会和所谓的小团体都不知不觉建立起来了!

林跃痛苦面具。

他要回大夏求助,怎么把越来越上天的好苗子给掰回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收藏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啾咪~

感谢小天使 妍x31、月明风清x7的营养液灌溉!啵啵啵啵~

校霸禅院甚尔的成长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