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110章 第一百一十章
 
林跃现在的修为确实是化神期没错。

因为有过一次经验, 所以晋升算是水到渠成,灵气充沛游于经脉的感觉不会作假。

炼气期丹田灵气聚而不散,筑基期凝气成液, 金丹期结丹, 元婴期丹碎成婴, 化神则是元婴睁眼,手持本命法器被道果所化异象环绕。

林跃曾经的化神期丹田, 就是自己的元婴手持元嵇,周围的异象是一片血雾刀戈。

“奇怪了……元婴没有睁眼?”林跃从内视状态退出,摸着下巴一头雾水。

别说睁眼了,就连道果的异象也是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仿佛化了个假神。

周围的虚元子等人眉头紧锁,他们都没有见过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

“难道是我们找的方向错了?会不会这样根本不能回去?”欧木理绕着小辫, 沉稳许多的脸上因为疑惑多了一丝灵动。

这个猜测让众人的心中俱是一沉。

元嵇闭目感受了下自己和林跃的联系,和之前在修仙界的时候一样。

元婴手持本命法器,却没有睁眼么……

林跃试探着调动体内的灵气, 在游经上腹时,一点玄妙的感觉顺着某根手指传来。

还不够……化神不够……

广袤而无光的空间中,一片星光静静地飘荡着, 如同似有若无的轻纱, 透出些修仙界的战乱景象来。

还可以,更进一步。

这是他从法则上读取到的讯息。

林跃猛地从入定中醒来。

发现他异样的众人早已闭口不言,正在互相传音,见他神色一变, 便知道事情或许有眉目了。

虚元子抚着长须率先开口问道:“如何?小友。”

林跃脸色有一丝古怪,“化神之后,似乎还有一个大境界。”

众人听得讶然, 连一贯保持淡然的雍长垣都忍不住微微睁开了眼,看向林跃。

“怎么会这样?我们不都是化神就飞升了吗?又从哪冒出来一个境界?”欧木理身上的银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黎珂咳了一声,轻轻皱眉看向林跃头顶,仔细辨认着那混杂的气,“机缘确在此处。”

这也就是说,他们所谓的飞升,其实根本没有成功。

化神之后还有一步,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达到,又回应了接引金光,所以才会落到这里。

那这样的话,所谓的“接引金光”,其实也该有问题才对。

难怪这么多年,修仙界从未听闻上界之事,因为根本无人到达上界!

“天道有阙。”雍长垣叹道。

四周一静,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不正是因为这个才聚集在这里的吗?

借助这边的法则补全天道,救下所有可能丧命在崩道之下的生灵。

“林道友,这个境界,是什么?可有所悟?”身为器修的欧阳霸天不懂这些,干脆先问出了自己最关注的问题。

林跃点头,“化神之后,是炼虚合道。”

一直站在不远处听着林跃等人谈话的女娲神色一动,偏头看向旁边站着的一位鹤发童颜、广袖大袍的老人。

“这似是与帝君所行之道有所关联。”她轻声说道。

老人双手拢在袖子里,闻言眉目舒展,轻笑一声,“道,可道。”

老子,谥号太上玄元皇帝,民间广为流传的称谓是,太上老君。

“一切道法,本来自然,我也只是效仿罢了。”老子乐呵呵地说。

林跃把所有刚才自己惊鸿一瞥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看着前辈们在讨论,退到一旁揉了揉脑袋。

“其实多出一个新境界这种事我倒是没觉得有多意外。”林跃和元嵇用心念交流。

“以前看的小说,不还有飞升之后,又从地仙到天仙再到大罗金仙这样的划分嘛?升级流就是这样的。”

元嵇看他一眼,“但是依据你刚才所说,从化神到炼虚合道,可不再仅仅是功德和灵气的积累了吧?”

林跃垮下脸,“啊,除了这两样,我还得找机会和这里的法则搭上线。”

现在的搭上线,可不仅仅是建立一道束缚这样简单了,而是要真真正正领悟一条法则,将它融入自己的道果中。

难怪道果异象都没有出现,原来是重头再来了。

彻底弄清楚目前是个什么状况后,前辈们和蔼的目光都投向了林跃。

“那就,辛苦小友再去探寻了。”虚元子郑重拱手行了一礼。

此世气运,不在大夏,目前只有林跃能担起这个重任。

他们能做的,不过是提供一点背后的支持。

日本,高天原。

一栋结合了欧式与日式和风风格、占地极广的别墅坐落在这里,居住的神明是七福神之一,毘沙门天。

身着制服的青年正在恭敬地进行汇报。

“下界妖魔增长速度放缓,时化次数大大减少,因为咒术师的活跃,目前人世还算和平安定。”

“因为您的威名被传颂,新建的大小神社共十五座,其中……”

“近来,高天原似乎有人正在刻意传播黄泉之事,神器之间难免议论,但是,”青年微微抬眼,面容严肃,“我认为背后之人的目标是神明。”

坐在上首的金发女性面露思索,双手交叉垫住下巴,“可是,散播黄泉之事又能达到什么目的呢?”

兆麻低头,“非常抱歉,我还在进行调查。”

毘沙门眨眨眼,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不用这么严肃,既然只是选择放出传言,那就证明幕后之人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手,或者说……”

“只要我还在,其余武神还在,这种宵小之徒就不敢出手。”

毘沙门精致美艳的眉眼间满是笃定和自信,这是源于她自身强大的底气。

兆麻失笑,“是,无论如何,还有威娜你在守护呢,我的主人可是最强武神。”

毘沙门却因为自家神器的信任和夸奖忍不住微红了脸,“也、也没有啦,其实有点过誉了。”

两人闲聊没一会儿,传来敲门的声音。

毘沙门扬声道:“请进。”

穿着和服的老人打开门,恭敬地行了一礼,“毘沙门大人,陆巴已经整理好了,大家都在等您过去呢。”

陆巴是她新赐名的神器,带他回来之后,还没有正式和所有人见过面。

“我这就过去。”毘沙门起身,对兆麻招了招手,“走吧,兆麻。”

大厅里站满了毘沙门这么多年赐名的神器,在他们中间,一个浅色头发黑皮肤的高大青年正垂眼和孩童模样的神器说话。

听到旁边传来的动静,青年转过头,与走近的毘沙门和兆麻对上视线。

怔了两秒,他缓缓扯出一个笑,“日安,主人。”

林跃回到日本,先是去找了狗卷团说明这件事,毕竟现在要说和咒术界关系最紧密的人,自家团子绝对算一个。

狗卷团则是在听完林跃的叙述后,认真思考了许久,然后得出一个线索。

【林不是曾经在两个咒术师身上感受过法则的气息吗】

【可以尝试从他们身上入手】

林跃瞬间醍醐灌顶。

“果然是当局者迷,我这就去找他们!”他动作迅速地回了学校。

直毘人和甚尔都在那,要说撞概率偶遇法则的地方,那咒术学校绝对是不二之选。

然后他得到一个消息。

“禅院甚尔吗?他之前来过校长室一次,似乎找您有事,但是没待多久就走了,之后又回来办理了退学手续。”知情的老师这么说。

林跃额头青筋一跳。

什么情况?他才离开多久,学生就逃学跑路了?

“啊,不过小田老师似乎知道不少内情,您可以找他问问。”这位老师建议道。

林跃于是又跑去找小田胜平,从他口中挖出来禅院甚尔身上发生的事。

“……”他默了默,听闻这样的噩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节哀?面前的是小田胜平,又不是禅院甚尔。

林跃兜兜转转,看到禅院直毘人还在活力四射地和同学讨论动画后,又转回了校长室。

他撑着脸,喃喃:“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之前会在甚尔身上感觉到法则的气息了。”

元嵇端着茶喝了一口,语气平淡,“哦,为什么?”

“这样的身世,放在少年漫里,那戏份绝对不少啊。”林跃精神起来,“也就是说,我只要找到那些和主线,也就是和法则相关的人,那晋升不就是事半功倍了吗?”

“嗯,我真是聪明!”林跃夸了自己一句。

元嵇:“哦?那你聪明的脑袋有没有告诉你,该怎么找呢?”

“……”

“元嵇,人艰不拆。”

此时已经出走,徜徉在东京的纸醉金迷中的好学生·甚尔,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了。

他拎着一罐啤酒,瘫在长椅上,身旁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还装着好几罐。

“还真是夸张……”他含糊不清地呢喃。

头顶是一片如同紫云的花海,沁人心魄的紫藤花香幽幽钻进人的鼻腔,细碎如金粒的阳光穿过繁花空隙,落在地上,晕出一片圆形的光斑。

游人来来往往,有人对长椅上的男子投去好奇的目光,又匆匆远离。

这里是东京极负盛名的紫藤公园,整个公园只有一棵紫藤花树,没有栽种其他的植物,最多覆盖了一片草皮。

常开不败,独木成林。

绚烂满开到令人不爽。

禅院甚尔如此评价。

听说这里还供着一个什么紫藤仙人?

他晃了晃有些眩晕的脑袋,摇摇晃晃站起来。

“嘿……去看看紫藤仙人一天能有多少香火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收藏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下一个重要节点要到了

日常反思,我水吗(深沉

结论:水了,但没完全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