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五章
 
清晨,一缕灿金色的阳光从发了新绿的林间投下。

林跃身周涌动的常人所无法看到的“气”缓缓平息。

“勉强够用了吧……”林跃甩开身上的露水,站了起来。

自从发现这个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谓是步步危机之后,他就一直在准备给灶门家布一个阵法。

每日清晨通过打坐调息攫取的晨昏交界时的那缕灵气——不,或者说,是紫气,在这些天的积累下,已经能够勉强支撑林跃将整个阵法刻印下来。

作为一个剑修,林跃于阵法符箓一道并不精通,但身为阵修的好友曾经为他专门设计了一套剑阵,一共三十六个刻印符文,这也是林跃唯一记住的阵图。

玄解剑阵,主杀伐,一旦有身怀怨怼或心存恶意之人入阵,便能有数种变化进行绞杀,修为若是比布阵者低,那便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炭治郎,把这个东西放在房屋正中的房梁上。”林跃递给炭治郎一柄木制的小剑。

让与这座房子气机相连且气血旺盛的炭治郎去做这件事,无疑是最合适的。

炭治郎有些疑惑地看着手里像是给小孩的玩具,“林,这个放在房梁上做什么?”

林跃在自己的脚下挖开一个坑,把另一柄小剑剑尖朝外埋了进去,“这是我的家乡流传的一种驱邪方法,只要在特定的位置放下这种小剑,就能够驱赶一切邪祟哦。”

他抬起头,看着炭治郎笑道:“我记得我的母亲就和我说过……”

五分钟后,被林跃编造的几个故事忽悠,炭治郎兴高采烈地拿□□爬房梁去了。

没过多久,林跃感知到阵法的核心嵌入了正确的位置。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林跃掐起手诀,催动体内的灵气注入阵法。

一阵无形的波动似水一般蔓延开来,缓缓包围了灶门家的所在位置。

“按行五荒,八海知闻,妖魔束首,凶秽消散……”

无数闪耀着金光的玄奥字符以灶门家正屋为中心,流转着分散向三十六个位置,每个位置上都有一柄灵光内蕴的长剑浮现出来,如同呼吸一样闪烁了两下,就隐没在了空气中。

大阵落成,林跃感觉体内的灵气被消耗一空,在放下心来的同时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缕灵气难倒英雄汉啊……”

说实话,这个剑阵林跃还是第一次用。

平时他都是能莽则莽,阵法这样麻烦的东西,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要不是屈服于那家伙的淫威,林跃连记都不会记。

希望能有哪个倒霉鬼撞上来让他开开眼界,看看这据说能换几百种方法杀人不重样的阵法到底威力如何。

林跃一边略带期待地想一边把周围的痕迹清理掉。

第二天,他照常背上竹筐跟着炭治郎下山卖炭。

开春之后,炭火的生意不是那么好了,但是也会遇到有其他需要的买家,所以两人还是会下山转转,偶尔还能给祢豆子、竹雄他们带点东西回去。

但是今天稍微有点不一样。

“……急需炭火?”林跃看着面前笑得一脸讨好的瘦弱男人,重复了他之前的话。

“是,是。”男人搓搓手,眼睛不安地往周围瞟了瞟,“家里主人需要炭火熏制一些食物,所以希望两位能够带着炭火过去。”

他在说谎。

炭治郎皱了皱眉,面前的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他很不喜欢的味道。

他张开嘴,想要拒绝。

一只手拦在了他面前。是林跃。

林跃笑得一脸开心,似乎完全没有觉得不对,“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和你一起过去。”

“林!”炭治郎有些焦急。

林跃转过身背对着男人,直视着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声音平静如常,“炭治郎,那就麻烦你把木炭倒到我的竹筐里,自己先回去吧。”

炭治郎从林跃笃定的眼中知道他并没有被男人的谎话所迷惑,虽然仍然不清楚林跃到底想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点头,小声道:“警察署在隔壁街道米店右边的地方。”

男人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只看到那个恶鬼指定要找的少年似乎和另一个深红色头发的同伴达成了共识,两个人的木炭倒在了同一个竹筐里,然后被黑色长发的少年背了起来。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林跃看看已经接近黄昏的天色,对男人笑道。

真是绮丽的脸啊……

男人忍不住想。

作为常年逡巡在吉原游郭里招揽客人的牛太郎,他完全能够分辨出一个人姿色的好坏,以及能否招揽到最多的客人。

面前的少年就是属于放在茶屋一定能够引起轰动的类型,旁边的深红色马尾少年虽然也不差,但是额上的疤痕让所有的美感都化作了不堪入目。

真可惜啊……要是看上他的不是那个恶鬼就好了。

男人眼里的掂量和可怜被林跃明明白白看在眼里,他仍然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颠了颠竹筐调整好位置,跟在男人身旁进入了另一条街道。

花样繁多的灯笼挂成一串,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漂浮在空气中的香粉味道,女人细声细气的笑声和说话声,还有男人的调笑声,都在越深入这条街道的时候越清晰地传来。

是花街啊。

林跃瞬间明白了过来。

虽然他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地方,但是各种杂闻闲谈中还是听过不少的。

于是他一边暗搓搓好奇地观察这个特殊服务业的环境,一边留意着男人的动作。

一个看起来就干净得完全不属于这种地方的美少年突然闯进来,街道两边栅栏中的游女都不由投来了关注的目光。

也有牛太郎想要前来招揽,但是在看见林跃身旁的男人后,默认他已经有了相熟的茶屋,于是又转而寻找其他客人。

只是目光还是时不时地往这边瞟来。

“小孩,你也是到这种地方来找女人的吗?”

在路过一家生意惨淡的店铺时,一个虚虚拎着烟管的女人突然出声,叫住了林跃。

女人一头乌发高高挽起,梳了一个岛田发髻,插着几支松叶簪,相比其他店铺前脸涂得煞白的游女,她的脸上反而只是薄薄敷了一层粉,眉眼中有着明媚的艳色。

林跃看出女人身上的气息在这种地方算是难得的干净,想了想停下脚步,回答道:“不是,我只是过来卖炭的。”

女人的目光在他背上的竹筐上转了一圈,挑高了眉,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然后转向旁边的男人。

“阿元,角海老楼应该还不至于到拐卖人口的地步吧?”

名叫阿元的男人眼神闪躲,不敢看向女人,只是低声喝道:“这种事和壶枫你完全没关系吧!”

然后他伸出手,做了一个指引的姿势,对着林跃小声道:“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来,客人,我们还是尽早过去吧。”

林跃看了懒懒瘫靠在门框边的女人一眼,点点头,“请阿元先生带路。”

女人看着少年颀长清瘦的身影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抬起手中的烟管轻轻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飘飘袅袅,模糊了她艳丽的面容。

阿元所在的妓楼名叫“角海老楼”,门前的客人络绎不绝,看得出生意不错。

两人从侧门绕进去,就到了中庭。

林跃跟在阿元的身后,与妓子们擦肩而过,走向坐落在长廊深处的房间。

期间阿元一直不停地撇头去看林跃的表情,似乎害怕他察觉到不对劲。

而越是靠近房间,阿元的身体抖动得就越发激烈。

“到、到了。”阿元垂着头,跪坐在门前,轻轻喊道:“大人,我把那个卖炭的少年带来了。”

里面传来模糊的一声“嗯”。

阿元松了一口气,双手把障子门拉开一条缝,转头对着林跃叮嘱道:“你进去的时候不要多说话,只要好好听从大人的吩咐就行。”

林跃扬起一个无害的微笑,“好。”

里面腐臭的秽气都要溢出来了,他现在可是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大战三百回合呢。

就是不知道打坏东西要赔吗。

脑子里转着暴力的想法,林跃面上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原来脑子有问题……

阿元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进去吧。”

他挪开位子。

林跃把竹筐留在外面,站起身拉开了障子门。

里面没有点灯,昏暗一片,偶尔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从角落传来。

“你就是,那位大人要杀的家伙。”

一个成熟的男人声音传来。

“还是个小孩嘛,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动手的……”

林跃抽出自己的大宝剑,眼神和善地看向那个声音传来的角落。

他语气温柔,“人好吃吗?”

被鬼舞辻无惨临时派来的辘轳一愣,似乎没想到面前的少年胆子这么大,居然在吃人的恶鬼面前还能镇定自若。

不过很快,这种怔愣就化作了不快。

“哈哈哈……你的胆子值得让我慢慢品尝了。”

幽暗的室内,一条血红色的鞭子猛地对准站在原地的林跃抽了过来。

凄厉的破空声响起,完全可以想象要是扎扎实实打在人的皮肉上会有怎样皮开肉绽的场面。

林跃挽了个剑花,“希望这次不要让我太失望啊,我对你口中的那位大人可是很感兴趣的。”

上次那个妖怪,可是连搜魂都没撑到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