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六章
 
嗤——

血红色的鞭子突兀地化作无数根尖刺四射开来,早有防备的林跃一个扭身躲开,尖刺去势不减,直直插入榻榻米、障子门和房间内的器物。

林跃视线在那些被轻易扎出一个大洞的地方停留了一秒。

与之前遇到的那些食人妖相比起来,面前的这只似乎拥有什么奇特的能力呢。

是等级不同的缘故吗?

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浓郁到能隐隐看到血雾的地步,林跃敏锐地察觉到这些血雾中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一道身影极快地从血雾中对林跃发动了攻击。

当!

血色弯刀重重击打在格挡的长剑上,发出金属碰撞般的声响。

黑发金瞳,脸上有着黑色纹路的男人身形在林跃面前显示出来。

下二?

林跃注意到了男人左眼中的这两个字。

看来这些食人妖似乎还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一个集团啊。

辘轳咧开嘴角低低笑道:“你作为人类,能够抵挡得住我的几次攻击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只能被我吃掉!”

林跃一动,身体骤然感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束缚。

神识中无数隐藏在血雾中的“线”遍布了整个房间,而他的周围,更是密密麻麻得将所有的活动空间都封锁了,如同被困在蜘蛛网上的猎物。

如果陷入这里的是一个普通人类,那么确实只有引颈待戮一个下场。

林跃面色平静地伸手握住一把细线猛地一拉,令人牙酸的嘎吱声传来,遍布在天花板和榻榻米上的线团被硬生生拽到了一起。

四周弥漫的血雾也剧烈地翻涌着。

林跃把线团揉吧揉吧扔到了一边,“现在可以好好打了。”

黑色的身影如同一抹幽魂,眨眼间就欺近了还愣在原地的辘轳。

怎么会……他的血鬼术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人破坏了!

辘轳瞳孔一缩,在剑刃砍在自己身上前狼狈地一个滚地拉开了距离。

“不对,你绝对不是人!”

如果是人类,在拽住那些血线的时候,早已经被割得皮开肉绽了,怎么可能还完好无损地对他发动攻击!

突然就被莫名其妙开除人籍的林跃:“……”

三百岁的宝宝可听不得这话。

寒意骤然逼近,辘轳咬牙在自己手臂上划出一大道伤口,汩汩血液流淌出来,化作一张大网罩向林跃。

剑尖的前进感受到了阻力,林跃顺势变招,化刺为劈,一道银光闪过,被辘轳拿来防守的血网顿时裂成了两半。

房间用蔺草编织的榻榻米上也印出深深一道剑痕。

转瞬之间,攻防的双方位置已经转换,现在成了辘轳在不停地闪躲逃命,而林跃追在后面疯狂劈砍。

可恶可恶可恶!身为下弦二,居然会被逼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辘轳身上被划出的伤口很快就能恢复,但是那种自己只能被动防守的屈辱和愤怒,却越积越多。

他的血鬼术是操纵自己或者其他生物的血液,也可以通过直接抽取人类的鲜血而让他们死亡,但是现在面对身上一个伤口都没有林跃,他就只能束手无策了。

这身皮怎么比铁还硬!

辘轳心念一转,干脆往房间外面跑去。

这里是妓楼,只要杀死外面的那些人,就可以得到更多的血液,他的战斗力就更强!

他的意图过于明显,林跃身形一动,速度更上一个台阶。

如同一阵微风拂过,辘轳的手在搭上障子门之前就被砍断,半个残缺的脑袋掉到地上翻滚了两下。

林跃知道这种妖怪不能直接被杀死,但是仅仅是限制行动的话,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凛冽的剑气在和室内荡开,辘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在一瞬间变成了万千碎块。

而那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少年,面色轻松地提着还在滴血的武器走到了他面前。

“那么,让我来看看,你口中的那位大人,也或许是食人妖集团的老板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

林跃伸出手,按在了辘轳的额头上。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让辘轳挣扎着叫道:“等、等等!我可以离开这里,不再吃人,你放我走,我以后再也不会靠近这里!”

该死,身体被分裂得太多,导致恢复速度变慢了!

辘轳的余光看着自己还在蠕动的身体碎块,心情急躁。

“只要你放了我,我会向那位大人好好请求,放弃对你的追杀的!你要是杀了我,这里还会有更多的鬼来!”

“哦?”林跃感兴趣地一挑眉,“原来你们被称作鬼啊?”

那“鬼杀队”就是专门处理这种事件的部门咯?

辘轳一愣,没想到面前的少年关注的居然是这一点。

他看着还按在自己额头上的手,试探道:“是,我们都是由那位大人制造出来的鬼,可以拥有无限的生命……”

突然想到什么,辘轳睁大了眼睛,喊道:“如果你也想不老不死,我可以带你去见大人!只要你也变成鬼,加入我们,就可以……”

一阵剧烈的疼痛骤然侵袭了他的大脑,辘轳剩下的话顿时只剩下了惨叫。

林跃施了一个隔音咒,把这里的声音隔绝,免得待会儿吓到人。

“怎么敢的啊?”林跃蹲下身,一手按住辘轳的脑袋一手垂在膝前。

昏暗的室内,一点莹莹白芒在他指尖浮现,映在黝黑透亮的眸中,却无端显出几分诡谲。

“不过是些以人为食还惧怕阳光的劣等生物,也敢说拥有无限的生命?”

搜魂,是修仙界一种作用于灵魂的手段,目的是读取灵魂中的记忆。

因为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所以非必要情况,自诩为名门正派的各个宗门不会动用,林跃也是在外游历时从一位邪修身上的玉简中得知。

灵气不够用,林跃只能快速跳过辘轳脑中不太重要的,比如吃人方面的记忆,专心寻找那些和“大人”有关的场景。

无数片段一闪而过,所有有关“那位大人”的画面永远都是眼前的一小块地方和鞋尖裤脚,像是视线的主人完全不敢抬头直视面前之人的脸。

林跃追溯到记忆的源头时,一个黑发红眸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找到了。”

但是在他看到男人面容的下一刻,手底下的辘轳就痛苦地被破体而出的无数只手生生捏死,转瞬便没了声息。

林跃甩甩手站起来,看着地上正在缓缓化作飞灰的恶鬼,眼底有着几分思索。

“这么不想暴露自己的名字和脸吗?还真是个只会躲在阴暗处的倒霉玩意儿啊。”

不过没关系,既然都派出鬼来杀他了,那说明还是有某种方法和这些制造出的鬼保持联系的吧?

上次是一个连编号都没有的,这次是个下二,那再下一次会遇到谁呢?总不会亲自过来吧?

要真是这样,那还真是省心了。

林跃扫了一圈周围因为之前的战斗变得乱七八糟的和室,挠挠头。

“这应该……不会要我赔吧?”

夜色昏沉,吉原游郭的灯火却将这里映得如同白昼。

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背着竹筐的少年身形敏捷地翻了出来。

林跃光明正大地走在街道上,没过多久,就听到身后那家角海老楼传出尖叫和嘈杂的声响,不少游女和客人都匆匆忙忙跑了出来。

有人从步伐从容的林跃身旁跑过,神色惊慌,没一会儿就跑出了街道的尽头。

一道视线落在林跃的身上。

林跃偏头看去,见是之前出声喊住他的那个女人,于是露出一个微笑向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壶枫看着那个少年慢慢往出口走去,又往人群喧闹的地方扫了一眼,垂下眼皮把烟管放进嘴里啜了一口。

这片死气沉沉的地方,难得出现这样的热闹。

不过与她也并无太大干系就是了。

林跃回到山上的时候,灶门家还亮着一盏灯。

他脱鞋进了正屋,炭治郎正昏昏欲睡地撑在桌子边,眼看就要倒下了。

闻到熟悉的气味,炭治郎唰地睁开眼睛。

“林!”他站起身,担忧地看了看林跃身上,确定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才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虽然林的身上带了一点奇怪的味道,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异样,能够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

看到炭治郎的鼻子微微动了一下,林跃庆幸还好自己回来之前先在迎风处吹了一会儿,不然就那一身血腥味,怎么解释都要被好好教育一顿。

也不知道炭治郎这鼻子怎么长的,一丁点不对的味道都能分辨得清清楚楚。

“嗯,我回来了。”林跃笑道,“那个人真的只是想买炭啦,不过后面价格没谈好,所以我又背回来了。”

炭治郎有些迟疑地点点头。

既然林这么说了,那就是不希望他再过多追问。

将这个问题抛到脑后,炭治郎小声道:“妈妈和竹雄他们本来还想在这等你回来的,我让他们先去休息了,你也快点洗漱睡觉吧。”

林跃应下,转身去厨房那边烧水。

而在无边的夜幕下,一队身着黑色服装的人匆匆进入了山脚下的小镇。

“就在这里进行紧急治疗吧,隐的人在这边打探过了,这个镇子是附近最安全的地方了。”一个领头的人打了个手势,让后面的人员把躺在简易担架上的伤员放下来。

“赶在那些家伙追过来之前,我们修整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