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四章
 
安顿好那些险些被妖怪当做食物的人之后,林跃隐约听到了尖锐的哨声。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周围肯定会有人把消息传出去的。

很好,再待下去就真的要和警察叔叔见面了。

“你们把这里发生的事都推到一个变态杀人魔身上。”林跃低头叮嘱。

几个死里逃生的人都不敢因为面前的人是少年模样就轻视他的话,连忙点头答应。

这种妖怪尸体会被阳光烧灼成灰,死无对证,推到变态杀人魔身上的话,要是警察问起来,房子里面被啃食的残缺人体也好找一个借口。

不过让林跃有些疑惑的是,这种东西的存在日本政府到底是否知情。

能够威胁到大量民众安全,除开阳光之外几乎不死的特性,这样的妖怪就隐藏于现代社会中。

可是据他目前所看到的,几乎没有人特意进行防备,也没有什么一出事就会冒出来的专门组织。

不过有一件事林跃现在完全确定了。

这里不是他原本穿越的那个地球。

“哥哥……林怎么了?”祢豆子背着六太从门后悄悄探出头,看着一动不动坐在檐下叹气的人影,好奇地转过头问道。

炭治郎也不知道在林跃离开的半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于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林从回来后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了。”

想了想,他又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严肃道:“林如果遇到什么烦恼,我们尽力帮他解决,但是现在让林一个人好好思考,不能去打扰他。”

“了解!”

几个萝卜头挤在一起,齐刷刷答道。

林跃虽然隔了一些距离,却完全能够听清这些小孩在说些什么。

听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勾起嘴角,撑脸看着布满橘红色云霞的天空,小声嘀咕:“蹭吃蹭喝还有美人看,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修仙界里的人都经历了伐毛洗髓,再加上一些功法和丹药的存在,一个两个都是俊男美女,看久了就觉得假。

而且争东西打起来的时候格外凶残!

说实话,林跃比较欣赏炭治郎一家这样表里如一的美人。

在他眼里,善人是世界上最美的存在。

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这样一条审美标准在林跃心里永远不会变。

晚饭过后,林跃和炭十郎一起坐在长廊上。

“炭十郎先生,你知道鬼杀队的存在吗?”林跃两条腿从长廊边伸出去,一晃一晃的。

“鬼杀队?”炭十郎拢着袖子,摇摇头,“我并没有听过这么一个组织。”

林跃:“那会吃人的妖怪呢?”

“这在怪谈异闻中比较常见吧。”

林跃转过头,看着炭十郎依旧平静无波的表情,没再发问。

他还以为身体里有着特殊力量的炭十郎会知道更多的东西,现在看来这种吃人的妖怪似乎还是个隐秘存在?

那个章鱼头口中的“鬼杀队”也很让他在意,听名字似乎是专门除鬼的?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吗?

这些疑问堆积在一起,林跃隐隐察觉到,自己的修为被封应该和这个世界的天道规则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就像现代科技文明中不能出现神秘侧的东西一样,修仙界中是不会进化出飞机大炮这样的存在的,因为彼此之间的力量体系和世界架构完全不同。

这样的“规则”,在修行之人眼中,就是“道”。

而他在这片土地上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很可能是因为“灵气”这个概念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与之相对的,会有“鬼”,会有那些弱小但能扰乱普通人生活的小妖怪。

林跃伸出自己的手掌,张开放在面前晃了晃,背景是闪烁着星辰的夜空,仿佛能抓到某种无形的东西。

不过没关系,他迟早会慢慢弄清楚的。

接下来的日子,林跃都主动提出要和炭治郎一起下山卖炭。

很快,小镇上和炭治郎相熟的人也都了解了这个名叫“林跃”的少年。

甚至因为林跃极有特色的服饰,还有不少人向他打听起制作的地方。

“都是好孩子啊……”拄着拐杖的阿婆笑眯眯地看着远去的两个少年背影。

比起普通的居民,对镇上的变化感受最深的反而是警察署的人。

“最近都好闲啊……感觉平静得过分了。”一个青年警察双脚架在桌子上,撑着椅子一晃一晃的。

中年警察接了杯水,刚喝一口就听到了他这句话,忍不住笑道:“没有事情难道不应该值得庆祝吗?你还想天天冒出个变态杀人魔让我们头痛啊?”

一提“变态杀人魔”,整个警察署的人都不由回想起了那天看到的情形,浑身一寒。

被啃食过的残缺的人体,满地的鲜血和碎肉,光是想想都让人作呕了。

那次从现场回来的人,少说得有五天吃不下肉。

青年警察啪的一下坐好,搓了搓手臂,“那还是算了,比起面对这种恐怖的事件,我宁愿每天帮阿婆找猫。”

况且那个杀人魔现在也还没抓到呢,虽然最近都很和平的样子,但是说不定哪天就又出现被害者了。

“我还想春天的时候和家人一起去赏樱啊……”青年警察看着窗外,叹了口气。

有这个正在逃窜的杀人魔,也不知道能不能按照计划出行了。

林跃倒是不知道自己平时顺手而为的一些事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他正和相熟的人打招呼,顺便让对方从背后的竹筐里挑走了一摞木炭。

等那人转过身去,林跃便像是伸懒腰一样,抬了抬手,并指一划,蛇一样缠绕在那人脖子上的东西顿时裂作了两半,尸体啪嗒一声滚落到地上。

林跃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这种由秽力构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和吃人的妖怪完全不同,但就像会再生一样,无论他杀死多少,还是会出现。

“而且……它们身上的气机和人类隐隐相连,不会是人为造出来的东西吧?”

想到某个伞公司,林跃嘴角一抽。

人类的总数这么多,偶尔出一两个脑回路清奇的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一看,大正时代的日本民众们还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又是吃人妖怪,又是不知名秽灵的,真就哪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天色渐晚,金色的阳光被飘来的云彩遮住,晕染成一片橘红色的晚霞。

两个身影沿着山道缓缓前行。

“我回来了!”

林跃一边放下背上的背篓,一边喊道。

“林,哥哥,你们看,这是什么?”祢豆子端着一个篮子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

炭治郎看着那一篮子绿油油,挠挠头,“这……是不是林种在菜地里的那些?”

“对!”祢豆子点点头,拨弄了一下还带着露水的菜叶,“是竹雄最先发现它们成熟的,没想到林的种子居然长得这么快,今晚我们就可以吃了呢!”

在冰雪覆盖的冬天吃到这么新鲜的蔬菜,这在以前是完全不敢想的一件事。

盘着圆髻姿容秀丽的少女一脸天真烂漫的模样,让人看了也忍不住跟着她高兴起来。

三人站在一旁闲聊,没说多久,灶门葵枝就出来催促他们洗手进屋了。

林跃洗完手到菜地那边看了一下,负责浇水的名叫灶门竹雄的男孩似乎是尝到了收获的快乐,现在还专心致志地蹲在菜地边上,看样子是暂时不会离开了。

这就是种地的魅力啊!

灶门葵枝在经过这边时看到了一个人待着的林跃,她想了想,转身从房间里拿出一个东西。

“林。”一声轻唤在林跃耳边响起。

林跃转过头,“葵枝夫人?”

一件叠好的灰青色有着格子纹样的男式浴衣被递了过来。

灶门葵枝轻声道:“这是谢礼。”

“谢礼?”林跃没有想起自己最近有做什么事,需要灶门葵枝这么郑重地送上礼物。

面前的少年脸部轮廓还有些稚嫩,灶门葵枝眼神柔和地看着他道:“无论是治疗炭十郎,还是开垦的这块菜地,提供的种子,这些事都是你为我们做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报答你,只能缝制了这件衣服,请务必收下。”

林跃托着这件衣服,有些无措。

但在灶门葵枝的注视下,他还是扬起了一个笑。

“嗯!谢谢葵枝夫人!”

然后尝试着展开套在了外面,针脚细密,大小合身,一看就是用心制作的。

林跃穿着浴衣转了一圈,就当是展示一下上身效果了。

灶门葵枝伸手替他理了理还有些褶皱的袖子和衣领,如同一位母亲叮嘱自己的孩子一样。

“这里要先撑平再套进去,袖子不可以折进里面……”

林跃听着她在耳边絮絮叨叨,一声一声地应着,直到灶门葵枝觉得面前的衣服完全妥帖地穿好为止。

一双柔软中又带着些微粗糙的手捧住了林跃的脸。

跪坐在地上所以需要仰着头看他的灶门葵枝柔和地笑道:“林,可以把这里当作你的家哦。”

第二天,林跃难得换下了自己那身不知道穿了多久的黑袍,换上了灶门葵枝送给他的那身衣服,外面还罩了一件羽织。

高高束起的马尾,灰青色的浴衣搭配浅葱色的羽织,面容俊美的少年站在树底下,仰头看着树枝上正在消融的雪水。

一点嫩绿含蓄地立在枝头。

“春天要到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