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111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东京, 银座。

入夜的银座被绚烂的霓虹灯光海所淹没,五颜六色的彩灯如同天上的虹,迷人眼球。

装饰豪华的酒吧内, 灯光被人故意调成暧昧的亮度, 让一切物变得模模糊糊不太真切, 人们的脸半隐在黑暗中,带着社交惯用的笑。

一个人姿势豪放地倚靠在沙发上, 介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面貌是十分冷峻的帅气,尤其是嘴角的一道疤,让不少酒女都偷偷去瞧。

因为出手大方,再加上体格高大, 酒吧的老板并没有对他的年龄进行过多询问,只是婉拒了他烈酒的购买请求, 转而换成了微含酒精的饮料。

禅院甚尔只觉得嘴里一股子果汁味儿,寡淡得无趣。

亏他还特意来了这么贵的地方,结果连酒都不卖。

坐在他身边的酒女一袭酒红色的礼裙, 棕色的长发披散着,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幽幽的香水味儿在昏暗的环境中浮动, 妩媚而撩人。

但是她的动作却很克制, 并没有对禅院甚尔做出过于亲密的姿态,偶尔投来的眼神,也只是矜持地露出一点好奇,没有多说一句话。

禅院甚尔知道这家店这么贵的原因了。

知情知趣的美人, 风流而不下流的情调。

“真是个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地方啊……”黑色头发的少年拖长了声音,眯眼露出一个戏谑的笑。

花名美羽的女人听到旁边的少年似乎说了什么,但是并没有听清, 于是主动开口问道:“有什么需要我解答的吗?”

“我说,姐姐,”禅院甚尔偏过头看着她,带着让人情不自禁心跳加速的认真表情,“你在这里工作,一个月多少薪酬?”

美羽按捺住自己节奏打乱的心跳,脸颊微红,虽然对少年的这个问题感到些许疑惑,但还是认真解答:“平时的薪酬是十万円,但是额外的小费和酒水的抽成加起来一共会达到三十万。”

“诶——”禅院甚尔仰着头想了想,嘴角一勾轻飘飘地说道,“好少。”

美羽:“……”

算了算了,不要和这种小屁孩计较。

林跃找到自家叛逆学生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灯红酒绿的场面。

他小声问元嵇:“打一顿能救回来吗?”

元嵇:“……你以前被打的时候戒了游戏吗?”

林跃:“……”

林跃:“没有。”

“但是这个性质不一样啊!这眼看甚尔就要成为失足少年了……”

林跃贴着元嵇给他的隐匿符,站在拐角处和元嵇认真探讨青少年的教育问题,一个高大健壮的黑影突然与他擦肩而过。

“甚尔!”粗犷的声音一声大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林跃也好奇地看了过去。

慵懒躺在沙发上的禅院甚尔晃了晃手中装着澄澈棕黄色液体的玻璃杯,无视周围人的目光,慢悠悠地开口道:“什么事?啊,说起来你应该叫我大哥吧?没有礼貌的小弟。”

禅院甚一皱起眉头,“你这样算怎么回事?待在这种地方鬼混,连母亲的丧事都没有告知我,根本没有一点兄长的样子,还指望我会叫你一声哥哥吗?”

禅院甚一比禅院甚尔小将近一岁,正好是两人的父亲去世不久临盆的。

他打心底看不起这个只会软弱地被人欺负的哥哥,在禅院甚尔去往咒术学校之后,他觉醒了术式,留在了禅院家,但是,母亲却选择追随哥哥而去。

“甚一,你在这里会得到最好的照顾,不需要我的插手,但是你的哥哥,甚尔,那孩子的身边只剩我了。”女人蹲在面前,捧着他的脸这么说着。

然后就搬离了禅院家。

他在繁重的训练中,只能期盼母亲偶尔的探望。

最后一次等来的却是她的死讯。

而这一切,都和面前这个不思进取的兄长有关!

禅院甚尔记不住面前亲生弟弟的名字,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去记。

他听着禅院甚一说的话,挑起眉梢,“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禅院甚一默了默,声音低沉地开口:“回到禅院家。”

禅院甚尔:“不可能。”

“禅院家不需要我这么一个天与咒缚的废人吧?你来找我是那些老家伙的授意,还是仅仅是你自己的私心?”

禅院甚一讨厌这种被人一语道破的感觉,他攥了攥手掌,“是私心。”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禅院甚一皱眉看了周围一圈,大步上前。

他避开旁边坐着的女人,伸手去抓禅院甚尔的衣领,想要把他拉离沙发。

啪。

强而有力的手掌箍住他的手腕,禅院甚一被面无表情的甚尔看得心头一跳。

“我说过,不回去。”禅院甚尔感到自己的愉悦值正在迅速消耗,“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次。”

禅院家也好,弟弟也好,都不是他现在想考虑的问题。

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来询问同样的问题,母亲的死、退学、回去……死缠烂打得有够恶心。

禅院甚一被他这种嫌恶的态度激怒,正是年轻气盛好斗的阶段,再加上本来也对这个兄长谈不上什么尊重,他反手一抓,扣住禅院甚尔的手腕就狠狠一腿扫了过去。

美羽见势不对立刻弯腰钻出了卡座,匆匆赶往老板的位置。

连绵不绝的闷响在狭窄的空间内回荡。

骨骼与肌肉之间的碰撞一触即分,在短短几秒内就变换了数次。

钝痛感沿着手臂和小腿密密麻麻攀援到全身。

禅院甚一的心态从轻视迅速转变到了惊诧。

怎么回事?这家伙的实力比他只强不弱!

他可是在禅院家精心挑选的老师指导下成长的!

禅院甚尔不想和他过多纠缠,毫不留情地招招对准自家弟弟的腰腹攻击,连那张据说和父亲比较相似的脸都被锤了好几次,肿起几个青紫色的鼓包。

修习了呼吸法后,他被天与咒缚所带来的强悍□□被充分开发,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他能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杀死一级咒术师。

察觉到禅院甚一越来越急躁的攻势以及他似乎要动用术式的动作,禅院甚尔神色冰冷,抬起的手臂破风直砍禅院甚一的脖颈。

一只手牢牢抓住了他。

不知道何时过来的林跃捏着甚尔的手刀,笑道:“就算是打晕,这个力度也太大了,搞不好会进医院哦。”

禅院甚尔卸下力气,扯了扯嘴角,“你怎么在这?”

“不是走了么?”他沉着脸转身,在沙发上捞起自己的外套。

有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林跃看着他动作,伸手在禅院甚一脖子上某个部位一按,然后就把失去意识的少年扛了起来,跟在离开的禅院甚尔身后。

“我又没说不回来。”

禅院甚尔不置可否,“随便找个地方把这家伙扔掉就行。”

当他这句话不存在的林跃把禅院甚一放到一个会有人经过的地方后,折转回来。

本以为禅院甚尔会趁机离开,但光线的明暗交错中,身姿颀长的少年靠在墙上,一副还在等他的模样。

“你来找我做什么?”禅院甚尔看着面貌和几年前一模一样的老头,语气冷淡。

“如果是要对我说教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浪费这个时间,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了吧,我退学的事。”

林跃本来确实存着让他回去读书的想法,但是想想禅院甚尔个位数的成绩,再看到他刚才的样子,就临时改了主意。

“我不会劝你回去。”林跃踮起脚拍了拍禅院甚尔的肩膀,笑眯眯道,“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以后在外头闯了祸,不要报为师的名字。”

禅院甚尔脸色一黑,明显没有get到林跃玩的这个西游记梗,气冲冲地转身就走。

他刚才居然在心中一瞬间以为老头会说出某些富含哲理劝他回头的话,事实证明,那点期盼简直比狗屎还不如!

身后老头的声音还在喊。

“你只要走你自己的路就好了!”

禅院甚尔装作没听见,眼底的不耐烦和冷然却一点点消融,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极其微小的弧度。

“臭老头……”

元嵇现出身形,看着林跃,“就这么让他走了?”

林跃摊手,“不然呢?”

“如果他注定有波澜壮阔的一生,我把他强行留在框定的区域里才是罪过。”

元嵇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你偷看我的手稿?”

林跃:“读书的事能叫偷吗?再说了,是你自己把手稿放储物袋里的,我一翻就看到了嘛。”

元嵇黑着脸,“我在放手稿的盒子上还加了符阵!”

“那加了符阵的盒子我不是更加好奇了嘛,想打开看看也是正常的吧……”

元嵇被林跃的狡辩气得不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手稿被看到他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但现在他就是十二万分的想弑主!

掐诀一变,元嵇化作原形加宽剑身,呼呼朝着林跃的脑袋上拍去!

“诶诶诶,这叫什么?这叫恼羞成怒,哎,好久没被拍了,还有点小怀念……”

上次被拍,还是元嵇终于能够出声,空间开始异变的时候呢。

元嵇见证了他所有的过往,他也见证了元嵇诞生到开智,从冷冰冰的剑灵变得越来越有人味儿的过程。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还有元嵇记得那些离去的故人。

啊,不过,听鬼灯说,有几个已经在地狱正式任职了呢,下次可以过去探望的时候顺便带上贺礼吧。

林跃揉了揉被砸得梆梆作响的脑袋,分神想道。

樱花开放的时候,又是一年毕业季。

从咒术学校走出的学生已经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咒术师,分布在日本各地祓除咒灵保护民众安全,维护社会稳定。

林跃与咒术界七十年的束缚也即将走到尽头。

1989年,算得上长寿的狗卷团因为身体不可避免的衰弱而卧病在床。

从秋天开始就断断续续的低烧,一直拖到了十二月。

外面寒风呼啸,林跃坐在盖得严实的狗卷团身边,看着这个睡梦中依旧在皱眉思索的老人。

他也曾是稚嫩的孩童,意气风发的少年,风华正茂的青年。

这个孩子一直坚定地走在他所想的道路上。

“辛苦了。”林跃知道狗卷团这么做,有一部分其实是为了他。

让咒术界变得越来越好,受益的人何止咒术师。

在这个世界,都是他看着熟悉的人含笑离去,这一点,已经比预想的所有都要好了。

狗卷团睁开眼睛,有些失焦地看着天花板,他吃力地抬起手,点了点嘴唇。

林跃把那块板子放到他手边。

【下雪了吗】

上面迅速显示出一行字。

林跃点头,施下一道屏障挡风后,拉开障子门。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际飘落,庭院中的松树被积雪压得低下了枝丫,纯白与青翠交杂,十分有意趣。

狗卷团和林跃静静看着雪景。

门外传来声音。

“大人,五条家的孩子平安出生了。”

“是六眼。”

狗卷团原本平静的神色一点点变化,他竭尽全力倏地抓住林跃的手,顾不得咒言术的反噬,声音嘶哑地说道:“林……去看看那个孩子!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成为又一个轮回的开端……”

“拜托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手腕好疼qwq

麝香壮骨止痛膏yyds!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