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飞升之后 > 第八章
 
剑阵发动,作为布阵者的林跃当然会有所感。

但是在此之前,林跃还模糊察觉到灶门一家的气机断绝了一瞬,这也是为什么他第一时间会看向炭治郎的原因。

林跃皱起了眉,这难道是某种预警吗?

他一边思索一边翻身起床。

“林?”炭治郎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林跃飞速穿好衣服拉开大门,夹杂着雪沫的寒风吹进来,让炭治郎不由打了个冷颤。

“待在这里,哪也别去。”林跃神情凝重地回头叮嘱了一句,转身闯进夜色中。

“等……”炭治郎阻拦不及,只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屋外。

鼻端的味道迅速消散了,说明那人已经远远离开。

什么事会让林这么焦急?

炭治郎看了一眼林跃离开的方向,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连忙掀开被子套上衣服。

“炭治郎?”被这一通动静闹醒的三郎撑起上半身看过来,就见炭治郎一边穿鞋一边往门边跳。

炭治郎回过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抱歉,三郎爷爷,我们可能有事需要回去一趟,十分感谢您今晚收留我们,下次我们会好好感谢一番的……”

话音未落,他已经跑了出去。

三郎瞪大了眼睛,屋外寒风呼啸,转眼之间,屋内只剩下了他一人。

嘎吱,嘎吱。

炭治郎行走在小腿深的雪地里,每踏出一步,都感觉到了莫大的阻力。

冬夜的冷风夹带着雪花吹打在脸上,让那一块皮肤仿佛都失去了知觉。

他一边屈肘挡在面前,一边艰难地向着山上前进。

一路上的气味告诉他,林是朝着家中的方向笔直前行的。

如果……如果三郎爷爷今晚说的都是真的……

唰!

一道黑影在雪地上急速奔走,每一次落地都会在脚下踩出一个圆坑,下一秒,这道身影已经出现在数十米外。

林跃身上的衣袍被吹得猎猎作响,直直向灶门家的方向而去,几个起落之间,已经依稀能够看到那栋熟悉的木屋。

还有那个被困在剑阵中的人影。

鬼舞辻无惨现在只有满心的愤怒。

想杀人。

他在路过这座山林时,注意到了这户人家,一时兴起想要造个鬼,结果一脚踏进屋前的空地,邪门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直接削掉了他的脑袋!

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初,但这种被暗算的屈辱,实在让他难以忍受!

看不见的刀刃阻拦着他的前进,每时每刻他的身上都会出现新的伤口,又因为强大的生命力而愈合,反复之下,鬼舞辻无惨想起了当初还是人类时听过的一种刑罚。

千刀万剐。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剧痛加上愤怒,鬼舞辻无惨的脸早已不再是一开始的从容,而是狰狞扭曲得如同恶鬼,红色的眼眸仿佛浸透了鲜血,双臂变成了拥有数道分叉的长鞭,狂乱地挥舞着。

“鸣女!鸣女!”他愤怒地喊着下属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大地在震动,被无惨的鞭子扫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黑暗中一线冷光乍现,造型古拙的长剑如同一阵微风,无声无息地自无惨的脖颈间横斩而过。

鬼舞辻无惨只感觉脖子一凉,一抔血花就在自己的面前炸开。

“是谁——!”带有尖刺的长鞭舞得密不透风,无惨恐惧地防守着自己可能会被攻击到的任何地方。

“咦?”林跃甩落剑上的血珠,看着剑阵内仿佛完全没受过伤的恶鬼,有些惊奇。

恢复能力这么强吗?

他的视线落在了恶鬼的脸上。

林跃:“……”

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了,但那头迈克尔杰克逊一样的黑色小卷,那双血红的眼睛……

“居然是老板亲自下场吗?”林跃很是诧异,并且感动地再次举起了长剑。

砰!

不远处的树林中传出一声巨响。

伴随着连绵不绝的喀拉声,一棵高大的树木轰然倒地。

无惨和林跃的目光同时被吸引了过去。

一个瘦弱的人影拎着一把斧子从飞溅的雪尘中走来。

锵!

身着黑色和服的女人怀抱琵琶出现在了无惨的左侧。

林跃看看倒地的大树,再看看脸上还有病容的炭十郎,沉默无语。

“林!”一声呼唤渐行渐近,喘着粗气的炭治郎满脸通红地跑了过来,见到炭十郎,表情一顿,“爸爸?”

目前的情况就是,三人两鬼各看各的。

林跃的剑阵并不具备遮掩的效果,也因此,无惨注意到了这突然出现的三人。

尤其是,其中一个气息强大,而另一个……耳边挂着日轮花纸的耳饰。

曾经被逼得自爆逃跑的屈辱回忆再次涌上脑海。

无惨怒不可遏又充满恐惧地大喊:“鸣女!把他们杀掉!杀掉!让所有上弦过来!”

被称作鸣女的女鬼抬起手,手中的拨片正要划下,一柄长剑从旁横穿而过,插进了琵琶的弦与面板之间。

扎着马尾的长发少年与她面对面,笑得眉眼弯弯,“不会让你出手的哦。”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能力是什么,但怀里的琵琶一看就是重要道具,干脆还是直接毁掉吧。

铮的一声,琵琶弦被锋利的剑刃割断。

鸣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划响了仅剩的一根琴弦,身形瞬间传送到了十几米外的地方。

哦?掌控空间?

林跃挑眉,去势不减,双脚在雪地上猛地一踏,破开风雪提剑直刺鸣女怀中琵琶。

“炭治郎,过来。”静静看着这一切的炭十郎轻声道,招了招手。

炭治郎原本一脸空白地呆站在原地,听到父亲的声音,连忙回过神向木屋的方向跑去。

“爸爸,这里是怎么回事?”炭治郎被鼻端浓郁的血腥味熏得作呕,忍不住抓紧了父亲的袖子。

炭十郎没有回答,力道轻柔地抚了抚他的头,沉稳道:“进屋去吧,不要出来。”

“可是……”炭治郎有些犹豫地看看正在与女人缠斗的林跃。

最终还是在父亲温和的注视下拉开门挪了进去。

他留在这里只会妨碍到父亲与林的战斗。

炭治郎看着自己情不自禁在微微颤抖的手,忍不住紧紧交握在了一起。

他在害怕……

嗡——

空气中传出轻微的嗡鸣声,伴随着地上几道金光的流转,无惨敏锐地察觉到,自己所在的这片空间似乎发生了什么改变。

不远处,林跃一边追逐着不停逃跑的鸣女,一边并拢双指操控剑阵变化。

很快,三十六个剑符刻印的位置重新进行了排列组合,无惨顺从自己的直觉,几乎是第一时间趴到了地上。

咄!

有什么东西扎进了他脸侧的泥土中。

随后是更多的,如同雨点一样密集的破空声,让困在阵中的无惨躲无可躲。

冰寒又锋锐的气息顺着伤口密密麻麻爬上无惨的感知,像是有冰雪被注入了血管,就连作为鬼的身体都有了明显的被冻伤的感觉。

完全陌生的攻击方式让无惨只能狼狈地逃窜,强悍的恢复能力在这种时候似乎只能进一步加强被折磨的痛苦。

挡不住,看不到,出不去。

无惨就像是困兽一般,在这个无形的囚笼中挣扎。

一根暗红色的手指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这是一个人类送给他的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